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五十章 夜之子

第两千八百五十章 夜之子

  “你们能够感受到蓓蕾莎的气息吗?”白晨问道。网

  “有些模糊”妮莎说道。

  “我们需要妈妈的东西,也许能够从她过去用的东西上,现妈妈的气息。”

  白晨把蓓蕾莎的东西却,相较于妮莎,杜南德的嗅觉更加敏锐。

  毕竟杜南德所化身的是白狼,狼的嗅觉自然要强于角鹰。

  不过妮莎化身的角鹰拥有着非常强悍的视力,只要翱翔在空中,即便是在夜色下几公里之外的兔子都看的清清楚楚。

  杜南德在熟悉了蓓蕾莎的气味后,便开始在爱丁堡附近转悠。

  可惜一直没有找到蓓蕾莎残留的气味,杜南德摇了曳:“石头,妈妈不在附近她可能不在爱丁堡了”

  “石头,你说妈妈会不会”妮莎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白晨摇了曳:“不会,你放心吧,蓓蕾莎不会有事的,忘记我对你们的保证了吗。”

  “先回去休息吧,明日再找,把搜索的范围继续扩大。”白晨拍了拍妮莎的肩膀说道。

  现在已经不早了,也亏的那日白晨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让牛忠不再有话说,不然的话,即便是这时候出来,牛忠也要派几十个人跟在他的身边。

  “现在还早,我们再找找吧,说不定能现线索呢。”

  妮莎和杜南德还是有点不甘心,他们现在已经变得不同了,可是依然没能找到线索,这让他们非常的失望。

  妮莎再次化作角鹰腾空而起,在天空中盘旋了一圈,突然飞快的落下。

  白晨还担心妮莎是不是飞累了,不过妮莎显然不是飞累了那么简单。

  妮莎化作人形,焦急的说道:“石头,我看到远葱火光,还听到让我感觉到害怕的声音。”

  “带我上去看看。”白晨说道。

  妮莎化作的角鹰虽然还没成长大最大,不过已经能够载的动白晨了。

  妮莎双爪提着白晨飞到高空中,白晨看向妮莎所指引的方向。

  那火光所处的地方似乎是一个村庄,而那里似乎被袭击了。

  妮莎重新把白晨放回地面,白晨道:“你们先回去,我去那个村子看看。”

  “石头,我们现在有自保的能力了,我们陪你一起去。”

  “你们太慢了。”

  “我们不慢,我可以飞的。”

  “那好吧,如果你们跟的上的话,那你们就跟着吧。”

  说着,白晨留下一个残影,人已经蹿出去。

  “好好快”

  “追!”杜南德和妮莎也是紧紧的跟在白晨的身后。

  杜南德的度最慢,虽说已经非常快了,可是比起妮莎还是要慢不少。

  毕竟一个地上跑的,一个天上飞的,根本就不用考虑地形与障碍物。

  妮莎的度极快,可是她现,不管她如何的振翅疾驰,与白晨的距离始终保持着一个较大的距离。

  好在她的视力够好,白晨一直都在她的视野范围内。

  随着那个着火的村庄近在眼前,白晨已经看到了屠杀。

  十字军V是十字军!

  到处都是十字军在屠杀着村民,同时还在拖拽一些村民。

  他们似乎是有疡性的,有些村民直接杀死,有些则被他们抓走。

  这里是爱丁堡与格拉斯哥的交接点,雷瓦村。

  因为这里的地理位置,所以很少有人会注意到这么一个贫瘠而且偏远的村庄。

  可是今夜,他们显然是被一群不之客注意到了。

  教廷的十字军出现在了这里,他们本用是正义与圣光的代言人,可是他们却没有任何征兆的对雷瓦村动了攻击。

  这些朴实的村民,他们连一顿饱饭都吃不饱,如何能够抵抗十字军的屠杀。

  正当他们绝望之际,三个身影出现了,一个行孩。

  那个行孩就如夜之子一样,黑色的头与眼睛,拥有着神出鬼没的身形。

  他的身边还跟着一只白狼与一只黑色大鹰,他们就这么的闯入了村民与十字军的视野中。

  他做着与那些十字军一样的事情,杀人!

  不过不同的是,十字军杀的是他们这些村民,而夜之子杀的是那些十字军。

  事实上妮莎和杜南德也有些愣,他们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疯狂的白晨。

  过去的白晨,在他们的面前总是那么的和蔼可亲,总是带着灿烂的笑容。

  可是此刻的白晨,彷如一个死神,一个屠夫!

  他在疯狂的杀人!

