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六十八章 圣保罗大教堂

第两千八百六十八章 圣保罗大教堂

  “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白晨的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笑容。

  “如果你连你的身份都不告诉我,让我如何把我所知道的消息告诉你?”埃里克森惧怕白晨,可是他并不畏惧死亡。

  “阿兹佩尔和苏玛到东方的时候,是我收留了他。”白晨说道:“这个信息够吗?”

  埃里克森眼中闪过一丝惊异,然后慢慢的低下头思索起来。

  作为一个汉人,白晨还是比较容易让埃里克森接受的。

  至少白晨不可能是教廷的人,而只要不是教廷的人,那么一切都好说。

  “苏玛在一次行动中被教廷抓住了,阿兹佩尔现在正在集结麾下的狼群,准备营救苏玛。”

  “他现在在哪里?”

  “不在泰晤士河畔,他去了瑞士,那里有更多的狼人。”埃里克森说道。

  “苏玛被抓了多久了?”

  “半年。”

  “半年?这么长的时间,阿兹佩尔都没把他的妻子救出来吗?我对他有点失望。”

  “阁下,比列的势力非常庞大,爪牙众多,想要救出苏玛并非那么容易。”

  “你呢?你与阿兹佩尔是什么关系?从属?”

  “我是他的近系亲属,也是他的属下,我负责在这里收集情报。”

  “那你知道比列把人关在哪里吗?”

  “比列的地牢有很多,也都很隐蔽,还有很多是怪物工厂。”

  “怪物工厂?”

  “是的,比列将各种怪物拼装起来,然后组建了属于他的怪物军团,据说这个技术来自东方。”

  “他的恶趣味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白晨想起的这个人当然徐福,也就是罗生奈良。

  埃里克森说比列的技术来自东方,教廷在东方的盟友就是昆仑和罗生奈良,昆仑没这技术,那就只能是罗生奈良。

  “圣保罗教堂的地下就有一个怪物工厂,不过我不确定苏玛是否在那里。”

  “圣保罗教堂么?”白晨眯起眼睛,希望蓓蕾莎也在圣保罗教堂的地下。

  “好了,你继续你的工作,如果有需要,我还会找你的。”

  说完,白晨就消失了,埃里克森感觉空气中的压迫感骤然消失,不禁长长的松了口气。

  圣保罗教堂,这里是罪人的忏悔之地,这里是迷途者的驻留处,这里充满了光辉与圣洁,象征着善良与和平的白鸽在圣保罗大教堂前飞舞,宁静的就如净土一般。

  高耸的尖塔,远处的钟楼发出洪亮的钟声,黑袍的神父与修女在广场上高歌着赞美上帝。

  “赞美上帝,珍,你的歌声依然是那么的美好,你的歌声让我仿佛看到了天堂的光辉。”

  “罗森神父,您过奖了。”珍娜微笑的回应着神父的赞美,她能够感觉到其他修女嫉妒的眼神。

  即便是距离上帝最接近的地方,依然存在着人类的阴暗一面。

  珍娜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所以她只能尽量的低调。

  只是,每次的祈祷与歌颂,都会带来这种让她感到不舒服的眼神。

  珍娜不喜欢这种眼神,她不喜欢这种无谓的争斗。

  自己的一切,都已经献给了上帝,而不该浪费在这种无聊的嫉妒中。

  “好了,今天的功课到此为止,姑娘们,你们今天需要打扫一下教堂,教堂的灰尘几乎把上帝的光辉都遮蔽了。”

  珍娜很喜欢打扫教堂,因为那里让她感觉自己距离上帝更加的接近。

  “抱歉,神父,我需要去准备晚餐。”

  “抱歉今天是我负责洗衣服。”

  “反正有珍娜打扫就够了,她是那么的虔诚,我想她应该不介意独自面对上帝。”

  “是的,我愿意,交给我吧。”珍娜没有反驳,而是欣然的接受。

  “可是,教堂那么大,你一个人要忙到什么时候?”罗森皱眉说道,他知道其他的修女都排挤珍娜,他也知道这其中的原因。

  不过对此他也无能为力,毕竟他是神父,他没办法去干涉修女们的关系。

  “没关系的,我愿意,我相信这对我来说是信仰的考验。”珍娜的脸上带着虔诚的光辉。

  面对那张圣洁的面孔,让其他的修女都感到羞愧。

  不过更多的修女在内心里,是在嘲讽珍娜的愚蠢。

  珍娜独自在教堂内打扫着,圣保罗大教堂实在是太大了,一直忙到了深夜,她也只是清扫了一半,珍娜坐在椅子上休息,同时双手抱拳向着正前方的基督耶稣的神像祷告着,仿佛这样的行为,能给她带来动力。

  就在这时候,珍娜听到背后传来脚步声。

  这时候会是谁来?

