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三十五章 牛忠的心思

第两千八百三十五章 牛忠的心思

  “好了,我这不是好端端的回来了么。”白晨挥了挥手:“有马车吗?”

  “这……”史册文和牛忠都有点为难。

  他们这次是来搜寻白晨的,大部分人都是骑马出来的,哪里会顺手牵一辆马车出去。

  “算了,我走路好了。”白晨淡然说道。

  杜南德和妮莎两人也不懂得骑马,就他们的身高,估计连马鞍都踩不到。

  史册文和牛忠看白晨要步行,他们哪里还敢在白晨的面前骑着高头大马,只能下马来陪在白晨的身边。

  这次为了搜寻白晨,史册文和牛忠除了自己带了一千人出来,还雇佣了几百人当地人。

  这些人看到史册文和牛忠围绕着白晨,前倨后恭的态度,也知道白晨的身份不凡。

  杜南德和妮莎也被这阵仗吓坏了,他们何曾见过如此镇长,恐怕就连爱丁堡的大领主,也不过如此吧?

  这个时代的爱丁堡建设还不怎么好,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大型的集市,不说爱丁堡,放眼整个欧洲,能够称之为城市的几乎没几个。

  至少史册文和牛忠是看不上这里,这里和武唐实在没的比。

  哪怕武唐的一个小镇,都比这里好上许多。

  当然了,他们如今身在其位,也只能适应这里的环境。

  “小王爷,这两位是?”

  “他们是我的朋友,给他们准备客房。”

  “是,小王爷。”史册文带着白晨三人,进入领事馆中。

  两人是真没住过这种大房子,而且史册文还很认真的给他们安排了两个最好的客房。

  房间里大量的来自武唐的摆设与小饰件,两人再没见识也知道,这里的每一个东西,把他们卖掉一百次也赔不起。

  白晨可没管杜南德和妮莎现在是什么心态,他只想先找到蓓蕾莎。

  白晨直接就把史册文和牛忠找到了房间里:“你们在爱丁堡多久了?”

  “禀告小王爷,我们二人在爱丁堡已经三年有余了。”两人心中纳闷,不是说这位小王爷过来,只是过来游玩的吗?

  他问这些做什么?

  “你们出来之前,皇上有跟你们说过一些事情吧?”白晨问道。

  两人心头咯噔一下,武则天的确与他们说过。

  他们表面上是驻外领事,不过他们还是间谍,负责将一些消息传回国内。

  不过这件事只有武则天知道才对……难道这位小王爷是皇上的亲信?

  两人不禁胡思乱想起来,白晨没管两人心中的想法。

  “你们既然在爱丁堡驻守三年,那么应该有建立一些信息网络吧?”

  “有,请问小王爷……您这是要?”

  “你们立刻增派人手,我要教廷最近一段时间,在爱丁堡以及周边区域的一切动向,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能错漏。”

  “小王爷,教廷与我们一向井水不犯河水……您这样恐怕……”

  “等我的事情办完,你们就能调回国内,如果还想去国外当总督还是去地方都随便你们。”白晨没打算与他们废话,直接了当的提出条件。

  “小王爷,您说笑了,为朝廷效力一直都是我等的职责所在。”史册文和牛忠都是满脸的笑容,显然是对白晨的条件非常的满意。

  “那两个孩子,帮我照顾好他们。”

  “这是自然,他们是小王爷的朋友,那就是我们武唐的贵宾。”

  ……

  史册文与牛忠并肩走着:“牛将军,你说这小王爷到底是一时兴起,还是陛下派来的?”

  “这事不是我们能够过问的,我们办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牛忠不是很愿意谈论朝政,他和史册文是外官,距离金銮殿实在是太远了,身处爱丁堡距离长安万里之遥,而且这里也不方便通信,所以牛忠觉得这些事都不是他需要关心的。

  这也是牛忠这种大老粗的想法,史册文则是细腻许多,毕竟是经历过几度沉浮。

  “你说这个小王爷会不会是陛下派来监视我们的?”

  牛忠翻了翻白眼:“你要监视谁,会派一个小孩来吗?”

  “那小子的行为举止,一点都不像是小孩子,而且来爱丁堡第一天就失踪了,一个小孩子在外面游荡几天,一点事情都没有,看起来他比我们还熟悉这里的环境一样。”

  “那又怎么样?”

  “小王爷来的第一天说,是来这里游玩的,可是我们中原万里河山,哪里不能玩?非要来这个鸟不拉shi的地方玩?我看他来此的目的绝不简单,而且陛下何等的英明神武,她会随随便便的把一块金牌给一个小孩子玩?”

