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八十三章 试探

第两千八百八十三章 试探

  戴勒夫脸色一僵,满脸的惶恐表情,骇然看着魑。网

  “魑大人,您怎么知道?”

  “他是我的兄弟,我怎么会不知道。”魑的眼中流露出浓浓的哀色:“他的灵魂之火已经随风散去,连一点点的痕迹都没有留下好残忍的手段。”

  “魑大人”戴勒夫现在开始担心,魑会不会大开杀戒。

  毕竟如果魑在这里大开杀戒的话,那么第一个遭难的一定是自己。

  戴勒夫一直没把这个消息传出去,本以为只要掩藏的好,就不会有人知道。

  可是魑的反应让他措手不及,他根本就没想到,半天多的时间,已经被魑知道了。

  可是他还是低估了第三代的能力,他们十三个兄弟相互之间,与生俱来的感应,能够知晓彼此的生死。

  这是血脉的共鸣,也是随后的子嗣所没有的能力。

  “整个泰晤士河畔,能够对辛摩尔造成威胁的,只有比列.安德鲁,不过即便是比列,也没能力将辛摩尔彻地的消灭,所以辛摩尔的死多半就是外来者,这些来自东方的人就是造成辛摩尔死亡的罪魁祸吧?”

  魑的语气平淡,却透露出几分的仇恨,戴勒夫的额头冷汗直冒。

  “看来我猜对了。”魑看了眼戴勒夫的反应,语气更加笃定。

  戴勒夫只感觉脑袋都大了,难道她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给辛摩尔复仇吗?

  “你在害怕?害怕我在这里不顾一切的出手吗?”

  “魑大人,请您冷静”

  “我很冷静,是你不太冷静。”魑的笑容就似花季的少女一般,让人沐浴春风之中。

  戴勒夫只觉得口干舌燥,他可不敢把魑当作柔弱的少女,如果把她比作花,那么她也是带刺的蔷薇。

  “我与辛摩尔的关系还没到那种地步,为了帮他复仇而去面对一个,能够消灭他的敌人。”

  戴勒夫整个人就像是虚脱了一般,在听到魑的回答后,他整个人都跌坐在椅子上,胸口还在起伏着。

  “你是在怕我还是在怕他?那个杀死辛摩尔的东方人?”

  “都都有。”

  “不,我是问你怕我多一些,还是怕他多一些。”

  这就尴尬了,如果要论惧怕的话,戴勒夫自然是怕白晨多一点。

  毕竟第三代之间的强弱差距不大,可是白晨却轻易的击败、击杀了辛摩尔。

  这其中的差距就体现出来了,如果十三位第三代联合起来,也许能够与白晨一战。

  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戴勒夫觉得就算是吸血鬼面临着灭族的危机,十三位第三代也不可能联合起来,哪怕不算上辛摩尔。

  不过,这些话显然不能当着魑的面说出来,魑是十三位第三代里,性格最为古怪的一个。

  谁也不知道她的底线在哪里,谁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就会生气,谁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而高兴。

  如果自己说更害怕那个人,她会不会因此而生气?

  可是,如果说更害怕她,这似乎又有些不妥。

  戴勒夫急得额头汗水直冒,就那么尴尬的顿在那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魑轻声一笑,所有的尴尬气氛在瞬间荡然无存,仿佛先前的一切,都只是她在不经意之间开的一个墟笑。

  “好了,不与你开玩笑了,不要太放心上。”

  “呵呵魑大人,小的不敢。”戴勒夫一边擦拭额头的汗水,一边赔笑的说道。

  “说说吧,那个人把我们请到这里来做什么?”

  “具体的情况,小人也不是很清楚。”

  “不清楚你就敢把我们都叫到这里吗?这让我不得不怀疑你的居心。”魑的语气又变得恶劣起来。

  戴勒夫连忙解释道:“小的没有恶意,真的没有恶意,那个人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对付教廷,不过具体怎么对付,小人也不知道。”

  魑凝视着戴勒夫的眼睛,戴勒夫想要移开,可是脖子却僵在原地。

  魑的瞳孔仿佛具有着某种魔力一样,让戴勒夫无法移开视野。

  “神的凝视”戴勒夫终于见识了魑最为可怕的能力,神的凝视。

  十三个第三代,每个人都有着独一无二的能力,魑的这个能力就叫做神的凝视。

  而正是这个能力,让她在与第二代的战斗中,表现的尤为突出。

  她的这个能力也响彻了整个吸血鬼族群,只是除了第二代之外,再没有人见识过神的凝视,据说见识过的人,都已经死了!

