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二十一章 戏弄

第两千八百二十一章 戏弄

  “能凑近一点吗?”

  “你要做什么?”罗生奈良对白晨非常的戒备。

  突然,白晨的脸色就像是翻书一样,说变就变,前一刻还清风拂面,下一刻就雷霆震怒:“我让你站过来!你听不明白吗?”

  白晨的突然变脸,直接就让罗生奈良僵在原地,在白晨的这种态度下,让罗生奈良接近白晨显然是更不可能的事情。

  这就好比知道一个被拉掉了引线的手雷,还要去接近的感觉是一样的。

  可是,罗生奈良又不敢转身逃走,因为他知道,这颗手雷的威力,不管他逃的多远,都会被炸的粉身碎骨。

  在白晨的凶光下,罗生奈良小心翼翼的接近着白晨。

  “来,坐到这边来。”

  白晨让罗生奈良坐到安培晴明倚靠的那块石头上,这种弟子靠在旁边,他坐在上面,这种感觉还是非常的特别的。

  当然了,这种特别的感觉是坐立不安的。

  “你的妖躯是玄阴妖水凝炼而成的吧?”白晨问道。

  罗生奈良僵硬的点点头:“是……”

  “你杀了我两万多人,所以作为偿还,我就从你的身上抽两万根骨头,反正你的妖躯可以不断的重塑,你没意见吧?”

  “啊……”

  “没意见就好,那我开始了。”

  罗生奈良抬起头看向白晨,脸上还带着惊愕的表情,白晨突然双手握住罗生奈良的脑袋。

  啪嚓——

  罗生奈良的脑袋被摘了下来,白晨一脚踹在失去脑袋的躯体上,罗生奈良的躯体瞬间被炸裂。

  “我算过了,一共三百根骨头,重新塑造身体。”

  这和罗生奈良想的完全不一样,这种巨大的痛苦,还有被大量的剥夺法力的感觉非常的不好。

  虽然失去了身体可以重新塑造,可是只剩下一个脑袋,也让他的法力大为削弱。

  可是面对着凶残至极的白晨,他不敢不塑造身躯。

  身体刚刚塑造完成,白晨一巴掌糊在罗生奈良的脸上,他的脑袋瞬间掉落下来。

  “再来。”

  白晨又换了一个姿势,一脚踹飞罗生奈良的脑袋。

  众人还有三只妖怪就看着白晨,尽情的折磨罗生奈良。

  他们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幸灾乐祸,反而感觉毛骨悚然。

  罗生奈良可是东瀛的万妖始祖,却在这个外表只是孩童的小妖怪的手中,被摧残的不成人形。

  这种感觉是非常恐怖的,因为这个喜怒无常的小妖怪,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把矛头指向了他们。

  罗生奈良被折磨到一百次的时候,法力几乎已经枯竭了。

  毕竟每次被人把身体砸烂,然后重新用法力塑造出身躯,这是非常折磨人的事情。

  一次就已经是折磨,更不要说一百次了。

  可是白晨却像是以此为乐,反而不时的调侃说道:“你刚才有数数吗?”

  罗生奈良欲哭无泪,可是为了生存,他又不得不如此卑躬屈膝,承受着屈辱。

  “好吧,其实我有数,不过看起来你还有余力,而且我也还没尽兴,不如我们继续吧。”

  “你不愿意吗?”

  在白晨一次次的折磨下,罗生奈良终于被榨干了最后一丝法力。

  罗生奈良虽然很强大,可是他的强大其实并不完全属于他自己,他是依靠轩辕羽的神血,再经过身体的改造,才会达到如今的修为。

  他的大部分法力都源自于神血,每次消耗法力就是消耗神血,而神血是可以自我恢复的,这也是神血的神效。

  不过神血多恢复的就快,神血少恢复的就慢。

  所以他的法力恢复是非常缓慢的,特别是现在这种状态,他的神血几乎被耗尽了。

  “折磨了你这么久,心情终于舒畅了许多。”白晨似是享受一样吸了口气。

  “你是不是在想,只要能够操控天照,你就能够战胜我?打败我?杀死我?”白晨的脸上恢复了春风拂面的笑容。

  罗生奈良将头低的更低,不敢去回答,也不敢去接触白晨的眼神。

  他怕自己的心思在白晨的面前曝光,白晨带着淡淡的笑容:“没用的,那个神躯已经是我的了,你觉得我在知道了你的打算后,还会给你留有机会吗?”