  是罗森神父?还是其他的修女?

  不对,这个声音非常的陌生,不属于自己认识的任何一个人。

  珍娜停止祷告,转头看向后方。

  她发现这是一个男孩,一个黑发黑眼的男孩。

  东方人?比列大主教口中的异教徒。

  这个男孩是怎么进来的?

  这个时间,圣保罗大教堂肯定已经封闭了。

  难道,他是小偷?

  不对,他身上的衣服充分的说明了他不需要依靠偷盗来维生。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是来向上帝忏悔的,请问忏悔室在哪里?”

  “对不起,忏悔室已经关闭了,而且神父不在这里,你还是离开吧,明天再来。”珍娜平静的说道。

  “我不需要神父,我是来向上帝忏悔的。”白晨走到神像的面前,双掌抱在一起,做出祈祷的姿态:“上帝,请宽恕我的不敬,不过如果你真的存在的话,应该会为我的行为感到欣慰吧,如果你真如圣经里说的那么仁慈的话。”

  珍娜皱起眉头,她的脸上已经表现出了不满。

  “孩子,你的言词已经表现出你的内心,你对伟大的上帝是如此的不敬,也许你在出门之前,应该先学会如何祷告与忏悔。”

  “美丽的修女,我该向你道歉,我不但对上帝不敬,我还对你撒谎了,我不是一个信徒,就如你看到的一样,我是一个异教徒,一个无神论者,我质疑一切的神,质疑他们是否真如传说中的那样全知全能。”

  “孩子,如果你不能纠正自己扭曲的心灵,还有邪恶的想法,那么终有一日,你将会堕入无尽的地狱中,在地狱烈焰中忏悔过去的罪孽。”

  “修女,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不信奉你的上帝,就是有罪的,就必须坠入无尽的地狱?”

  “并不是上帝判定你的罪行,是你生来便身负罪孽,上帝的光辉能够洗涤你与生俱来的罪孽。”珍娜认真的回答道。

  “是不是我不信奉上帝,上帝就不帮我洗涤罪孽?”

  “上帝不是不帮,而是无法帮异教徒洗刷罪孽。”

  “上帝不是全知全能的吗?为什么这件事办不到?”

  “我”

  一时间,珍娜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白晨的问题。

  “如果上帝真的是全知全能的,又为什么不直接让所有人都信仰他?”白晨转头看向十字架:“上帝,如果你能现身,我就相信你的真的存在。”

  “心灵不净的人,是无法看到上帝的。”珍娜的脸上带着绝对的虔诚。

  “你怀疑过上帝的存在吗?”白晨问道。

  “住口!”珍娜怒不可遏的叫道。

  白晨依旧那般的淡然:“你已经犯了愤怒,这是原罪。”

  珍娜回过神,她发现自己在那一瞬失控了。

  “你所信仰的上帝是别人告诉你的,可是你自己见过上帝吗?”

  “我当然见过上帝!他就在我的心里。”

  白晨笑着摇了摇头:“那你觉得,作为上帝的信徒,作为上帝的地上行者,是否应该遵循着上帝的旨意,施行善良与正义的准则?”

  “这是当然的,有什么问题吗?”

  “如果上帝的地上行者犯错了,你说上帝会降下惩罚吗?”

  “当然你为什么这么说?在这座圣洁之地,每个人都是虔诚的信徒,没有人会犯错,你这般胡言乱语,是会受到惩罚的。”

  “n乱是否是大罪?”

  “当然。”

  “现在你所尊敬的神父,正在和三个修女在做苟且之事,你说他们会受到惩罚吗?”

  “胡说八道。”

  “是吗?也许你自己去神父的房间看看,就明白了。”

  看着白晨那笃定的目光,珍娜动摇了,这种事情如果是假的,太容易被拆穿了。

  “你觉得这里真的是圣洁之地吗?”

  “当然!我能够感觉的到,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圣光,哪怕是夜幕都无法掩盖这里的光辉。”

  “你所看到的只是假象,这里没你想象的那么圣洁。”

  珍娜突然发现,烛光有些摇曳,空气中散发着一股陌生的气味。

  珍娜抬起头,发现十字架上的耶稣正在流着血泪。

  “魔鬼!你是魔鬼!你想引诱我堕落。”珍娜惊恐的看着白晨。

  “也许我真的魔鬼吧,现在,你可以祈求上帝的拯救,看看上帝会不会保护你。”

  “魔鬼,在上帝的面前退下!这里的圣洁是不容玷污的。”

  “什么事都没发生!”白晨微笑的看着珍娜:“上帝并未回应你的祈求,即便你面对着一个魔鬼,上帝也没有现身。”

  “上帝是在考验我!”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