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二十八章 欧洲

第两千八百二十八章 欧洲

  在这场多边谈判中,并没有太多的扯皮。

  毕竟吐番等国都不想夜长梦多,想要尽快的把疆土的争端解决。

  如今的武唐实在是太吓人了,放在以前,武唐虽然富饶,可是军力并不强,如果单拉一个出来,或许有所不如,可是如果他们联合在一起,武唐是万万不可敌的。

  现在却不同了,现在武唐不止的富饶繁荣,而且兵力战力空前强大。

  他们也非常清楚,武唐卖给他们的都是次品,都是淘汰品。

  真正的好东西武唐自己都还留着,就比如说在对突厥的战争出现过的钢铁战车,吐番等过多次表示,只要武唐愿意卖,多少钱都愿意给。

  可是武唐就是咬死不承认,即便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武唐依然声称这都是无知者的谣传杜撰,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钢铁战车。

  还有就是飞机,每个人都知道,武唐的飞机最先应用在的地方就是军事,可是武唐还是腆着脸说,这种飞机只适合载人,而不适合军用战争。

  吐番等过多次想要购买飞机和钢铁战车,武唐要么说产量有限,不准备出售,要么就说根本没这东西。

  放在以前,这些强盗国家多半就要以武力逼迫武唐就范。

  可是现在,哪怕武唐当着他们的面睁眼说瞎话,他们也无可奈何。

  即便武唐承认有这些东西又怎么样?

  武唐就是不卖,他们也无可奈何。

  吐番在武唐朝廷这无下手的机会,就把目标转向了民间,希望从民间的个别有势力的人身上下手,希望通过他们来获得武唐的这些尖端武器。

  结果那个势力当天就被朝廷警告,那个势力吓得直接就把事情始末一五一十的通传给朝廷。

  说起来那个势力也没有通敌,虽然对于吐番的开价非常垂涎,可是毕竟能力有限,原本只是打算敲吐番一笔钱的,压根就没打算真的把东西弄给吐番。

  可是即便如此,依然被朝廷狠狠的批评。

  这些东西都是护国利器,虽说即便是把实物给他们,他们也做不出来。

  可是毕竟朝廷还是希望,能够把优势期延长的更久。

  武唐也没指望永远不让他们做出来,可是只要保持这个优势一天,所能获得的利益也是巨大的,绝对不允许旁人为了私利出卖整个朝廷的利益。

  武唐就像是这个时代的中心一样,然后周边的国家因为在制度上学习了武唐,所以相对来说也要好上一些,不敢说与现在的武唐比,至少比起十年前,也是能比的。

  只不过珠玉在前,周边国家相对就没那么显眼了。

  不过武唐与周边国家的商业贸易,也带动了周边国家的经济,虽然无法如武唐那么富裕,可是百姓吃上一口饭还是可以做到的。

  可是再外围,那就没那么富裕了,从西南方向一直延伸到沙漠地带的中东,那里受到武唐的影响相对小许多,再经过沙漠,延伸到欧洲,那里还处于教廷的统治,而且在短时间内是无法动摇的。

  那里与武唐比起来,简直就是地狱一样的存在。

  特别是近年来,教廷的苛捐杂税逼迫的平民苦不堪言,甚至就连贵族都难以承受的地步。

  在欧洲如果无法缴纳税收,那么教廷就会将之裁定为异教徒,对其进行审判。

  这是欧洲最为黑暗的时代,教廷用血腥的手段统治着这片土地。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去东方就能活下去,可是怎么去东方?

