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五十六章 嫌疑

第两千八百五十六章 嫌疑

  如果罗莎知道此刻武唐领事馆的情况,如果她知道自己激怒了什么人的话,也许她就不会这么自信了。

  白晨一巴掌煽在赵石的脸上:“你他ma的是怎么做事的?一个刺客混进领事馆里,你都不知道?如果这次杜南德和妮莎的反应再慢一点,是不是还要等你们第二天清早才能知道?”

  赵石低着头,不敢面对站在沙发上的白晨。

  杜南德和妮莎都拉住白晨:“石头,这事不怪赵石哥哥,那个刺客很厉害,嗖的一声就出现在好远好远的地方。”

  赵石没有解释,作为一个护卫,失责就是失责,没有任何的理由和借口。

  那个刺客混入领事馆中,这是事实,而且还闯入杜南德和妮莎的房间,刺杀他们两个。

  任何理由都不能掩饰他们的失责,白晨在沙发上渡来渡去,眼中杀气腾腾。

  昨晚因为汉斯特的事情,所以他没在领事馆中,结果就这么一个晚上,杜南德和妮莎就出事了。

  本以为领事馆的防御力量,不可能有人敢对领事馆里的人不轨,结果偏偏还就出现了。

  “石头,我们有保护自己的能力,昨晚那个刺客不就被我们打跑了吗。”

  白晨捏了捏眉心,杜南德和妮莎太天真太幼稚了。

  的确,现在的杜南德和妮莎已经不再是过去的他们。

  不过这只是实力上的提升,这就像是给了两个孩子两把刀。

  两个握着刀的孩子,不代表他们就有自保的能力。

  人心险恶,两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哪怕是给他们两门大炮一样没用。

  他们能活着,不是因为他们的强大,而是因为刺客低估了他们。

  如果是一个经验老到的刺客,不可能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

  史册文和牛忠坐在一旁,看着赵石被白晨打骂,于心不忍,便开口道:“小王爷,现在不是追究他们责任的时候,现如今最要紧的还是找到刺客,到底是谁要杀两个孩子。”

  “还能是谁,肯定是教廷派出来的,他们也就只有教廷一个仇家,除了教廷,我实在是想不出第二种可能。”白晨揉了揉额头说道。

  “小王爷,如今爱丁堡和格拉斯哥的教廷势力已经被覆灭了,整个苏格兰应该没有太强大的教廷力量,而梵蒂冈又与这里距离数千里,应该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微臣不敢断言一定不是教廷的所作所为,不过教廷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那就是说有可能是其他势力?”白晨皱眉问道。

  “的确有这个可能性。”史册文点点头回答道。

  “可是要杀他们,总要有个理由吧?而且还是闯入武唐领事馆行凶,这绝对不是疯子能够做出来的决定。”

  “所以我们需要调查,对方的身份,还有对方的动机。”史册文说道。

  “如果说动机的话……”白晨想到了安德鲁:“难道是安德鲁?”

  “额……应该不大可能,大安德鲁部族的德鲁伊被我们限制在他们的居住地,并且被严密监控着,他们不敢在我们的眼皮底下犯事,特别还是这种暗杀行凶的事情,如果他们真有这么大的胆子,当初也不会连四叶草部族都不敢伸出援手了。”

  “安德鲁的确有动机,毕竟当初他就对杜南德和妮莎表现出敌意,不过在随后看到他们的天赋后,安德鲁一直都希望两人认祖归宗,所以末将也觉得他们不可能。”牛忠说道。

  被牛忠与史册文这么一分析,白晨也觉得他们说的有道理,暂时可以将安德鲁排除。

  不过在没抓到元凶之前,他依然会当作嫌疑人,被白晨放在严密监控的人选中。

  “如果我们能够知道刺杀杜南德和妮莎的目的,我们就能更容易的知道是什么人要刺杀他们了。”

  “首先可以排除的就是仇杀,毕竟他们和他们的母亲,没有什么仇人。”白晨说道。

  “不是仇杀,可是又有人不想他们存在于这个世界上,那就说明他们的身上还藏着什么秘密,而那个人或者那个势力,不愿意这个秘密曝光。”史册文低着头分析着。

  “这个秘密会不会与蓓蕾莎被抓有关?”

