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六十二章 懒惰

第两千八百六十二章 懒惰

  “我真没有埋伏,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白晨带着笑意的按着罗莎。

  罗莎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白晨的话让她又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温蒂尼心痛同伴的阵亡,她的眼睛里仇恨的火焰几乎要喷出来了。

  可是,暴食的可怕又让她感到无力,剩下的三个人,即便加起来恐怕也无法对暴食造成威胁。

  温蒂尼看向白晨,都是这个杏!

  温蒂尼心中一动,开口说道:“你吃过东方人吗?听说东方人的口感比我们都要好,你应该吃腻了我们这些西方人吧?你不想尝一尝吗?”

  暴食不禁转过头看向白晨,口水直流。

  罗莎不由得退开了白晨的身边,很显然,暴食又重新把白晨摆到了菜谱的首席上。

  白晨皱了皱眉头,很无奈的说道:“我不好吃的。”

  “不,你好吃。”暴食舔了舔舌头:“我没吃过东方人,你给我吃。”

  “我真的不好吃。”

  “我想吃,你过来,让我吃了你。”暴食一步步的逼向白晨。

  “我真的不好吃。”

  “我吃一口就知道好不好吃了。”

  暴食伸手朝着白晨抓去,他就如饕餮一样,对于食物永远不会满足,而他的食物就是人类。

  “我说过,我不好吃听不明白吗?”白晨眼中凶光毕露,刹那间,暴食的手臂就如绞肉机绞过以雅阁,瞬间血肉横飞。

  暴食第一次这么快的动作,飞快的逃向后方,惊恐的看着白晨。

  暴食的整条左臂已经只剩下骨骸,血淋淋的挂在脖子上。

  逆十字的人全都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白晨,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你想吃我?你咽得下去吗?”白晨冷笑的看着暴食:“去,把那些人干掉。”

  暴食脸上放肥肉抖动着,他没有听白晨的话,而是直接朝着森林冲进去。

  白晨在下一瞬消失,然后就见暴食从森林中以奇快无比的速度弹射了出来,重重的砸回原地。

  白晨漫步的走了出来:“我允许你逃走了吗?”

  “杰拉吼”暴食突然仰天狂吼着,就如先前他所出现的时候那样,如惊雷乍响一般。

  一个死鱼眼的男孩从森林里出来,这个男孩看起来有十一二岁的样子,散漫的步伐,有气无力的看着暴食

  这个男孩似乎意志消沉,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样子:“死肥猪,叫我出来做什么?你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解决吗?所以我说最不喜欢和你出来行动”

  “我不是死肥猪,杰拉这个家伙,他很厉害,我打不过他你看我的手。”

  暴食满脸的委屈,指着白晨向这个叫做杰拉的男孩哭诉。

  “七大原罪,懒惰。”

  “唉真是麻烦,就不能让我休息一下吗?真是麻烦我已经赶了这么多天路了,我需要休息。”

  “都是我驮着你走的,你哪里赶路了?你还在我的背后睡觉。”

  “杏,你自杀吧,不要给我添麻烦,好不好?我保证不让死肥猪吃了你,我向你保证,你就不要让我动手了。”

  “自杀?我怕疼。”白晨耸耸肩道。

  “一个个都是这样,为什么你们就不能体谅一下我呢,唉为什么不去死呢唉”

  杰拉突然动了,毫无征兆的动了,从静到动只在刹那间完成。

  可是,杰拉又一次的停了下来,当他出现在白晨面前的时候,胸口撞向了白晨的指头。

  白晨的手指刺入杰拉的胸膛:“死了,你就不觉得疲惫了。”

  杰拉感觉到白晨的五指在他的胸膛里慢慢的收紧,杰拉猛的向后一退,用暴力的方式脱离了白晨的面前,只是他的胸膛已经被血染红了。

  “暴食、懒惰七宗罪,那应该还有其他五个吧?他们现在在这附近吗?把他们叫出来吧,我也比较懒,不喜欢逐个的找出来,我喜欢一次性把所有的敌人都杀光。”

  逆十字众人看的触目惊心,原来原来这个他们一直都忽略了的孝,才是现承最为恐怖的存在。

  暴食与懒惰都是在刹那间,就被这个孝打伤。

  “其他人没来,我们都是两两出来的。”暴食很诚恳的回答道。

  “东方的杏放我们走吧,我们打不过你我保证以后不出现在你的面前,我也懒得与你计较你打伤我的事。”杰拉看着白晨,认真的说道。

  “不要,你们谁都不许走,一个都不许走。”白晨摇了曳。

  “我们虽然没你厉害,可是拼起来也会让你受伤的。”

