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六十章 钓鱼

第两千八百六十章 钓鱼

  白晨没有对他们说朝廷能赚多少钱,如果知道的话,他们会被吓死。

  20朝廷为了这个敛财计划,联合着几个大商人,收敛了五百亿两黄金,也就是五万吨总量,初期的时候金价高,收购的量也少,而近期以来金价已经触底,已经无法再压制,就算是朝廷和那几个大商人也难以再压制下去。

  所以就到了收网的时候,白晨这时候把消息放出去,也是计划之内。

  现在大部分人都在低估黄金,毕竟价钱就摆在那里,过去黄金与白银比价高峰的时候是十倍,现在差价不足两倍。

  可是白晨预估的黄金与白银的差价比在四十倍到五十倍之间,可想而知,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与计划,这次朝廷能赚到多少钱。

  只要朝廷放出些许的消息,就会激起民众的黄金收藏热潮,抢购黄金,从而抬高黄金的价格。

  当然了,这笔钱不是实实在在的进入口袋,而是摆在那里,就是用来稳定武唐货币的。

  同时也是提高武唐的信用,只要黄金涨价了,那么武唐的货币将会比现在更加坚挺,提高武唐货币的价值,甚至是摧毁其他国家的货币系统。

  外国的商业也将彻底的被武唐货币占据,人们会大肆的抛掉手上本国的货币,换取武唐的货币。

  当然了,这主要是因为武唐如今的强大,以及稳定的商业环境。

  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国家能够做到武唐这种稳定的状态。

  武唐现在虽然强大,实际上就像是一个吃撑的大胖子,掠夺着周围国家的财富。

  虽然百姓富裕了,可是国家并不是完全的有恃无恐。

  武唐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肥R割掉,把这些肥R用来豢养周边国家以及盟友,让他们也跟着稳定下来,从而制造经济繁荣地带。

  当周围国家也稳定了,盟友也富强了,武唐才能从他们的身上赚取到更多的利益,而且这种利益是实实在在的,赚取一分,武唐就强大一分。

  而不是现在这样,通过吸血的方式赚钱,通过掠夺的方式壮大自己。

  这就是国家在不同阶段所经历的不同阶段,武唐初期需要资本积累,资本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就需要稳固自己的资本,然后向外延伸影响力,从经济到文化的输出,巩固大国地位。

  当然了,这些事情和斯莫尔特以及罗莎说,他们也听不懂。

  这事说起来很简单,实际上C作起来非常复杂。

  就比如说所谓的割掉肥R,其实就是把过剩的资本投资到海外,建厂或者购买资源,给当地人提供工作岗位,拉动他们的经济,同时返回本身的也将是纯粹的利润。

  当地人就会开始从事相关的产业,从而创造一个经济繁荣区域。

  这就像是武唐发展初期一样,只不过现在是武唐的商人去完成这个过程,而不再是过去那样由朝廷扶持。

  而要完成这个过程,又不让外人超越武唐,黄金计划就是必不可少的一个重要环节。

  武唐货币侵蚀外国资本,控制当地的金融,而一切的商业都建立在武唐货币的影响下,所有交易都是以武唐货币作为结余货币。

  这就好比说后世的某些协议上,都会加上一句,最终解释权归某某某所有,虽说这句话其实不具备法律效力,可是人往往就是盲信这个东西。

  罗莎虽然听的迷迷糊糊的,可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白晨告诉她的这个情报,价值无法估量。

  至于斯莫尔特,原本心里就已经有点底了,听完白晨的话后,他更加确定自己决定的正确性。

  “时候不早了,都早点休息去吧,今夜我就在斯莫尔特公爵这住一宿,斯莫尔特公爵,可有房间给我住?”白晨微笑的看着斯莫尔特。

  “有,早就准备好了,管家,领……算了,还是我亲自领小王爷去房间吧,管家,你带罗莎小姐回房吧。”

  “是,罗莎小姐,请。”

  “对了……”白晨回过头看了眼罗莎:“睡觉前给罗莎小姐打点热水洗洗脚,我看她的鞋子挺脏的,看起来在外面跑了不少路。”

  罗莎心头一紧,整个人都绷紧了,什么话都不敢说。

  可是白晨只是笑了笑,又跟着斯莫尔特一起离去。

  夜风天凉,冷风吹在罗莎的身上,这一刻的罗莎,只觉得风是如此的冷冽。

  他知道了!他什么都知道!

  怎么办?怎么办?

  他会怎么对付自己?他会怎么对付自己的家族?

  必须想办法给家族报信,给逆十字报信。

  想来想去,罗莎又想动身,可是还未迈出房门,她的脚步就顿住了。

  因为那种心惊R跳的感觉又出现了,那个人还在!

