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五十五章 刺杀

第两千八百五十五章 刺杀

  “没错,特殊人群,神裔、超凡者、异族,这些都是特殊人群,他们一个抵得上一百个,一千个……甚至一万个。”

  “他们现在在哪里?”白晨问道。

  “不知道。”

  “你留着这个底牌没用,我不喜欢对同一个话题一再的重复,我需要答案,他们现在在哪里。”

  “我真的不知道。”

  “你一定知道,说出来,连着你的条件一起说出来,我会满足你,然后告诉我答案。”

  “我真的不知道,每次我将捕获的人连同特殊人群送到一个地方,然后会有人来接收,计算数量,最后给我相应数量的血珠。”

  白晨叹了口气,摇着头转身离去:“你真的让我很失望。”

  汉斯特看着白晨的背影,他突然变得无比的惶恐。

  他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一个遮蔽了天际的阴影,笼罩着一切,笼罩着世间万物。

  “你说过的……你承诺过的,你会放过我的……”

  “我食言了!”白晨回过头,淡淡的看了眼汉斯特。

  “魔鬼是不会食言的!魔鬼会犯下一切罪恶,可是他们不会违背诺言……你不能食言,你不能背弃自己的誓言!”汉斯特惊恐的叫道。

  “第一,我不是魔鬼,我和你一样,是人!人是最喜欢违背誓言的,其二,我说过只要你把脑子里的东西都掏出来,我就不杀你,记清楚我的话,掏出你脑子里的东西,不止是你的记忆,还有你的脑浆。”

  “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

  “我一直这样,我讨厌你,从一开始就表现出来了,难道你没看出来吗?我恨的人,我会将他杀死,我讨厌的人,会被我以最残忍的方式杀死,这就是我的一贯作风。”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你没理由讨厌我……我没有与你为敌的理由,你留着我,我可以给你提供更多的信息,我可以做你在教廷内的策应、间谍,我会把教廷的秘密全都送到你的面前。”

  白晨摇了摇头:“如果你能够知道你抓到的那些人到底送去了哪里,那说明你还有点用处,至少还有被利用的价值,可是你不知道,这说明你的等级还不够高,你还不知道教廷的秘密,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进行什么计划。”

  “计划?什么计划?”

  “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棋子最可悲的地方就在于,不知道自己是棋子,他们总是以为自己掌握了一切,掌握了自己的命运,未来……所有的一切。”

  白晨最后看了眼汉斯特:“不过我突然觉得,杀了你太可惜了。”

  “是啊……我可以……”

  汉斯特突然发现,自己身体的枯萎速度加速了,原本重新被覆盖上的血肉,又一次的剥落下来。

  “你做了什么?你对我做了什么?”

  “让你永远的存在着,永远不会死掉,怎么样?我够大方吧,不但没有杀你,还给你永恒的生命。”

  这时候的汉斯特已经变成了一个骷髅,可是他还在动,他还没死。

  汉斯特的脚步挪动了两步,身体却散架了,只剩下一个头颅还完好无损。

  “你的灵魂会永远的封印在这个头颅中,永远的无法挣脱,你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用你这双空洞的眼睛,观察着周围的一切,你有思维却没有感知,你能看能听却不能说不能嗅,你就是一块骨头,也许你的将来会出现在某个博物馆里吧。”

  “不要走……不要走……”

  可惜,没有人听的到他的声音,他只是一个头骨。

  他的所有一切,都已经不再属于他。

  ……

  夜色下,杜南德和妮莎熟睡着,月色洒落在他们的身上。

  一个黑影悄然无声的出现在他们的床前,手握着利刃,缓慢的接近着他们的咽喉。

  突然,一个爪子抓住了匕首的刃,杜南德发出一声闷声,手掌被划破了。

  黑影一诧,愕然的看着杜南德,杜南德一拉妮莎:“妮莎,起来,有危险。”

  妮莎还有些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就见到黑影再次袭向他们。

  一声唳声在卧室内响起,妮莎本能的化作角鹰,双爪抓破了黑影的肩膀。

  黑影发出一声闷声,身形消失在两人眼前,哐当一声,玻璃窗粉碎,黑影顺着月色遁出卧室逃向远方。

  这时候卧室的房门打开了,两个卫兵冲了进来。

  “杜南德少爷、妮莎小姐,发生了什么事?”