  白晨的话让罗生奈良彻底死心了,不,应该说绝望。

  那就像是自己多年辛苦努力的目标,却被别人夺走一样,心痛的感觉。

  “能告诉我,你和金灵真人做的交易吗?他又有什么目的?或者是计划。”

  “我不知道……”罗生奈良战战兢兢的看着白晨。

  “不知道?看起来我应该给你更深刻的教训。”白晨的语气充分的说明了他现在的不满,眼中寒光凛然。

  “我真的不知道,金灵真人只说,我给他收集足够的血食,等到他的计划成功后,那么我就是东瀛真正的主人。”

  “你说的这些毫无价值,看来你最后一点价值都没有了。”白晨失望的说道。

  白晨的眼中透出一丝杀意,罗生奈良已经彻底的绝望了。

  果然,到最后也没躲过杀身之祸。

  突然,白晨哈哈一笑,拍了拍罗生奈良:“看把你吓的,我没想杀你,你怎么这脸色,身体不舒服?”

  罗生奈良何止是身体不舒服,他只觉得站在白晨的身边,整个人都不好了。

  “看在轩辕羽的面子上,我就暂且不杀你了。”

  白晨松开了失魂落魄的罗生奈良,目光转向三只妖怪。

  “你们说我应该怎么处置你们?”

  让他们回答这个问题,显然是在为难他们。

  他们当然不想死,可是如果他们这么回答的话,以这个小妖怪的恶劣性格,多半不会如他们所愿。

  可是如果说想死,那估计这小妖怪也会顺水推舟。

  所以说,这个问题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是死局。

  “你们不要这么害怕好不好,我又不吃了你们。”白晨翻了翻白眼:“我们往日无缘,今日无仇,我也不会为难你们的……至少不会把你们整的跟罗生奈良一样。”

  “阁下……我们也是有尊严的。”九尾狐的性子最为暴躁,它虽然惧怕白晨,可是它无法忍受白晨用戏弄罗生奈良的方法戏弄它们。

  “那带着你的尊严去死好了,你把脑袋伸过来,让我捏爆你的脑袋。”

  “阁下。”安培晴明发出虚弱的声音:“玉藻天性耿直,本性并不坏,它过去的罪恶也多是因为被罗生奈良控制所造成的,并未因为本意对百姓造成过危害,特别对武唐中原的百姓更是秋毫无犯。”

  反正罗生奈良的邪恶已经是定性了,有脏水就往他的身上泼准没错。

  罗生奈良在一旁,也没有去反驳。

  安培晴明现在也算是弄清楚了,这个小妖怪根本就是武唐派来的。

  上次罗生奈良袭击了武唐购买的倭人队伍,导致武唐雷霆震怒,这个小妖怪才会出现在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罗生奈良自己招惹来的。

  安培晴明的语气甚至透露出几分对武唐的向往,当然了,他之所以帮玉藻求情,是因为自己女儿的性命与玉藻连为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他也是逼不得已之下,只能阻止玉藻继续激怒白晨。

  “你能保证他们将来的行为?”

  “我能保证。”安培晴明这时候只能硬着头皮接下白晨的话。

  如果这时候他说个不字,那么白晨直接杀死九尾狐,到时候连自己的女儿也一起一命呜呼,他找谁说理去。

  “行,那就没事了。”白晨耸耸肩,看了眼身边的罗生奈良:“你跟我来,我还有问题要问你。”

  罗生奈良老老实实的跟在白晨的身边,白晨瞥了眼罗生奈良。

  “你现在还有分魂在外吧?这应该是你最后的底牌吧?”

  罗生奈良心头咯噔一下,难道他已经神通广大到这种地步了吗?

  连自己的**都知道,这件事他可没告诉任何人,任何人都不知道这件事。

  可是白晨却知晓这件事,这让罗生奈良不禁揣测起来,白晨知不知道那些分魂的下落。

  不过自己都不知道分魂的下落,更别提别人了。

  “我虽然不知道你的分魂在哪里,不过要找到你的分魂很简单,把现在的你直接毁灭,你的分魂就会成为主魂,而只要在你现在的魂魄上留下印记,到时候顺着印记去找觉醒的魂魄,就能轻易的把你所有的分魂全部消灭,所以你的底牌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白晨的话让罗生奈良面如死灰,他过去觉得这招管用,留作最后的底牌,是因为没有人能够在他的灵魂上留下印记。

  可是现在面对白晨,他毫无抵抗之力,他近乎于无所不知的能力,也让他尤为恐惧。

  这种随时随地,都会被探知到自己最深处秘密的感觉,让罗生奈良如坐针毡。

  “你去西方,逃去西方,去找教廷的人,告诉他们金灵真人已经暴露了,让他们尽快的进行计划。”白晨说道。

  “什么?”罗生奈良满脸愕然的看着白晨。

  白晨这是要他去做卧底,可是他现在法力几乎枯竭,又如何能够去的了西方?

  “这枚戒指能够提供给你足够的法力,拿去。”白晨丢给罗生奈良一枚戒指:“事成之后,我恢复你的法力,可是如果失败了,或者你敢违背我的命令,那么你就自己找个地方,把自己埋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