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四十一章 敌友?

第两千八百四十一章 敌友?

  维克多与他的四叶草部族就像是丧家犬一样,离开了自己的家园,想要寻求同类的庇护,却被狗一样的驱逐。

  数百人跟在维克多的背后,离开了自己的家园,对于未来的迷茫,让他们开始绝望。

  其实以德鲁伊的身体素质,不至于走一天就累的动不了。

  而是心里的沉重,让他们无力继续前进下去。

  因为他们甚至看不见前面的道路,看不到未来的希望。

  突然,前方出现了一阵尘土,似乎有一支军队在朝着他们冲锋过来。

  维克多最先看清楚了前方的军队,那是象征着光明与正义的旗帜,可是对他们来说,却像是地狱的征召一样。

  十字军!是十字军……

  “逃……快逃啊……”维克多歇斯底里的吼着。

  一时间,所有的德鲁伊全都乱作一团,他们此刻身处于一片原野上,地势平坦。

  十字军的铁骑冲锋而来,那些四散逃离的德鲁伊根本就难以避开,瞬间就被冲锋而至的铁蹄践踏。

  如果是一对十的话,德鲁伊有七成的胜算,可是如果是五百对五千十字军,那么德鲁伊就连一成的胜算都没有。

  只有少数一些德鲁伊在竭力的抵抗着,比如说维克多,又比如说蓼。

  他们都在尽可能的给自己的族人争取时间,争取机会。

  可是他们所能起到的作用实在太有限了,甚至等于零的作用。

  那些十字军之中,还存在着一些特殊兵种,他们持着的武器并不是刀剑,而是类似于套狗的绳套,绳套的内侧还有连成排的钉刺,只要被套中脖子的德鲁伊,就会被战马拖拽着,在战场上肆意的拖行。

  “蓼……逃……快逃!”维克多竭力的嘶吼着。

  “不,我不走!父亲,我不走……”

  “快走!”

  “蓼,走!”

  一直跟随在蓼身边的两个德鲁伊突然左右拽住蓼,将她往战场外拖。

  “放手!你们给我放手!”

  “蓼……走……啊……”

  突然,拖着蓼的那个德鲁伊,背后被一个十字军从背后劈斩下来,那个德鲁伊倒在地上,背后已经鲜血淋淋。

  “维尔……”蓼双眼赤红。

  剩下的一个德鲁伊挡在了蓼的面前,招出两朵食人巨花,直接就将那个十字军吞噬。

  可是一道暗箭从远处S来,那位德鲁伊来不及抵挡,脖子已经被D穿。

  蓼歇斯底里的哭喊着,看着目光渐渐的失去了色彩的同伴。

  两个德鲁伊都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他们之间的感情极其深厚,可是现在……她却要眼睁睁的看着两个玩伴,就这样的死在自己的面前。

  “蓼……走……”

  “阿蒙……我不能走……我不能走……”

  “为……为我们……复仇……你……不能……死在这里……”

  阿蒙的声音渐渐的消失,混乱的战场仿佛寂静了下来,所有的一切都无法弥合蓼内心的苦痛。

  蓼抬起头,看向被人海淹没的父亲,看着被屠杀的族人,看着死在自己面前的两个挚友。

  蓼的眼中只有仇恨,除了仇恨,什么都不剩下。

  这时候的她是清醒的,抛弃一切,放弃尊严,逃离战场!

  终有一日!终有一日,自己要回来,为自己的族人、亲人复仇!

  这笔血债,不算完!

  维克多看着自己女儿的背影,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大吼一声:“全部都埋葬在这里吧!!”

  维克多的身躯突然化作一个巨大的树人,挥舞着臂膀,横扫着眼前的十字军。

  可是远处的弓箭手,却用火箭将维克多的身躯点燃。

  即便是变成了火树,维克多依然在竭尽全力的厮杀着,燃烧着自己的生命力。

  蓼不敢回头,她害怕自己会动摇……只知道一路狂奔!

  背后的马蹄声依然挥之不去,追兵对她始终锲而不舍的追击着。

  就在这时候,蓼看到前方又出现了飞扬的尘土,前面还有阻截的十字军。

  蓼的心中充满了苦涩,却又有几分解脱。

  也许这是最好的结果,至少自己可以与族人一起魂归天际,不用孤独的寻求着复仇之路。

  嘭——

  一声嘹亮而且陌生的声音,在平原的上空传来。

  蓼突然看到,背后追击的那个骑兵从马上摔了下来,毫无征兆的摔了下来。

  蓼看向前面出现的那支军队,他们的旗帜不是教廷的标志,那是九龙夺珠!

  是武唐!武唐的大军!

