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零八章 作乱

第两千八百零八章 作乱

  6良县,一座隐藏在山中的小村落。

  这里仿佛不受战乱的影响,平静而祥和。

  一对年轻男女在河边嬉戏着,从他们的举止可以看的出来,他们是一对恋人。

  “鹤田,跟我走吧。”

  “椎名,外面兵荒马乱,我们能去哪里?”

  “我上次出去的时候,打听过了,江户,我们去江户,那里富饶繁华,是东瀛唯一不受战乱波及的地方,那里是武唐的地盘,所有人都不敢去那里捣乱。”椎名致贺轻轻的爱抚着恋人,两人在半浅的河滩上尽情的享受着鱼水之欢。

  “江户城?那里距离我们这里有一千多里,而且沿途层层关卡,我们过的去吗?”

  “我们不走大路,我们翻山过去,一定可以到江户的。”

  “翻山过去?”鹤田迟疑了起来。

  “怎么?你不愿意跟我一起走?”

  “山上有妖怪。”鹤田的眼中闪烁着一丝恐惧。

  “哪里来的那么多妖怪,我们长这么大,都没见过真正的妖怪,我看都是那些大名,为了阻止我们逃去江户城,故意放出来的消息,你看我们村子里的猎户,天天上山也不见他遇到妖怪。”

  “那……那好吧……”鹤田半推半就的点头。

  两人越的忘情,从浅水滩一直翻腾到较深的水域。

  “轻点……别抓住我的脚。”鹤田迷离的轻嚷道:“你弄痛我了,把我的脚踝松开。”

  “什么?我没抓你的脚踝。”椎名致贺的双手并没有抓住鹤田的脚踝,侧过头看向鹤田的脚踝,却见一支长满鳞片的手掌从水里伸出来,抓住了鹤田的脚踝。

  “那是什么东西?”椎名致贺惊呼道。

  鹤田回过头一看,顿时惊声尖叫起来:“啊……”

  鹤田惊恐的揣着水里,她感觉自己踢到了什么,那支手的主人松开了手。

  椎名致贺慌乱的拉住鹤田就往岸边逃,可是他们脚下的河水,却像是绳子一样,束缚住他们的双脚。

  “椎名,我的脚……怎么回事……”

  “我也是……我的脚动不了了……”

  两人惊恐的回过头,只见深潭之中开始浮现出一个头顶,这个头顶长着几条水草,头顶顶着一个水碟。

  随着这个东西慢慢的浮出水面,两人终于看清了这个东西的真面目,这个东西的嘴巴就像是鸟喙一样,嘴里还遍布獠牙,通体幽绿,四肢似人,孔武有力,身材比成年人还要高出两个头,可是手掌又附着着一层肉膜,背后背负着一个龟壳。

  河童!两人的脑海中瞬间升起这个念头。

  而在这一带,的确有关于河童的传说。

  可是传说始终是传说,他们也没见识过,所以一直以来都只当作无稽之谈。

  可是现在,他们终于认识到,这个传说是真实的,真的有河童存在。

  河童半个身体都藏在水里,慢慢的靠近他们。

  河童是河里的妖怪,他虽然不算强大,可是却具有操控水的力量。

  就是他控制着河水,束缚椎名致贺和鹤田的双脚。

  河童贪婪的看着这对男女,男性对他来说就是食物,女性……则是生.殖工具。

  正当两人以为性命不保之时,突然,一个身影从天而降,直接飞扑在河童的身上。

  孩子!这是一个孩子!!

  这孩子面容姣好,细皮嫩肉的,可是却做着极其恐怖的事情。

  只见这孩子一口咬在河童的脖子上,河童惨叫一声,脖子上鲜血喷溅而出,身体一翻便与那童子一起翻入水潭之中。

  椎名致贺和鹤田立刻感觉到束缚消失,立刻逃回岸上,一直到了岸上,他们才松了口气,回过头看那片深潭。

  只见那水潭已经被鲜血染红,水下不时的翻动着。

  “椎名,刚才……刚才那是什么?”

  “不知道……我不知道……那个童子……也是妖怪吧?”

  “难道……难道是座鼇童子?”

  “座鼇童子?可是传说中座鼇童子性情温顺,不喜杀生的……怎会……”

  “传说怎能当真,你刚才没见那东西凶残成性,简直就跟野兽一样。”

  “他可是救了我们。”

  “救我们?我看他只是在捕猎而已,根本就不是为了救我们。”

  就在这时候,水面上河童的脑袋再次升起来,可是他的脑袋却不是自己升起来的,而是被一只手提起来的。

  是那个童子!那个座鼇童子!

