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六十七章 混乱

第两千八百六十七章 混乱

  在这个时代,坐落在泰晤士河畔的伦敦,还没有后世的那种国际大都市的雏形,不过已经算是繁华之地了。网

  伦敦以及伦敦周边区域,人口过二十万人。

  虽说规模还不算欧洲之最,却已经是一个大城市了。

  阴沉昏暗的乌云,就像是这个时代欧洲的写照,永远的笼罩在伦敦城的上空。

  空气中弥漫着混乱的气息,沿途的平民的眼神涣散,就像是行尸走肉一样,没有丝毫的生机。

  家家户户都是大门窗户紧闭,绵绵阴雨让沿途的道路都是泥泞。

  即便是进入城中,也是一样的道路,和城外没什么区别。

  在这里最大的商业交易就是人口,沿途全部都是平民在出售自己的孩子、妻子以及他们自己。

  “大人,请买下我的老婆吧”

  “买下我的孩子吧,我的孩子只要一百文钱”

  “买我吧买我吧,我什么都能干。”

  这些人跪在泥泞中,向过往的每一个行人推销着身边的每个人和他们自己。

  街头巷尾全都是恶棍、强盗、械,不是这里的人都是邪恶的,是这个错误的时代造就了这些恶棍、强盗和械。

  不过这些人不敢去接近赵殷龙的商队,他们盯着那些出售家人的平民,一旦谁的手上有钱了,他们就会向那些人出手。

  在这里,没有人有安全感,所有人都是惶惶不安,同伴之间也充满了勾心斗角。

  “一年没来,这里变的更加的混乱了。”赵殷龙眉头紧锁的说道:“一年前来的时候,这里至少还有一些商人和商铺,现在完全没有。”

  “这里有客栈吗?”白晨问道。

  他们已经走了十几日的时间,这时候最好是能有一个休息的地方,而不是每天都睡在车厢里。

  “有也许吧。”

  商队停在了一个很大的庄园前,白晨看着这个庄园,虽然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人打扫了,可是从这里的布置,依宪够感觉的出这里的主人很富裕,至少曾经很富裕。

  “这里是客栈?”

  “这是华罗德庄园,曾经英格兰最美的庄园,着威尔逊大公爵,不过威尔逊死后,他的家族开始衰弱,为了维持生计,他们不得不将华罗德庄园改建城客栈,不过这里的环境您也看到了,根本就没有人住的起这里。”

  “难道这里没有领主吗?”白晨不解的问道。

  “二十年前,英格兰四大公爵联名向国王进言,要求驱逐教廷在英格兰的势力,可是却被教廷的力量反扑,四大公爵全都失败被处以极刑,在大主教比列.安德生的压迫下,英格兰已经没有了大公爵,比列不允许再出现可以威胁到他的贵族出现。”

  “英格兰国王难道就如此放任不管?”

  “国王能做什么?没有足够的政治手腕,四大公爵被处死的时候,他都不敢说什么,更何况现在。”

  “真是一个丧心柴的家伙。”

  “人为了自己的地位巩固,这么做也无可厚非。”

  “这是无能者的托词,如果那个大主教真的有这个能力,他完全可以自己当这个国王,然后把这个国家治理好。”

  “治理一个国家谈何容易?这世上只有一个武皇。”

  这个庄园非常大,虽然很多角落都已经布满灰尘,可是还是有走动的痕迹。

  不多时,两个老者就迎了出来,一个穿着陈旧的贵族服装,只是脸上难掩沧桑与疲惫:“赵老板。”

  “威尔逊先生。”

  “真是贵客上门,快请进。”

  “这个庄园你还在经营吧?”

  “在在,太好了总算是把您盼来了。”老贵族满脸的喜色:“这次您与您的商队要在这里奏久?”

  “还不确定,先租一个月吧,我要包下整个庄园,没问题吧?”

  “好,好当然没问题。”威尔逊难掩喜色。

  这可是大买卖,平常别说是包下整个庄园,就算能有一个客人入住,他都能笑醒。

  也只有如赵殷龙这样,来自武唐的大商人,才能包下整个庄园,一淄是一个月的时间。

  “这是两百两银子,威尔逊先生。”

  真是便宜,白晨的心中暗道,包下这么大一个庄园,而且还是一个月的时间,居然只要两百两银子,如果放在武唐,一天都不够。

  当然了,这里和武唐没的比,威尔逊喜上眉梢。

  “老管家,快去给我们的贵客准备晚宴。”

  “先去准备两间最好的房间,收拾干净一点,在我的队伍里,有身份非仇贵的客人。”赵殷龙说道。

  最尊贵的客人?

