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一十章 计划

第两千八百一十章 计划

  白晨被放了出来,看到的是一个老人,一个非常非常老迈的老人。

  这个老人拥有着非常强大的法力,他的法力有一半是修炼而来,还有一半则是依靠着时间的积累。

  老人的目光浑浊中透着几分睿智,平和的看着白晨。

  白晨也看着老人,互相的打量着。

  “你是源义公?还是安培晴明?”白晨问道。

  老人的脸上露出一丝诧异,他没想到这个座鼇童子,居然知道他与源义公。

  “你是罗生奈良创造出来的?”老人第一个念头就想到了罗生奈良。

  除了罗生奈良,他实在想不出第二种可能。

  如果不是罗生奈良,怎么可能有人知道他还活着?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我是安培晴明。”老人回答道。

  “父亲……他……”安培玲珑警惕的看着白晨,似是是防范白晨随时都有可能的暴走。

  安培晴明挥了挥手:“我自有主张,不用你多嘴。”

  虽然安培晴明看似云淡风轻,可是他同样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只是到了他这个境界的人,不需要特意的做出某些明显的举动。

  他要出手,随时都能出手。

  “你对我的认知,是来自罗生奈良的吧?”

  “是。”白晨并未欺骗安培晴明,因为他对安培晴明的认识,的确是来自罗生奈良,也就是徐福。

  “我不止知道你的身份,还知道你、源义公、千鹤樱,还有那三只大妖的计划。”

  刹那间,安培晴明的脸色剧变,整个人都绷紧了,似是下一刻就要动手。

  “你怎么知道的?是三个大妖出了叛徒?”安培晴明追问道。

  他不相信会是其他两个同伴出了问题,所以如果消息泄漏出去,只能是三只大妖。

  毕竟九尾狐玉藻、八歧大蛇八俣远吕雉以及鸦天狗可是罗生奈良亲自创造出来的,虽说他们是因为罗生奈良对他们的威胁而选择与安培晴明三人联手,可是毕竟不是同类,所以安培晴明对三个大妖还是存在着疑虑与防范。

  如今眼前的这个座鼇童子知道了这个计划,那么必然有叛徒出现。

  白晨咧嘴笑起来:“你放心吧,虽然我知道这个消息,可是罗生奈良不知道。”

  “他还不知道?”安培晴明的目光闪烁不定,他不确定是否应该相信白晨的话。

  “是的,他还不知道,至少暂时来说,我还不打算告诉他。”

  “为什么?他是你的创造者吧?你应该听命于他吧?”安培晴明不解的看着白晨。

  “八歧大蛇、九尾狐和鸦天狗也是罗生奈良创造的,他们能背叛罗生奈良,我为什么不可以?”

  “你是想告诉我,你背叛了罗生奈良?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没打算让你相信,我为什么要让你相信?再说了,你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了,这个庞大的计划耗尽了你们所有的精力,难道你还能想的到更好的办法吗?”

  “那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

  “我有我的目的。”

  安培晴明一辈子都在与阴谋诡计做斗争,所以他也擅于阴谋诡计。

  他、源义公、千鹤樱的阴阳术法都是罗生奈良传授给他们的,然后他们发现了罗生奈良的阴谋,接下来就是长达数十年的争斗。

  罗生奈良的难缠,是因为他的强大,近乎于无敌的力量。

  可是眼前的这个座鼇童子,同样让安培晴明有些束手无策。

  在安培晴明眼中,自己一根指头就能碾死这个座鼇童子。

  可是因为未知,所以让安培晴明不愿意立刻动手。

  目的?这么一个小小的座鼇童子,哪怕他被罗生奈良改造过,又能强的到哪里去呢?

  他又能在这种强者的对决中,得到什么好处?

  左右逢源不是不可以,可是他凭什么?

  捡漏可是一个技术活,绝对不是一个蝼蚁可以做到的。

  “父亲,您与源义公以及千鹤樱大人有什么计划?”安培玲珑不解的问道。

  自己是安培晴明的继承人,可是自己却不知道安培晴明的计划,这让她的心里始终有一根刺。

  就连小小的一个妖怪都知道,自己却不知道。

  “你不需要知道。”安培晴明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自己女儿的询问。

  从安培晴明和白晨的对话中,安培玲珑隐约的感觉到不同寻常。

  一向处变不惊的父亲,在听到白晨说起他知道的计划后,脸色大变。

  “你也想让罗生奈良死吧?毕竟他对你也是一种威胁。”

  “是。”白晨回答道。

  “那你更应该把你的目的说出来,毕竟单凭你一个小小的妖怪,是很难办到的。”

  “我只能告诉你,没有人背叛了你们,谁都不是叛徒。”

  “没有人是叛徒?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如果你不说,我就杀了你。”

  “如果你杀了我,我保证罗生奈良一定会知道你们的计划。”

  “杀了你,你还怎么传递消息?”

