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二十九章 孤独的一家人

第两千八百二十九章 孤独的一家人

  也许他们这辈子都难有机会吃到这么丰盛的晚餐,蓓蕾莎回想自己的过去。

  也只有他们的父亲在的时候,那时候他们的父亲也带回来一头野猪。

  可是自从他们的父亲失踪后,生活的压力就完全的落到了蓓蕾莎的身上。

  两个孩子虽然面对这个东方贵族男孩的时候,显露出几分敬畏羞涩,不过在吃的时候,可一点没退缩。

  毕竟这样的大餐可不容易,蓓蕾莎倒是很不好意思,连连的给白晨道歉。

  三个小孩,一个大人居然把整头野猪吃完掉。

  这也是他们一家人几乎没有吃饱过,难得有机会吃大餐,自然是敞开肚皮。

  反而是白晨吃的最少,蓓蕾莎则是满脸的不好意思。

  晚上,蓓蕾莎把杜南德和妮莎的房间收拾后让给白晨暂住,他们两个则是与蓓蕾莎挤一挤。

  他们的潜意识里,都有着对贵族的敬畏,再加上刚吃过白晨一顿大餐,所以对于这样的安排也没有抵触。

  夜里,白晨还能听到蓓蕾莎在忙碌的声音,白晨坐在窗口,看到蓓蕾莎在里里外外的忙碌着。

  “蓓蕾莎小姐,你这么迟了还不休息吗?”

  蓓蕾莎抬起头,惊讶的看着窗口坐着的白晨。

  “没办法,我需要把野菜准备一下。”

  “对了,为什么这个村子的人都不见了?”

  “他们都跑掉了,我们这里的赎罪卷和布施卷太贵了,他们负担不起,再加上一年前,一场大火把大半个村子烧掉了,还好我们家距离其他人家比较远,所以没被波及。”

  “为什么蓓蕾莎小姐没有跟着其他人一起走?”

  蓓蕾莎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失落:“我需要等鲁夫回来,他说过会回来的。”

  “鲁夫?你的丈夫吗?他是做什么的?”

  “他是个铁匠,他被征召进了军队中。”

  “哪个领主的军队?也许我可以托人帮你找到你的丈夫。”

  对此,白晨并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蓓蕾莎的丈夫离开这么久都没有回来,只能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鲁夫发财了,抛弃了他的老婆孩子,要么就是死在了外面,再也回不来了。

  “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

  “他当时得到的征召令是大领主的,不过后来我打听到,大领主其实是给国王陛下征召的,鲁夫是在为王国而战,为国王陛下而战,我相信等到战事结束后,他就会回来的。”

  “近期苏格兰有发生战事吗?是和英格兰人打吗?”白晨纳闷的问道。

  “相传几十年前,英格兰人获得了石中剑后,教廷便称那石中剑的持有者能够统治苏格兰与英格兰,为此国王陛下一直在征召士兵,对英格兰人的入侵进行着抵抗。”

  石中剑?原来是发生在这个时代。

  白晨对于欧洲的历史并不熟悉,而且欧洲并没有正史的概念,对于历史记载都很模糊。

  甚至于现代的学者对于石中剑是否存在,都有着诸多的争论。

  “那你相信吗?相信石中剑真的能够统治苏格兰与英格兰。”

  “这事与我无关,我需要为养活孩子而操心,没心思去关心这种大事。”

  作为教徒,蓓蕾莎是不能随意表态的,在内心里,她是忠于苏格兰王国的,可是如果她否认石中剑的话,那么就等于否认了教廷所传播的教义。

  因为石中剑是得到了教廷承认的圣剑,石中剑的持有者是受到教廷祝福的大不列颠之王,所以蓓蕾莎不能去随意的议论这件事。

  特别她还不知道,白晨的真正身份。

  教廷最初的成立所奉行的教义是好的,可是发展至今,已经变了味道,教廷变成了某些人的敛财工具,变成了少数人权力与利益的武器,本来是导人向善的教义,如今却成了非白即黑。

  “石头,你的家人什么时候会来找你?”

  “这可说不定。”白晨摇了摇头:“这要看他们什么时候能找的到我。”

  为了拓展西方的市场,武唐也已经把触手伸到了欧洲。

  欧洲虽然贫瘠,不过这种贫瘠是相对的。

  教廷把大部分的财富都敛为己有,所以教廷还是有钱的。

  所以还是有不少的武唐商人与教廷做生意,并且武唐也在欧洲这边设有领事馆。

  不过教廷有一个坏习惯,他们似乎觉得只要在这片土地上,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就连武唐商人的钱,他们都敢坑。

  而这时候武唐的领事馆就发挥作用了,教廷再狂妄,也不可能忽视武唐。

  再者说,教廷也从武唐的手上获得了补上的利益,他们不敢直接翻脸。

  “你该休息了,太过操劳很可能病倒,如果你病倒了,那么就没有人照顾杜南德和妮莎了。”