  在威尔逊的眼里,赵殷龙就是最尊贵的客人。

  可是他居然称还有更尊贵的客人,心中不禁嘀咕起来,会是什么人。

  不过很快的,威尔逊就现周围所有人都众星拱月一般的围绕着那三个孩子的周围。

  其中两个是西方人的面孔,所以直接就被威尔逊排除了。

  哪怕那两个孩子是王子公主,对威尔逊来说也毫无意义。

  可是那个东方的男孩不一样,那种轻描淡写的眼神,就彷如上位者一般的从容淡定。

  没错,这个男孩就是赵殷龙口中的身份非仇贵的客人。

  “敢问,这位公子如何称呼?”

  “你不需要知道。”白晨淡然说道:“做好你该做的事情就可以了。”

  白晨傲慢的态度不但没有让威尔逊感到不满,反而更加的笃定,这个男孩的身份异仇贵。

  “威尔逊先生,你还是快点去准备吧,不要怠慢了这位。”赵殷龙催促道。

  “晚饭不用叫我了,我需要休息。”白晨说道。

  “是。”

  白晨又对赵石道:“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进我的房间。”

  “是。”赵石回答道。

  白晨回到房间,没有休息,直接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房间。

  白晨出现在街头上,很快,就有人盯上了白晨。

  一个白白净净的男孩,独自一人出现在街头,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特别这个男孩还是黑黑眼,几乎整条街的恶棍都盯上了白晨。

  在他们的眼里,汉人就等于是白花花的银子。

  如果是西方的孩子,他们还未必这么的兴奋,可是一个东方人。

  就目前为止,他们见过的汉人全部都是富得流油,不过这些汉人全身上下都是刺,实在是太难下手了。

  可是现在不一样,这是一个孩子!

  他们在看着白晨的同时,白晨也在看着他们。

  他们以为白晨是猎物,实际上他们才是猎物。

  白晨的感知在每个恶棍的身上扫过,终于,白晨找到了猎物。

  血色十字,这是这条街非常有名气的恶棍团伙。

  毕竟敢肉种明显忤逆教廷的名字,也是需要几分勇气的。

  而血色十字能够长这条街数年的时间,可见他们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当然了,他们虽然名字非常的大气,可是他们的作为却不那么光彩。

  他们只是恶棍团伙,充其量也只是黑帮,仅此而已。

  “老大,那个汉人杏在朝着我们过来。”多尼路双眼放光,难掩惊喜之色。

  帮克森遗嘴唇,他在那个男孩的身上嗅到了血腥的气息,很浓的血腥气息。

  那个行孩不是普通人{是谁?他是冲着我们来的?

  白晨进入了酗子,酗子里的十几双眼睛注视着白晨。

  每个恶棍都拿出匕,有的还故作凶恶的舔了舔手上的匕。

  帮克森坐在巷子深处的阶梯,双手撑着下巴,一双幽森的瞳孔射出一道寒光,凝视着白晨。

  “你是谁?你来这里做什么?”

  “你认识阿兹佩尔或者苏玛吗?还是说你是一个独狼?”白晨问道。

  帮克森皱了皱眉头:“你是谁?为什么你会知道他们?”

  “是我先问你问题的,所以你用先回答我的问题。”

  “我认识他们,不过这与你有什么关系?”

  “你和他们是什么关系?他的手下吗?是他让你留在这里的?”

  “人类杏,你的问题太多了,告诉我,你是谁,来这里有什么目的!”帮克森出低沉的声音,低吼着问道。

  “他们现在在哪里?”

  “人类!”

  突然,白晨的身影一花,白晨已经将帮克森摁在阶梯上。

  “苏玛和阿兹佩尔是我派他们回来的,他们都不敢对我无礼,你觉得你一个小的野狗,有资格在我的面前大呼行的吗?”

  “你”帮克森看到后面自己的手下似乎跃跃欲试的举动,连忙叫道:“都字!”

  眼前的这个东方杏,实力深不可测,自己尚且无力反抗,更不要说自己的这些不中用的手下了。

  帮克森凝视着白晨,似乎是要判断出白晨的身份。

  “阁下,我对自己的无礼态度感到抱歉,请您原谅。”

  白晨这才松开手:“你可以让他们退下吗?”

  “这”

  “或者是让我把你的这些手下,全部杀了?”

  “你们都退下吧。”

  “老大”

  “退下!”帮克森这才看向白晨:“现在您满意了吧?”

  白晨抚了抚阶梯上的水迹和泥土,瞬间阶梯变得干净无比,帮克森瞳孔猛然收缩。

  “阁下与两位狼王有什么关系?”(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