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五十一章 排场

第两千八百五十一章 排场

  史册文和牛忠整整等了一天的时间,第二天早晨白晨才睡饱。

  “你们等我一天了?”

  “絮爷,您睡的怎么样?”两人不敢表现出丝毫的不满,满脸奉承的笑容,只是他们的笑容非常的不自然,看着白晨的目光里,带着几分畏惧。

  因为他们刚刚才雷瓦村回来,他们听来到爱丁堡的村民,以及杜南德和妮莎说了。

  雷瓦村里的十字军尸体,全部都是白晨杀的!不多不少,足足三千人。

  他们实在是无法想象,一个人到底是怎么杀的三千人。

  而他还是一个孩子!

  “还行。”白晨伸了伸懒腰:“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您送给斯莫尔特的东西,已经被教廷盯上了。”

  “爱丁堡教廷的人不是已经被我们处理掉了吗?我还以为斯莫尔特应该能躲的过这麻烦,怎么又被教廷的人盯上了?”

  “贵族的日常活动就是参加宴会,爱丁堡的政务又被我们包了,他平日里无所事事,就到处参加聚会了,而且每次参加聚会,又特别喜欢拿絮爷您送给他的东西出来显摆,前两日去到格拉斯哥参加当地领主的宴会,结果参加宴会的还有格拉斯哥城的主教,那个平板就被他索要走了,而且还打算征收斯莫尔特的城堡。”

  说到这里的时候,史册文忍不宗嘴笑了一声。

  牛忠也是憋着笑,斯莫尔特这大公爵当的实在是太憋屈了。

  他这身份放到中原,那也是一方诸侯,居然被一个教派把家当都给抢了,而且还是明着抢的。

  “我昨日杀的那些人,也是格拉斯哥城的教廷势力吧?”白晨眯起眼睛问道。

  “是,格拉斯哥城也和爱丁堡一样,被教廷不断的屠杀与捕捉平民,而且因为格拉斯哥城的领主胆子比斯莫尔特更胆小,所以格拉斯哥城范围的平民被屠杀与奴役的数量更多,可能已经有超过一成的人被屠杀与奴役了。”史册文说道。

  牛忠摇了曳:“还好我们中原没有这种教派。”

  “这种教派放在中原,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都不可能生存的了,古往今来有几个皇帝能够容忍这种教派存在?”

  “絮爷,如今斯莫尔特向我们求助,我们要怎么帮他?还是说袖手旁观?”

  “格拉斯哥城的主教叫什么?”

  “好像叫汉斯特。”

  “他还不知道爱丁堡教廷势力被清除的事情吗?”

  “絮爷,以欧洲的交通和信息传播速度,这事如果没一个月根本就传不开,而且我们又故意压着消息,虽说格拉斯哥城距离爱丁堡不远,不过那地方比爱丁堡还要穷,商人都不愿意过去,更没有人把消息传过去了。”

  “那正好,汉斯特不是想要斯莫尔特的城堡吗,那就让斯莫尔特把汉斯特约到他的城堡。”

  “絮爷的意思是?”

  “当然是准备一尝宴,迎接这位汉斯特主教的到来。”白晨的笑容里,带着几分煞气。

  史册文和牛忠已经会意,很显然,白晨是打算直接把汉斯特诓到爱丁堡来,然后把他留下来。

  斯莫尔特知道他现在已经上了贼车,明知道史册文和牛忠的意图,不过他现在只能跟着史册文和牛忠走。

  他把消息传给汉斯特,这一来一回,第五天的时候,汉斯特就来了。

  当他的车队到达斯莫尔特的城堡外的时候,站在楼顶的白晨和史册文都有些愕然,这车队奢华的无法形容。

  汉斯特的马车是用白木打造,而车厢的边缘镶着黄金,两匹枯的高头大马拉着马车。

  后面还有几百个的骑士跟随,这些骑士的盔甲同样精致,基本都是精钢打造,再加上白银点缀。

  “等下别把这些盔甲弄花了,这些盔甲送到中原,应该不少人会收藏吧,又是一笔钱。”

  东方与西方都有重甲兵,不过盔甲的风格截然不同,东方的盔甲大部分都是以实用为主,比如说藤甲兵,还有轻甲兵,没有所谓的重甲兵,就算是将军的盔甲,也不是纯精钢的,毕竟金属太沉重了,很影响战斗力的发挥。

  反观西方的盔甲,基本上都是这种全身武装的盔甲,风格偏向于装饰,而不是实战用,除了极个别身体素质极其出色的,恐怕很少有人能够穿着这么沉重的盔甲作战。

  不过西方的骑士盔甲的确很漂亮,不管是轻甲还是重甲,都给人赏心悦目的感觉。

  如今中原多出很多闲人,这些闲人的手上有些钱,就会找一个嗜好投入。

  比如说收集一些特殊的物件,这种盔甲的市巢是大有人在。

  “如果看这支军队,很难想象欧洲会这么的贫瘠。”史册文说道。

  “就是看到这支军团的存在,所以才不难想象欧洲的贫瘠,平民的钱全部被教廷的人征收来,打造这样一支观赏大于实战意义的军队,欧洲如何能富裕的了?”

