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六十四章 造神

第两千八百六十四章 造神

  白晨和这位炽天使就像是聊家常一样,谁都不动手。

  可是对于旁人来说,却是冷汗直冒。

  就算是斯莫尔特也被吓到了,眼前的这位小祖宗认识真正的天使。

  而且不只是认识那么简单!

  这位炽天使的口中对于白晨,是充满了恨与惧。

  “你走就走,别把这个身体的主人弄死了,不然的话,就算是杀进你的故乡,我也要把这个灵魂讨回来。”

  “这是我和他的契约,他召唤我降临,他已经把自己献祭给我了。”

  “那我不管。”白晨的态度蛮横无理,根本就不和炽天使废话:“好了,你可以滚蛋了,我懒得和你废话,我最讨厌你们这些虚伪的鸟人了。”

  “魔鬼!我会记住今天的耻辱,总有一日,天使一族会将过去的恩怨清算清楚。”

  “小心我跑你们那去,把你们来个斩草除根。”白晨翻了翻白眼。

  杰拉的额头一道白光破空而去,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杰拉虚脱的跪坐到地上,整个人陷入了恐惧,惊骇的看着白晨。

  虽然刚才他召唤了炽天使降临,可是他的意识还是非常的清醒,他很清楚的看到听到白晨和炽天使的对话。

  “所以我说,你们就别挣扎反抗了,别说你召唤来的只是一个分身,就算你把真身召唤过来也没用。”

  白晨站在杰拉的面前:“你就乖乖的跟着我走。”

  “还有你们。”

  “你到底是什么人!”温蒂尼凝视着白晨,眼中闪烁着一丝畏惧。

  她曾经是那么的坚定,她不是信徒,她只相信自己。

  因为她是天选者,她的力量是与生俱来的,她觉得如果这世界上真的有神灵,她这样的人才是神的宠儿,而不是梵蒂冈。

  可是现在,她不得不对自己曾经的理念产生怀疑。

  “我的身份有很多很多,我也曾经作为一个世界的神灵,我也屠戮过神。”

  “你真的是神?”温蒂尼的声音颤抖着,满脸的骇然。

  “那就看你对神是如何的定义了。”白晨耸耸肩道。

  “阁下……这里是上帝的领域!你侵犯了上帝的领域!”杰拉看着白晨,似乎还想喝退白晨。

  “哈哈……你居然用上帝来恐吓我。”白晨大笑起来:“上帝并不存在,即便他真的存在,我也会把他宰了,不过我倒是认识一个和上帝的形象很像的存在,天使始祖,可是她是个女性。”

  “好了,我们的闲聊到此为止,我希望你们能够老老实实的跟我回去,而不是让我把你们的手脚打断然后拉回去。”

  斯莫尔特凝视着白晨,突然跪在白晨的面前:“小王爷……不,伟大的神,从今天开始,我将作为您最忠实的仆人。”

  “起来,我不需要信徒,我的力量并非来自信仰。”

  白晨能够感觉的到,斯莫尔特的信仰,虽然很微弱却很坚定。

  “石头,你真的是神吗?”

  “其实我也是人……只是力量强大的人而已。”

  罗莎面如死灰,她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与一个神为敌,一个比上帝更加恐怖的神灵,而且是真实存在的。

  这时候逆十字已经没有人再有反抗的想法了,他们敢与教廷争斗,是因为他们坚定的相信,教廷根本就不是神的地上行者,而是一群伪教徒而已。

  可是现在不一样,因为现在面对着他们的是一个真正的神灵。

  温蒂尼带着逆十字众人,垂头丧气的跟在白晨的身后。

  他们曾经是那么的坚定,那么的骄傲,目空一切。

  可是现在,他们终于发现,这个世界还有太多的秘密,太多他们无法理解的秘密。

  与神灵为敌,这是需要勇气的,而与神灵开战,这就不只是需要勇气,还需要疯狂。

  很显然,他们还没有那么的疯狂。

  白晨的心情倒是不错,因为今天钓到鱼了,而且还有一个意外的收获。

  这个来自教廷的,裁判所制造出来的怪物。

  他的地位也许不高,不过他的身份很特殊,他来自于梵蒂冈的中枢,他知道许多如汉斯特和伯斯塔这样的外围高层都不知道的秘密。

  白晨把这些人带到了斯莫尔特的城堡里,斯莫尔特对白晨的一切要求,都视作圣意。

  没有任何的怀疑,没有任何的违抗,他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他是这位伟大的神灵第一个信徒。

  依然是那个宴会大厅,白晨把所有人都带到了这里。

  杜南德和妮莎站在白晨的背后,白晨的目光扫过每个人。

  “现在谁先开口?”

