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四十章 逃难

第两千八百四十章 逃难

  “小王爷,您跑哪里去了。”

  牛忠和史册文看到白晨回来,立刻就急匆匆的感到白晨的面前。

  “出去逛了一圈,怎么?有什么事情吗?”

  “小王爷,小的收到一些信息,正急着汇报给您呢。”

  “赵石,你带杜南德和妮莎回房间。”白晨说道。

  在赵石带着两个孩子离去后,白晨看向牛忠和史册文。

  “把情报给我看看。”

  白晨接过史册文递给他的情报,从始至终眉头都紧紧的锁着。

  二十三个村子成了空壳,失踪人口超过两万人。

  这对一个几十万人口的领地来说,已经是非常庞大的基数了。

  白晨实在无法想象,教廷到底想要做什么。

  他们抓捕这么多的平民,难道要供着他们吗?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那就只能是为了他们的邪恶计划。

  白晨所能想的到的,只能是献祭魔法。

  可是,他们抓捕几万的平民,难道是要召唤魔王级别的存在吗?

  蓓蕾莎被抓走,也是这个目的吗?

  “严密监视爱丁堡境内所有教廷成员的动向。”

  “小王爷,这么做会直接造成冲突的。”

  “冲突就冲突,我原本就没打算和他们和平对待。”

  “可是我们与中原相隔万里之遥,若是正面冲突,恐怕……”

  “你觉得我们在这里势单力薄吗?”

  史册文和牛忠当然是这个想法,不过他们眼中的这位小王爷显然还有其他的想法。

  “首先,教廷不可能集中所有的力量对付我们,毕竟教廷的敌人非常多,其次,我们也不是势单力薄,在我们的周围还存在着很多隐性的盟友。”

  史册文和牛忠对视一眼,他们觉得白晨的想法太天真了。

  不过白晨的要求如此,他们也只能顺从白晨的要求。

  “而且我在教廷内也是有间谍的。”白晨说道。

  史册文和牛忠都露出一丝讶色,他们没想到白晨居然把间谍都安插到教廷里去了。

  “其实教廷的大部分人都很贪财,要想收买他们不难,你们也可以试着往这方面下手。”

  牛忠与史册文对视一眼,对于教廷的人贪婪,他们也是有目共睹的。

  不过一直以来,他们都不愿意与教廷的人扯上关系,毕竟武唐与教廷的关系并不亲密,如果因此造成什么麻烦,那就不好了。

  可是现在有白晨的首肯,那么一切就好说了。

  ……

  蓼的心情很差,虽然同伴一直在劝解她,可是蓼始终解不开心结。

  他们的部族栖息在卡尔顿山中,山路并不好走,不过崎岖的山路对德鲁伊来说,从来不算是问题,茂林的植物会自动为他们让开道路。

  不过,三人来到卡尔顿山前的时候,发现沿途的植物染上了一层血迹。

  “有人在侵.犯我们的部族!”

  “快上山!!”蓼的心头一沉,急忙叫道。

  三人飞奔的冲上山,看到的是尸横遍野的惨状。

  战斗已经平息了,到处都是族人的残骸,那些幸存者在救治受伤的人,还有人在搬运尸体。

  每个人的脸上都留下了沉重的阴霾,蓼和其他两个德鲁伊冲进部族。

  “父亲,发生什么事了?”蓼找到了她的父亲,也是部族的大德鲁伊,维克托。

  维克托疲惫的坐在地上,身上的伤势并不重,不过对他来说,心理造成的压力更加严重。

  “教廷发现了我们的部族,他们攻打了我们。”

  “他们人呢?他们现在在哪里?我要杀了他们,把他们都埋葬!”蓼愤恨的叫道。

  “他们退去了,这次教廷来的人不算多,可是我担心他们会重新集结后,再来袭击我们部族,我们不能继续留守在这里了,我们必须走,离开这里。”

  “什么?难道我们要舍弃我们的家园吗?这里是我们世世代代的栖息地,我们怎么能放弃自己的家园?”

  德鲁伊的历史可比教廷更加悠久,在教廷发展之前,德鲁伊就一直栖息在欧洲大陆上,不过几次的捕杀异教徒,德鲁伊也受到波及。

  “难道要我们留在这里,坐以待毙吗?我们根本就无法与教廷对抗。”

  “可是我们能去哪里?在这片土地上,早已被教廷的力量渗透,不管去到什么地方,都无法逃脱教廷的追捕,我们还不如就留在这里,与教廷一决胜负。”

  蓼不愿意离开自己的家园,她在这里有太多的留恋,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家园更加美好的。

  而且她的性格完全不像是自己的父亲那样,她的倔强与坚毅,简直不像是维克多的女儿。

  可是维克多又何尝愿意离开自己的家园?

