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八十二章 三党

第两千八百八十二章 三党

  有赵殷龙在中间做缓和,白晨对英普利斯的态度也没那么恶劣了。

  至少英普利斯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他对赵殷龙还是非常感激的。

  他觉得自己父亲之前的态度的确有问题,特别是对赵殷龙的态度上。

  赵殷龙与他们家之前有过几次的交易,英普利斯觉得自己父亲对赵殷龙应该更友善一些。

  赵殷龙完全没有因为先前与自己父亲的不愉快而刁难他,反而想方设法的帮他和白晨缓和关系。

  当然了,这一切也都是英普利斯单纯的这么认为的。

  他可能永远都不知道,不管是白晨态度的转变,还是赵殷龙帮他张前顾后,都只是早就决定好的。

  就在这时候,苏玛、莱特找到白晨的面前来。

  “主人。”

  英普利斯看到苏玛和莱特的时候,眼中立刻爆射出一道恨意:“狼人!”

  虽然他和苏玛以及莱特从未见过,可是这种来自血脉中的仇恨,立刻就让他摆出了战斗姿态。

  苏玛看到英普利斯的时候,同样也表现出了敌意。

  “吸血鬼!”不用任何的言语,他们已经彼此把对方视作不共戴天的仇人。

  白晨眼中寒光一闪而过,恐怖的气息就如泰山压顶一般镇压下来。

  刹那间,苏玛和英普利斯同时哇的一口血喷出来,两人齐齐的趴在地上,身体就像是被震碎了一样。

  身边的赵殷龙和莱特也都被白晨身上的气息震开,两人惊骇的看着白晨。

  特别是赵殷龙,他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可是他却感觉到了这股彷如天地一般浩瀚无穷的气息,让他感觉自己就如同蚍蜉一般微不足道。

  太可怕了,这就是众仙馆出来的弟子?

  一个年纪尚且幼小的孩童,便有如此深不可测的修为。

  那么太云十六仙又该如何的恐怖?

  而那股气息还未就此散去,依然盘踞在庄园上空,天空中阴云笼罩。

  赵殷龙更是满脸的骇然,只是放出气息,便让天地变色,这个孩子的修为,到底恐怖到何等境界?

  苏玛和英普利斯被镇压的站不起来,只能趴在地上,感受着浩瀚天威。

  那种感觉就像是巨人将巨掌将他们摁在掌下,只要这个巨人再轻轻的一送,他们便要真正的粉身碎骨。

  “在我的面前,你们就打算动手吗?你们是不是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白晨面如寒霜,声音虽然不大,对苏玛和英普利斯来说,却如惊雷乍响,震的两人脑袋生疼。

  赵殷龙提起勇气,上前说道:“小王爷,念在他们初犯,就饶过他们一次吧。”

  “他们两个野性难驯,恶性难改,有一就有二,既然他们不听我的管教,那我留他们何用?”

  “小王爷,您虽然神通广大,可是却也不知道他们将来如何,若是您现在就将他们打杀了,却是有些不近人情,倒不如给他们一个机会,若是再犯,在下就绝不再为他们求情。”

  “你说我不近人情?”白晨转头看向赵殷龙,赵殷龙脸色一僵,愕然的看着白晨,突然便感觉到白晨身上的气息就如狂风骤雨一般涌向他,而他的身躯也失去控制,直接砸飞出去。

  下一刻的赵殷龙已经遍体鳞伤,只是让赵殷龙疑惑的是,他居然没感觉到任何的痛苦。

  赵殷龙看向白晨,发现白晨眼角余光在他的身上一闪而过。

  只听白晨冷哼道:“既然你替他们受罚,今次便饶过他们一次,若是再犯,你便与他们一起受罚。”

  徒然之间,所有的压迫感骤然消失,所有的一切都烟消云散了,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两人趴在地上不敢动,只听耳畔再次传来炸雷。

  “还趴地上做什么?是不是想永远趴在地上?”

  两人连忙跳起来,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看向白晨的目光里,充满了惧意。

  “哼!”白晨重重哼了一声,对苏玛和英普利斯来说,却如当头警钟一般,再不敢对彼此流露出丝毫的敌意,目光也尽量的不落到对方的身上。

  “英普利斯,既然你父亲要你跟在我的身边,那你最好守着我的规矩,至于你……苏玛,我能给予你的东西,同样能够收回来,当初你对莱特表现出敌意,这已经是第一次,今日又当着我的面失态,这是第二次,如果再有第三次!我便让你永坠地狱,万劫不复。”

  “小王爷,他们毕竟还年轻……我相信他们能够改过自新的。”

  赵殷龙现在已经明白了,白晨是打算让他协助,让他一直作为他们之间的桥梁。

  白晨只需要让苏玛和英普利斯害怕他就够了,然后再让自己变成他们的庇护所。

  他们现在对白晨已经怕到了极点,这时候赵殷龙稍微施一些恩惠,两人必然对他恭敬有加。

  “小王爷,不如就暂时将他们交由在下身边,让在下来教导他们,免得他日再无端生事。”

  “你有这个把握?”

