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八十一章 双簧

第两千八百八十一章 双簧

  抛开白晨的性格不谈,其实赵殷龙还是觉得眼前的这个小子非常的有能力,如果他成为皇帝的话,也许他能够成为下一个武则天。

  不过这个出自皇家的少年,居然否定了这个对他来说最高的追求。

  一个不想当皇帝的皇子,这个少年真的出自皇家吗?

  白晨笑而不语,他当然不是出自皇家。

  “小王爷,那您不怕弄巧成拙,您杀了他们那么多族人,不怕他们背地里使坏?”

  “人性这种东西非常的奇怪,如果你对他好十次,只要对他坏一次,他就会记恨你一辈子,可是如果你对他坏十次,只需要对他好一次,他就会把过去的仇恨都忘记掉。”

  一个少年在赵殷龙的面前谈人性,赵殷龙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可是再一想,似乎是这么个道理,人类对好与坏是需要有对比的。

  这就像是最近在中原流行的一个话题,一个高僧质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句话。

  说是他苦修钻研了数十年禅宗,可以说是通晓佛家经意,就算是密宗也有所涉足,可是对于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句话始终不敢苟同。

  这句话本身是有一个典故,说是天竺出现了一个名为伽瞿的杀人狂魔,受人蛊惑觉得杀一千人便能得道,待到杀了九百九十九人后,佛陀现身点化,后化身为比丘侍奉佛陀。

  这句话的期许是没有错,是让人放下过去的恶行恶迹,可是另外一层意思却让不少人都无法接受,就是说只要改过自新,那么过去犯下的罪孽就可以一笔勾销。

  这句话其实和白晨刚才的那句话都是一个意思,人们更容易接受改变后的印象。

  “小王爷打算怎么做?”

  “戴勒夫会主动与我拉关系。”

  “为什么?”赵殷龙不明白,白晨为什么这么笃定,他印象里戴勒夫是一个死板固执,而且是个非常骄傲的人,今天向白晨低头已经是破天荒了。

  可是白晨却说他会主动与白晨拉近关系,这是赵殷龙颇为不信的。

  “很简单,戴勒夫没有其他的选择余地,他今日能够为了辛摩尔家族向我低头,那么他就必然清楚第三代死后,他的家族势必会受到十三氏族的排挤,甚至是其他小家族的窥觑,毕竟十三氏族每一家都是底蕴浑厚,以前他们有着第三代的庇护,所以可以高枕无忧,可是现在的他们,就像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稚童,怀揣着价值连城的宝藏,你觉得他们现在还安全吗?不用教廷出手,他们也要鸡犬不宁。(好看的小说棉花糖”

  赵殷龙发现,这个孩子远比他以为的更加深谋远虑。

  自己想的到的他都想到了,自己想不到的,他同样能够想到。

  这个孩子手段、能力、心机乃至于见识都已经世所罕见,赵殷龙实在是想不出除了妖孽以外,更恰当的词语来形容他了。

  当他们回到华罗德庄园外的时候,就看到了英普利斯正站在门前。

  赵殷龙惊讶的看了眼身边的白晨,他是真没想到,白晨的话居然这么快就应验了。

  他和白晨走的这条路已经是直路了,没太多的拐弯,英普利斯要走在他们的前面,除非是绕远路,而且是用比他们更快一倍以上的速度赶路。

  不然的话是不会跑到他们前面去的,原本还是一脸平易近人的白晨,徒然间脸色沉了下来,就像是寒霜扑面而来。

  “你来做什么?”白晨的语气比他的脸色更加冰冷。

  如果赵殷龙不是知道白晨心意,恐怕他都要被白晨的脸色所欺骗。

  在赵殷龙的心中,白晨又多了一个长处,那就是喜怒不形于色。

  他的喜与怒可以随意的切换,仿佛这些情绪都能自由切换一样。

  “在下是奉家父的命令,前来拜见小王爷,同时想要跟随在小王爷的身边,为小王爷鞍前马后。”

  “鞍前马后?你的这个成语倒是用的不错,可是想要为本王鞍前马后的人大有人在,我也不需要你为我鞍前马后。”

  白晨的语气里总是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意思,这让英普利斯非常踌躇。

  从本心上来说,他是不愿意来的。

  在来这里之前,他也已经料到了,白晨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可是在感受到白晨的态度后,英普利斯更加的失望,白晨根本就没打算给他这个接近的机会。

  “小王爷,在下是代家父前来赔罪的。”

