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零九章 座鼇童子

第两千八百零九章 座鼇童子

  白晨被顺势收入玉瓶中,巫女和妹妹,以及一种家将都有些愕然。天籁小说WwW.』⒉

  他们本是听说6良县出了一只穷凶极恶的妖怪,在6良县为非作歹,无恶不作,死伤不计其数。

  百姓多次组织人手前去追捕这只妖怪,结果不但没有抓到这只妖怪,反而被打伤打死了好几个人。

  巫女本已经做好了苦战的准备,却不料这只妖怪远比想象中的弱上许多。

  根本就没有他们以为的苦战,这只妖怪没两下,就被收服了。

  “山童,你做的很好。”

  “主人,这个小东西给我的感觉非常邪门。”山童凑到巫女的身边说道。

  “什么邪门?我怎么没这个感觉?”巫女不解的问道。

  “他身上的妖气浓郁,可是却不像是他自己的,更像是他屠杀了很多的妖怪,然后把妖怪的妖气据为己有的一样。”山童顿了顿,又道:“可是从他刚才的表现来看,他根本就没能力屠杀这么大量的妖怪。”

  “你想说明什么?”

  “这个座鼇童子要么就是故意示弱,要么就是他的背后还有大妖怪。”

  “这座鼇童子被我收服,就会被我直接施加封印,所以他肯定不会故意示弱,那就只能说他的背后还有大妖怪。”

  “姐姐……座鼇童子不是好妖怪吗?我们家里还有座鼇童子。”

  在民间传说中,座鼇童子是一种性情温顺,并且能够给一个家族带来福运的好妖怪,不过只有小孩子能够看的到,一些婴儿偶尔会对着空气嘻笑逗乐,就像是有人在与他们玩一样。

  或者是一群小孩子在玩乐的时候,总会感觉多出一个人,这时候多出来的就是座鼇童子。

  人们也是以此来划分成年人与孩子,有一天孩子们再也看不到座鼇童子了,那就说明他已经长大了。

  还有一些家族,为了留住福运,便用术法将座鼇童子困住,永远的留在家族内,这样一来这个家族也会长久的兴盛下去。

  可是,一旦这个术法失去了效果,座鼇童子逃离了这个家族,那么过去这个家族所能得到的福运,都将以百倍的厄运来偿还,这也是座鼇童子可怕的一面。

  当然了,所谓看得见看不见,也就相对普通人来说。

  对于巫女这个身份,她们本就具有强大的灵力,根本就不存在看不到的妖怪这一说。

  不过即便是如此,也从未听说座鼇童子伤人的事情。

  在他们的家里也有座鼇童子,不过不是拘禁的,而是供奉的。

  所以他们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座鼇童子的秉性,他们不愿意相信,座鼇童子会变成凶残的怪物。

  “这件事有些蹊跷,近来妖怪军团再次集结,我需要回去询问父亲,也许他能回答我这个问题。”

  ……

  而此刻的玉瓶内,自成一个空间,不过这只是很小的一个空间,整个空间的面积就只有几百平方大小。

  而且其中还有好几个妖怪,当白晨进入玉瓶内后。

  就被一群妖怪围观了,一个猫脸的妖怪凑到白晨的面前。

  “哟哟哟……看看这个小家伙,座鼇童子。”猫脸婆婆,专门偷窃婴儿,并且以婴儿为食。

  “小家伙,你做了什么坏事,居然被收入镇妖瓶里?”猫脸婆婆伸出利爪,在白晨的脸上轻轻的划过。

  白晨拍开猫脸婆婆的爪子:“不要惹我,老妖婆。”

  “小家伙,你不怕我吗?”

  “为什么要怕你?”

  “嘿嘿……”

  周围所有的妖怪都出不怀好意的笑声,他们能够被镇压在这里面,都是因为他们在外面的时候为非作歹。

  不管在哪里,都存在着弱肉强食,即便是在这个小小的玉瓶内,同样存在着这个规则。

  “哈哈……这个小家伙居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怕我……”

  “猫脸婆婆,你来告诉他。”

  猫脸婆婆伸出利爪,她的爪子就如匕一般锋利,划过白晨的皮肤。

  “因为婆婆我最喜欢小孩子,就算是小妖怪,我也喜欢。”

  白晨站起来:“可是我讨厌你。”

  “讨厌我?桀桀……你的确应该讨厌我……因为我马上就要将你撕碎,挖出你的内脏,扯出你的肠子,抠出你的眼珠,吸干你的脑髓。”

  “那这样我也能对你做同样的事情吧?你们还有谁想对我做同样的事情?”白晨转过头看向每一个妖怪。

  “你?你说要对我们做同样的事情?”

