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五十四章 交易

第两千八百五十四章 交易

  斯莫尔特当然知道,这位携不是真的向要汉斯特学汉语,纯粹就是为了恶心他,仅此而已。

  不过知道是一回事,可是白晨许下的诺言,他却非常的心动。

  一个时辰两个斜,说短不短,可是如果用来学汉语,绝对长不了。

  再说了,哪怕自己真有能力一个时辰内教会汉斯特汉语,自己也绝对不能完成的那么顺利。

  这中心思想不是教会汉斯特汉语,就是让他难受,怎么难受怎么来。

  斯莫尔特看了看白晨,又看了看汉斯特。

  “絮爷,这家伙随笑人怎么处理?”

  “当然。”

  “可是,他这样,小人向处理他也处理不了啊。”

  “这简单。”白晨直接卸下汉斯特剩下的羽翼,汉斯特哀嚎着,那种力量被剥夺的痛苦,是常人所无法承受的。

  随着他的力量消失,原本晶化的躯体也开始褪去,只不过这种褪化不是朝着原本**的方式褪化,他的身体开始腐烂。

  这就好比说一块生肉用火烤过,再用冰块冻起来,绝对不可能让肉变回到生肉的状态。

  而汉斯特现在的身躯开始失去控制的腐烂,可是又不足以要他的性命,他还在苦苦挣扎着。

  “这样你好下手?”白晨嫌弃的离开汉斯特的身边。

  汉斯特的身上虽然恶心,倒是没什么臭味。

  斯莫尔特摸了摸鼻子:“为絮爷效力,这是应该的。”

  “来,你们都好好的看看,你们先前祈祷的这位天使,看看他到底会不会学的会他口中的低贱的语言。”

  如果汉斯特没说这句话,白晨还不会和他这么较劲。

  不过汉斯特既然说了,那白晨就不能和他轻易的了结。

  “来人,拿鞭子来。”斯莫尔特说道。

  “斯莫尔特公爵,你能不能来点新意?鞭子?这种老土的刑讯手法,你也用的出来?而且就他那身烂肉,你一抽就把烂肉挑的到处都是,你不觉得恶心吗?”

  “额”斯莫尔特苦笑,这位携还真够难伺候的。

  不过斯莫尔特很快就向到了一个主意:“来人,把烛台搬去他的身边,给他取券。”

  斯莫尔特当然没那么好心,白晨看了眼斯莫尔特,烛火靠烂肉,亏他想的出来。

  汉斯特身上的躯体虽然腐烂,却不是一个尸体,依然还具有痛觉。

  很快,汉斯特就开始惨叫起来,比起伯斯塔来,汉斯特显然没那么的坚定,所以很快他就屈服了。

  “我学我学快将烛台拿开快拿开”

  “那块肉已经焦了,换个地方继续烤,在没学会汉语之前,不用停。”

  斯莫尔特冷酷的说道,汉斯特虽然怒不可遏,可是形势比人强,他也不得不屈服。

  虽然痛苦无比,可是他也必须遗牙。

  开始的时候他根本就无法集中精神,斯莫尔特不厌其烦的和他耗了半个斜,反正汉斯特如果读错了一个词,那么斯莫尔特就加一根蜡烛,不怕汉斯特不肯配合。

  汉斯特其实不傻,甚至可以说很聪明,虽然做不到过目不忘,不过他的脑袋估计是被教廷开过光的,学什么都特别快。

  在他开始适应痛苦,能够集中精神后,他的学习速度开始显著的提高。

  而且他学的只是语言,不是文字。

  毕竟斯莫尔特就算有通天才能,也不可能在两个斜内交会一个人一门外语。

  白晨享受的只是这个过程,同时在观察汉斯特的秉性。

  汉斯特的屈服让白晨的嘴角上扬,人只要怕死,那就好办许多。

  汉斯特的进步很快,不过两个斜的时间还是太紧凑了。

  而且汉斯特大部分的精力都要用来对抗痛苦,其中还有一半的时间,斯莫尔特还要给汉斯特增加一些惩罚。

  两个斜后,斯莫尔特抹去额头的汗水:“絮爷,小人尽力了。”

  “嗯。”白晨挥了挥手:“你做的还行,先退下吧。”

  白晨没有告诉斯莫尔特,他的任务到底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斯莫尔特眼巴巴的看着白晨,白晨轻描淡写的看了看斯莫尔特:“怎么?我的话你不明白?”

  “是是,小人告退。”

  白晨重新来到汉斯特的面前:“你现在明白了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是什么意思了吗?”

  汉斯特的身体在颤抖,他不是害怕,而是痛的。

  这种痛苦实在是太刻骨铭心了,无时无刻不在摧残着他的躯体。

  可是无形的束缚又让他什么都做不了,这种身不由己才是最为痛苦的。

  白晨抽下汉斯特的一块烂肉,汉斯特再次哀嚎起来。

  “我在问你的话,你明白了吗?来用汉语来回答我的问题。”

  “明明白”汉斯特的嘴唇在抖,用极其不流利的汉语回答道。

  白晨叹了口气:“你刚才吃的那颗红色珠子是用平民的血肉炼制成的吧?”