  “先前也不见你们这么礼貌,现在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白晨冷笑道。

  “小王爷,这事说来也不是英普利斯的错。”赵殷龙在一旁劝说道,他其实就是和白晨唱个双簧。

  虽然白晨和赵殷龙没有商量过,不过赵殷龙是何等的精明,他当然懂得分场合说话。

  他可不是拉尔那种小屁孩,从小被长辈过度溺爱,以至于完全没接受过考验。

  表面上看是给英普利斯帮忙劝说,实际上不管赵殷龙说不说这些话,白晨都会找个机会给英普利斯下台的机会。

  “小王爷,您不是说过,英普利斯的名字与您的一位旧友名字一样吗,这在我们东方人的眼中,就是缘分,您也是来自东方,应该相信这种东西吧。”

  白晨听到赵殷龙的话,目光渐渐的变得缓和,不再似最初的那般冰冷。

  赵殷龙给英普利斯打了个眼神,英普利斯其实和拉尔差不多,也没接受过太多的考验。

  赵殷龙已经给他缓和了气氛,他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赵殷龙对英普利斯的反应颇为不屑,心中暗叹戴勒夫的两个儿子,实在是不争气,凭地浪费了这具好皮囊。

  “小王爷,站在这里也不是个事,我们还是先进去再说吧。”

  白晨点点头走在前面,赵殷龙暗中给英普利斯打了个手势。

  英普利斯连忙跟上白晨的脚步,赵殷龙暗自摇头,就连这种事都要自己暗示。

  戴勒夫把英普利斯派过来实在是一个失误,英普利斯除了他的名字可以与白晨拉关系,似乎就没有更有价值的东西了,可是这天下同名的人多的是,英普利斯就靠着自己的名字拉关系,实在没太大的优势。

  最主要的是,英普利斯的为人愚钝,这种人能够办成事情才奇怪。

  如果不是白晨早已暗中决定了利用辛摩尔家族,恐怕英普利斯会把戴勒夫交代的事情办砸。

  “小王爷,您与那位与英普利斯同名的旧友关系很好吧?”

  “他是我的弟子。”白晨说道。

  “弟子?小王爷……您还有弟子?而且还是西方人?”

  “这很奇怪吗?还是说我没这个资格?”

  “有,小王爷您当然有。”赵殷龙呵呵的笑着:“不知道您的那位弟子现在在哪里?”

  “在很远的地方……”

  “有多远?”英普利斯好奇的问道。

  赵殷龙已经忍不住翻白眼了,白晨都已经说了很远,其实潜台词就是不愿意说出他那弟子所在,英普利斯居然还在追问。

  白晨指着庄园小径旁边的那条小溪:“看到那条小溪了吗?”

  “额……看到了。”

  白晨拾起两支木头:“我们现在处于这条小溪的这边。”

  说着,白晨将一根树枝投入到河水里,然后又将另外一根树枝投入到河水里,说道:“他在那里。”

  赵殷龙和英普利斯都没听明白,为什么白晨会用这样的比喻,特别是赵殷龙,他觉得白晨的心智聪明,不应该说出这么不可理喻的话。

  “可是这河水是动的,那两根树枝都飘走了。”

  “是啊,我们各自处的地方,都是会动的,这两根树枝会一直的随波逐流。”

  “会动的地方?”英普利斯皱起眉头,对白晨的话非常的难以理解。

  赵殷龙则是皱起眉头,他本就是修道的,所以经常的闭关冥想,所以对白晨的话,会不自然的陷入悟境之中。

  白晨的这句话看似不着调,可是却暗藏着玄机。

  赵殷龙苦思冥想片刻,突然眼睛一动,惊疑的看着白晨:“小王爷,您说的不是地方吧?而是时间?”

  白晨同样惊讶的看着赵殷龙:“真难得,你居然能够想明白,我以为我说的这么晦涩,没多少人能够想明白的。”

  “可是……这又说不通啊……”赵殷龙疑惑的看着白晨:“小王爷刚才把代表着您的弟子的树枝丢在溪流的前面,代表着自己的树枝丢在后面,那就是说您的弟子是在未来,是这个意思吧?”

  “没错。”白晨点点头。

  “可是您现在在这里,又如何在未来收徒,或者说您在未来收的弟子,现在的您怎么知道?难道是天机卜卦?可是……这世上真的有人能够把卦象算的如此清晰?又或者是您先是在未来收了弟子……然后……然后来到这里?”

  赵殷龙想到这里,声音突然一顿,他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异想天开了。

  居然想到了这么匪夷所思的猜想,这根本就不可能,还不如相信是因为一个通达天地的神人为白晨卜算的卦象。

  白晨笑了笑,没有继续与赵殷龙解释。

  赵殷龙看到白晨的目光,仿佛有一种错觉,自己似乎是猜对了。

  可是白晨既然不说,他也无法确定真假,而这真相恐怕只有白晨自己知道。(未完待续。)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