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八十五章 莉莉丝之血

第两千八百八十五章 莉莉丝之血

  魑虽然表面看起来乖戾,可是她却是个实实在在的老妖怪,在场所有人的寿命加起来都没她一个人活的长。天『籁小  『说

  别人都想着如何对付教廷的时候,她却出乎意料的选择逃跑。

  而且还是毫无尊严的逃跑,连家族总部都可以轻易的说出放弃。

  白晨看了眼魑,他同样没想到,魑会直接选择逃跑。

  这也打乱了他的计划,事先准备的说词现在也都派不上用场了。

  白晨看着魑,重新整顿了思绪后,开口说道:“诸位,想听一个故事吗?”

  众人这时候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白晨,这时候给他们讲故事?

  “这个故事生在很久远以前,那时候教廷还未出现,那时候巫师会统治着这片土地,有一个年轻人,他与巫师会的人产生了仇怨,一个巫师的妻子被那个年轻人夺走了,于是愤怒的巫师给那个人下了诅咒,名为异类扭曲。”

  “异类扭曲!?”魑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她显然是认识这个诅咒的:“我听说中了这个诅咒的人,白天会是人的样子,可是一到晚上就会变成异类。”

  “这个异类扭曲诅咒的具体效果如何我也不知道,我只说这个故事,继续……那个年轻人因此失去了所有的一切,亲人、身份、财产,乃至于尊严,他被迫逃离了这片土地,他知道有一个地方是巫师会所无法触及的地方,那就是东方。”

  白晨顿了顿,众人都好奇的看着白晨,他们不明白这个故事与这个会议的主题有什么关系。

  “他一直的逃,一直的逃……同时还要对抗着诅咒带来的痛苦与折磨,那种诅咒已经开始深入骨髓,他在沙漠中遇到了一个女人,一个孤单的女人,这个女人来自东方,就如同这个年轻人在故乡被视作异类一样,这个女人也是一个异类,他们成了朋友,在沙漠之中彼此的了解关于对方的事情。”

  “渐渐的……这个年轻人现这个女人有些不同寻常,因为这个女人不用吃喝,在酷热的沙漠中完全不受影响,只有在夜晚的时候,这个女人会对着月亮呆。”

  “阁下,你到底想要说什么?”魑打断了白晨的故事。

  “不要打断我的故事,继续的听下去。”

  “年轻人执意要去东方,这个女人不放心这个年轻人,于是就保护着他前往东方,在走到了沙漠的边缘之时,他们遇到了沙盗的袭击,那个年轻人奄奄一息,那个女人救活了他,用自己的鲜血救活了他。”

  众人都屏住呼吸,因为这个女人救人的方式,与吸血鬼初拥非常相似。

  众人的脑海中都升起这样一个念头,难道那个女人的吸血鬼?

  “这个年轻人醒来的时候,那个女人消失了,他同时还现自己逃脱了死亡的束缚,那个女人把他变成了真正的怪物,诅咒的力量与那个女人的血生了共鸣,让这个年轻人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让他可以自由的控制自己的身体变化,他回到了欧洲,杀死了那个给他带来灾难的巫师,甚至于整个巫师会都因此受到影响,这才给教廷可乘之机,从而统治了后来的欧洲大6。”

  “你是想说,那个年轻人是我们共同的父亲,该隐?而你口中的那个女人是莉莉丝?而她还是一个东方人?”

  “准确的说,那个女人不叫莉莉丝,她是来自东方的神灵。”

  魑看着白晨:“这件事只有让我们的父亲出面,不然永远都没有人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我不在乎你们信与不信,我只是想给你们看一个东西。”

  白晨拿出了一个玻璃瓶,这个玻璃瓶非常小,可能只能装下几克的东西。

  在玻璃瓶里流淌着金色的液体,白晨轻轻的放到桌面上。

  “这就是那位神灵的血液,当然了,你们也可以将她称之为莉莉丝之血。”

  白晨打开了玻璃瓶:“你们现在肯定对此深表怀疑,不过我可以证明给你们看。”

  白晨将瓶子里的金色血液倒出来几滴,而这几滴就已经是半瓶。

  金色血液在倒出来的瞬间,其中的神性以及蕴藏着的神力在瞬间释放了出来。

  金色的光辉就如太阳一般灿烂,可是对在场所有的吸血鬼来说,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痛苦,仿佛是沐浴在母亲的Zigong里一般,暖洋洋的,全身毛细血管都舒张开来。

  而光辉渐渐的散去,众吸血鬼这才如梦初醒,惊愕的看着白晨,而这时候金色的血液已经彻底的挥了,只有瓶子里的半瓶。

  这时候已经没有人再怀疑莉莉丝之血的真实性,所有吸血鬼都用近乎于贪婪的目光看着白晨手上仅剩的半瓶莉莉丝之血。

  魑更是勃然大怒的看着白晨:“你……你!你居然将珍贵的莉莉丝之血浪费掉了,神灵的鲜血是何等的珍贵,神灵的鲜血一触及空气,就会彻底的释放,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食用,而你居然浪费掉了那么多!你该死!!”