  史册文倒不是在拍马屁,毕竟武则天也不在他的面前。

  他对武则天是真心实意的臣服,武则天从一个弱女子,一步步的踏上皇位,再一步步的巩固自己的皇权,最后就连掌权中原千年的儒家,都被武则天扳倒后,做到了任何一个帝王都没做到的事情,甚至不过十余年的时间,已经建立了一个空前强盛的帝国。

  这份手段哪怕是敌人也对武则天钦佩崇拜,史册文作为曾经的文人集团中的一团,他是亲身经历过那场政治大地震的,所以对于整个过程更加清楚。

  可是正是因为亲身经历过,他才更清楚武则天当时所面对的处境是何等的艰涩。

  一步踏错就是万劫不复,不说建立一个空前强盛的帝国,恐怕不落个千古骂名就不错了。

  可是武则天最终还是胜利了,在极其被动的情况下,几乎整个朝廷的文官都与武则天为敌,一半的武将都被文人控制的情况下胜利了。

  所以在他的眼里,武则天几乎不可能犯错。

  一块金牌的威力有多大?

  这就等同于御驾亲临,见金牌如见圣驾。

  整个朝廷有几个人有金牌?

  就武则天说过的,一共发出去五块金牌,可是只有三个人是已经被确认的,其中一位是大理寺寺卿,刑部大司马,最高帝国法庭**官狄仁杰,其他两位的地位虽然不如狄仁杰,一个是礼部侍郎上官婉儿,还有一个是护国大元帅李庆。

  至于没被确认的两个人,没有人知晓是在谁的手里。

  不过可以确定,这两个人的身份,也绝对不会简单。

  而在几天之前,白晨的突然到来,并且拿出金牌的时候,史册文和牛忠都被吓了一跳,他们没想到金牌的主人会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特别是史册文,他不觉得武则天会随随便便的将金牌给一个小孩子,哪怕这个小孩子有可能是她的子孙,皇家子子孙孙那么多,也没听说谁有特权。

  被狄仁杰棒打的皇家子孙多了去了,那些在被拖进大理寺之前个个都喊着要去他们的皇奶奶那里告状的,可是出来的时候,个个都老实的就跟绵羊一样。

  武则天没有去包庇那些小鬼,因为她比任何人都知道,皇权的威力。

  正因如此,她才不敢肆意的挥霍自己的权力,还有千辛万苦建立起来的威望。

  所以这块金牌既然在这个小王爷的手上,那么必然有在他手上的理由。

  “史大人,您不想想看,当初陛下让我们到了这边后,着手布置自己的信息网络,这信息网络拿来做什么的?不就是准备着对付敌人的时候用到么?”

  牛忠平日看起来耿直粗犷,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开窍了,或者说这些原本就是他心里话,只不过一直没有说出来。

  “您想啊,这欧洲大陆上,有谁会是陛下处心积虑想要防备对付的对手?就这些领主?还是国王?全部都不是,这些人没有一个有资格成为陛下的对手,唯有梵蒂冈!”

  牛忠看了眼史册文:“如今那位小王爷要我们收集教廷的情报,这多半就是一个信号了。”

  史册文心中一动:“什么信号?”

  “陛下准备动手了。”牛忠眯起眼睛说道:“先派一个小王爷过来,谁也不会怀疑,毕竟谁没事怀疑一个小孩能搅得起什么风浪?”

  “你的意思是说……”

  “史大人,我们建功立业的机会到了。”

  “牛将军,别说笑了吧……就……就我们俩还建功立业?这会不会太勉强了?”

  “谁也没让你去战场上打打杀杀啊,可是这信息网络是你建立的,你肯定是了如指掌,如今陛下既然有这个想法,小王爷过来多半也是试探一下教廷的力量,小王爷吩咐我们办什么事,我们就办什么事,上场杀敌这事不用你做,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不过我们要把事情办好,而且还要办到最好。”

  牛忠知道自己的能耐,行军打仗这事他还真的没天赋,不过这不代表他就不想向上爬。

  如今要想在这个体制内升迁,要么就是有能耐,要么就是有功绩,还有机会。

  如今机会就在眼前了,牛忠自然想要获得更多。

  不说其他,就说自己昔日的那些同僚,就是在突厥王庭的那场战役上立了几个功绩,如今都已经评了星级将军,就自己现在还只有一颗星的白板将军。

  所谓的白板将军说的好听是将军,说个不好听的就是吃白饭的,就是在一个位置久了,没有功劳只有苦劳的那种,高不成低不就。

  以前还不觉得有什么,可是现在不同了,他看到自己的一颗星都觉得刺眼。(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