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一十一章 怂恿

第两千八百一十一章 怂恿

  果然,玉瓶内的闹腾,再次惊动了安培玲珑。

  “该死,你又开始胡闹了。”安培玲珑打开玉瓶的瞬间,所有的妖怪都在瞬间冲了出去。

  玉瓶内的妖怪说多不多,说少还真不少,十几个妖怪同时冲出来,安培玲珑立刻就惊叫着,她已经没时间理会白晨。

  慌忙的抓捕着那些逃窜出来的妖怪,反而是白晨,处之泰然的待在玉瓶内。

  安培玲珑不愧为安培晴明的传人,在最初的慌乱后,就进入了状态,那些妖怪虽然人多势众,可是毕竟实力有限。

  安培玲珑几招之下,就有妖怪被击杀,或者是被收入玉瓶中。

  可是,还是逃走了一只妖怪,一只妖鼠。

  安培玲珑把白晨扯出玉瓶:“座鼇童子,我警告你,如果你再胡作非为,我会直接杀了你。”

  白晨一脸的无所谓态度:“你就不想知道,关于安培晴明的计划吗?”

  “想。”

  “那你怎么不问我?”

  “如果父亲会告诉我,我自然知道,如果他不告诉我,那必然有他的原因,而且就算你说出这个计划,我也无法找父亲确认真假,谁知道你会不会骗我。”

  “你就对我这么不信任吗?”

  “你是妖怪!”安培玲珑对白晨依然非常的具有抵触。

  “你收服我,不就是为了用术法控制我吗?为什么你不试一试?”

  在安培玲珑的眼里,白晨只是一个鸡肋,实力不强,对她来说没有任何用处。

  她的法力有限,不可能供养太多的式神。

  巫女除了自身的术法之外,同时式神也是她们的主要战力,而她们对于式神的选择非常苛刻,如果无法达到她们的要求,她们不会将之炼制成式神。

  “你没这个资格。”

  “你的话让我非常伤心。”

  白晨失望的说道:“我难道不比你封印的妖怪强大吗?”

  “你只能对那些小妖怪凶而已。”安培玲珑不屑的说道,在她看来,白晨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妖怪。

  白晨无奈的耸耸肩:“对了,你最好联络一下其他的神社。”

  “为什么?”

  “因为刚才逃走的那个小妖,他带着消息逃走了,如果这个消息传到罗生奈良的耳中,他肯定会来救我。”

  安培玲珑瞬间不好了,眼中杀气腾腾的看着白晨:“你是故意制造混乱,好让那个小妖怪逃走的?”

  “用得着这么激动么?你是巫女,我是妖怪,站在我自己的立场来说,我是没有错的。”

  “我现在就杀了你!”安培玲珑惊怒交加。

  “你不觉得,这是一个消灭罗生奈良的机会吗?”

  “机会?什么意思?”

  “既然知道罗生奈良会来,那就把这当作一个陷阱,等着罗生奈良自投罗网。”

  “这……这可行吗?传说中罗生奈良可是妖怪的始祖。”

  “你见过罗生奈良?”

  “没有……你这不是废话吗。”

  “你对罗生奈良的了解,大部分都来自安培晴明,对吗?”

  “我的父亲对罗生奈良非常的了解,有什么问题吗?”

  “他可能还有一个信息没有告诉你。”

  “什么信息?”

  “他、源义公都是罗生奈良的弟子,他们的阴阳术法都是传承自罗生奈良的。”

  “你胡说!”安培晴明立刻大怒,毫不犹豫的反斥道:“我父亲怎么可能是罗生奈良的弟子?”

  “事实就是如此,不信你可以去找安培晴明对质。”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的确很难置信,可是这就是事实,不管你信与不信。”

  安培玲珑在盛怒之后,渐渐的平复下来。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件事?”

  “我只是想说,安培晴明之所以对付不了罗生奈良,都是因为罗生奈良太了解安培晴明了,安培晴明所有的法术都是罗生奈良教授的,所以安培晴明的心里一直都对自己存有疑虑,他一直都不自信,相信自己能够打败罗生奈良,一个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人,你觉得能够相信他能打败一个恐怖的妖怪吗?”

  安培玲珑静了下来,双目凝视着白晨,似乎是想以此来分辨出白晨所言的真假。

  “我需要询问我父亲。”

  “去吧……”白晨没再多做努力。

  安培玲珑再次把白晨收入玉瓶中,安培玲珑的心情是复杂的。

  每一个晚辈都想超越长辈,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

  可是安培晴明实在是太耀眼了,人们想到平安神社,第一个想到的一定是安培晴明。

  虽然平常安培玲珑看似顺从的样子,可是骨子里她还是希望人们看到她的时候,对她的称呼是平安神社的巫女,而不是安培晴明的女儿。

  安培玲珑的脚步突然顿住,远远的看着自己父亲隐居的小屋,毅然回头转身离去。

  安培玲珑再次把白晨放了出来,她发现白晨的身上有血腥味。

  “你又在里面杀同类了?”