  这让戴勒夫不禁惶恐起来,自己不会就这么死在这里吧?

  “呵呵看来你什么都不知道。”魑摇了曳,流露出失望之色。

  魑的这个能力,不止是能够用来战斗,同时还能用来逼供。

  在她的凝视之下,如果心中有所隐瞒或者对她说谎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吐露心声。

  “小人怎敢欺骗魑大人您。”

  “你虽然不敢欺骗我,不过我刚才知道了,相比起我,那个人更让你感到恐惧,我真的很好奇,那个人到底做了什么,让你如此的畏惧他。”

  “他他杀了第三代”只用回答这个就够了,只用说明这点,就足以说明他对白晨的恐惧。

  “这还不够,远远不够。”魑摇了曳:“辛摩尔的旧伤一直没有痊愈,他的实力不足全盛时期的六成,要杀他虽然困难,可是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戴勒夫是无法理解魑和辛摩尔的境界,他只知道,辛摩尔被白晨打败了,被轻易的杀死。

  “也许我用亲自去验证一下他的实力。”

  “魑大人,不要啊”戴勒夫惊恐的叫道。

  魑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目光看向厅外,只见几个身影走了进来。

  戴勒夫一看到来者,心中暗叫一声不好。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白晨,身后还跟着自己的儿子,还有两个女人,一个是狼人,那令人呕吐的野兽气味,另外一个混血!

  魑的瞳孔骤然收缩,戴勒夫感觉到空气被凝固了,周围的空间似是蒙上了一层血雾,视野变得模糊,思维变得迟钝。

  似乎现躇有人都陷入了这个空间里,所有人都在以极其缓慢的度移动着。

  可是魑却不受影响,她直奔白晨身后的苏玛而去。

  可是一只手挡住了魑的攻击,魑心头一惊,立刻退开几步,同时神的凝视也解除了。

  魑惊疑不定的看着白晨,这个男孩居然挡住了自己的攻击。

  他居然不受神的凝视影响,要知道自己的神的凝视,就连第二代也无法抵抗。

  这是一个完全独.立的空间,魑给这个空间取名为视野之界,根据魑在动神的凝视瞬间所看到的视野,从而决定这个视野之界的大小。

  不过视野之界的大小并不影响效果,在视野之界里,所有的一切都会以千倍的度放缓,唯独她自己不受视野之界的影响。

  可是现在,在放缓了千倍之后,那个男孩依然能够挡的攻击。

  这就让魑大感惊讶,不过她惊异之色一闪而过,很快就消失无踪,萨代之的是淡淡的笑容。

  刚才那一瞬,她只是为了试探,因为她现这个男孩的身后跟随的人都很奇怪。

  能够让狼人、吸血鬼以及两者的混血相安无事,这可不单单是身份就能够办到的,还需要有强大的威慑力。

  魑当然不会受到情绪的影响,虽然她不喜欢狼人,可是她完全不受影响,因为狼人与吸血鬼结仇的初始,是她的后代,与她没太大的关系,她当时也没有插手其中。

  她真正感兴趣的是白晨,这个东方的男孩。

  “就是你杀了辛摩尔吗?”

  “是我,你打算为他付出吗?”白晨看着魑。

  “不,当然不,既然我的底牌都拿你没办法,我更不可能有胜算,虽然我比辛摩尔强,却强的很有限,我不想为了他赌上性命。”

  “你做了一个明智的疡。”白晨点点头:“不过我不喜欢别人冒犯我,即便是试探也不可以,所以作为惩罚,这根指头就当作对你的警告,希望你记住。”

  魑抬起左掌,左掌上的写指已经消失了,此刻正握在白晨的指尖。

  不过魑对此毫不在意,消失的写指正在以肉眼可见的度生长出来。

  “我记住了”魑微笑的回答道,似乎这对她来说只是不足挂齿的新。

  其他人则是一脸的茫然,就在那一瞬,似乎生了什么事情,而他们对此却茫然不知。

  也只有戴勒夫知道刚才生了什么事,在其他人没感知到的时候,白晨和魑已经经历了一次交手。

  不过双方都没有使出真正的实力,只不过是一次的试探。

  不过从目前来看,白晨显然占到了一点便宜。

  “说吧,你把我叫到这里来做什么?如果你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实力,那你成功了,你的确比我更强大。”

  “急什么,人不是还没到齐吗,戴勒夫,乔凡尼族的人呢?把他们叫到这里来吧。”

  戴勒夫向白晨行了个礼:“是的,絮爷,小人先告退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