  那个监视自己的人还在,他就在这里,在不知道的角落,注视着自己。

  这种心惊R跳的感觉,一整个晚上都没有消失。

  罗莎窝在床上,整个晚上都没睡着。

  太恐怖了,实在是太恐怖了。

  整个晚上罗莎都处于惶恐中,第二天的时候,罗莎整个人都是魂不守舍的。

  罗莎看到了白晨,看到了斯莫尔特,还有那两个她要杀的目标。

  “斯莫尔特公爵,今天有时间吗?我们去洛蒙德湖划船钓鱼。”

  “有时间,当然有时间。”斯莫尔特现在最想的就是和白晨拉近关系,不说白晨的身份,不说他的实力,就说他对商业的理解,也是他最想要学习的地方。

  “带上渔具……”白晨的目光看向罗莎:“罗莎小姐,你也一起去吗?”

  “啊?去哪里?”

  “去钓鱼,去洛蒙德湖钓鱼。”

  “小王爷,我这就去安排护卫。”

  “带什么护卫啊,就我们几个去就够了,人多了那有什么意思,难道你还怕在爱丁堡境内,有人冒出来砍你啊?找两个拿东西的侍从就够了。”

  “额……也是,那就不带护卫,不带了。”斯莫尔特笑呵呵的说道。

  有白晨在身边,他一个人就顶得上一千个人,带不带护卫没区别。

  钓鱼?钓鱼?

  罗莎的脑子立刻就转动起来,看着白晨还有那两个孩子,罗莎突然想明白了。

  他不是钓鱼,而是钓人!

  他是把自己和两个孩子当作鱼饵,然后等着刺客上钩。

  他嘴上是说不需要护卫,实际上他早就已经布置好了陷阱,就等着刺客上钩。

  完了……完了,逆十字的人现在还不知道,他们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一定会踏入陷阱之中。

  自己必须想办法,给他们传递一些消息,不然的话,一切都完了。

  “罗莎小姐,我们马上就出发了,你去哪里?”

  “额……我去吃点早餐。”

  “我带了,我相信你会喜欢我为你准备的早餐。”

  “那我去换一下装束,你看我这身打扮,实在不适合。”

  “那好吧,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我不喜欢等待。”白晨说道。

  斯莫尔特笑呵呵在说道:“那您可不适合钓鱼,钓鱼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等待。”

  “那要看用什么方法钓鱼,我很擅长钓鱼,比如说做一个陷阱,然后把饵料放在陷阱里面,等着鱼儿自己钻进来。”

  “您这只算是捕鱼,不是钓鱼。”

  “不管是不是钓鱼,只要能捕到鱼就可以,我在武唐的时候钓过鱼,因为等待的时间太久了,我就下了毒,把整条河的鱼都毒死了。”

  “那鱼还能吃吗?”

  “我钓鱼……捕鱼可不是为了吃,我喜欢这个过程,看着猎物在我的手中翻腾的感觉,无处藏身无处容身,在惊恐与绝望中死亡。”

  斯莫尔特苦笑着摇了摇头,只是听在罗莎的耳中,却是如此的触目心惊。

  他在暗示自己!!他这根本就是在暗示自己。

  “那您想好了,我们今天是钓鱼还是捕鱼了吗?”

  “我早就已经想好了,等下你看着吧。”

  “那小人就拭目以待了。”

  罗莎不是没想过一走了之,可是只要她一动这心思,每当她走到Y暗的角落,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又如影随形的出现了。

  而她的身边一个亲信都没有,想派人报信都没办法。

  一路上,罗莎都是忐忑不安,白晨几个人是有说有笑,似乎真的没有烦恼一样。

  洛蒙德湖很美,湖泊倚靠着森林,绿意倒印在湖面上,秋风荡漾带起阵阵涟漪。

  “若是在这湖边建一座小木屋,闲来在小舟上小歇片刻,那感觉真是舒畅无比。”

  “等明日我就让人在这里建一个房子,以后小王爷想来,随时都可以来。”

  “不用那么麻烦,我就随便说说。”白晨笑着挥了挥手。

  秋风瑟瑟,罗莎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斯莫尔特看了眼罗莎:“罗莎,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哦我明白了,是不是担心小王爷的那个消息,无法传到家里?你放心好了,我早上就已经派人去你家族中了,不用几****家里的人就能收到消息。”

  “维多利亚家族距离这里不远吧?”

  “不远,不到两百里的路途,如果快马的话,两天就能来回。”

  “呵呵……有机会的话,我会去维多利亚家族坐坐的,也许还不止是坐坐。”白晨笑着说道。

  “我想维多利亚家族的人,会非常欢迎小王爷的到来吧。”

  “这可不一定,毕竟我是汉人。”(~^~)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