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七十九章 臣服

第两千八百七十九章 臣服

  赵殷龙看着白晨对辛摩尔家族的屠杀,心情非常的复杂。

  戴勒夫这位老朋友,他已经彻底的绝望了。

  最终,赵殷龙叹了口气:“小王爷,差不多了吧。”

  白晨看了看周围:“辛摩尔家族的人还真是不少,我这才杀十分之一,这可无法让他们记住这个教训,我应该把他们杀绝了,或者留下一个两个,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记住今天。”

  “戴勒夫,过来。”

  戴勒夫的神色恍惚的来到赵殷龙的面前,赵殷龙叹息的说道:“戴勒夫,对于今天的这个教训,你可记住了。”

  戴勒夫茫然的抬起头,赵殷龙推了推戴勒夫:“戴勒夫,与你说话呢。”

  “啊?什么?”

  “戴勒夫,你是在装聋吗?还是说辛摩尔家族死的族人还不够多?”

  戴勒夫徒然之间清醒过来,直接就跪到白晨的面前:“东方的王,我错了,我错了……我向您表达我最诚挚的歉意,对于先前的冒犯,我感到非常的抱歉。”

  对于戴勒夫的态度,前后可谓是一百八十度,此刻戴勒夫完全就是一只受惊的羔羊,白晨的一个眼神一个脸色,都能让他惶恐不安。

  “我不是东方的王,你的道歉我接受,不过你下次如果再胡乱称呼,你将面临比今日更加残酷的惩罚。”

  “是的,我明白了。”戴勒夫低下头诚惶诚恐的回应道。

  “戴勒夫,你与我一样,称呼为小王爷即可。”赵殷龙说道。

  赵殷龙也是长长的松了口气,虽说他与戴勒夫的交情不算深,不过好歹是有些交集的,如今看到戴勒夫如此境地,他也难免感慨。

  “牢牢的记住今日,因为你们自己的傲慢,招致的灾厄。”赵殷龙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帮戴勒夫和白晨缓和关系。

  戴勒夫连连点头,虽然这仇结的大,不过他还是懂得大局的。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他都没有报仇的资格。

  敌人是他们自己招惹的,拳头还没人家硬,人家一个人就把辛摩尔家族杀的人仰马翻,就连第三代也因此陨落。

  而最让戴勒夫感到绝望的是,强大的第三代几乎没有反抗与挣扎的机会。

  如果说让他立刻放下仇恨,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如果让他复仇,他却无法提起勇气。

  眼前的这个男孩,就像是一个怪物一样,没有人在见识了他真面目后,还能有勇气与他面对。

  特别是,他不只是强大,而且还很凶残。

  这么多的杀戮,似乎还没有让他感到满足。

  哪怕是赵殷龙也没有想到,白晨的真实面孔会是这般。

  白晨在屠杀辛摩尔家族的吸血鬼之时,他不像是在屠杀,更像是在清扫。

  他没有带有任何感情的屠杀,所以他也不会有任何的负罪感。

  “小王爷,您先前说,辛摩尔家族十日之内将会有灭族之祸,不知道所指何事?”

  “我不算么?”

  “额……这是他们自己找的麻烦,当不得真。”赵殷龙笑着说道。

  明显的,这次白晨与他一起,是带着目的来的。

  绝对不是闲得无聊,来这里游山玩水。

  只不过这场冲突,让白晨的目的落空了,白晨随后那般大开杀戒,很可能也是发泄清虚的缘故。

  赵殷龙也想做这个中间人,缓和双方的关系,帮双方牵线重归于好。

  “哼!”白晨撇过头:“我现在不想说了。”

  “小人给小王爷赔罪了,请小王爷指点迷津。”戴勒夫放低了身段说道。

  “小王爷,戴勒夫也只是一时糊涂,您就原谅他一次吧。”

  “好吧,看在赵老板的面子上,就饶过他一次。”白晨瞥了眼戴勒夫:“知道圣保罗大教堂的事情吗?”

  戴勒夫瞳孔骤然收缩,他当然知道圣保罗大教堂发生了什么事。

  毕竟那里可是教廷的领地,而且是教廷非常重要的据点。

  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就在昨夜,圣保罗大教堂突然被夷为平地,没有任何征兆的。

  戴勒夫骇然看向白晨,赵殷龙也是目光闪烁的看着白晨。

  他可是知道,白晨昨天晚上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

  “不用猜了,是我干的。”白晨说道。

  戴勒夫猛的一惊,心中更是苦涩,自己这到底是何苦,去招惹这家伙。

  “不久之后,教廷必然会雷霆震怒,而他们会对这个地区内所有的黑暗势力予以清洗,你们辛摩尔家族必然首当其冲。”

  戴勒夫目瞪口呆的看着白晨,久久不能自已,慢慢的,一股寒意涌上心头。

  他已经预感到了事态严重性,先前他听说圣保罗大教堂被夷为平地的时候,他心里还暗自高兴,庆幸不已。

  可是现在回想起来,却只觉得毛骨悚然。

  圣保罗大教堂被摧毁,最大的嫌疑人会是谁?