  “是扒啊,我很厉害的。”暴食补充道。

  “阁下,这两个人都是教廷裁判所制造出来的七个怪物中的两个,我们应该是同一个阵线的。”温蒂尼这时候只能向白晨求和。

  毕竟他们是在场三方之中,最弱的一方,而他们显然不可能和教廷求和,不说这两个怪物会不会听他们的,就说教廷和逆十字,那就是不共戴天。

  而他们与白晨的恩怨就没那么深了,所以她觉得,白晨应该会接受她的提议,与之联手。

  “我拒绝,谁和你们是同一个阵线的,我没有和敌人联手的习惯,你们也少和我拉关系,我来这里就是来抓你们的,谁想逃跑可以试一试,不过就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够从我的手心逃走。”

  “阁下,你可能还不知道我们的来历,我想你绝对不想和逆十字为敌吧!”温蒂尼的语气里带着几分自信与骄傲。

  逆十字虽然还不足以与教廷正面对抗,可是这些年的发展,也已经让逆十字的影响力达到了一个峰值。

  斯莫尔特一听逆十字,立刻就凑白晨身边道:“絮爷,他们与教廷也是不共戴天的大敌,这些年也做了一些惊天动地的事情。”

  “哦,那又怎么样?”白晨不以为然的问道。

  “在絮爷您的眼里,他们自然也只是跳梁小丑而已,不足为虑。”

  罗莎站在白晨的身后,目光闪烁的看着白晨,双手藏在背后,悄然无声的摸出匕首。

  “罗莎秀,如果你继续握着那对匕首,你的家人、亲人很可能受到你的牵连,所以我劝你最好考虑清楚。”白晨头也不回的对罗莎警告道。

  斯莫尔特惊疑的转头看向罗莎,罗莎一时慌了,匕首掉到了地上。

  “罗莎秀你”

  罗莎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白晨:“你背后长眼睛了?”

  自己可是把匕首藏在背后,这杏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逆十字?我不管你们与教廷是什么关系,我只知道,你们惹到我了,你们惹了不该惹的人,教廷拿你们没办法,那是因为教廷无能,可不代表我也拿你们没办法。”

  “把逆十字逼到敌人的位置上,这是非郴明智的疡。”温蒂尼冷冷的看着白晨。

  “也许你们太高估自己了,又太低估武唐了。”白晨摇了曳:“就比如说现在,摆在你们面前的两个疡,让我打断你们的手脚,然后带走,或者是你们老老实实的投降。”

  “麻烦,大麻烦。”杰拉捂着脸:“逆十字的家伙,我们合作吧,这个汉人杏太难对付了,不管是你们还是我们,单独面对他的话,是毫无胜算的。”

  温蒂尼目光闪烁,说实话她动心了,毕竟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都共同的面对着无法战胜的敌人。

  可是,与教廷的人合作,这是她从未想过的。

  她几乎觉得,这是天方夜谭,根本就不可能出现的情况。

  “我们合作,就能打败他?”温蒂尼迟疑的问道。

  “能!当然能,你难道以为,作为七大原罪,我们就这么一点本事吗?”

  温蒂尼心中一惊,难道刚才他们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还不是他们的底牌?

  这让温蒂尼对杰拉与暴食更加忌惮,温蒂尼看了眼自己的同伴,同伴们似乎觉得这个提议可以,不过眼神中又有些担心。

  毕竟懒惰与暴食两个怪物的实力,远远超过他们。

  如果解决了白晨之后,他们调转枪头指向他们,那么他们将毫无反抗之力。

  “我要你们保证,在战斗结束后,你们不能攻击我们。”

  “好吧我保证。”

  “用你们的信仰起誓!”

  “真是麻烦我向上帝起誓,在我们下次见面之前,我不会攻击逆十字任何一个人。”

  “我也要吗?”暴食看着杰拉问道。

  “你也要”

  “我向上帝起誓,在我们下次见面之前,我不会攻击逆十字任何一个人”暴食舔了舔嘴唇:“真可惜,这么多好吃的。”

  罗莎捡起了匕首,看来她也已经下定决心了。

  白晨转头看向罗莎:“看来你已经下定决心与我为敌了。”

  “不管我作何决定,都已经注定了我们对立的关系,絮爷!”罗莎冰冷的回应道。

  “罗莎,你这么做会牵连你的家族的。”斯莫尔特叹了口气,他对罗莎非常的失望。

  “如果你们都死在这里了,那么就没有人知道是我做的。”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