  “他们可不是我的同类。”白晨撇了撇嘴:“看起来你想通了。”

  “告诉我,你的计划。”

  “联合其他神社,与他们联手,干掉罗生奈良。”

  “这么简单?”安培玲珑皱起眉头,很显然,她本以为白晨会有更详尽的计划,可是白晨却提供了一个甚至称不上计划的计划。

  “你父亲就是想的太多,所以他才一直无法成功,罗生奈良再强大,终归也只是一个妖怪,人为什么能够统治这片土地?就因为人类懂得合作,任何强大的存在,能够对抗一个,十个,甚至是一百个人,可是他们能够对付更多的敌人吗?如果可以,他们就不用躲藏起来了。”

  “你故意放跑那个小妖怪,就是为了引罗生奈良与我们神社火拼?”

  “你说错了,我的目的是消灭罗生奈良,可是如果凭借安培晴明的计划,哪怕这个计划成功了,那也是千百年之后的事情,我可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我需要的是立竿见影的效果。”

  “看来你非常的恨罗生奈良,你为什么非要将罗生奈良杀死?”

  “我不是恨罗生奈良,而是讨厌他,讨厌他老实妨碍到我。”

  “妨碍到你的人,都会被你杀死吗?”

  “至少大部分都已经消失了。”

  “有时候邪恶也是需要足够的实力来衬托的,你只是一个小妖怪。”

  “不要轻视任何人……”

  ……

  妖怪之间的消息传递,比起任何更有些效率。

  可是如果不是真正的妖怪,是很难明白妖怪是如何传递消息的,比如说白晨。

  罗生奈良最大的能耐不是他的那些邪恶法术,而是他的隐匿能力。

  罗生奈良太懂得隐匿了,而且千变万化,谁也不知道他躲藏在哪里。

  他拥有着一支妖怪大军,可是他能把所有的妖怪都隐藏在他的体内。

  他就是一个城堡,一个宿主,妖怪大军就像是寄生虫一样,寄生在他的体内。

  这也是白晨感觉到他最大的威胁,所以白晨才要杀罗生奈良。

  这种祸害平日里自己躲着也就躲着吧,只要不碍着白晨,白晨也懒得去对付他。

  可是,如果他自己跳出来,主动来招惹自己,那白晨绝对会把他赶尽杀绝。

  现在的罗生奈良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猎人盯上了,不过他还是听说了这个消息。

  平安神社抓到一只妖怪,这只妖怪知道了平安神社的秘密,关于平安神社要如何对付自己的计划。

  罗生奈良是阴阳师的始祖,现如今流传在东瀛的大部分术法,都是他流传出来的。

  阴隆神社是他的妻子千鹤樱所创立的,平安神社和明治神社都是由他的弟子所创立的。

  不过现如今,这些神社已经成了他的心腹大患。

  一次次的将他逼入绝境,罗生奈良原本不想这么早苏醒过来的,因为安培晴明还没死。

  自己的那个天才弟子,到现在还在苦心经营着,如何彻底的消灭自己。

  不过安培晴明毕竟还是人类,所以他不可能如同自己一样长生不老。

  可是罗生奈良也知道,安培晴明绝对不可能那么轻易的死去,他在大限到来之前,必然会给予自己致命的一击。

  也许这次的消息,就是安培晴明故意放出来的,也许这根本就是一个陷阱。

  也许安培晴明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所以打算在临死之前,豁出一切。

  如果是最明智的选择,那就是静观其变,什么事情都不做,就让安培晴明安安静静的死去。

  可是,这个消息始终让罗生奈良无法释怀,也许这会是一个机会,如果自己猜错了呢?

  现如今千鹤樱和源义都已经死了,安培晴明一个人,而且已经将近一百五十岁,他还有精力与自己做殊死搏斗吗?

  最为关键的一点是,平安神社可是封印着玉藻,如果趁此机会将玉藻夺回来,那么自己就能更快的复活天照。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自己是有盟友的!一个就算是安培晴明都算不到的盟友!

  并且他的法术可不在安培晴明之下,到时候即便是陷阱,自己也能从容退后。

  罗生奈良就是这样,他总是喜欢把所有的后路都思考清楚,这是他的生存之道。(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