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四十七章 凶残

第两千八百四十七章 凶残

  正当众人都以为大局已定之时,伯斯塔突然冲着白晨过来了。

  “射击!射击……挡住他!”牛忠的声音都变得尖锐起来,他看出了伯斯塔的意图,所有人都看出了伯斯塔的意图。

  可是伯斯塔的速度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枪兵无法瞄准到伯斯塔,只能放空射击。

  伯斯塔的身形极其诡异,而且快的令人发指,牛忠发现了不对劲,连忙挡在白晨的面前。

  可是白晨却一把推开牛忠:“滚开,在这参合什么?”

  牛忠愣了一下,却见伯斯塔已经冲到了白晨的面前,伸手抓向白晨。

  可是白晨也在同时伸出手抓住伯斯塔的手掌,或者说是抓住伯斯塔的食指。

  咔嚓——

  所有人都愕然的看着白晨,看着白晨折断伯斯塔的指头。

  伯斯塔也同样满脸的惊愕,他甚至忘记了痛楚,呆呆的看着白晨。

  不过白晨的一记撩阴腿又重新帮他回神,牛忠不由得加紧双腿,事实上在场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做出这个动作。

  “该死的小子!我要你死!”伯斯塔愤怒的咆哮者。

  白晨一听就怒了,一把夺过牛忠的佩刀,刀背重重的甩在伯斯塔的脸上。

  伯斯塔身上圣光再次爆发出来,怒吼着:“圣光啊,将眼前的异端处以极刑!”

  可是伯斯塔的圣光显然挡不住白晨的刀锋……还有刀背,如果不是白晨还要留着活口,现在的伯斯塔已经是个死人了。

  白晨的刀锋以极其刁钻的角度,狠狠的滑落下去,伯斯塔的一根指头被挑飞。

  伯斯塔连退两步,顾不上痛楚,再次扑向白晨。

  白晨手中刀锋脱手而出,伯斯塔伸手就抓住刀锋,稳稳的收入掌心,心想着白晨的本事全都在这刀上,失去了这把刀,看他还在自己的面前逞什么凶。

  就连牛忠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却有人不这么认为,那就是安德鲁。

  他可是与白晨交手过的,他深刻的明白白晨到底有多恐怖。

  白晨却在伯斯塔抓住刀锋的时候,略到伯斯塔的背后,双手抓住了伯斯塔洁白的双翼,膝盖顶着伯斯塔的背脊,重重的一折,伴随着伯斯塔的一声惨叫,伯斯塔被白晨从背后摁在了地上。

  白晨用力一抽,一对洁白的羽翼连带着鲜血被抽折下来,丢弃在旁边。

  白晨抓着伯斯塔那一头白发,将他的脑袋摁在地上,然后用力的扯过数米之外。

  牛忠张着嘴巴,这位小王爷……他……他实在是太凶残了,凶残的超乎他的想象。

  伯斯塔的脸皮都被土石擦破了,可是这显然还不能消除白晨的怒火。

  白晨完全就是把伯斯塔当作一件泄愤的工具一样,伯斯塔只能无力的承受着白晨的折磨,别说逃避了,就连反抗都做不到。

  白晨还不过瘾,又抢过牛忠的佩枪,对着伯斯塔的四肢,把所有的子弹全部打光。

  “小王爷……小王爷……他好像……他好像昏死了……”

  白晨双手提着伯斯塔,满脸的狰狞,又是几下重重的头槌地:“我让你装晕,我让你装死!”

  牛忠在一旁看的触目惊心,他看的出来,伯斯塔不是在装死,他是真的昏死过去了。

  “小王爷,他是真的昏过去了。”

  白晨提着伯斯塔的头发看了眼:“还真的是昏死过去了,给我弄醒他,我还没发泄完。”

  “啊?”

  “啊什么?要不你代替他。”

  “来人,给我泼水,给我弄醒他。”

  不多时,伯斯塔再次被弄醒过来,不过他刚清醒过来,就立刻想要再次昏迷,因为面对着他的是那张天真无邪的脸庞。

  可是这张本该是天真无邪的脸庞,却带着犹如恶魔一般的狰狞,仿佛自己与他有深仇大恨一样。

  “牛忠,领事馆的医生医术怎么样?”

  “额……小王爷,您受伤了?”牛忠吓了一跳,连忙问道。

  “我是怕把他弄死了。”

  “王医生虽然医术不错,可是……小王爷下手的时候还是慎重一点。”

  伯斯塔的气息明显不对劲,再被白晨这么殴打下去,估计铁人也要断气。

  领事馆的王医生医术是不错,可是他不会起死回生。

  “罪人们,你们会受到神的惩罚!你们就等着永生永世的坠入地狱吧。”

  “蓼,过来。”

  蓼小心翼翼的来到白晨的面前,她是第二次见识白晨的强大,可是却是第一次见到白晨如此暴虐的一面。

  “你身上有什么种子,可以在人的身体上成长的?”