  汉斯特又陷入了沉默,白晨继续道:“那是多少人的血肉?一万人?还是两万人?”

  白晨抓着汉斯特的手臂,汉斯特的手臂开始恢复成正常的皮肤,那种舒适的感觉让汉斯特一时间忘记了身体其他部位的痛楚。

  可是很快的,手臂又再次开始腐烂,痛楚比起先前更加激烈。

  门外的斯莫尔特听到了汉斯特的惨叫声,自己折磨了汉斯特两个斜,也没见他叫的这么大声,也不知道那位絮爷到底用什么手段。

  “上帝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上帝给不了你的,我同样能给你,比如说力量、财富、权力还有苦难与绝望。”

  汉斯特不是伯斯塔,白晨也对伯斯塔说过这句话,可是伯斯塔不为所动。

  汉斯特不同,他怕死,他没有伯斯塔那么坚定的信仰。

  伯斯塔虽然贪得无厌,可是他是个信徒。

  汉斯特却不是信徒,信仰只是他的工具,获取力量与权力的工具。

  他比伯斯塔更贪婪,更卑鄙,同样也更怕死。

  “你想知道什么?我能获得什么?”

  “你脑子里的一切,我都向要,而你想要什么?不外乎力量、权势、财富,仅此而已。”

  “我告诉你所有,我所知道的,你会放过我?而且还给我力量、权势、财富?”

  “我可以做出保证,不管是对你的神灵起誓,还是对我的神灵起誓。”

  “我脑子里的东西,价钱可不低。”

  “放心,我付得起价钱。”白晨自信的说道:“好了,价钱也谈好了,我们还是进入正题吧。”

  “我现在很疼恐怕很多时候都无法表达清楚。”

  白晨微笑的握缀斯特的手臂,下一瞬,汉斯特的手臂已经变成了白骨,然后是他的身躯,他的头颅,他的四肢,全部变成了森森白骨。

  可是汉斯特还在哀嚎着,他还是没有死去。

  “也许是我告诉你,让你产生了错觉,以为我这个人特别好说话,如果因此让你产生了误会,我在此深感歉意,所以在这之前,我还是要告诉你一声,我做生意喜欢先收货再给钱,如果你对我的交易方式有什么不满,你可以疡放弃,我可以再去抓一个教廷的高层,我向你知道的秘密应该不是独一无二的吧?或许别人能够提供给我的信息比你更多。”

  白晨又恢复了汉斯特的血肉,只是此刻的汉斯特有些枯瘦,而且依旧是皮开肉绽的样子:“现在,你明白了吗?”

  “明白”

  白晨又是一巴掌甩在汉斯特的脸上:“我说过用汉语与我交流,是不是刚才教的都忘记了?或许你应该再重新复习两个斜。”

  汉斯特真的是怕极了这个喜怒无常的杏,他的实力他的手段都让汉斯特感到触目惊心。

  “明白。”汉斯特重新用汉语回答道。

  “这才乖,现在我问一句,你回答一句,明白吗?”

  “明白”汉斯特突然意识到自己又说了本土语言,连忙补充了一句汉语:“明白。”

  这个东方的杏喜欢和人开玩笑,却不喜欢别人开他玩笑。

  “你在格拉斯哥城杀了多少人?”

  “十万也许更多一点”汉斯特回答道。

  “才十万人?我还以为你会杀的更多。”

  汉斯特听到白晨的回答,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白晨的性格,看起来他并不在乎自己杀了多少人,想一想也是,这么强大的力量,为什么要在乎凡人的生死,更何况还是外族。

  “格拉斯哥城以及周边的人口实在是太少,而且太分散了,不好杀。”

  “你杀那些人,就为了炼制那个红色的珠子是吧?”

  “不是,不是杀的人,是那些被抓走的人才是用来炼制红色珠子的。”汉斯特坦然回答道。

  “哦?如何炼制?”

  “不是我炼制,是梵蒂冈有专人炼制,我只负责把人送去梵蒂冈,然后梵蒂冈按照人数给我红色珠子。”汉斯特眼珠子一转:“阁下,那红色珠子是人的血肉精华炼制成的,蕴含着无法想象的力量,即便是你,也能够得到强大的力量提升,如果你能搞到足够多的人数交给我,我可以帮你换取到很多的珠子,爱丁堡的人口应该不少吧?我愿意帮你换肉种珠子。”

  “为什么要将大部分的人杀死,而不是所有人都抓走?”

  “有些人是没用途的,超过四十岁的人都没用,当然了,如果能够捕捉到特殊的人群,换却的血珠功效会更好。”

  “特殊人群?”白晨眼前一亮,蓓蕾莎可能就是他口中的特殊人群吧。

  毕竟当时蓓蕾莎只是一个人在家,教廷的人不可能大费周章只为了抓一个人。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