  “教廷还真是毒瘤啊,似乎每次看到他们的人,都能刷新我们的认知,我几乎看不到他们的一点亮点,哪怕是当初的儒家,也不是完全没有可犬处,可是教廷我实在不敢想象教廷到底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教廷的教义其实并没有错,只不过是被人曲解以及利用,他们以人的身份行使着神的职能,而在没有人能够约束的情况下,而**胜过信仰,就演变成了如今这般境地。”

  斯莫尔特的城堡吊桥缓缓的落下,那辆奢华的马车驶入城堡,后面的重甲骑兵发出整齐的声音。

  汉斯特从马车上下来,他是一个中年人,可是他的皮肤却非常的光泽,就像是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如果不是眼角的鱼尾纹,恐怕大部分人都不会相信他已经四十岁出头了。

  他的目光骄傲的不可一世,当初的伯斯塔也是同样的眼神。

  他身上的红袍同样是镶着金丝,手握着纯金的权杖,两个骑士在背后捧着他的披风。

  这仪仗估计就连武则天都没有,不过汉斯特却是从容坦然的享受着这种仪仗。

  “吾皇都没有这般穷奢极欲,这家伙何德何能胆敢如此?”牛忠义愤填膺的哼道。

  “他现在越是穷奢极欲,等下就越是狼狈。”白晨淡然说道。

  “絮爷,这个汉斯特会不会也和伯斯塔一样,修炼了他们教廷的法术?”

  “他不止会教廷的法术,而且比起伯斯塔那种半吊子厉害的多,伯斯塔是靠着邪术才拥有那日那般的实力,这个汉斯特不一样,他不需要用邪术,就已经有伯斯塔那种实力,这可是实打实的本事,如果再加上他的邪术加持,如果打起来的话,斯莫尔特的城堡基本上就要夷为平地了。”

  “啊?这个汉斯特这么厉害?”

  “看起来我的估计错了,他已经知道了爱丁堡的变局。”

  “那他还敢来?”

  “因为他对自己的实力自信,所以他敢来。”

  “这也太狂妄了吧?他觉得就凭他的一己之力,就能与整个爱丁堡对抗?与我们对抗?”

  “如果一个人强大到一定程度,的确可以做的到,这个汉斯特虽然没强大到那种程度,可是如果他施展邪术的话,倒是很有可能。”

  史册文和牛忠咽了口口水:“那那絮爷,您拿的下他吗?”

  “拿下他不难,不过我需要先从他的嘴里套出话。”白晨淡然说道:“上次没能从伯斯塔的嘴里套出话,我就不信教廷的人都这么嘴硬。”

  汉斯特已经进入了城堡,斯莫尔特站在大门口迎接着汉斯特的到来。

  “汉斯特主教大人,您来了。”

  汉斯特似乎没有注意到斯莫尔特的到来,而是仰着头看着城堡:“这就是我的新家吗?很好很好,我很满意。”

  斯莫尔特的笑容凝固在那里,拳头紧握着藏在背后,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不过他相信,这种恶心的感觉很快就会过去,很快这个傲慢无礼的吸血鬼就会后悔自己的举动。

  “汉斯特主教,里面请。”

  汉斯特看了眼斯莫尔特,眼中充满了不屑:“斯莫尔特公爵,今日除了我之外,可还有其他的宾客?”

  “额有,来自武唐帝国的王子,他也在这里做客。”

  “哦?来自武唐的王子?”汉斯特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我早该料到的。”

  汉斯特撇下斯莫尔特,直接甩手进入城堡内。

  汉斯特一边走还在一边的欣赏着城堡内的布置,不时的点点头:“好好优雅、精致,这般的工匠应该为教廷服务,为上帝服务,修整你的城堡的工匠,可还在你这里?”

  “这是武唐的工匠,是武唐领事馆外交官史册文大人派遣出来的。”

  “想必他也来了吧?正好等下我便向他索取。”

  汉斯特的语气笃定,似乎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样。

  斯莫尔特心中敢怒不敢言,又带着几分嘲笑,难道他真的以为,武唐的人和自己一样,被他欺负惯了?真是可辛极!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