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三十三章 答案

第两千八百三十三章 答案

  大德鲁伊对这些射中身躯的箭矢并不惧怕,因为射的再多也不致命。

  可是却很痛,就好比一个人被针扎到一样,更何况是数不清的针扎到。

  有些时候,量变也会产生质变,就比如说被箭矢射的太多的时候。

  大德鲁伊终于体会到了这个小子的讨厌程度,这就像是一个他随便就能拍死的苍蝇,却不断的在他的身边萦绕徘徊,却总是抓不住他。

  而且这小子的弩箭似乎永远都射不完,而且是百发百中的。

  当然了,大德鲁伊这么大的身躯,基本上只要不瞎,想要射中还是很容易的。

  “够了!”大德鲁伊暴怒的咆哮道。

  周围的空气为之一荡,看来大德鲁伊是真的发怒了。

  他已经忍无可忍了,他的身躯变得更大,而且皮肤也变得更加坚韧。

  德鲁伊最擅长的就是变形术,当然了,他们还能够通过变化,加强某些方面。

  不过德鲁伊教义就是平衡教义,得到一种能力,就意味着失去一种能力。

  大德鲁伊加强了他的身体强度,可是两个脑袋变成了一个,那个能够喷毒的龙头消失了。

  杜南德和妮莎何曾见过如此的激战,白晨依旧在游走着。

  虽然大德鲁伊加强了皮肤的防御力,可是并不代表他就真的刀枪不入。

  白晨的弩箭依然可以对准刁钻的角度,射向大德鲁伊的要害。

  大德鲁伊无可奈何之下,只能再次改变自己的身体,身体开始缩小到最初的三分之一,身体变得全白,不过身体更具流线型,身体也露出尖锐的骨质结构。

  这是大德鲁伊的三种形态之一,第一种双头恶龙形态,擅长的就是远程攻击,火与毒的双属性让他极具杀伤力。

  第二种则是巨龙的防御形态,通过外壳的加厚来增加防御力,力量也随之增加,不过失去了大部分远程攻击能力。

  现在这种就是第三种近战形态,此刻的大德鲁伊就像是一个持刀的野兽,双翼也露出锋利的骨质结构,后肢变得更为强壮,充满了爆发力。

  在获得无与伦比的速度的同时,他也失去了力量和防御力。

  在变化为近战形态后,大德鲁伊对白晨的压迫就更甚。

  一旁的杜南德和妮莎看的心惊胆战,生怕白晨落败。

  可是事实却恰恰相反,白晨反而对这种交战更加的适应。

  他的每一次跳跃,每一次反击,每一次腾挪躲避,都像是教科书一样的完美演绎着。

  大德鲁伊发现,这个小孩实在是太能打了,这个小子精确的计算出自己的所有行动。

  而大德鲁伊知道,自己并没有规章的功绩,可是这个小子却能够捕捉到自己的动向,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大德鲁伊已经极尽的攻击,却总是会被这小子抓住丝毫的漏洞。

  而这看起来不起眼的漏洞,却总能给大德鲁伊带来伤害。

  大德鲁伊身上的骨质肢节每次看起来快要扫到白晨,却总是会被白晨以毫厘之差避开。

  白晨的每一个动作都恰到好处,每一个攻击都是行云流水。

  大德鲁伊已经不耐烦了,久攻不下白晨,让他变得更加的烦躁。

  而白晨也开始失去了耐性,或者说是失去了兴趣。

  大德鲁伊后开几丈,与白晨拉开距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开始全心全意的投入与白晨的战斗。

  可是他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无法战胜这个小子。

  白晨平静的站在原地,没有丝毫的喘息,呼吸匀畅,不动如山,只是眼中依旧带着一丝冷意。

  “凡人,你不要得寸进尺,我讨厌别人对我的咄咄逼人。”大德鲁伊按耐下怒意,他实在是对眼前的这个小子有些束手无策。

  这家伙实在是太滑溜了,明明只要一巴掌的事情,可是自己愣是拖了几刻钟,连他的衣角都没有摸到。

  “我讨厌别人拒绝我的要求,任何要求,你现在还活着,是因为你还有问题没有回答我。”白晨针锋相对的反击道。

  “你真要与我以死相拼?”

  “以死相拼?你似乎还没有这个资格。”

  白晨丢掉了双弩,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或许我应该给你一些实质性的伤害,这样你才能感觉到恐惧,才能告诉我我所需要的答案。”

  大德鲁伊的瞳孔猛然收缩,很显然,白晨在更换了武器之后,他身上的气息也随之改变。

  这种变化让大德鲁伊感觉到了不安,如果说拿着双弩的白晨,还只是一个猎人。

  那么换上了匕首后,白晨就变成了一个杀手。

  大德鲁伊再次变化,面对白晨的变化,他也不得不动用第四种形态。

  这是他最不愿意使用的形态,毁灭龙形态!