  肯定是他们这些黑暗种族,以教廷的秉性,他们会听自己的解释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教廷早就已经习惯了蛮横无理。

  只要是他们认定的事情,他们绝对不会更改行事,哪怕是错,那也会继续的施行下去。

  更何况,在泰晤士河畔,有相当实力的势力实在有限,教廷第一个想到的一定是他们这些吸血鬼家族。

  想到这里,戴勒夫不禁更加的苦涩,这小子来此绝对不是来告知自己这个消息。

  他是来寻求联盟的,自己本可以与他联盟。

  可是现在,这个联盟将不复存在,有的只有自己的祈求,而是以下位者的身份,祈求对方的帮助。

  至于对方是否有这个资格联盟,他已经证明过了,他绝对有这个资格。

  “请小王爷为辛摩尔家族指一条明路。”

  “很简单,听我的话。”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没有虚与委蛇,没有拖泥带水。

  白晨已经没有太多的耐性与他扯皮了,白晨的目光冰冷,而且咄咄逼人。

  他就是在逼迫戴勒夫妥协,就是逼着他选择立场。

  要么就是顺从,要么就独自去面对教廷的怒火。

  戴勒夫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他本想要借此谈一些条件,哪怕是寄人篱下,至少也该有一点自主的权力。

  可是白晨显然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要么就骄傲的去死,要么就苟且偷生的活着。

  “小王爷……在下以及辛摩尔家族愿意听候您的命令。”戴勒夫没太多的犹豫时间,毕竟他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选择题,活着或者去死。

  戴勒夫选择了生存,哪怕是放弃辛摩尔家族一向的骄傲。

  “明智的选择。”白晨的嘴角勾勒出一道弧线:“在泰晤士河畔有几个吸血鬼家族?”

  戴勒夫毫不犹豫的回答道:“三家。”

  “还真不少,都是十三氏族的吧?”

  “是的。”

  “我很好奇,你们彼此之间应该没那么亲密的关系吧,为什么都扎堆在这里?”

  在二十一世纪,伦敦、纽约以及sh都被称之为魔都,特别是伦敦,作为黑暗生物的聚集地,这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们不断的汇聚在这里。

  “因为这里是黑暗的起源。”戴勒夫说道。

  “黑暗的起源?”

  “是的,狼人、吸血鬼、女巫、巫师都在这里活动过,并且留下了自己的足迹,而因为长期频繁的活动,以至于影响到这里的气候环境,这里就像是我们这样的黑暗生物的温床一样,让我们在这里繁衍生息,延续着自己的痕迹。”

  “你是说,泰晤士河畔的阴雨绵绵都是因为你们的缘故吗?”

  “这是被动的,不是主动的去改变,我们也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改变气候环境。”

  “去给他们传一个消息,我要见他们,我希望今晚之前能见到他们。”白晨的语气非常的强硬。

  戴勒夫目光闪烁的看着白晨:“如果他们不来呢?”

  “我已经受够了你们这些落魄贵族的傲慢了,接下来我不会和你们太客气的说话,告诉他们,如果他们不来,那么将来发生任何事情,都不用来找我。”

  “是的,小人明白了。”

  戴勒夫非常乐意效劳,毕竟这件事不能让他辛摩尔家族一家吃亏,要吃亏大家一起吃亏。

  戴勒夫的心里可没安什么好心,他巴不得看到其他家族也吃瘪。

  白晨和赵殷龙离去后,拉尔和英普利斯来到戴勒夫的身边。

  “父亲,我们何必要在那个人类的面前委曲求全呢,我们可是高贵的……”拉尔不以为然的说道,可是没等他的话说完,戴勒夫已经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

  “高贵?如果我们真的那么高贵,刚才为什么会被那个人类屠杀?如果你觉得自己那么的高贵,为什么在战斗的时候,你会躲起来。”

  这时候的戴勒夫完全就失控般的怒吼着,拉尔太让他失望了。

  他分不清楚局势,如果说先前他不知道白晨的实力,那还可以说的过去,毕竟自己也走眼了。

  可是到了现在,他还分不清状况,这就让戴勒夫无法容忍了。

  “英普利斯,我看那个人类对你的态度还不错,也许你可以帮的上忙。”(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