  两个卫兵发现杜南德和妮莎都化作野兽,再看到破开的玻璃窗,立刻就知道刚才是有人袭击了他们。

  “我们被袭击了,有人要杀我们。”杜南德有些惊魂未定。

  就在那一瞬,他感觉到了危险,如果不是他那一瞬野兽一般的危险感知,恐怕现在他和妮莎已经死了。

  一时间,整个领事馆顿时乱作一团,刺客闯入领事馆中,并且对杜南德以及妮莎不利的消息已经传开了。

  史册文惊慌失措的穿齐衣服,从自己的卧室跑了出来。

  “杜南德少爷、妮莎小姐,你们怎么样,受伤了吗?杜南德少爷,你的手掌受伤了?完蛋了……小王爷会杀了我的。”

  “没关系的,已经包扎过了,史大人不要担心了,我们会向石头解释的。”

  史册文扭过头,对着侍卫就开始喷起来:“你们是怎么搞的,刺客混入领事馆,你们居然一点都不知道,你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所有的侍卫全都低着头,这的确是他们的失职,从杜南德和妮莎的说明中,他们知道了袭击他们的人不是普通人,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件事他们难辞其咎。

  而此刻的那个黑影,捂着肩头的伤口,进入了一个民宅中。

  “罗莎,你受伤了?”

  民宅中有几个人聚集在一起,看到罗莎回来,立刻就聚集到罗莎的面前。

  “那两个孩子杀了吗?”

  “没有,差一点,被他们发觉了。”

  “是他们伤的你吗?”

  “是的,就差一点……差一点,野兽德鲁伊对危险的感官太敏锐了,那么小的小孩,而且才刚刚激活血脉,居然就能够感觉到危险。”罗莎脸色凝重,带着几分懊恼的语气说道。

  “没关系,我们还有机会。”

  “恐怕会更困难,武唐领事馆的防备必然会更加严密,下次再向混入领事馆就没那么容易了。”罗莎说道。

  “他们必须死,留不得他们,我们需要重新计划一下。”

  “我们还要继续吗?如果让武唐知道是我们的存在,我们的处境更加危险。”

  “再危险也没办法,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如果让他们觉醒了深层血脉,那就太迟了。”

  “好吧。”

  “不管是暗杀还是直接强行突破武唐领事馆的防御,他们都必须死。”

  “本以为罗莎的能力,应该能够轻易杀掉那两个小孩,现在看来我们还是过于乐观了。”

  “现在说这些毫无意义,我们最好商量一下,下一步的行动,杀强行冲击武唐领事馆还是继续采取暗杀。”

  “直接冲击武唐领事馆?我们可没那么大的能耐,暗杀的话……恐怕今晚罗莎的行动,已经让武唐领事馆起了警惕心,再也不可能有今晚这么好的机会了。”

  “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向大头领求援。”

  “向大头领求援?大头领现在面临的压力比我们大的多,你还打算给大头领添乱吗?”

  “那不然怎么办?就凭我们这几个人手,明着暗着都没希望,难道就真的要放弃?”

  “计划总是人想出来的,现在想不出来不代表就没希望。”

  “那到底要怎么办?”

  众人又陷入沉思之中,偶尔冒出一两个想法,也都是不靠谱的。

  罗莎在沉默了许久后,开口道:“短期内向要刺杀成功,无异于痴人说梦,武唐领事馆不会给我们这个机会,可是如果我们能够自己创造机会呢?”

  “什么意思?”

  “那两个小孩在武唐领事馆的确是不好刺杀,可是如果把他们引出领事馆,那问题就好办多了。”罗莎说道。

  “怎么引出领事馆?”众人都将目光聚集到罗莎的身上。

  “他们的母亲不是被捉了么?现在武唐领事馆在整个爱丁堡境内发布公告,悬赏收集情报,就用他们母亲的消息来引诱他们出来,就算引不出他们,也有机会把卫兵引出来,只要武唐领事馆的防御出现了漏洞,那就是我们的机会了。”

  “这办法不错,可是谁去传递这个消息?”

  “我去。”罗莎说道:“我虽然战力上略有差距,可是如果论逃跑,你们没有人比我强,即便是被他们识破了,我也能够逃走。”

  “这倒是个办法,不过我听说,武唐的每一支军队都有随军术士存在,领事馆内可能也有术士存在,你最好小心一点,毕竟我们对东方的魔法非常陌生,你很可能会遇到不熟悉的魔法,我们也无法及时出手相救。”

  “放心吧,我要走,没有人留的下我。”罗莎自信满满的说道。(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