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四十八章 血脉

第两千八百四十八章 血脉

  伯斯塔不开口,即便他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可是他依然不肯开口。

  白晨发现自己最近的情绪有点不受控制,特别是面对伯斯塔这种人的时候。

  甚至,为了平复自己的情绪,白晨要看着伯斯塔受刑。

  这种酷刑不同于常规的刑罚,而是白晨想到什么,就在伯斯塔的身上使用。

  “你们都出去,让我来和他谈一谈。”白晨说道。

  蓼带着其他的德鲁伊走出刑房,只留下伯斯塔和白晨。

  白晨带着浅浅的笑容,身上开始散发出与伯斯塔一样的圣光,在他的背后延伸出圣洁的羽翼。

  伯斯塔的瞳孔骤然收缩,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白晨。

  白晨身上的圣光不像是伯斯塔的那种灼眼的强光,而是非常的柔和,却又给人一种由內至外的舒服,第二对、第三对羽翼从白晨的背后伸展开来。

  “在你的眼里,神是什么?”

  “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不可能……不可能是天使……”

  “你见过天使吗?真正的天使。”

  “不可能,这是幻觉,这是幻觉……”

  此刻的白晨带给他的冲击,让他无法接受。

  作为上帝的地上行者,伯斯塔掌握着圣光的力量,可是正是因为掌握着圣光的力量,让他明白了要想延伸出一对羽翼是多么的困难,更不要说两对羽翼……三对羽翼。

  “我说过,上帝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上帝给不了你的,我同样能给你。”

  “魔鬼!魔鬼……你是魔鬼!”伯斯塔歇斯底里的咆哮着,他的脸色狰狞无比。

  太过强烈的冲击,让他失去了最后的理智,让他的怀疑变成了笃定的偏见。

  他觉得白晨是魔鬼,在梵蒂冈的定义里恶魔是恶魔,魔鬼是魔鬼。

  而被梵蒂冈承认的魔鬼只有一个,那就是堕天使路西法。

  很显然,伯斯塔将白晨视作魔鬼,视作堕天使路西法。

  白晨与路西法打过交道,而路西法从根本上就是魔王,并不是所谓的堕天使。

  虽然他也有羽翼,可是不代表他就真的是天使堕落而成。

  在这世界上,带有羽翼的存在很多,并不是只有天使才有羽翼,就比如说鸦天狗,她就有羽翼。

  “我是不会屈服你的幻象,不会受你的谎言蛊惑。”伯斯塔咆哮着。

  白晨的脸色突然变得狰狞无比:“你觉得我是魔鬼?那好,我就让你看看,真正的魔鬼在哪里!你就去地狱里与魔鬼作伴去吧!”

  白晨抓住伯斯塔打开地狱之门,一把送他进了地狱,可是在把他送入地狱的瞬间,白晨就后悔了。

  自己的情绪又失控了,白晨连忙重新打开地狱之门。

  不过是短短的几息时间,白晨重新把伯斯塔拉出地狱的时候,伯斯塔已经死了。

  地狱的环境非常的恶劣,可是也绝对不至于瞬间就置人于死地。

  伯斯塔的死一方面是他的伤势非常重,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的心理已经崩溃了。

  在白晨把他送入地狱的瞬间,他心里的最后一根弦绷断了,随后猝死。

  白晨推开刑房的门,蓼和一众德鲁伊都在门外,他们看到了伯斯塔的尸体。

  同时也看到了伯斯塔临死知识,脸上充满的恐惧。

  蓼用诧异的眼神看了眼白晨,她心里在猜测,白晨到底用什么手段,把他吓成这样。

  “跟我去见安德鲁。”

  安德鲁现在就焦急的等待着,等待着决定他与族人命运的人。

  白晨一直拖了好几日,终于来到安德鲁的面前。

  安德鲁惶恐不安的看着白晨,白晨没有用什么言词威胁,也没有安抚安德鲁,而是直接了当的开口说道:“你能不能找到蓓蕾莎。”

  安德鲁的目光闪烁不定,看着白晨的脸色逐渐阴沉下来,连忙说道:“有……办法。”

  “什么办法?”

  “蓓蕾莎不是有两个孩子吗,激活他们的德鲁伊血脉,凭着他们对母亲的气味,就能找的到蓓蕾莎。”

  “就这么简单?”

  安德鲁凝重的说道:“不过你这么做有可能害了他们,因为他们很可能继承了他们父亲的恶魔德鲁伊的血脉。”

  白晨冷哼一声:“这世上从来没有真正的恶魔,如果要说真正的恶魔,站在你面前的就是一个,怎么激活杜南德和妮莎的德鲁伊血脉?”

  “他们的体内毕竟有一半是我们大安德鲁部族的血脉,所以只能由我们部族来激活。”

  “那好!什么时候可以进行仪式?”

