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三十九章 赵石的父亲

第两千八百三十九章 赵石的父亲

  相较于蓼,后面的两个德鲁伊就老实的多。

  至少他们对局势看的很清楚,不说白晨现在还握着蓼的性命,单是白晨汉人的身份,就让他们不敢胡作非为。

  赵石满脸的愕然,他以为白晨还不如他。

  可是他对付不了的对手,白晨可以轻易的解决。

  “好了,我只当你是小孩子,不和你计较了。”白晨转身离去。

  只是他的这番话,却显得尤为奇怪。

  蓼虽然年轻,可是她至少已经成年了,白晨却是一个真正的孩子。

  白晨来到赵石的面前,手中军刀一挥,赵石身上的蔓藤被斩断,赵石这才得以脱身。

  白晨将军刀丢还给赵石,赵石是一脸的羞愧。

  说好的他来保护白晨,结果到头来变成了白晨解救他。

  “小王爷,小人失职,回去后小人就向史大人请辞。”

  “请辞什么?他们本来就不是普通人,让你对付德鲁伊本来就是强人所难,这件事就算揭过了,不过下次你最好不要阻碍我的计划。”

  白晨瞥了眼赵石,赵石低着头,虽然白晨现在是这么说,可是如果面对危险,他依然会阻止。

  另外一边,两个德鲁伊扶起蓼,其中一人施展自然魔法,为蓼治疗手上的伤。

  “蓼,算了,我们惹不起他们,我们走吧。”

  “他们是汉人,就能随便欺负人吗?”蓼是满心的委屈,气的眼睛都已经红了,估摸着下一刻就要掉眼泪。

  两个德鲁伊都有点无奈,虽然没有正面回答蓼的话,可是心里却在默认。

  至少在爱丁堡,汉人的势力的确很大。

  而且他们平日来爱丁堡黑市购买魔法材料,也都是从汉人的商店购买的。

  如果这时候和汉人交恶,对他们与部族没有好处。

  白晨听到了蓼的抱怨,转过头看着蓼:“小丫头,这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强权在哪里都有,如果你不够强大,那你只能顺从命运,如果你不够强势,那你只能任人摆布,我比你强大又比你更有权势,你要么选择死亡,要么选择顺从,就是这么简单,不要去埋怨世道,不要去埋怨命运,这个道理在哪里都一样。”

  “我会打败你的!我发誓。”蓼恨恨的看着白晨。

  “勇气可嘉,不过希望略显渺茫。”白晨摇了摇头:“我的年纪比你小,所以我比你更有潜力,也比你更有天赋,我还有更高的地位,能够获得更多的资源,我比你更聪明,能够接触到更多的东西,你没有一个东西能与我比,你凭什么超越我?打败我?”

  “我比你更努力,从这一刻开始。”

  “那我就拭目以待。”白晨的嘴角勾勒出一道弧线。

  “小王爷,斩cao除根!这女子对您已经产生敌意,留之恐怕后患无穷!”

  白晨翻了翻白眼:“这本来只是一场误会,你想让误会变成死仇?”

  “可是您为什么要说那番话,让这女子心里留下芥蒂……”

  “我看她还蛮有天赋的,拿话挤兑一下她,激发她的潜力。”

  “可是……如果她以后来找您复仇呢?”

  “我是王爷,我能怕她来寻仇么?”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

  如果是在中原,赵石倒也不怕。

  可是这里毕竟是异国他乡,领事馆的兵力也不是那么充足。

  “黑市的幕后老板你可认识?”

  “小王爷……您找他做什么?”赵石是怕这个多事的小王爷,又去招惹黑市的老板。

  “找他问点事,你是不是觉得我事特别多?”

  “小的不敢。”

  “不敢你还唧唧歪歪,还不带路。”

  被白晨这么一训,赵石不敢再多嘴,只能领着白晨去找黑市老板。

  赵石似乎对这里并不陌生,带着白晨回到黑市后,就直奔废弃城堡的高层,沿途全部都是来自东方的术士。

  他们应该都是受雇于这里的老板,不过见到赵石带着人来,也没有任何阻拦的意思。

  “你经常来这里吗?”

  “不经常,来过两次。”赵石平淡的回答道。

  “那我怎么感觉这里的人都认识你?”

  赵石撇过头,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到了顶层后,过来一个老人,看到赵石就行礼:“少爷,您怎么来了?”

  “我爹在吗?”

