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一十七章 戏弄

第两千八百一十七章 戏弄

  “你想要杀我,最好先打败他们。”白晨满脸的笑容:“在这之前,我会不断的泄你的老底。”

  “哼!自寻死路。”罗生奈良讨厌别人泄漏他的秘密。

  “你们别看他盛气凌人,其实他现在也只是外强中干,被人强行唤醒过来,现在实力还没恢复到巅峰,原本他预计是再过一千三百年苏醒的,可是现在才休眠了几十年就被唤醒过来,他现在的实力不足全盛时期的六成,这还是他得到了一些补偿的缘故,再加上他还留存着一点的神血,所以要消灭他,现在是最好的机会。”

  安培晴明等人全都诧异的看着白晨,这种事情恐怕就只有罗生奈良自己知道吧。

  这个小妖怪居然能够直接点破,罗生奈良更是又惊又怒。

  其他的私密还好说,可是自己预计休眠的时间,这可是只有自己知道,没有和任何人说,这个小妖怪居然连这件事都知道。

  这让罗生奈良产生了一丝恐慌,他不明白,这种秘密怎么会被人知晓的。

  就连自己现在的状态,都没逃开这个小妖怪的眼睛。

  “他先前故意跳动这个巫女,其实就是故意刺激她,先把她拿下,吸收了她血脉中的八歧大蛇,这样一来,他就能恢复更多的法力,对付你们也更有把握。”

  千鹤泷兰心中一诧,这个小妖怪也知道自己的秘密?

  这也难怪,就连罗生奈良的秘密,他都知道。

  自己的那点小秘密就更不用说了。

  罗生奈良虽然对自己什么都没说过,可是自己却神经过敏。

  看起来是毫无原由,实际上却是罗生奈良有心算计的结果。

  “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安培晴明问道。

  “有,比如说这位金灵真人是什么出身,不过以他的法力,在中原肯定不是籍籍无名之辈,要想知道他的来历应该不难。”白晨笑着说道。

  此言一出,金灵真人当即变脸,他最忌惮的就是别人议论他的身份了。

  可是白晨却明目张胆的说出,要去调查他的身份,这让他如何能够容忍白晨继续这么放肆下去。

  面对着金灵真人杀气腾腾的样子,白晨却没有闭嘴的觉悟,依然滔滔不绝的说着。

  “我知道你现在很想杀我,不过你最好动作快一点,因为武唐的大军已经包围了整座山,以他们的行军速度,很快就会开始向内推进,到时候就算我不去追究你的身份,你的身份也会大白于天下。”

  金灵真人在怀中摸了摸,掏出一个铜镜。

  安培晴明看到这铜镜,眉头一挑:“昆仑镜。”

  “昆仑!”白晨眼中射出一道精光:“好好好……太好了。”

  “认出这昆仑镜,你不怕?”金灵真人凝视着白晨。

  “昆仑镜?我这正好也有一面。”白晨拿出了同样一面昆仑镜。

  “怎么可能?”金灵真人的脸色惊变:“你那是赝品!”

  安培晴明也是满脸的困惑,他对昆仑镜之所以熟悉,是因为八咫镜就是仿造昆仑镜的。

  不过八咫镜显然只是有雏形,没有昆仑镜那般无限神通。

  可是一时间,他居然分不出谁手上的是真的,谁手上的是假的。

  “真与假,试一试便知道了。”白晨随手抛着昆仑镜,对这件神器没有丝毫的珍惜。

  不似金灵真人一样,双手握着昆仑镜,似乎生怕掉落在地上。

  如果仅凭这种态度,可能会迷惑其他人,金灵真人却从白晨手中的昆仑镜中,感受到了同样的神圣气息。

  可是,金灵真人绝对不相信,这世上存在两个昆仑镜。

  金灵真人突然翻过镜面对准白晨:“收!”

  只是,白晨却依旧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看起来你的昆仑镜没用。”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金灵真人心中惊疑不定,难道……难道被掉包了?

  这更不可能了,自己的昆仑镜十年都没拿出来了,怎么可能被人掉包?

  “看看我的昆仑镜!”白晨也翻过镜面,对着金灵真人轻喝一声:“收!”