  只见他一只手提着合同的脑袋,另一只手拖拽着合同的无头尸体。

  看那参差不齐的伤口,显然是被直接咬断的。

  两人只觉得头皮麻,只见那座鼇童子的目光猛然射向两人。

  两人尖叫着逃离,一直逃出一里外,这才现衣服还落在河滩上,可是这时候再让他们返回,那是绝迹不可能。

  两人一直等到夜色降下,这才掩黑摸回村子,换上了衣衫,便把村子里的人全部召集来,将他们今日所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村子里的人将信将疑,然后村子里的男丁带着火把去了椎名致贺所说的河滩。

  可是却不见座鼇童子,只找到了一具残骸,就像是被野兽啃食过一样。

  从残骸的模样不难看出,这不是人的残骸。

  对于椎名致贺所说的话,也就信了七八分。

  在随后的几日时间里,村子里时常的生牛羊失窃或者被杀死的事件。

  村子里的人终于忍无可忍,开始漫山遍野的搜寻座鼇童子。

  终于在一个深山的山洞里,找到了座鼇童子的巢穴。

  座鼇童子被村民围攻之下,伤了几个村民后逃之夭夭。

  估计不会有人想的到,这个座鼇童子就是白晨。

  想要打听到妖怪军团的下落,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让其他妖怪来找他。

  白晨就是故意在这里弄的鸡飞狗跳,让村民把消息传出去。

  为此,白晨还特意连着临近的村落一起祸害了。

  一时间,6良县境内都闹的人心惶惶,几乎所有人都在传,县内出现了一个恐怖的妖怪。

  而且这传闻越演越烈,有人死了便怪在白晨的头上。

  对此白晨倒是不在乎,只要他的恶名能传出去,那么应该就会有妖怪来找他了吧。

  果然,在白晨闹腾了半个月后,一个山童找到了白晨新的巢穴。

  东瀛的山童,其实就是中原的山魃,不过又被徐福改造一番后的产物。

  如果要论丑陋,这山魃绝对不在河童之下。

  白晨看着钻入‘新家’的山童,山童ao着一口人言。

  “你就是最近闹的6良县鸡飞狗跳的座鼇童子?”山童身材比白晨大了十几倍不止,比之狗熊都要大上一圈,苔藓、杂草寄生在他的皮肤上,让他的身体看起来灰一块,绿一块。

  “有何贵干?”白晨抬起头看着山童。

  “我以前见过座鼇童子,绝对没有你这么恶劣凶残。”

  “可能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与族群格格不入吧。”白晨凝视着山童:“你来做什么?是来多管闲事的吗?”

  “当然不是,我是来带你去一个好地方的。”

  “好地方?能是什么好地方?我听说过的好地方只有江户城,难不成你要带我去江户城?”

  “当然不是江户城,我带你去的地方,全部都是你的同类,而且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怎么样?”

  白晨心中一喜,鱼儿咬钩了。

  不过表面上,白晨还是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你以为你说了我就会信吗?”

  “那里有很多的人肉。”

  白晨舔了舔嘴唇:“很多的人肉?”

  “没错,很多人肉。”

  “在哪里?”

  “跟我来就是了。”

  “跟你走可以,可是如果你敢骗我,我就吃了你。”

  “嗤嗤……小不点,你能打得过我?”山童不以为然的说道。

  “有机会你会知道的。”白晨咧嘴笑起来,露出满嘴的獠牙。

  白晨突然一跃,落到山童的肩头上:“带路。”

  山童也不在乎,负着白晨出了巢穴,在山林中穿行着。

  山童的度极快,朝着山林的深处越跑越深。

  突然,一道寒芒从密林的深处破空而来。

  白晨顺手一抓,箭矢!

  箭矢上还有符箓!

  陷阱?

  白晨有些摸不着头脑,就在这时候,山童突然抓住白晨的脚踝,重重的扫在地上。

  白晨满脸愕然的看着山童:“你做什么?”

  山童嗤笑的看着白晨:“你说呢?”

  只见周围突然跳出来几个人,白晨有些懵了。

  这些人是阴阳师!

  该死,这个山童是式神!

  搞错了,自己要吸引的是妖怪,不是阴阳师。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只见为的那个巫女迅的结印,同时将印打在白晨的身上。

  白晨正打算反抗,突然感觉到在阴影中有一道目光,躲藏在黑暗中注视着现场。

  白晨心中一动,不再反抗,任由这巫女将自己束缚住。

  这巫女见印法轻易的束缚住白晨,不由得松了口气:“看来是我高估了这妖怪。”

  “姐姐,你太厉害了,这妖怪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

  巫女笑着摇了摇头,拿出一个玉瓶对着白晨轻喝一声:“收!”未完待续。8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