  “在办公室。”

  “这是武唐来的小王爷。”赵石说道:“他找我爹。”

  “哟……小王爷,小的给您请安了,失礼之过还请见谅。”这老人也是个明白人,立刻就给白晨行礼。

  “行了,带路吧。”

  推开赵石他爹的办公室,白晨看到办公桌前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看起来略微发福,而且他是个术士,不是道门也不是佛门,应该是巫术流派的,应该是云贵那边的教派。

  白晨不禁回头看了眼赵石,又看了看赵石他爹。

  这父亲是术士,儿子怎么一点术法都没学?

  老人先一步出声提醒道:“老爷,这位是武唐的小王爷,与少爷一起来的,说是有要事相商。”

  赵石的父亲赵殷龙抬起头,先是看了看赵石,而后将目光聚焦到白晨的身上,然后就换上了一副习惯性的职业笑容,抱拳拱手:“小王爷光临,在下有失远迎,还请见谅,在下赵殷龙见过小王爷。”

  “免礼。”白晨挥了挥手:“我来是想要打听一些事情。”

  “小王爷请说,在下一定知无不言。”

  “教廷的人是不是经常来你这买东西?”

  “经常倒也说不上,不过他们每次买的量都不小。”

  “他们都买了什么?”

  赵殷龙迟疑了一下,对老人道:“老张,把账本拿过来给小王爷过目。”

  白晨也不客气,他知道赵殷龙是有心表明态度,就是想告诉白晨,他与教廷没什么内幕交易,把账本给白晨过目,也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

  毕竟他不知道白晨的来意,如果是来兴师问罪的,自己也有办法推脱。

  不过赵殷龙还是很怀疑,眼前这个小孩子是否看的懂账本。

  “枯龙草,这是什么材料?”

  “这是我们中原的称呼,这里称之为龙之草,一般一亩地就会长一株枯龙草,而且枯龙草成长的过程,会把周围植物的养分都吸尽,形成一片荒地,所以我们中原会称之为枯龙草,当然了,枯龙草也会吸收尸体的养分。”

  “你卖的枯龙草重新种植还能再生长吗?”

  “可以,我卖的都是**。”

  “数量还真不少。”白晨眯起眼睛说道。

  “这枯龙草如果直接食用的话,会在短时间内增加一些法力,增长的量值是根据枯龙草本身吸收了多少养分而定。”赵殷龙又补充道。

  其他几个东西,白晨都认识,所以没必要再询问赵殷龙。

  不过,白晨还看到了其他的账目。

  “这个大安德鲁部族是在桑切尔斯森林的那个德鲁伊部族吧?”

  “是的……小王爷知道他们?”赵殷龙略显意外的问道。

  大安德鲁部族一直都隐藏在桑切尔斯森林中,外人很少知道的,也只有他这样的商人,因为商业上有交集,所以才知道的大安德鲁部族的栖息地,却不曾想这个小孩也知道。

  “以后不许卖东西给他们。”白晨态度强硬的说道。

  “啊?”

  “听不懂我的话吗?”

  “是……在下明白了。”赵殷龙低下头,顺从的回应道。

  “下次教廷的人再过来的时候,你记得通知我一下。”

  “小王爷与教廷的人也有过节?”

  “他们拿了东西没给钱,我主要是去讨债的。”

  赵殷龙听的出白晨语气里的不满态度,适时的不再多问。

  “最后一个问题。”

  “小王爷请说。”

  “为什么你会法术,赵石不会?”

  “其实是因为以前术士实在没什么太好的名声,而且生活拮据,小的不愿意赵石重蹈覆辙,走我过去的路,所以就把他让他去参军,期待有朝一日能够在军中出人头地,结果没过两年,他还没建功立业,术士的地位就得到了提高,我也是靠着这个起家。”赵殷龙和赵石的脸色都不是很自然,显然这其中也有父子俩的一些纠结在其中。

  在武唐如赵殷龙这样的术士不在少数,过去的术士在百姓的眼中,就是走江湖的骗子,现在的术士虽然不敢说高人一等,至少百姓已经相信他们之中的大部分都是有真本事的。

  赵殷龙就是经历过那场变动的,他就是新政策的受益者。

  不过白晨看到赵殷龙的能力不是他在修炼上的天赋,而是他的经商能力。

  “对了,爱丁堡除了大安德鲁部族,还有其他的德鲁伊部族吗?”

  “还有一个,名叫四叶草部族,是个植物德鲁伊部族……小王爷,是否也需要与四叶草部族断绝往来?”

  “不用了,我和他们没什么深仇大恨,不用为难他们,我只是随便问问的。”

  “是,在下明白了。”

  从始至终,赵石和他父亲都没有一句的交流,似乎彼此都把对方当作空气。

  白晨也看出了他们父子两有问题,不过这事与他无关,他也懒得过问。

  “赵石,我们走。”(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