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七十章 营救

第两千八百七十章 营救

  珍娜几次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几番努力之后,她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

  是啊,自己之前还不是将这个孩子视作魔鬼?

  自己又何曾给过他辩解的机会呢?

  此刻的苏玛骨瘦如柴,她就如一块烂肉一样,丢弃在地牢里。

  这半年来,她被不断的抽取着鲜血。

  她也承受了极大的折磨,各种残酷的实验在她的身上进行。

  唯一庆幸的一点就是,她至少没有被比列进行血肉合成实验,至少她还保持着人的样子。

  “苏玛,你振作一些,狼王很快就会来救你的。”

  陪伴在她身边的是一个名为莱特的女子,虽然表面看起来她很正常,可是她的身体却强壮的不像话,感觉就像是没受到过折磨一样。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承受了什么样的折磨。

  她本是一个纯正的狼人,可是此刻的她,体内流淌的已经不再是纯正的狼人血脉,还参杂着吸血鬼的血。

  这对一个狼人来说,根本就无法接受,甚至于曾经的同类都会因为她身上的气味而攻击她。

  狼人和吸血鬼曾经诞生过混血,而这种混血被视作禁忌的存在。

  因为这种混血太过强大,强大的超乎纯血的狼人与吸血鬼,所以教廷也想创造出这样的混血物种。

  可惜的是,莱特虽然在这个混合实验中活了下来,可是她并没有获得强大的力量。

  “没希望了……比列的力量太强大了,我们无法战胜他,哪怕阿兹佩尔带着整个狼人种族来,都不可能取胜。”苏玛推莱特的手:“莱特……我已经对生不再抱有幻想了,杀了我……杀了我吧。”

  “苏玛……我……我不能……”

  “杂种……杀了我!快点杀了我啊!”苏玛突然发狂的吼道。

  杂种,这是对莱特最为刻薄的侮辱,可是为了激怒莱特,苏玛也没有了顾及。

  她想死,她不想再继续这种永无止尽的折磨,这种看不到希望的未来。

  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铁栅栏外,莱特抬起头,看到一个男孩站在那里。

  莱特心中疑惑,这个男孩怎么出现在这里?

  难道他也是这里的合成怪物吗?

  这倒是很有可能,毕竟在这个阴森可怖的地牢里,什么怪物都有。

  这个男孩可爱的外表下,很可能隐藏着恐怖的内在。

  如果他不是怪物的话,是不可能自由的在这个地牢里走动的。

  毕竟这外面可是游荡着数不清的怪物卫兵,这些可怕的合成怪物,充满了暴虐的攻击性。

  苏玛吃力的转过头,看到站在铁栅栏外的身影,突然身体一振,整个人扑到了铁栅栏前。

  “主人……您来了……救我……救我……”

  莱特看到苏玛这般行为,觉得苏玛已经失去了理智。

  她居然喊一个怪物为主人?

  她什么时候有主人了?

  恐怕长期的折磨,已经让她连最起码的理智都消失了。

  这时候,那个男孩蹲了下来,看着扑倒在他面前的苏玛。

  “苏玛,你太让我失望了。”

  “主人……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苏玛哭喊着,眼泪鼻涕直流。

  莱特上前扶起苏玛,凝视着眼前的这个男孩。

  他是谁?他不是合成怪物……合成怪物是不会说话的。

  白晨的手伸入铁栅栏内,握住苏玛的手掌。

  莱特突然发现,她所掺扶的苏玛,本应该枯瘦的身躯,居然像是充气了一样,开始渐渐的恢复肉感。

  苏玛开始化身为狼人形态,莱特知道苏玛的身份。

  她本应该是狼人至高无上的狼王,可是这半年来,她的血脉几乎被抽干了,别说是维持她狼王的身份,就连化为狼人形态都无法做到。

  可是这时候的苏玛,居然在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

  莱特惊异的看着白晨,这个男孩到底是谁?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苏玛的身上狼王的气息再次散发出来,莱特松开了苏玛,她体内的吸血鬼血脉,正在抗拒这种气息,让她不得不退让开。

  苏玛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向莱特,她体内的狼王血脉正在对莱特产生敌意。

  可是她来不及出手,白晨突然掐住了苏玛的脖子。

  “苏玛,如果你连敌人和朋友都分不清楚,那你连存在的价值都没有了。”白晨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苏玛浑身一颤,身上的敌意骤然消散,白晨眼中的寒意也消失了,松开了苏玛:“冷静下来了吗?”