  没有人回应白晨的问题,斯莫尔特立刻就跳出来:“小王爷问你们话,你们都哑巴了吗?”

  白晨又道:“懒惰,你来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要抓杜南德和妮莎?”

  杰拉皱了皱眉头,迟疑着不愿意开口。

  “哼!到现在还冥顽不灵?你确定你可以继续的保守秘密吗?”

  “在我的眼里,死亡不是末日,而是解脱。”杰拉淡定的回答道。

  “你太小看我了,我对你的惩罚,能够超越死亡。”

  杰拉侧过头,躲开白晨的眼睛,他的态度非常的坚持。

  白晨没有继续逼迫他,而是将目光转向逆十字的成员。

  “你们呢?也是这个态度吗?”

  逆十字的人显然没有杰拉这么的坚持,有信仰和没有信仰的区别。

  白晨的目光锁定了罗莎,她显然是最容易突破的一个。

  从一开始,罗莎就一直在摇摆,说她是墙头草也好,说她是懦夫也好,她的确在很多时候,都是在观察局势后,才会对下一步做出选择。

  这是她的处事方法,毕竟她不是孤家寡人,她的所有决定,所有行动都有可能影响到自己背后的亲人与家族。

  “罗莎小姐,你呢?”

  “如果我把我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了你,你会放过我的家族吗?”

  “前提是你给我的信息是有用的,而不是琐碎的事情。”

  逆十字的成员没有去阻止罗莎,也没有去咒骂她。

  他们很能理解罗莎的处境,也理解面对白晨的时候,是多大的压力。

  “我知道教廷有三个计划,不过我只知道我们负责阻止的这个计划。”

  “什么计划?”白晨问道。

  “造神计划。”罗莎回答道。

  “这与杜南德和妮莎有什么关系?”

  “他们的父亲是德鲁伊,可是他们的母亲是教廷的圣女。”

  “什么?蓓蕾莎是教廷的人?”

  “不,应该说是叛逃者,背叛者,他们的母亲在年轻的时候,曾经是教廷至高无上的圣女,可是有一日,圣女得知了教廷的计划,于是就逃走了,在这期间,她遇到了她后来的丈夫,身为德鲁伊的鲁夫。”

  “我没发现蓓蕾莎的身上有什么特别的气息,她看起来只是凡人。”白晨说道。

  “她虽然身份尊贵,可是她的确只是普通人,至少是血脉没有被激活的血脉,她没有特殊的能力,她虽然贵为圣女,可是实际上她也只是被教廷利用的工具而已。”罗莎说道。

  “她与丈夫一起生活了几年,一直到教廷把鲁夫抓走了,而后鲁夫逃出了裁判所,事实上不是鲁夫逃出来的,是教廷故意放走鲁夫的。”

  “是为了找到蓓蕾莎?”

  “不,是为了让鲁夫回到蓓蕾莎的身边,让他们生下孩子。”

  白晨皱了皱眉头,看了眼杜南德和妮莎,两人都非常的紧张,凝视着罗莎。

  他们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答案,想要知道他们母亲的下落。

  “蓓蕾莎当初作为教廷的圣女,她存在的意义就是被当作母体,即便她逃走了,依然没有改变教廷的计划,他们将鲁夫改造成了恶魔。”

  白晨脸色一沉:“蓓蕾莎的体内流淌着什么血脉?”

  “天使!非常纯粹的天使。”罗莎回答道。

  “天使与恶魔的融合在一起?就是杜南德和妮莎?”

  “是的,不过不是现在的他们,他们如果分开来说,只是单纯的德鲁伊血脉,可是如果将他们合二为一,那么他们就能够融合出真正的神灵血脉。”

  “他们即便是把杜南德和妮莎改造成了神灵,难道他们觉得自己能控制的了一个真正的神吗?”

  “他们没想要控制杜南德和妮莎,教廷只是想要他们身上的血,教皇想要喝下他们的血,自己成为神灵。”

  “那么蓓蕾莎呢?蓓蕾莎现在在哪里?教廷为什么要抓她?”

  “她是叛徒,当然要抓她。”

  “你上次说的话是真的吗?你知道她被关在哪里?”

  “比列.安德鲁在教廷中的身份非常崇高,所以很可能蓓蕾莎就在她的手上,也许教廷还会把蓓蕾莎当作母体,如果无法抓住杜南德和妮莎,也许她会被强迫再生下天使与恶魔的混血。”

  白晨的身上突然爆发出无穷无尽的怒意:“如果他们敢这么做,我就让他们直接去见上帝。”白晨之所以没有蛮干,是因为教廷的行动很隐秘,就算白晨把梵蒂冈摧毁了也无济于事,反而会让他们更加小心谨慎。(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