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三十章 打猎

第两千八百三十章 打猎

  蓓蕾莎发现,只要这个小孩在他们家里。

  她甚至不需要去为食物而操心,这个小孩在生活方面的能力,比起她要拿手的多。

  不管是打猎、抓鱼、采摘野菜、野果,都非常拿手。

  不只如此,他还会做菜、酿酒,甚至是盐巴,他都能从地下挖出来。

  这是蓓蕾莎从来都不敢想象的,这个孩子与她说过,这个地区的地下含有矿物盐,蓓蕾莎倒是想学习如何提炼出来,可是过程似乎有点复杂,蓓蕾莎看他做了几次,也没记清楚。

  “石头,你们东方的孩子,难道都像你这样能干吗?”

  “现在武唐的孩子,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我这算是填鸭式的,而在学校里,则是根据自己的兴趣去选择性的学习。”

  “什么是学校?”

  “就是教授孩子学习的地方,最基本的知识就是识字,然后就是各种的课外能力,挖掘孩子的专长。”

  “在你们东方有地方专门传授孩子知识的地方?”蓓蕾莎惊奇的问道。

  要知道这个时代的欧洲,普通人是根本就无法接触到文字的。

  更没有所谓的学校,识字率非常低。

  纸和笔被教廷牢牢的掌握着,也没有专门的机构传授学习知识,只有一对一的传授方式。

  欧洲的教廷,其实与东方的儒家很像是,不同的是,儒家的这种统治是隐性的,虽然人人都知道怎么回事,可是却没有人敢说出来。

  而教廷则是明目张胆的统治,他们控制人们的思想,cao控他们的意志,甚至是信仰。

  只要是不信奉他们的人,都会被送上审判台。

  杜南德和妮莎双眼充满了向往,他们一直都是孤独的生活在这个小村庄中。

  除了彼此,没有其他的同龄人相伴。

  对于白晨口中,几十个、几百个的同龄孩子在一起学习的景象,充满了想象与向往。

  这种差距就像是二十一世纪的文明社会与非洲部落之间的差距一样,两个从文化到文明的差距,让两者之间形成了一个交流鸿沟。

  “你们东方的孩子,都不需要为父母做事的吗?”

  “正常来说是不需要的,因为朝廷会为每一个学习的孩子一些补贴,为那些有孩子上学的家庭减轻负担,当然了,学校还是鼓励孩子在回家后,帮父母干一些家务的。”

  蓓蕾莎看了眼自己的两个孩子:“你们武唐真好啊。”

  蓓蕾莎听过很多关于武唐的美好,可是她很清楚,就凭他们这小的小弱的弱的组合,是不可能走的到武唐的。

  首先要穿过教廷布下的关卡,这个关卡就是为了防止平民前往东方。

  当然了,也可以购买东方商人出售的贩卖契约,这个贩卖契约就是把自己卖给商人,不过付钱的却是自己,这其实就等同于变相的偷.渡,而这些东方商人是与教廷勾结的,这些钱会分给教廷一部分。

  教廷的高层虽然反对偷渡,可是下面还是有人为了私利而暗中进行着这种买卖。

  不过蓓蕾莎可买不起这种贩卖契约,这种贩卖契约一张就要三十两银子,他们一家三口就是九十两银子。

  这对蓓蕾莎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并且这种贩卖契约只是把人送过教廷的关卡,而后就让他们自生自灭了。

  在经过教廷的关卡后,还有无边无际的沙漠,以及嗜血残忍的中东诸国的阻拦。

  如果被那些异教徒抓住,那就真的会变成奴隶。

  “石头,你的家族会需要购买人口吗?”蓓蕾莎低着头,腼腆的看着白晨。

  在从白晨的口中,知晓了东方的美好后,蓓蕾莎更加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在那样的环境下生存、成长。

  白晨摇了摇头:“贩卖人口在东方是违法的,武唐朝廷是不允许任何形势的人口贩卖。”

  “可是,我听说很多东方的商人在贩卖人口。”

  “不一样,其实那些在欧洲进行这种生意的,表面是做人口贩卖的生意,实际上做的就是偷.渡,并且其中很大一部分并不是武唐商人,这些人很多都是吐番、高丽居、百济、安南等国的商人,与他们做生意,你需要担心很多问题,并不是完全的安全,他们中的很多人会在半路上,把货物处理掉。”

  白晨看了眼蓓蕾莎,蓓蕾莎被吓得面无血色。

  “那就真的没办法去往武唐了吗?”

  “有,与真正武唐的商人签订劳工契约,每个武唐商人都有一定数额的劳工契约,签订后跟随着武唐商人可以出境,不过这个劳工契约基本上每个东方的商人来到欧洲后,就已经被各色各样的人占满了。”

  听到这里的时候,蓓蕾莎的脸上更是失落无比。

  这可能是她最不愿意听到的结果了,可是白晨的下一句话又让她升起了几分希望。

  “这件事交给我吧,我可以帮你们弄到劳工契约。”

  “你可以?”