  金灵真人吓得直接就逃窜开来,可是却发现白晨正玩味的看着他,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小畜生!你……”

  “看把你吓的。”白晨瞥了瞥嘴。

  金灵真人一阵面红耳赤,罗生奈良看到金灵真人被如此的羞辱,自己倒是消了不少气。

  果然,要想让自己平息怒火,就需要有一个更倒霉的人作为参照。

  “真人,休要上了这小子的当,他现在是在拖延时间,还是速战速决为好。”罗生奈良这时候反而收敛起先前的不可一世。

  “迟了!”安培晴明轻喝一声,突然周围的地冠树树根突然燃烧起来。

  火就是植物的天敌,虽然地冠树对普通的火焰抗性很高,可是依然不能豁免火焰对它们的伤害,更何况安培晴明所释放的火焰,并非凡火。

  而地面出现了十几个火坑,这火坑不断的向外喷射火星,同时还有一个个火焰老鼠蹿出来,满地的乱窜。

  “安培晴明,几十年不见,你倒是长进了不少。”罗生奈良有些恍惚,他本以为安培晴明已经因为年龄的问题而精力下降,却不料安培晴明比起上一次的见面更强了几分。

  安培晴明冷笑一声,不过他能够顺利的施展这个法术,召唤出成群结队的烛鼠,也是多亏了白晨的拖延时间与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这些烛鼠算是小妖怪的一种,它们就和普通的老鼠差不多,都很胆小,几乎不具备什么攻击力,它们喜欢偷吃普通人家里的烛火,这是它们的食物来源。

  不过如果聚集起来,它们将会展现出惊人的攻击力。

  这些烛鼠就是安培晴明收集与豢养的,而且数量非常的庞大,因为安培晴明是用法力豢养,所以它们的实力也比较起一般的烛鼠更强几分,并且也更听话。

  这些烛鼠从火坑中涌出来的时候,罗生奈良还比较淡定,可是当烛鼠的数量过万的时候,罗生奈良无法再淡定了。

  可是这远远不是上限,十几个火坑里的烛鼠就像是永无止尽一样,不断的向外冒着。

  “雕虫小技。”金灵真人眼中射出一道利芒,手掌一张,放出十二道金光,这十二道金光化作十二柄利剑,疯狂的绞杀着烛鼠。

  安培晴明立刻让烛鼠分散,避免聚集在一起被大量绞杀。

  “我们也上!”安培玲珑轻喝道,徒然,她身上的气息开始飞涨起来。

  弥生三月和千鹤泷兰都露出一丝异色,安培玲珑身上的气息已经发生了改变。

  安培玲珑在使用九尾狐的法力!

  千鹤泷兰想想,也使出了八歧大蛇的法力。

  只有弥生三月没有九尾狐或者八歧大蛇这个级别的封印妖怪,也没有草雉剑、八咫镜同等级的八尺琼曲玉。

  看起来她是最弱的一个,可是事实并非如此。

  弥生三月还是弥生三月,这也是源义公所传授她的阴阳法术奥义。

  源义公的修为并不在安培晴明之下,并且他们所学习的阴阳法术基本都是相同的,可是源义公却比安培晴明更早的去世,并不是源义公撑不下去。

  而是因为他把所有的法力全部封印在弥生三月的体内,这法力虽然不是弥生三月的,可是却能够在需要的时候拿出来使用。

  并且源义公的法力温和如水,更不会伤害到弥生三月。

  当弥生三月解开了自己体内的封印后,弥生三月的气息暴涨起来。

  浩瀚如海一般的气息,弥漫整个神社。

  安培晴明心中一震,激动的看向弥生三月,弥生三月也看了眼安培晴明。

  虽然弥生三月不是源义公,可是这时候的弥生三月却像是带着源义公的影子一样。

  “晴明……我们又见面了……”同门的感情,并不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散。

  弥生三月没有说话,可是安培晴明却看到了曾经的深厚羁绊。

  弥生三月第一个动手了,她的身上突然闪现出一个幻象,一个身高十丈的大鬼王,虽然面目可憎,却不让人生厌。

  罗生奈良看到这大鬼王,脸上失去了先前的温文尔雅,显露出一丝戾气。

  源义公曾经用这招,给予他重创,也是这招让他沉眠了数十年之久。

  “同样的招式,不要对我使用两次!”罗生奈良暴怒着,张开嘴喷射出大量的黑色液体。

  大鬼王手握金帛朝着罗生奈良盖过去,可是罗生奈良喷射出的黑色液体也射在金帛上,金帛瞬间就变成了黑色。

  大鬼王连忙丢弃金帛,可是这时候又一道金光射在大鬼王的头上。

  大鬼王惨叫一声,同样弥生三月也是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吐血不止。

  安培晴明惊怒交加,这是金灵真人偷袭的,金灵真人不管是法力还是法术,都在他之上。

  与他缠斗的时候,居然还有时间出手偷袭弥生三月。

  这时候安培玲珑和千鹤泷兰也分左右的攻向罗生奈良,两人操控着水与火,涌向罗生奈良。

  罗生奈良被水火交织着冲击,身体突然爆炸开,黑色液体四溅开来。

  安培玲珑和千鹤泷兰都是一喜,解决了?

  不对,罗生奈良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解决。

  正当安培玲珑和千鹤泷兰惊疑不定的时候,那些溅射开的黑色液体,突然像是获得了生命力一样,可是朝着安培玲珑和千鹤泷兰的身上聚集。

  “该死……他要吞噬我们!”(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