  蓼诧异的看着白晨,白晨翻了翻白眼:“你不恨他吗?”

  白晨的一句话,立刻就点燃了蓼的仇恨。

  蓼的脸色立刻就风云突变,先前她是被白晨的狰狞吓到了,现在白晨却唤醒了她最痛苦的回忆。

  “这是黑苔的种子,专门依附在尸体上成长,当然了,**也可以,被黑苔依附寄生的身躯,会呈现出一片的黑色。”

  黑苔不止是能够寄生在**上,而且被寄生的**会非常的痛苦。

  黑苔本身是具备有微量的毒素,而这种毒素并不致命,却让人难以忍受。

  一些被黑苔寄生的动物,它们会以自杀来结束自己的生命,而不愿意去承受黑苔所带来的痛苦。

  “怎么种植?”白晨接过装着黑苔的种子问道:“喂他下去吗?”

  “隔开他身上的皮肤,然后把种子洒在伤口上,你想种哪个部位都可以。”蓼回答道。

  白晨看向牛忠,牛忠立刻会意,虽然他觉得这种酷刑太残忍了。

  不过只要能让白晨发泄,那么他也顾不得那么许多。

  他不明白,为什么白晨会对初次见面的伯斯塔这么的憎恨,就像是不共戴天一样。

  “来人,把他的手脚划开。”

  “住手!住手……你们这些异教徒……放开我……”被撤掉双翼的伯斯塔,根本就无力反抗。

  白晨盯着伯斯塔:“把他的头发剃掉,在他的头上也种一片。”

  众人都有些错愕的看着白晨,果然,比起恶毒程度,没有人比的上他。

  白晨暂时的放过伯斯塔,让其他人代劳折磨伯斯塔。

  白晨的目光落在安德鲁的身上,安德鲁现在还是龙形态。

  “怎么?你是觉得面对我的时候,这个形态能给你带来安全感吗?”

  安德鲁变化为人类形态,脸色非常难看的看着白晨。

  他不是没想过食言,可是在看到白晨折磨伯斯塔的手段后,他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如果自己真的背叛了他,那么等待他的很可能是比伯斯塔更加残酷的摧残。

  “所以我说你贱,当初我找你帮忙,你拒绝了我的请求,现在的你和你的族人,只能当一条狗,而你们与教廷的关系,从始至终都不可能改变,我曾经以为你还算是一个男人,直到我看到你的软弱、卑微、弱懦。”

  白晨肆意的讽刺着安德鲁,安德鲁颓丧的低着头,面对白晨的嘲讽,他除了忍受之外,毫无办法。

  而安德鲁的性格,也注定了他不会反抗。

  如果是对蓼,白晨就不会说这种话。

  蓼的倔强决定了她的选择,她是那种宁可去死,也不会忍辱偷生的人。

  而安德鲁虽然外表看起来是个粗犷的男人,可是性格却与蓼截然相反。

  “你最好能证明自己和族人有存在的价值,不然的话,你们将失去机会。”

  有些人就是要逼,不逼的话,他是不会掏出自己的老底的,就比如说安德鲁。

  他总是希望逃避,把底牌留在最后。

  这点在白晨当初与他交手的时候,就已经了解了。

  “牛忠,把教廷所有人,全部补上一刀,然后烧掉。”白晨顿了顿,似乎想到什么,又补充道:“那些身份高的就暂且留着,他们可能掌握着我们需要的情报。”

  “是,小王爷。”

  大安德鲁部族的伤亡不算大,至少相对于四叶草部族的损失要小上许多。

  大安德鲁部族的实力也比四叶草部族强上不少,人口达到了两千人,再加上安德鲁的实力很强,他拖住了很大一部分教廷的战力,减少了部族的损失。

  由此可见,一个实力强大的领.导人是多么的重要,可是在白晨看来,安德鲁更适合当一个战士,而不是一个首领。

  白晨讨厌安德鲁,不止是因为他当初拒绝了自己,更因为他的这种态度,让白晨非常的不爽。

  他拒绝了四叶草的求助,如果当初他们帮助了四叶草部族,那么现在至少不会这么的狼狈,教廷想要拿下大安德鲁部族和四叶草部族,以教廷在爱丁堡的实力,是非常难以办到的,至少不会被白晨逼迫着投靠他的麾下。

  可是安德鲁却选择了推脱,他怕引火烧身,却不想一想,在这种混乱的时局下,谁人能够置身事外?

  可惜,以他的理解能力,很难理解这种问题。

  连带着,白晨对大安德鲁部族也没有太多的好感,他们甚至能够为了自保,而舍弃蓓蕾莎一家人,却不念旧情,帮他们一把。(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