  大德鲁伊的身躯开始散发出黑色与红色的气息,身体变得强壮,比起防御形态更加强壮,而他的暴虐气息比起第一种远程形态更加凶险,四肢更加的强壮有力,远远的超过了第三种近战形态。

  大德鲁伊的每一寸肌肤都在以夸张的方式膨胀着,这种形态下,他几乎要失去理智。

  强大的力量带来的就是无法控制的后果,大德鲁伊的声线变得沉重而且沙哑,吼声响彻整个森林。

  这才是真正的巨龙形态,之前的所有形态,都只是亚龙形态。

  人和龙的差别就在于此,人难以驾驭龙,不止是力量,还在于意识形态。

  吼——

  一声咆哮,就让周围犹如风卷残云一般,暴虐的气息伴随着旋风呼啸开来。

  杜南德和妮莎也被吹的无法站稳,连连退后。

  他们感觉,事情演变成了他们无法想象的结果。

  只有白晨巍然不动,就如一棵坚韧的小cao。

  尘埃扑面而来,当尘埃荡到白晨面前的瞬间,一颗狰狞可怖的龙头破开尘影,朝着白晨扑面撕咬过来。

  尘土已经将战场完全弥漫,杜南德和妮莎根本就看不见现场的战斗。

  只能看到翻滚的尘埃中,不时的有红光闪过。

  同时还伴随着恶龙的吼声,两人看的心惊胆战,却不敢接近战场。

  他们虽然少不更事,可是常识他们还是懂的。

  他们知道,如果他们接近战场,很可能下一刻就会被绞成肉酱。

  虽然他们很为白晨担心,毕竟白晨是为数不多,让他们关心,也是关心他们的人。

  而且这件事,也是白晨为了帮他们找到母亲,才会冒险与这个大德鲁伊战斗的。

  可是他们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等待着结果,这种感觉糟糕头顶。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打斗的声音以及光影平静了许多,并没有先前那么激烈。

  尘埃也渐渐的散去,不过战场的中心,依旧散发着炙热的温度。

  到处都是一片鲜红色,白晨依旧站在原地。

  而大德鲁伊所化作的恶龙,却几乎要支离破碎了。

  到处都是燃烧的碎肉和鲜血,而此刻的大德鲁伊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那种盛气凌人。

  他给人的感觉,就是奄奄一息。

  这场惨烈的战斗,他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即便他使用了几乎不可能被战胜的毁灭龙形态,他还是被击败了。

  而且是被最为残酷的方式击败的,他几乎要被白晨肢解。

  剧痛刺激着他的神经,也让他恢复了大部分的理智。

  他终于深刻的体会到了,这个男孩最为恐怖的一面。

  这场战斗下来,让他虚弱无比。

  “告诉我,到底是谁掳走了蓓蕾莎!”白晨冷酷的看着大德鲁伊:“或者我直接去你的部族,找你的族人询问。”

  大德鲁伊的胸口起伏着,身体开始缩小,开始恢复成人类的形态。

  不过即便恢复成了人类形态,他的身躯依旧血淋淋的,只不过没有龙形态的时候那么的触目惊心。

  “这件事不是我们部族做的。”大德鲁伊说道。

  “可是这块木板上的痕迹,你作何解释?”白晨质问道。

  “能够变成野兽的,并不是只有我们德鲁伊。”

  “你想告诉我,这是狼人做的吗?”白晨眯起眼睛:“我很熟悉狼人,如果是他们的话,所留下的不会是这样的痕迹。”

  “我说的不是狼人。”

  “那又会是谁?”

  “教廷。”

  “教廷?”

  “没错,教廷。”

  “我可从来没听说过,教廷也懂得德鲁伊教义与法术,你是不是觉得,你说出教廷,我就不能去教廷那里求证了?”

  “我没这个想法,我说的是事实,这件事反正不会是我们部族做的,蓓蕾莎是我们部族的一员的妻子,不过她只是凡人,所以并不知道我们的存在,而我们也没有理由攻击她,我们一直都知道,她与两个孩子一直生活在森林的外面,可是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没有伤害她,现在更不可能去伤害她。”

  “你是说,蓓蕾莎的丈夫,杜南德和妮莎的父亲,也是德鲁伊?”

  “是的,不过却是一个很特别的德鲁伊,他不同于我们部族的任何一个德鲁伊,在那件事没发生之前,其实他一直是我们中的一员……可是那件事之后,事情就变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