  白晨抬起头,似是想到了什么:“我们做个假设,蓓蕾莎被教廷抓走,教廷原本还想抓杜南德和妮莎,可是因为那****带他们出去玩,所以教廷没抓到他们两个,以至于误会是蓓蕾莎将他们藏了起来,而教廷要抓住他们,目的是与那个刺客的目的一样,都是因为他们身上的秘密。”

  “如果以此推断的话,那么就可以把嫌疑人的范围缩小,与教廷为敌的势力或者人。”史册文眼前一亮。

  “你可知道,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什么势力或者人与教廷结仇甚深?”

  “我听说因为近年来教廷的胡作非为,已经闹的天怒人怨,现在很多势力都与教廷为敌,如果是以这个作为范围圈定,那么也会有很多势力会上嫌疑人名单。”牛忠说道。

  “先在爱丁堡范围内查找,他们应该还潜伏在爱丁堡内,肯定会有蛛丝马迹,抓住人最好,不过能找到线索也可以,另外,牛将军,对方既然能来第一次,就有可能来第二次,所以加强保护也是重中之重,当然了,也许他们也已经猜到我们会加强保护,所以多半不会那么轻易的上当。”

  “那他们会用什么方法刺杀?”牛忠问道。

  “不外乎是骗杜南德和妮莎出去,又或者是把领事馆的护卫骗出去,造成防守兵力不足。”白晨耸耸肩道:“如此看来,他们倒真的不是教廷的人,毕竟教廷的人一向蛮横惯了,哪怕是杀人,也是明目张胆的前来索要,而不是偷偷摸摸的刺杀。”

  “小王爷,那您打算如何行事?”史册文目光闪烁的问道。

  其实,在他看来最好的方法就是让白晨自己来保护杜南德和妮莎,白晨本身的实力足够强,年龄上又极其容易给对方造成幼小的假象。

  不过白晨的身份摆在那里,这件事又有一定的危险性,所以史册文是不可能直接把这个想法说出来的。

  就在这时候,大厅外跑进来一个卫兵。

  “小王爷、史大人、牛将军,外面来了一个女子,她说她有蓓蕾莎女士的线索。”

  杜南德和妮莎最先惊喜的叫起来:“石头,有妈妈的线索了,找到妈妈了……找到妈妈了。”

  只是,白晨、史册文和牛忠都没有太过惊喜的笑容,只是应付的笑了笑。

  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白晨说道:“带我去看看。”

  “石头,我们也去。”杜南德和妮莎说道。

  “好,一起去。”白晨点点头。

  白晨带着杜南德和妮莎出了大厅,一个女子在两个护卫的协同下,在外院等着消息。

  “就是她?”

  “是,就是她。”

  白晨带着杜南德和妮莎走上前,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女子,这女子也在打量着白晨。

  这女子看起来年纪不大,身上没有携带兵器,从穿着显示她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身上穿着的是武唐的绸缎,这可不是普通人家穿的起的。

  如今的欧洲贵族,可是以穿着佩戴武唐的服饰饰品而光荣的,而最普通的稠绫,都需要十几两银子,普通平民根本就买不起。

  “这位小姐是哪个家族的?”白晨看着眼前的女子问道。

  罗莎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仪,谦谦有理的说道:“在下罗莎.维多利亚.阿蒙克,维多利亚家族第九代继承人,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白晨看了眼身边的卫兵,卫兵解释道:“小王爷,维多利亚家族源于两百年前的大不列颠王室,后来因为政权的动荡,其中一个王爵带着家人来到苏格兰,并且现在在阿伯丁城定居,是当地的领主。”

  白晨点点头:“我是武唐帝国王子。”

  “原来是王子殿下,在下失礼了。”

  “不用多礼,我听说你知晓我的两个朋友的母亲下落,可是真的?”

  “在下是机缘巧合下,发现了一些事情,再加上武唐领事馆近期发布的寻人悬赏公告,所以在下联想到的,至于说阁下要找的,关于蓓蕾莎的准确位置,在下恐怕无法提供。”

  “有线索也好,在下依然非常的感激。”

  “近来在下带着家族的护卫在外游玩,遇到了教廷的人袭击,教廷的人不敌,我们追到他们的老巢,与他们展开大战,那些人惊慌失措下,被我们打跑了,不过他们临走前拖着一个女子逃离,而后我发现了武唐领事馆的寻人悬赏公告,公告上提供的图像与我们当时看到的那个女子很像,所以我们断定这女子就是蓓蕾莎女士。”

  “额……罗莎小姐真是勇敢,换做是我都不敢与教廷的人动手。”

  “呵呵……教廷的人在阿伯丁的势力并不强,而且我们也是出于自卫,是他们先攻击我的,所以哪怕他们事后要找我和家族的麻烦,我也不怕。”(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