  “不要忘记了,我是大家族的子嗣,这点问题还难不倒我。”白晨笑着说道。

  蓓蕾莎难言心中的感动与激动,她恨不得把家里所有东西都送给白晨。

  不过她也知道,自己家里的这些东西,白晨根本就看不上。

  “那……那什么时候……”

  “等我的人找到我吧。”白晨说道。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白晨就一直的住在蓓蕾莎的家中,与杜南德和妮莎一起玩耍。

  蓓蕾莎也只需要操心家务事,白晨动不动就会捡一只野兔子回来,吃喝根本就不需要她来操心。

  “石头,我们今天去哪里玩?”杜南德和妮莎整天的围着白晨转,从起床后就这样。

  “去打猎,这两天兔子吃腻了。”

  “小心点,林子里有狼群出没。”蓓蕾莎嘱咐道。

  白晨带着两个孩子,她也能放心,白晨虽然年纪与自己的孩子差不多,不过办事却稳重的多,倒也不需要她担心太多。

  “这里有狼群吗?我这几日都没发现狼群活动的痕迹。”

  “你还懂得打猎?”蓓蕾莎好奇的问道。

  “武唐也是山多林多,有时候跟着长辈一起上山打猎。”白晨随口说道。

  “那他们两个就交给你照顾了。”

  “放心吧,我会把他们平安无事的带回来的。”

  “对了,你打算用什么打猎?”

  “这是我这几日做的弩箭。”

  “哇……石头,你还会做这个啊?”杜南德是男孩,天性就喜欢这种武器,他感觉这种东西非常的帅气,最能体现男子汉的气魄。

  “我也给你们做了一个,这东西戴在手臂上,我帮你们戴上。”

  “这东西很危险吧?”蓓蕾莎担心的问道。

  “放心吧,就算伤也只是伤到别人,不会伤到他们自己的。”

  白晨带着两人进入林子里,杜南德和妮莎都很激动。

  他们可从来没打猎过,虽然他们所在村庄就是林子中。

  不过蓓蕾莎可不会打猎,更无法教他们如何打猎。

  “石头,你看你看,那边有小兔子。”妮莎和杜南德都很想尝试一下弓弩。

  白晨虽然把弓弩戴在他们的手臂上,可是却一直没机会尝试。

  “那只太小了。”白晨摇了摇头:“打猎的第一个准则,不许对幼小的动物下手。”

  “好吧。”两人讪讪的收回兴致,继续是跟在白晨的身后,寻找着猎物。

  “石头,你快看,那有两只狐狸,一大一小,那个能射吗?”

  “不能,打猎的第二个准则,带着幼崽的也不杀。”白晨回答道。

  “那如果大的动物没把幼崽带身边,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带幼崽,如果我们猎杀了,难道也算是破坏规则吗?”

  “作为一个猎人,就要遵守自然的规则,出现在你面前的猎物,是自然的馈赠,大自然选择了这个猎物出现在你的面前,你就可以下手,可是如果你明知道它还带着幼崽依然下手,那么大自然将会惩罚你,你将永远都无法再猎到猎物。”

  “打猎还有这么多的规则吗?”

  “这是大自然是平衡之道,就像是狼吃羊,羊吃草,你可以去适应自然之道,而不是去违背自然之道。”

  白晨指向前方:“你们看吧,那只雄鹿,它就是我们的猎物。”

  “那么大的雄鹿……我们的弓弩能杀死它吗?”

  “你们可以试一试,小心点……不要让它逃了,鹿的视野是非常广的,而且非常的敏锐。”

  嗉嗉——

  “哎呀……跑了。”

  白晨耸耸肩,杜南德抱怨的说道:“这弓弩射不准,我都很努力的瞄准了,可是箭矢还是射歪了。”

  白晨抬起手,对着半空中一射,一只鸲鸟落到了他们的面前。

  这只鸲鸟个头不小,足够他们一家人好好的吃上一餐。

  “把猎物带上,还有,任何一个猎人都不要去抱怨自己的武器,如果你的武器听到你轻视它们,那么它们也不会配合你。”

  “哇,石头你好厉害。”

  杜南德愕然的看着自己的弓弩:“武器也能听到我的声音?”

  “当然可以,人有思维有智慧,武器也有,战场上,战士会把自己的武器视作战友、知己,猎人也是一样,爱护自己的武器,把它们如同朋友一样对待,去了解它们,也关心它们,它们就会与你成为朋友。”

  “好吧,我错了,我的朋友,能原谅我吗?”杜南德看着自己的弓弩说道。(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