  “我敢在你的面前说出这件事,就有把握把消息船底给罗生奈良。”

  白晨的话让安培晴明非常的难受,他甚至真的动了杀机。

  可是,他又有些担心,如果这个计划真的被罗生奈良知道了,那么再想除掉罗生奈良,那就更困难了。

  安培晴明相信,如果这个计划顺利的话,罗生奈良必死无疑。

  可是如果这个计划出现一丝一毫的纰漏,那么要杀死罗生奈良将变得遥遥无期,甚至是不可能。

  罗生奈良的可怕不只是他的实力强大,更因为他懂得隐匿。

  罗生奈良就是最狡诈的狐狸,哪怕是面临着绝境,他都能够把握任何一丝的机会逃之夭夭。

  这些年他、源义公、千鹤樱三人,多少次把罗生奈良逼入绝境,可是一次次的,罗生奈良都会卷土重来。

  有些时候,他甚至怀疑,罗生奈良到底能不能被杀死。

  “你要知道,罗生奈良有多难缠,你确定你不会破坏了计划吗?”

  “我不会去干涉你们的行动,这个承诺怎么样?”

  “那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假意接近我,我甚至不知道你是不是罗生奈良故意安排的。”

  “鸦天狗所伪装的身份,如果罗生奈良知道了这个消息,鸦天狗现在应该早就被罗生奈良俘获了吧。”

  安培晴明的脸色再次变了,鸦天狗伪装成里神社的巫女,这件事知道的人更是少之又少,甚至就连八歧大蛇和九尾狐都不知道。

  “你想要什么?”安培晴明终于平复下心情,心平气和的看着白晨。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父亲,我觉得现在就应该杀了这家伙。”安培玲珑咬牙切齿的说道。

  安培晴明目光闪烁:“把他继续的封印起来,如果他不说实话,那就让他永远的封印着。”

  “你认为封印就能解决问题吗?”

  “至少能够解决大部分问题。”安培晴明回答道。

  “小心点……罗生奈良可比你以为的更难应付。”

  “我了解他。”安培晴明回答道。

  “你自以为了解他。”

  “希望你是对的。”白晨笑了笑。

  白晨重新回到镇妖瓶中,那些妖怪看到白晨安然无恙的回来,全都露出失望之色。

  原本他们以为,白晨会被净化掉。

  可惜,他们的希望落空了,白晨不但没被净化,而且看起来还非常的高兴。

  “你们很怕我吗?”

  废话,当然怕……在妖怪们的眼里,白晨就是一个怪物,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伤及他们。

  “你们知道罗生奈良吗?”白晨又问道。

  所有的妖怪都是脸色一变,罗生奈良,他们当然知道。

  传说中,罗生奈良是第一个妖怪,而所有的妖怪,全部都是他的孩子。

  不过玉瓶内的这些都不是第一代妖怪,所以他们也不确定罗生奈良到底是否存在。

  “你说这个做什么?”

  “罗生奈良又出现了,你们不觉得这是我们的一个机会吗?”

  “什么意思?”众妖不解的看着白晨。

  “我掌握了神社的秘密,他们在密谋对付罗生奈良,如果我们能把这个消息传出去,罗生奈良一定会赏赐我们的。”

  众妖你看我我看你,却没有一个妖怪接白晨的话。

  “怎么?难道你们不心动吗?”

  “我们怎么逃出去?”一个妖怪问道。

  “我们先在这里闹上一闹,巫女肯定不会坐视不理,到时候我们所有的妖怪全都趁乱往外蹿,我不信巫女能够把我们全部抓回来。”

  众妖有些迟疑,毕竟白晨的意思很明白,有人要成为炮灰。

  可是谁都不愿意做这个炮灰,而且以白晨凶残的程度,这个炮灰必然非常的悲惨。

  “你们挑一个出来……或者我大开杀戒。”白晨眼露凶光的看着众妖。

  众妖在稍稍的迟疑后,立刻就推出一个妖怪,一个较为弱小的妖怪,一个山精。

  白晨毫不犹豫的对山精下手了,那个山精都来不及反抗,就被白晨撕成碎片,整个玉瓶内的空间再次被血腥之气弥漫。

  其他妖怪看的触目惊心,他们甚至怀疑,白晨就是找个借口开杀戒而已。(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