  “在下没有把握,不过他们都是大有前途的年轻人,相信若是能管教的好,将来必能为小王爷效力,为小王爷排忧解难,所以这种尝试的值得的。”赵殷龙的语气恭恭敬敬,完全是把自己放在下属的地位上。

  “那好吧,这事就交给你了,如果你不能把他们管教好,那就连同你一起受罚。”

  赵殷龙满脸的无奈,只是用柔和的目光看了眼苏玛和英普利斯,还是长长的叹了口气:“在下遵命。”

  “不久之后我就需要用到他们,所以你的时间不多了,最近几日,他们就跟你身边吧。”

  说完,白晨便转身离去,只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

  苏玛和英普利斯其实都不算是那种穷凶极恶的人,他们对赵殷龙非常的愧疚。

  毕竟赵殷龙帮他们说话,可是他们却连累了赵殷龙。

  “赵先生,对不起,是我们连累了您。”英普利斯很不好意思的说道。

  赵殷龙对他可谓是仁至义尽了,如果自己再不识好歹,那自己都觉得丢脸。

  “对不起……赵先生。”苏玛不善于交际,为人也比较腼腆,再加上与赵殷龙不算熟悉。

  可是刚才赵殷龙为她说话,她是牢牢的记在心里,再加上赵殷龙的面相的确是给人一种亲近的感觉,让他们都不由自主的信任赵殷龙。

  “赵先生,虽然我与他是天敌,不过我绝对不会连累您,请您放心,今后我也将克制自己的行为。”英普利斯只是看了眼苏玛,虽然只是一眼,眼中还是闪过一丝恨意。

  不过英普利斯还是很快的转移眼神,免得继续看下去,又让心境失控。

  苏玛不情不愿的说道:“我也是。”

  她也不想连累赵殷龙,这也是直性子的人优点所在。

  傍晚时分,戴勒夫来了,同时来的还有另外两个十三氏族的家族代表。

  他们分别为极密魑族的代表以及乔凡尼族,再加上辛摩尔族,十三氏族的三个党.派算的集齐了。

  辛摩尔族是密党,他们崇尚着与人类亲近,融入人类社会中。

  魔党则是有着激进的观念,对他们来说,人类只是食物,哪怕有与食物和平共处的,而且人类也经常对他们进行绞杀,所以吸血鬼应该以牙还牙,将人类全部杀光,这就是他们的想法。

  至于中立派,他们则是不偏向任何一方,他们讲究的是独善其身,人类的确是他们的食物,所以不需要对人类礼尚往来,不过他们也没有魔党那么的激进,非要去杀光人类,因为只要稍微有点理智的人都该明白,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人类的族群太庞大了,是吸血鬼的千倍万倍,人类就算站成排也杀不光。

  当然了,魔党虽然观念激进,不过因为教廷的压制,所以他们的观念也只存在于想法中,想要真正的做到根本就不可能,甚至于魔党的氏族只要手稍微伸长一点,都会被教廷察觉到。

  乔凡尼族来的几个高级的吸血鬼,他们同样有着吸血鬼的骄傲,对于华罗德庄园的人类虎视眈眈,就如之前白晨和赵殷龙进入辛摩尔族的领地一样。

  好在戴勒夫的约束,他作为辛摩尔族的族长,对这些下级吸血鬼还是有很强的约束力的。

  可是对于另外一方,极密魑族来的人却毫无约束力,因为极密魑族来的人是第三代!

  极密魑族的第三代单名一个魑,戴勒夫在魑的面前也要恭恭敬敬。

  不过让他感到意外的是,魑并未表现出激进的态度,一直在客厅里闭目养神。

  戴勒夫因为担心魑出去闹事,所以一直陪在客厅里。

  一直坐到了太阳下山,魑睁开眼睛,从外表来看,魑就是一个非常非常年轻的女人,不过戴勒夫的年纪在魑的面前,就如一个婴儿一样幼小。

  魑毕竟是与辛摩尔一样的第三代,他们曾经共同联手弑父。

  这份壮举虽然他们忌讳莫深,可是一直在吸血鬼族群里流传着,为他们的惊天伟业而震撼。

  当然了,这个弑父的传统,也一直都流传了下来。

  魑的眼中闪烁着一丝悲伤,看向戴勒夫:“辛摩尔是不是死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