  “现在就可以进行。”

  “需要多长时间?”

  “这取决于他们的德鲁伊血脉多少。”

  “大人,您最好看着点他们。”蓼并不回避安德鲁说道。

  “哦?为什么?”

  “根据德鲁伊的教义,我们是最重视血脉的族群,德鲁伊只能接受与人类诞生的后代,一旦在激活仪式的时候出现其他物种的血脉,那么就会直接杀掉。”

  “如果杜南德和妮莎少一根毛,我就让他们全部族陪葬。”

  白晨轻描淡写的语气,安德鲁低下头,至于他心里怎么想的,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你们去准备,我去带他们过来。”

  白晨带着蓼离去,在回领事馆的途中,白晨道:“这个仪式是只有本部族的人才能进行,还是说只要是德鲁伊部族都能进行?”

  “你想让我和我的族人进行这个仪式吗?”

  “你刚才也说了,我对他们不放心,如果到时候出点什么意外,我就算把他们整个部族都杀了,也无济于事。”

  “虽说德鲁伊的血脉激活大同小异,可是最好还是本部族的人来激活,因为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血脉的特性,也只有他们能够分辨出族人体内的血脉,些许的差异都会带来意外,。”

  “到时候你帮我看着点,如果他们搞什么小动作,及时提醒我。”

  “是。”

  白晨推开杜南德和妮莎的房门,两人立刻就来白晨的面前。

  “石头,有妈妈的消息了吗?”

  对于他们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是无法离开亲人的陪伴的。

  蓓蕾莎就是他们的精神支柱,精神寄托。

  此刻的蓓蕾莎下落不明,而且更有可能遭遇不测,这让两个心智尚不成熟的孩子,更是处于惶恐之中。

  就连白晨都不免有这样那样的想法,更不要说蓓蕾莎的两个至亲了。

  “你们想找回蓓蕾莎吗?”

  “想,当然想,石头,你为什么这么问?”

  “现在,我有一个办法,能够找到蓓蕾莎,可是需要你们的帮助。”

  两人露出诧异的神色,以他们的小脑袋很难理解,如果他们的帮助就能找到蓓蕾莎,他们当然不会拒绝,白晨为什么会这么问。

  “不过这个办法,有可能会让你们遇到危险。”

  “我不怕危险。”

  “我也不怕。”

  “你们真的考虑清楚了?”

  “是的,我想的很清楚,只要能找到妈妈,我什么都不怕。”妮莎很坚定的回答道。

  “我也是。”

  “跟我来吧。”白晨点点头,带着他们前往大安德鲁部族的临时聚居地。

  “记得那天我们在桑切尔斯森林里遇到的那群野兽吗?我还和那个能够化身为恶龙的人打了一架。”

  两人都点点头,对于那日的景象他们也是历历在目。

  “他们是德鲁伊,一种类人的部族,你们的父亲也是他们之中的一员。”白晨说道。

  “啊?我们的父亲也和他们一样,都是能变成那种野兽的吗?”

  “差不多吧……在你们的体内,流传着的一半血脉来自你们的父亲,所以你们其实也可以与德鲁伊一样,变化成野兽。”

  两人没有害怕,反而表现出一丝兴奋。

  他们并不明白,成为德鲁伊意味着与教廷为敌。

  白晨也不打算告诉他们这些事情,现在首要的目的是找到蓓蕾莎。

  “如果想找到蓓蕾莎,就需要用到你们成为德鲁伊后的能力,你们愿意吗?”

  “愿意,我愿意。”

  “我也是。”

  大安德鲁部族的人都已经准备妥当,不过他们的仪式是在晚上进行的。

  在这之前,白晨一直的陪伴在妮莎和杜南德的身边。

  要说他们不紧张,那是骗人的,因为他们不知道,等待着他们的会是什么,他们甚至觉得仪式会不会出问题。

  入夜后,在一片空旷的场地周围,点满了火把,周围的德鲁伊全都化作野兽形态。

  白晨带着妮莎和杜南德进入场地,两人紧紧的靠着白晨。

  很显然,这种诡异的气氛让他们非常的不安。

  安德鲁站在场地中原的祭台前,祭台上摆着一块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石头,周围堆砌着大量的白骨,各种野兽的骨头都有,乱七八糟的堆砌在石头的旁边。

  白晨走到祭台前就停下了脚步,轻轻的推了推两人的后背。

  “去吧,放心……不会出事的。”白晨轻声说道。

  “妮莎,杜南德……来我的面前。”安德鲁轻声的呼唤着两人的名字。

  两人战战兢兢的站到安德鲁的面前,安德鲁指着地上堆砌的骸骨。

  “去,捡起一根骸骨。”

  “你要哪个?”妮莎带着天真的眼神看着安德鲁。

  “随便,你们愿意捡哪个骨头就捡哪个骨头。”(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