  “好的,把这些野菜收进来,我就去休息,你也早点休息吧。”

  蓓蕾莎的手脚勤快,很快就把手上的活忙完了。

  不过随后她又把白晨以及两个小孩的衣服拿去洗,帮白晨准备了一套杜南德的衣服。

  翌日,蓓蕾莎被孩子们的闹声吵醒,蓓蕾莎起床的时候,发现白晨已经帮他们把早餐准备好了。

  “蓓蕾莎小姐,我帮你们准备了一些早餐,你们可以尝一尝,这是东方的早餐,看看是否合你们的胃口。”

  “好吃……妈妈,石头做的饭菜很好吃。”

  “石头,这些都是你准备的吗?”蓓蕾莎满脸的惊疑,难掩脸上的震惊。

  她没想到,眼前这个来自东方的贵族男孩,居然有这样的手艺。

  不用入口,只看这品相还有香气,就知道这些早餐非常美味。

  “这蛋是哪里来的?我们家里并没有蛋啊。”

  “这是鸟蛋,我在林子里掏的。”

  “这又是什么?”

  “这是浆果砸碎后,和野草混合起来熬制的野菜羹。”

  “那这个汤呢?”

  “昨天野猪的骨头,熬制三个小时的。”

  蓓蕾莎都听呆了,白晨说的这些,有些是她经常用到的,比如说野生的浆果和野菜,又有些是她根本就不会注意到的,比如说骨头。

  可是这些东西在这个男孩的手中,居然可以烹饪出如此美味的佳肴。

  她感觉这些东西,比起小镇上的饭馆做的都要好。

  “对了,你家中有坛子吗?”

  “坛子?有,你要来做什么?”

  “我看到村子里田地荒废在那里,不过里面还是长了一些小麦,我可以用那些小麦酿制出麦子酒,三个月后,你可以把麦子酒拿去镇子上卖钱,应该可以帮你补贴一点家用。”

  蓓蕾莎听的哑口无言,不知道说什么好。

  “石头,你怎么会这些事情?”

  “我的家里是开酒馆的,所以不管是做吃的还是酿酒我都会,再说了,我可能还要在这里借住几日,我想你不会反对吧?”

  “不会,当然不会。”

  “杜南德、妮莎,我们去河边抓鱼吧,中午我给你们做鱼羹。”

  “好啊好啊……”妮莎欢快的拍着小手。

  “可是……”杜南德转头看向蓓蕾莎:“可是妈妈不让我们接近小河。”

  “如果你们能确保不接近深水区,我同意你们与石头一起去河边抓鱼。”蓓蕾莎说道。

  杜南德和妮莎几乎没有和同龄人一起玩过,如今来了一个小伙伴,他们当然是满心欢喜。

  三人来到小溪边,河流并不湍急,不过水似乎不浅,特别是对三人来说,最浅的地方可能都有半身。

  水越深,鱼就越多,隐约能够看到水下有鱼群在游动。

  杜南德和妮莎双眼放光,不过又有些举足无措。

  倒是白晨轻松的抓住了两条大鲟鱼,可惜现在并不是产卵的时候,不然的话鲟鱼的鱼子酱将会卖出天价。

  两人看着白晨这么轻易的抓到两条鱼,更是跃跃欲试。

  不过他们毕竟手太生了,全身都弄湿了,也没抓到鱼,这让他们非常气馁。

  两条大鲟鱼对他们一家人来说,已经足够了,这两条大鲟鱼至少十斤以上,杜南德和妮莎都有些抱不动。

  白晨非常好奇,这样的一个山清水秀的村子,怎么会到现在只剩下蓓蕾莎一户人家。

  偶尔走过一间荒废的人家,可以看到火烧过的痕迹。

  白晨曾经怀疑蓓蕾莎有问题,不过在观察了一个晚上后,白晨觉得蓓蕾莎的确只是普通的农妇。

  在回去的路上,白晨又采摘了一些蘑菇,顺手还抓了一条肥大的蛇。

  杜南德和妮莎看着白晨,在他们的眼里,白晨已经成了无所不能的象征。

  看起来这个黑发黑眼的男孩,和他们差不多大,可是他却会很多他们不会的技能。

  “石头,我听说贵族家的子嗣是不需要干活的,为什么你会这么多技巧?又会抓鱼,又会抓蛇,还会做饭,我都不会做。”

  “你说的是欧洲的贵族子嗣,在我们东方,贵族也需要努力学习各种知识,如果没有足够的学识与能力,如何继承庞大的家产,如何维持家族的兴盛繁荣?”

  西方与东方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欧洲的贵族,他们不需要努力,也不需要工作,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享受,因为只要政治局势稳定,他们的家族就能持久延续下去。

  而东方的家族之间竞争实在是太激烈了,新政维护整个大环境,却绝对不会去维护单独的一个家族。(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