  苏玛点点头,白晨这才松开了苏玛,目光转向莱特。

  “狼人与吸血鬼的混血,可怜的小家伙。”白晨看着莱特,掰开了铁栅栏,来到莱特的面前:“你体内的两种血脉没有融合在一起,所以你只有半年的性命,让我来帮帮你。”

  白晨同样抓住莱特的手掌,莱特没有躲避,眼前的这个男孩,让她非常的安心。

  或许是白晨的那句阻止苏玛攻击自己的话,让她对白晨感到信任。

  她是与苏玛一起被抓到这里来的,她与苏玛也分别遭受了残酷的折磨,而这半年来,苏玛不止一次的对她露出敌意。

  虽然莱特明白,这不是苏玛的本意,而是来自狼人血脉里对吸血鬼的仇恨。

  可是白晨的到来,却给了她温暖。

  “好了。”

  “好了?”莱特什么都没感觉到,她甚至怀疑自己是否已经改变了,带着疑惑眼神看着白晨,她心中不禁起疑,自己是不是被耍了。

  “走了,我们该离开这里了。”白晨在前面带头走着。

  就在这时候,前面出现了几个怪物卫兵,这些怪物卫兵的造型都是统一的,突出的就是丑。

  而这时候的苏玛已经忍受了半年多的折磨,这时候她重复野性与狂暴,瞬间就暴走,直接冲向了那些怪物卫兵。

  她在释放自己内心的狂野与暴虐,疯狂的发泄着。

  莱特发现,苏玛的力量不但没有削弱,似乎还增长了不少。

  至少半年前,苏玛绝对没有这么轻易的对付这些怪物卫兵。

  “后面的那些你来解决。”白晨对莱特说道。

  莱特愣了一下,身后?

  突然,莱特听到身后传来的轻微声音。

  一个,两个,三个……八个!

  莱特突然被自己脑海中升起的念头吓了一跳,自己居然把背后那些从黑暗中悄然接近的怪物卫兵的脚步听的清清楚楚,而且就连它们的数量都了如指掌。

  莱特瞬息间奔袭冲入黑暗之中,莱特感受着身体里陌生的力量,不断的从血脉之中激发出来。

  这是……这是禁忌血脉的力量!

  没错,这就是真正的禁忌血脉的力量!

  莱特终于明白了,先前没有感觉到,是因为她的身体并未发生改变,改变的是她的血脉,悄无声息的……

  比列做了无数次实验,依然无法克服的难题,可是却被这个男孩轻而易举的解决了。

  苏玛和莱特回到白晨的身边,苏玛还是野性难驯,长久积累的愤怒并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倾泻完。

  莱特则要平静许多,她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这是吸血鬼的血脉带来的好处。

  “将这里彻底的烧毁。”白晨说道。

  苏玛和莱特分头去放火,很快,烈焰就在地牢的每一个角落蔓延开了。

  这时候,不远处传来呼救声。

  “救命……救命……”

  白晨来到珍娜的铁笼前,看着被浓烟呛得无法呼吸的珍娜:“我以为你会心如死灰,我以为你会平静的死去。”

  珍娜绝望的看着白晨:“我不想死……不想死在这里……我不要,我不要为了这虚伪的教义而死。”

  “苏玛,打开牢笼。”

  苏玛直接上前掰开铁栅栏,居高临下的看着珍娜:“能走吗?”

  珍娜无力的撑起身体,这里的浓烟虽然还不至于让她窒息,却也让她非常难受。

  烈焰正在吞噬着这座充满了罪恶的地牢,白晨等人走到出入口的时候,前面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总算是来了,我都以为他们在睡懒觉。”白晨看着陆陆续续的从外面涌入的人。

  为首的就是罗森神父,珍娜发现,其中还有几个与自己一样的修女。

  珍娜有些恍惚,整个圣保罗大教堂似乎只有自己还被蒙在鼓里。

  “你们……是你们放的火?”罗森神父愤怒的看着白晨等人。

  “毫无疑问。”白晨耸耸肩回答道。

  “你们都该死!”罗森神父眼中在喷火,这座地牢被毁了,如果比列大主教回来,那自己就死定了。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了。”

  “罗森,你所犯下的罪恶,就算是上帝也不会宽恕你的!”

  “珍娜,上帝看不到的,反而是你,上帝与世人只会知道是你和邪恶种族勾结在一起,犯下了滔天罪孽。”

  白晨看了眼珍娜:“看到了他们的嘴脸了吗?”

  苏玛和莱特已经摩拳擦掌,两人都是双眼放着血光。

  对于罗森,他们有着太多太多的怨恨。

  “我一定会将你的丑恶嘴脸公之于众!我发誓。”

  “你没这个机会了,珍娜,我本来觉得,你会是一个很好的素材,现在看来,你最该待的地方就是尸体堆,只是可惜了你的容貌,不过你放心,或许你的这张脸可以给别人使用。”

  “珍娜,你知道吗,我可是很喜欢你的脸。”一个修女死死的盯着珍娜的脸庞,只不过她的眼神不是爱慕,而是像是看待猎物一样的眼神。(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