  蓼感觉到虚脱,这种大起大落,让她心力交瘁。

  大乱的战马从她的身边掠过,却没有对她进行任何的伤害。

  一匹马战马停在了蓼的面前,蓼抬起头,看到了熟悉的面孔。

  “是你!?”蓼满脸的惊愕,看着这个东方的男孩。

  这本应该是她的仇敌,却不曾想,两天不见,他的身份却变成了她的拯救者。

  白晨坐在马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蓼。

  “真没想到,我们第二次的见面会是以这种形式相遇。”

  蓼已经脱力的坐在地上,苦涩的看着白晨:“你就是来嘲弄我的吗?”

  “如果你是这么认为的,那就算是吧。”

  蓼转过头,重新将注意力放回到战场上。

  她发现武唐的军队正在攻击教廷的十字军,他们似乎掌握着一种武器,可以很远的距离就攻击到敌人,与弓箭很像,不过速度更快,人眼根本就捕捉不到,十字军的骑兵就已经从马上掉落下来。

  武唐的军队屠杀十字军,就如先前十字军屠杀德鲁伊一样轻松。

  十字军甚至无法做出抵抗,就已经被S杀。

  这支武唐军队的数量不多,行动却非常的有素。

  他们的目的非常的简单,那就是S杀十字军,并且是不留活口的。

  十字军从最初的惊讶,到随后的惶恐,再到随后的混乱,最后是溃不成军。

  这支十字军习惯了屠杀,却对真正的战争非常的陌生,可是他们所面对的这支武唐军队,却是真正的精锐。

  因为驻外军队是必须战场老兵,不然是没资格在外驻守的。

  他们非常清楚如何打仗,如何杀死敌人。

  而且他们还掌握着更加先进的武器,更清楚如何发挥出武器的最大功效。

  所以这场战争从双方碰面,就已经决定了结局。

  十字军开始逃跑,可是他们面对的是早已蓄势待发的武唐军队,他们早就已经料到了十字军会逃跑,所以他们也早就做了埋伏。

  十字军逃跑的方向,又冒出了一支五百人的队伍,他们不是之前那样的骑枪兵,他们是步兵,不过他们的武器更加恐怖。

  早已架好的机枪,对着那些奔逃而来的十字军扫S。

  人和马瞬间就被S成了R酱,成片成片的骑兵倒下。

  整个战场就像是修罗场一样,蓼看的目瞪口呆。

  武唐的军队数量,远远少于十字军,可是他们之间的战斗力却天差地别。

  太强了!武唐的军队实在是太强了。

  一匹马停在白晨的身边,蓼认得这人是前天被自己捆成粽子的那个汉人。

  “小王爷,十字军歼灭三千二百二十八人,剩余一千七百人,全部投降,救出德鲁伊一百三十五人,我方受伤十八人,无人阵亡。”

  “把十字军全部坑杀了。”

  蓼听到白晨的话,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对于眼前的这个男孩,蓼的心中莫名的升起一丝恐惧。

  “还有,把他们的尸体全部烧掉,一点痕迹都不要留下。”

  “是。”赵石立刻策马进入战场,对武唐军队下达指令。

  紧接着,蓼便听到密集的枪声,还有那些十字军的惨叫声。

  随后,所有的一切便陷入寂静之中,空气中只残留着血腥与硝烟的气味。

  蓼呆呆的看着十字军被屠杀,没有怜悯,只有愉悦。

  “我的族人呢?你打算对我的族人做什么?”

  白晨看了眼蓼:“我记得我们说过,我和你并没有太大的仇恨吧,虽然有过冲突,不过还不至于不共戴天,所以我不会对你的族人做什么,你现在完全可以把你的族人带走。”

  “那你来做什么?为什么要救我们?”

  “你搞错了,救你们只是次要的,我们真正的目的是为了绞杀教廷的军队。”

  蓼憋红了脸,颇有一些自讨没趣,她原本还想着,白晨来救他们,是为了让他们为他效力,这样一来,她也好借坡下驴,而且还能解决他们现在无家可归的境况。

  可是白晨显然没打算给她这个机会,站在白晨的面前,好不尴尬。

  “你还有事情吗?”

  蓼抬起头看着白晨,她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自己的父亲为了族人,能够卑躬屈膝的向安德鲁下跪,那么她也可以。

  蓼跪在了白晨的面前:“阁下,请收留我们部族,我愿意为您效力,请您成全我们,给予我们这个机会。”

  白晨略显意外的看着蓼,他还真没想到,那个倔强的小姑娘,居然能够放弃尊严与骄傲,向一个仇人下跪。

  “走吧,跟我回去吧。”白晨的嘴角勾勒出一道弧线,没有再给蓼难堪,现在的蓼已经够悲惨了,不用再羞辱她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