  “哈哈……我真的不知道,原来座鼇童子这么蠢。”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的。”

  白晨眼中突然爆射出一道凶光,手掌毫无征兆的穿透了猫脸婆婆的胸口,从她的胸口抓出她的心脏。

  “你……”

  白晨一挥手,猫脸婆婆身上的毛就被抓下一撮。

  “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会被关到这里面来吗?”白晨的双指已经扣下了猫脸婆婆的眼珠子:“因为我不是一般的座鼇童子,我比普通的座鼇童子更凶残,更强大,更嗜血!”

  刹那间,所有妖怪都感觉到了,白晨身上强大的妖气。

  所有妖怪都噤声了,呆呆的看着白晨的暴行。

  猫脸婆婆惨叫着,可是下一刻,她的脑袋就被白晨踏碎。

  人面蛇恐惧的避开白晨,惊恐的叫道:“你不是座鼇童子!你……”

  鲜血沾染在白晨的脸上,让他看起来尤为狰狞。

  “那我是什么?”白晨逼近人面蛇。

  “对不起……我看错了,您是座鼇童子……对不起……我……”

  白晨还在逼近着人面蛇:“你看出来了什么?”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告诉我,你看出来了什么?”

  “我……我……”

  人面蛇不敢回答,更不敢面对白晨。

  人面蛇是嫉妒、狠毒的化身,他是人心负面情绪的具现化。

  所以他具有着感应到人心的能力,而他在白晨的身上所感觉到的,却是黑暗与毁灭,彷如一个被黑暗包裹的怪物。

  妖怪虽然千奇百怪,也有许多邪恶的,可是依然属于生物的范畴。

  可是眼前的这个座鼇童子,却像是魔!

  “魔……你是魔……”

  白晨咧嘴笑起来:“答对了……”

  刹那间,人面蛇血溅三尺,猫脸婆婆和人面蛇的相继惨死,给在场所有的妖怪都敲响了警钟。

  眼前的这个根本就不是座鼇童子,而是一个魔!

  一个魔占据了座鼇童子的躯壳!

  正当所有的妖怪自危之际,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

  “该死,座鼇童子,你在干什么?”

  只见一支擎天巨手从天而降,一把抓住座鼇童子。

  巫女一把将白晨从玉瓶中拉出来,同时在白晨的身上贴了一个符箓。

  “该死,你在镇妖瓶里也不老实,居然残杀同类。”

  “巫女,放开我,不然我会杀了你,你们所有人……”

  “哼!冥顽不灵,找死。”

  只见巫女抽出一支针,刺入白晨的身体之中。

  白晨配合的出惨叫声,他可以感觉的到,这枚针非常的不凡,不过也仅限于此。

  “现在该老实了吧。”

  巫女轻哼一声,重新把白晨送回玉瓶中。

  那些妖怪看着白晨身上又被施加了两道封印,这才放心了一些,可是他们却不敢接近白晨。

  谁知道白晨会不会突然暴起,毕竟他们对于魔的恐惧,就如同人类对妖怪的恐惧一样。

  “来啊……都过来啊,让我杀了你们!”

  “这家伙太危险了。”

  “你们谁去杀了这家伙?”

  “你在开玩笑吗?我可不想接近他,谁知道他的魔念会不会侵蚀我们。”

  即便白晨被束缚着,可是他们依然没勇气接近白晨。

  巫女带着一众人赶回神社中,心急火燎的赶到神社的禁地。

  在禁地中只有一栋小房子,房门紧闭着,巫女轻声说道:“父亲,我回来了。”

  “玲珑,你怎么来了这里?可是遇到了处理不了的妖怪?”屋内传来老迈的声音。

  “父亲,我今日在外面收服了一只座鼇童子。”

  “座鼇童子?座鼇童子应该是无害的吧?你收服座鼇童子做什么?家里的捣蛋鬼已经够多了,我可不想家里再多一个捣蛋鬼。”

  “父亲,这个座鼇童子不一样,他凶残成性,在6良县内闹的鸡飞狗跳,我把他关在玉瓶内,他居然还杀了玉瓶中封印的妖怪。”

  “什么?这不可能,座鼇童子的法力很弱,不可能做的到。”

  “是真的……”

  “难道……难道罗生奈良又出现了吗?”

  那声音里带着颤抖着的声音,显露出他的恐惧。

  “罗生奈良?父亲,罗生奈良真的存在吗?”

  “他是存在的,我就是最好的证明。”

  老迈的声音笃定回答道,关于罗生奈良的传说有很多,不过所有的传说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罗生奈良是最邪恶的妖怪。

  “父亲,您是最强大的阴阳师,难道您也收服不了罗生奈良?”

  “收服罗生奈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源义公、千鹤樱联手,都不是罗生奈良的对手,要想彻底的消灭罗生奈良,只有等……等待!”

  “等?等到什么时候?”

  “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把这句话一直传下去即可。”

  “可是,这个座鼇童子怎么办?”

  “把他放出来,我想看看这个座鼇童子。”(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