  “如果整瓶给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你们都将成为凌驾于该隐之上的存在,这不是我想要的,我需要的是听话的吸血鬼,所以这半瓶的莉莉丝之血,除了是我故意浪费掉的,同时也是因为你们对我的不信任,是你们自己的态度,造成了莉莉丝之血的流逝。”

  白晨看了眼魑,又看了看戴勒夫:“怎么样?这东西比起你们所追求的该隐石棺值钱多了吧?”

  戴勒夫咽了口口水,这时候乔凡尼族的那几个吸血鬼,都已经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贪婪了,他的内心也如那几个不懂事的家伙一样,可是他不敢表现出来。

  毕竟他可没勇气在白晨的手中抢东西,虽然这莉莉丝之血对吸血鬼来说,是这世界上最最珍贵的东西,可是戴勒夫对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知道的。

  “给我……这是我的!我必将成为凌驾于该隐之上的存在,我将是吸血鬼之神!!”

  一个吸血鬼已经迫不及待的冲到白晨的面前,贪婪的**让他失去了理智。

  梦寐以求的东西就在他的面前,可是他却忽略了在场的其他同类,也忽略了戴勒夫和魑,同时还忽略了白晨。

  白晨的嘴角勾勒出一道弧线,没有任何的动作。

  就在这时候,那个吸血鬼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撞飞出去,魑脸色冷酷的看了眼那个砸在墙上,穿墙而出的吸血鬼。

  “愚蠢的东西,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也敢在这里撒野。”

  魑同样想要莉莉丝之血,可是同样的,她也知道白晨很强大。

  明抢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哪怕自己比白晨强大,白晨只要把瓶子砸掉,那自己都无济于事,更何况自己并不比他强。

  “怎么样?这个东西能够满足你们吗?”白晨看着魑。

  “是的,你已经成功的说服了我,我可以许下一切的诺言,只要把莉莉丝之血给我。”

  “不不不……这是不可能的。”白晨摇了摇头:“这个瓶子里的血液只够一个人成为该隐那样的吸血鬼始祖,哪怕是最低级的吸血鬼,只要得到了这瓶子里的血液也可以瞬间突破一切桎梏,如果只是你一个人,还不足以让我将它给你。”

  “你到底想要什么?”

  “听话,听我的话!不只是你,还有你的家族。”

  “可以。”魑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不止是极密魑族,还有辛摩尔族、乔凡尼族,你们三族必须都听从我的命令,而后我会最终参考你们的表现,从而决定你们谁有资格拥有它。”

  戴勒夫的心脏猛然跳动起来,那不就意味着,自己也有机会拥有它?

  自己也有机会成为吸血鬼之神?

  “何必那么麻烦,你直接把莉莉丝之血给我,我可以直接命令他们都听你的话。”魑已经急不可耐了,如果不是忌惮白晨,她也会学那个低级吸血鬼一样直接动手。

  “笑话,如果我把莉莉丝之血给你,你不听我的话,那我不是白费功夫?我就这么一瓶莉莉丝之血,我可不打算用这个来考验你是否会诚实守信。”

  魑的脸色很难看,毕竟被人当面的怀疑人品,这种事放谁身上都不会有好脸色。

  不过魑还是按捺住心中的不满,毕竟现在不是与白晨翻脸的时候。

  “如果你真的有诚意,那就听我的话,按照我的命令行事,只要你服从我的命令,等到事情办完后,你依然能够得到莉莉丝之血。”

  魑皱起眉头,现在这个消息如果传回乔凡尼的族内,乔凡尼肯定会现身。

  他同样不会错失这个机会,毕竟成为该隐,这是每一个吸血鬼都梦寐以求的,乔凡尼也不例外。

  不过魑也知道,想要成为如同该隐那般的存在,单靠该隐流传下来的血脉是不行的。

  因为他们都是后裔,是不可能越的了该隐。

  除非是来自于比该隐更上级的存在,就比如说当初他们杀死第二代的时候,他们就得到了该隐的赐予。

  不然的话,他们是不可能击败第二代的。

  所以现在要成为第二个该隐,甚至是凌驾该隐之上,那就只有获得莉莉丝之血这一条途径。

  不得不说,吸血鬼的传统就是弑父,这个传统一直都是由他们这些第三代流传下来的。

  对吸血鬼来说弑父其实是比人类的同等行为更加恶劣的罪行,可是他们似乎忍不住就想要去尝试,去凌驾去越自己的血脉赐予者。

  “好吧,我同意……它是我的,谁都抢不走,谁也不许跟我抢!”魑看了看白晨:“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就等我的消息吧。”(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