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一十四章 开战前兆

第两千八百一十四章 开战前兆

  白晨被毫无征兆的放了出来,这让白晨很困惑。

  安培玲珑并不在身边,只有一个妖怪,拿着玉瓶。

  很显然,是这个妖怪把他放出来的。

  白晨疑惑的看着妖怪:“你是谁?”

  “我是大人派来的,前来营救你的。”

  白晨看了眼周围,又看了看眼前的妖怪:“你骗我?这种试探一点都不好玩,安培晴明应该就在附近吧?”

  “我真的是……”

  白晨打断了妖怪的话:“这里还在平安神社的范围内,你说你是罗生奈良派来救我的,那为什么要在这时候把我放出来?而不是直接带我离开平安神社的范围?”

  “这……”

  “你不用回答,我来回答,因为安培晴明怀疑,我的出现是不是因为罗生奈良的陷阱。”

  “就如安培晴明一辈子都想消灭罗生奈良一样,罗生奈良也希望能够消灭平安神社,乃至所有的神社。”白晨顿了顿,又道:“安培晴明对我不放心。”

  “座鼇童子,你太危险了。”安培晴明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你的身上散发着不详的气息。”

  “你的每一个敌人都带着不详的气息,难道你的每一个敌人都会让你感到危险吗?”白晨不以为然的回答道,看着安培晴明从远处走来。

  “我的敌人要么死了,要么活着,而能够活着的,都不会是普通的对手,比如说罗生奈良。”

  “我们成为敌人的几率很小,除非你主动与我为敌。”白晨淡然说道。

  安培晴明凝视着白晨,眼中闪过一丝杀意:“也许我现在就应该杀了你。”

  “如果你能下定决心,十天前你就应该杀了我,现在太迟了,罗生奈良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我非常的了解他,如果失去了我提供的情报,你们很难有胜算。”

  安培晴明身上的杀意渐渐的散去,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真正的动过杀意,只是为了吓唬白晨而已。

  现在的事情,已经不可收拾,只能顺其自然。

  至于成败,那就只能听天由命。

  “那我怎么保证,你不是罗生奈良派来的,而这一切都只是罗生奈良的一个陷阱?”

  “鸦天狗也来了吧。”白晨突然问道。

  安培晴明的脸色再次一变:“你果然什么都知道。”

  “如果罗生奈良知道这些事情,那么他应该先去把鸦天狗抓住,如此一来,你们的胜算更小,而他的胜算更大。”

  “好吧,你说的有道理。”

  “你们知道罗生奈良的妖怪大军藏在哪里吗?”

  安培晴明摇了摇头:“我知道罗生奈良有一支妖怪大军,全部都是他亲手创造出来的怪物,他们比现在外界的那些妖怪都要强大,而且数量还不在少数,我以为那么大的一支大军,应该很难隐藏行踪,可是至始至终,我都没找到过罗生奈良的妖怪大军,他们偶尔露出痕迹,可是很快就消失了,让我怀疑他们到底是否真实存在。”

  “他们的确是真实存在的,不过罗生奈良把他们都藏在自己的身体里。”

  “藏在自己的身体里?”安培晴明的脸色再次变了:“这要多强大的法力才能办到?”

  而且,把整支妖怪大军藏在自己的身体里,这样一来就能够来去自如,并且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

  想到这里,安培晴明就感到毛骨悚然,这种能力实在是太可怕了,简直就是神通。

  “这是中原的法术,须弥小世界,他把自己的身体改造成一个巨大的容器,虽说需要很强大的法力,可是也没你想象的那么可怕。”

  “那么你觉得,需要什么条件能够消灭罗生奈良?”

  “如果没有外界打扰的话,九尾狐、八歧大蛇和鸦天狗,三个大妖再加上八咫镜、草雉剑、八尺琼曲玉,就能够压制住罗生奈良,毕竟上一次罗生奈良的沉眠,就是因为三个大妖怪联手的缘故,所以罗生奈良的实力并不比三个大妖联手强的了多少,而罗生奈良最大的本事不是他有多厉害,毕竟就连你、源义公和千鹤樱都曾经把他逼入绝境,他最大的本事是逃命,他总会留一些后路。”

  一想到罗生奈良逃命的本事,安培晴明也是非常头痛。

  罗生奈良的这门功夫是真的无敌了,而且往往他们想不到的一些漏洞,都会被罗生奈良把握住。

  “我不知道罗生奈良有哪些退路,不过我知道他最大的底牌。”

  “他有什么底牌?”