  因为他是大德鲁伊,他比其他人看的更清楚局势。

  他不能为了自己的倔强而拖累整个部族,他必须肩负着部族的生存。

  一决胜负?维克托摇了摇头,这根本就不存在一决胜负的可能性。

  如果他们不走,等待他们的将会是屠杀!

  教廷太强大了,别说他们一个小小的德鲁伊部族,哪怕是所有的德鲁伊部族团结起来,也不可能对教廷造成威胁。

  教廷只是一次试探的攻击,就已经让他们损失惨重,他们又拿什么和教廷斗?

  “去桑切尔斯森林!”维克多的脸色凝重的说道。

  “什么?桑切尔斯森林?父亲,我们和大安德鲁部族一向没什么交集,他们怎么可能让我们留下来?”

  “不管怎么说,我们毕竟都是相同的信仰。”

  维克托显然已经下定决心了,虽然野兽德鲁伊与植物德鲁伊一向没什么来往,不过也没什么恩怨,双方都是德鲁伊的延续,只不过分支不同,理念上也相似。

  而且他也没打算长居桑切尔斯森林,只是想等到风波过去后再做打算。

  他觉得,大安德鲁部族不至于见死不救。

  蓼虽然反对,可是她的反对并未动摇维克多的决定。

  维克多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蓼当然也是这么认为。

  从这个性格也可以看的出来,其实他们父女的性格很像。

  维克多很快的就把剩下的德鲁伊聚集起来,这次的袭击致使部族的德鲁伊少了一半,曾经一千人的部族,如今不到五百人,而且因为当时参战的都是青壮年,导致现在剩下的人口,大部分都是老弱幼。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当时自己的女儿不在部族中。

  不然的话,以自己女儿的年龄,她也算是青壮年,也是需要上战场的。

  那场惨烈的战斗,自己都受了伤,说不定自己的女儿也难有幸免。

  入夜后,维克多便带着部族剩下的德鲁伊,浩浩荡荡的迁移离开自己的部族,向着桑切尔斯森林前进。

  一天的时间,四叶草部族的德鲁伊就已经来到了桑切尔斯森林外。

  可是很快,领头的维克多就发现有人在观察他们。

  两只野兽从林中奔袭出来,这两只野兽来到维克多面前的时候,化为人形。

  “维克多,你们来这里做什么?这里是我们的领地,难道你想挑起部族之间的战争吗?”

  “大安德鲁部族的朋友,我们是来此寻求庇护的,并无恶意。”

  “庇护?”两个野兽德鲁伊疑惑的看着维克多,还有背后大量的植物德鲁伊。

  “是的,我们受到了来自教廷的袭击,如今我们的领地已经沦陷,我们逼于无奈,只能来此寻求你们的庇护。”维克多把姿态放的非常低,毕竟他们是有求而来。

  “你们等着,我去禀报我们的大德鲁伊。”

  那个野兽德鲁伊又化作野兽,消失在森林的深处。

  不多时,呼啸声从空中传来,大安德鲁部族的大德鲁伊安德鲁从天而降。

  “维克多。”

  “安德鲁。”

  两个大德鲁伊对彼此并不陌生,毕竟两个部族相距不远。

  “听说你们被教廷的人袭击了?”

  “是的,我们的家园已经被毁了,如今希望你能够伸出援手,帮助我们部族。”

  “维克多,这不可能,你们会暴露我们的。”安德鲁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维克多的请求。

  “怎么会……”

  “教廷没有把你们全部消灭,就是故意放长线,等着你们寻求其他德鲁伊部族之时,再将之一网打尽,你们这么多人来这里,恐怕早就被教廷的人知道了吧,你们快点离开,离开我们大安德鲁部族的领地,在你们还未将灾难带到这里之前离开。”

  “安德鲁,难道你不看在我们共同的教义的份上,帮助我们四叶草部族吗?我们不需要占据你们太多的地方,甚至我们不会侵占你们的食物,我们只需要一块栖息地,仅此而已!”

  “对不起,你们是植物德鲁伊,我们是野兽德鲁伊,从根本上就已经将我们区分开,更何况我不会为了你们,将我自己的部族也陷入危险境地中。”

  维克多的脸色铁青,他没想到安德鲁会如此的绝情。

  “请你们立刻离开!我不想对你们动武!可是如果你们非要撕破脸皮的话,那么我们也别无选择。”安德鲁冷漠的说道。

  “安德鲁,我恳求您……请怜悯我的族人……”维克多跪在了地上,为了族人他不得不抛弃尊严。

  “请离开!”安德鲁依旧态度冷漠,没有丝毫的怜悯。

  “父亲,我们走!我们不需要他们的庇护!”蓼拉起维克多。

  可是维克多依然跪在地上,奢望那几乎不存在的机会。

  可惜换来的只是安德鲁冷漠的驱逐……(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