  这可是万里之遥,还要穿越中东各个部落,那可是被称之为野蛮国度的地方。

  爱丁堡的一个名为费雷的小村庄中,这里就像是欧洲的一个缩影。

  穿过泥泞的小路,蓓蕾莎拖着疲惫的身躯,她的一对儿女不知道苦愁的围绕在她的身边,在路上嬉闹玩乐着。

  蓓蕾莎带着他们走了十几里的路,依靠着帮镇子上的人家洗衣服,赚到了三十文钱。

  这三十文钱可是实打实的武唐纸币,绝对不是教廷发布的那种布施卷和赎罪卷。

  这三十文钱如果节省一点,应该够他们一家人买够十天的份面包,再从山上挖一点野菜,这半个月也就撑过去了。

  这三十文钱可比布施卷与赎罪卷值钱多了,根本就无法达到教廷说的,可以用来购买商品食物,因为商人只要武唐纸币。

  教廷除了征收税金之外,同时还会向平民强制售卖布施卷和赎罪卷。

  布施卷就是对教廷的捐赠,如果不购买布施卷,那就是对教廷的不忠,对上帝的不忠。

  而赎罪卷则是因为教廷宣称,每个人来到这世界上,都是一种罪恶,因为人类的始祖亚当夏娃就是违背了上帝的旨意,他们这些后代生来都是带着罪恶。

  所以需要购买赎罪卷来减轻自己的罪恶,虽然这个理由看起来荒诞无比,可是教廷却用这种理由,在欧洲敛财了几百年。

  蓓蕾莎看着手中的赎罪卷和布施卷,然后将这两个撕碎了,至于另外一张,看起来略显陈旧的武唐纸币,她却不敢去撕毁。

  毕竟这武唐纸币虽然陈旧,可是这质感这印刷工艺,就比赎罪卷与布施卷要珍贵了无数倍。

  她不知道武唐,虽然她听说过,在遥远的东方,有这么一个国家。

  可是对蓓蕾莎来说,武唐实在是太遥远了,仿佛是传说一样的遥远。

  过去的蓓蕾莎是一个虔诚的信徒,可是如今的她,已经无力去信仰自己的上帝了。

  因为这份信仰实在是太昂贵了,她无力去承担这份信仰。

  如果让她做出一个选择,她宁可去信奉这个纸币上的女帝。

  这位被无数的光环所笼罩的,统治着天之国府的女帝。

  “好香……”杜南德突然与妹妹停止了追逐,似是是什么气味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妮莎也嗅到了香气,蓓蕾莎看到自己的儿女似乎要往林子深处钻,立刻出声叫住了他们。

  “杜南德、妮莎,马上就要到家了,你们要去哪里。”

  “妈妈,你没闻到吗?好像有人在我们家附近烤肉。”

  蓓蕾莎也嗅到了这气味,心头突然一紧,自己家附近没什么人住,什么人会在附近烤肉?

  难道是强盗?

  这一带可不平静,如果是强盗的话,那就糟糕了。

  他们一家,就自己一个成年人,两个小孩子,拿什么来抵御强盗?

  “你们回家去,我去林子里看看。”蓓蕾莎说道。

  蓓蕾莎忧心忡忡的进入林子,肉香的气息越来越浓。

  蓓蕾莎看到了地上的血迹,这让她越发的紧张。

  没走几步,蓓蕾莎看到了一个身影,一个孩童的身影,这个孩童看起来和自己的杜南德年纪相仿,不过看起来更加的健康,黑色的眼睛和头发,坐在火堆的前面,而在火堆上,还有一个与男孩的体形极其不相称的野猪。

  这个野猪估计体形都和蓓蕾莎差不多大了,这让蓓蕾莎怀疑,除了这个男孩之外,还有其他的大人一起。

  这是东方人?蓓蕾莎见过东方人,在一百多里外的爱丁堡里见过,被爱丁堡的大领主奉为上宾,据说是来自东方的商人。

  “你好。”蓓蕾莎远远的打了个招呼。

  她看到了那双黑色的,深邃的双瞳,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接触到那对眼眸,蓓蕾莎有些恍惚。

  白晨抬起头,微微点点头:“你好,你是这里的村民吗?”

  “是的,不过现在这个村子已经没有人住了……除了我和我的孩子,孩子,你是谁?你家大人呢?”

  “我是出来玩的。”白晨微笑的回应道:“你说这里只有你和你的孩子吗?”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我一个人吃不完这么多的烤肉,把你的孩子叫过来,一起吃吧。”

  “这野猪是你打的?”

  “不是,我是正好遇到了这只受伤的野猪,看起来是遇到了比它更加凶猛的野兽,被咬伤的。”

  蓓蕾莎心中一阵感慨,这个来自东方的男孩运气真好啊。

  如果她能遇到的话,至少三个月的食物都够了,这么大一只野猪,足够他们一家人吃三个月了。

  “这样好吗?”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在你家里借宿一个晚上,可以吗?”

  “当然,当然不介意。”蓓蕾莎欣喜的接受了白晨的提议:“请稍等,我去把杜南德和妮莎叫来与你认识。”

  很快,蓓蕾莎就带着儿女来到了白晨的面前,杜南德和妮莎在面对眼前这个,年龄与他们相仿的男孩的时候,莫名的生出几分自卑。

  这个黑发黑眼的男孩,身上的衣服布料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可是一眼看上去就知道非常的名贵。

  蓓蕾莎当然认得出,这是上等的绸布,贵族可是需要几十两银子才能从东方的商人手上买到。

  蓓蕾莎更加确定了,这个男孩是东方的贵族子嗣。

  “这是杜南德,这是妮莎。”

  “你们好,我是石头,来自东方。”

  “石头,只有你一个人出来玩吗?”

  “还有一些人随我出来,他们现在应该在找我吧。”(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