  他的拳头就像是无坚不摧的钢铁,十字军精致坚固的盔甲,在白晨的拳头下,就像是一张白纸般脆弱。

  他就像是狂风一般,掀起血雨腥风,他就如梦魇一般散着无穷的可怖与死亡。

  哪怕是剑锋在他的拳头下,也和面团捏的没区别。

  白晨仅存的一点理智,用低沉的声音对跟随在身边的妮莎与杜南德说道:“带着村民逃离这里!”

  白晨不能让他们杀人,不过却能让他们救人。

  妮莎与杜南德这时候似乎也长大了很多,他们没有任何的犹豫就参与进营救中。

  那些试图伤害他们的人,白晨会在第一时间的给予最残酷的报复。

  燃烧的村庄,充斥着哀嚎、鲜血,还有死亡。

  白晨抓着一个重甲兵的脚踝,砸在了另外一个重甲兵的身上,拳头贯穿了第三个重甲兵的头盔,又用抢夺来的兵器斩开第四个重甲兵的躯壳

  这是一个不眠夜

  血与火交织的一夜,数千的十字军,再也没能离开这个村子。

  他们没能回归上帝的怀抱,因为他们遇到了魔鬼。

  那些被营救出来的村民,看着燃烧的村庄,还有那个恐怖的身影,不禁迸双手祈祷着。

  即便是至此,他们依然信仰着上帝

  他们只是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上帝的军队要这样惩罚他们。

  而对那个散着死亡气息的可怕男孩,他们的心情是复杂的。

  他们不明白要怎么对待那个男孩,他救了他们,可是他却与上帝的军队为敌。

  他在屠杀上帝的军队!

  清晨的阳光,没有给他们带来温暖,那种透进骨子里的寒意就算是最热烈的阳光都无法驱散。

  渐渐的厮杀声小了,哀嚎声也小了。

  那个身影重新出现在村民的面前,他的身上染着血,他的脸色犹如降临寒霜一样冷酷。

  “我们走吧。”

  妮莎和杜南德听到了白晨疲惫的声音,两人都不禁担心起来。

  要知道昨夜白晨可是与几千个十字军厮杀,就算是铁人也该疲惫吧。

  “石头,你是不是很累?”

  “有一点”白晨深吸一口气。

  “他们他们现在怎么办?”

  “去爱丁堡吧,也许在那里,能够让他们找到养家糊口的工作。”白晨回头看了眼雷瓦村:“这里已经不适合居住了。”

  妮莎在雷瓦村的上空转了一圈,落地的时候,脸色非常不自然。

  白晨独自回了爱丁堡,牛忠和史册文急匆匆的找到白晨。

  “絮爷,您总算是回来了,您昨晚去哪里了?我们找了您一个晚上,都不见您的踪影。”

  “杀人去了。”白晨身上虽然已经冲干净了,可是身上的血腥气息依然还很浓。

  白晨自顾自的走着,牛忠和史册文现白晨的情绪很低。

  两人对视一眼,他们实在是不喜欢这种感觉,他们不喜欢氮受怕的感觉。

  白晨只要一消失,他们就急得举足无措。

  他们下定决心,一定要让白晨的身边跟着人,不然的话,每次都不知道白晨去了哪里,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糟心了。

  “絮爷”

  “我累了,要去睡觉,在我睡醒之前,不要来打扰我。”

  “絮爷”

  史册文刚要开口,突然脖子被白晨抓住了,不过很快白晨就松开了史册文。

  “对不起,我刚杀完人,情绪还没调整过来。”白晨揉了揉拳头:“不管什么事,都等我睡够了再说。”

  史册文的身体在颤抖,因为就那么一瞬,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要被杀了一样。

  那种比冰窟还要寒冷的气息,那种让人绝望的眼神

  “史大人,史大人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不舒服?”

  史册文僵硬的脖子扭过头:“那日絮爷打那个伯斯塔的时候,你在场吧?”

  “在,就在我的面前,怎么了?”

  “这这位絮爷简直就是煞星下凡就刚才我与他对过一眼,我就感觉自己要没命了。”

  “我也觉得絮爷杀性太大,不过到现在也没见他真的杀过一个人,至少没亲眼见过。”

  “陛下派絮爷来此,恐怕目的没那么简单吧。”

  “可是他毕竟只是孩子,而且很多事情做的不可理喻,都不明白他要做什么。”

  “算了你先回复斯莫尔特,让他暂时等着。”

  “说来他也是活该,真让絮爷算到了,让他拿着絮爷送给他的那平板到处显摆,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他有这么一个东西,现在好了,东西也被人抢了,看他还拿什么显摆。”

  “何止是平板,就连他的城堡,现在都要被教廷征收,说真的,我还真没见过这么贪得无厌的主,这教廷算是让我大开眼界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