  “他把自己的魂魄撕裂,分离出次级魂魄,这些次级魂魄变化成缚灵,寄宿在他人的体内,一旦他的主魂被消灭,次级魂魄就会变成主魂,总有一天他会卷土重来。”

  听到白晨的话后,安培晴明的脸色更加难看。

  “那要怎么办?难道罗生奈良就无法被消灭吗?”

  “当然不是,灵魂被撕裂,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都意味着灵魂不完整,使得他的实力大为削弱,而主魂与次魂之间,是有联系的,如果能够把罗生奈良擒拿住,那么想要找到次魂就不算难事,再不济只要把主魂永远的镇压住,那么次魂也无翻身的机会。”

  “你刚才说,如果没有外界的打扰,三个大妖怪再加上三件神器,就有机会击败罗生奈良是吧?那你说的外界打扰又是什么意思?”

  “罗生奈良肯定不会单独一个人来,他在中原有自己的盟友,而且他的这个盟友实力肯定不俗,甚至不在他之下,所以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有可能到时候你需要自己来拖住他。”

  “一个实力不在罗生奈良之下的盟友?”安培晴明感觉,自己多听说一些关于罗生奈良的秘密,就多一分的绝望。

  “说句实话,其实你女儿比你聪明。”

  “玲珑?为什么这么说?”

  知女莫过父,安培晴明了解自己的女儿。

  安培玲珑虽然出色,可是在心智与天赋上,却不见得比自己高多少。

  安培晴明不明白,白晨为什么会这么说。

  “她知道自己有多弱,所以她懂得找靠山。”

  “靠山?”

  “武唐,这件事如果武唐插手进来,就算不成功,罗生奈良也不可能拿平安神社怎么样,罗生奈良再强大,也不可能和武唐对抗。”

  “玲珑是怎么拉武唐入局的?”安培晴明担心的是,如果自己的女儿对武唐许下什么无法兑现的承诺,到时候哪怕是降服了罗生奈良,却要担心被激怒的武唐。

  安培晴明能够凭着平安神社和罗生奈良周旋数十年的时间,可是面对武唐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安培晴明实在没这个信心。

  武唐可不是东瀛的那些大名,武唐是天底下第一大强国。

  不可一世的突厥王庭,在武唐的面前,就像是鸡蛋碰石头一样,一碰就碎,前后几日的功夫,突厥王庭就已经败亡,可见武唐的可怕实力。

  平安神社在东瀛虽然呼风唤雨,可是与武唐比起来,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

  安培晴明看着白晨:“是不是你出的主意?”

  “这可不是我的主意,是她自己想到的。”白晨耸耸肩道:“这事说起来也是罗生奈良自己找死,他非要去招惹武唐,现如今武唐雷霆一怒,正愁着找不到正主,安培玲珑这时候找上门,双方自然是一拍即合。”

  “玲珑可有许下什么承诺?”

  “承诺肯定是有,不过这事往好的方面想,可以当作是互相帮助,互利互惠。”

  安培晴明叹了口气,说的好听是互相帮助,互利互惠,可是说的难听一点就是互相利用。

  可是武唐是那么好利用的吗?

  这次的计划如果顺利还好说,一旦武唐吃了点什么亏,计划不如想象中的那么顺利,那么武唐朝廷必然会把过错怪罪在平安神社的头上。

  到时候平安神社拿什么去与武唐对抗?

  “如果有个意外呢?唉……玲珑考虑问题太片面了……她就没想过后果吗?”

  “放心吧,武唐吃不了亏的。”白晨淡然说道。

  “你只是一个妖怪,你了解武唐吗?你知道武唐有多可怕吗?”

  安培晴明宁可与一百个罗生奈良为敌,也不愿意与武唐做对。

  “你把武唐想的太可怕了。”

  “是你不明白。”

  “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突然,远处的天空,蔓延过来一阵黑云,那黑云看起来不同寻常。

  安培晴明抬起头,看到那片黑云的瞬间,脸色剧变,眼中透着几分惶恐与恐惧。

  “来了……他来了!”

  突然,远方传来轰轰轰的巨响,然后就看到那片黑云开始发生接连不断的爆炸。

  这种爆炸是成片成片的炸开,将黑云炸散开来,而那黑云被炸散之后,不是那种烟消云散,而是变成黑色的血肉洒落下来。

  而在黑云的正下方,正是武唐大军的军阵。

  那些黑色血肉落到半空中,就开始变化成一个个的妖怪,朝着武唐的军阵扑杀过去。

  然后密集的枪声就开始传来,那些黑色血肉化作的妖怪,还未接近武唐军阵,就已经被射的千疮百孔,还有少数能够接近军阵的,军阵中的军职术士动手了。

  军职术士是常规配置,每一个军团,都有几个或者几十个军职术士,他们就是处理现在这种情况。(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