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七百九十八章 辩论

第两千七百九十八章 辩论

  如果想知道如今的长安城到底有多壮观,那就只有从天空看下去。

  从上向下俯瞰,药女所看到的是一个绚丽的国家,一个充满了奇迹的武唐。

  中原!这里就是中原!

  黑沙城是草原的中心,而这里是中原的中心。

  可是两者却没有任何的可比性,差距太大了……太大了!

  这是一座没有城墙的都城,这里就像是时代的分界点一样,古老与新颖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那些古色古香的建筑在诉说着过去不朽的辉煌,那些新颖的高楼则是在展示着美好的未来。

  这是药女从表象所看到的,当她看到街头人来人往的百姓之时,她所看到的是完全不同于草原上牧民那种在绝望中挣扎的面孔,而是一个个朝气的面容。

  他们的脚步欢快而且骄傲,他们对每一天都充满了期待。

  这一路上,药女见识了太多的不可思议与奇迹,她不断拿中原与突厥做对比,却发现从任何方面,突厥都要远远的落后中原。

  她看到了电视新闻上的播报,对于武唐围困突厥王庭的新闻报道。

  人们仿佛没有受到战争的影响,各自抒发着对这场战争的建议。

  这也让药女大开眼界,那些人所发表的意见虽然都是站在武唐的角度上,可是他们却能深入剖析。

  不是谁胜谁负,因为这根本就没有第二种可能。

  突厥王庭根本就不存在胜算,从昨夜的时候,武唐的军人能够轻易潜入黑沙城,掳走突厥的王公大臣,就这一点就能看出其中的差距。

  武唐既然能够掳走那么多的王公大臣,那就可以掳走可汗默濯。

  这些汉人所讨论的是武唐能够得到什么,草原收归武唐的疆土,又意味着什么,草原上的牧民又会有什么改变,朝廷的政策会发生什么样的转变。

  汉人所讨论的是这些,而药女所思考的,仅仅只是胜负而已。

  如果只是一个两个,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可是如果人人都懂得这些话题,那就不同了。

  老鼠带着药女来到一座位于郊区的大厦,这里戒备深严,三步一哨五步一岗。

  通过了层层的关卡审查后,药女才得以进入大厦。

  老鼠将药女带到了二十层楼,药女从这里看到了更多的景色。

  往左看是新城,往右则是长安古城,药女已经听老鼠说过新城,那里是金融中心,那里的商业额是突厥的十六倍,而那里的面积甚至不到突厥的千分之一。

  “在这里等着。”老鼠对药女说了一声后,便出了房间。

  药女忐忑的等待着,她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情况,她只能等待。

  不多时,药女看到了一个妇人带着一群人进来。

  药女认出来了,这个妇人是中原至高无上的皇帝,武则天!

  当然了,她能认得出来,是因为纸币上印有武则天的头像。

  不过实际看起来,武则天比纸币上的容貌,还要年轻不少,而且她似乎是故意用妆容把自己老化。

  “外族子民药女,参见中原武皇。”药女急忙行礼,她用拜见可汗的礼仪拜见武则天。

  武则天看了眼药女,挥了挥手:“免礼,入座,我们进入正题。”

  药女有些跟不上武则天的节奏,她本以为武则天先会试探她,或者是彰显一下她的威严。

  可是武则天显然不打算跟她客套下去,而是直奔主题。

  再一想也是,人家可是创立下了千秋伟业,千百年来都没人做到的事情,她做到了。

  她开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强盛帝国,她用不着在自己这个外族女子面前彰显她的无上权威。

  不过药女在武则天的面前,还是非常的谨慎,不敢有半点的失礼。

  待到武则天坐下后,她才跟着坐下。

  “我听闻你有一份不完整的强身健体的配方,所以我带来了这方面的专家,需要对你进行一些审核。”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站了起来,向药女点了点头:“你叫药女是吧?”

  “晚辈药女。”

  “这是老夫所收到的,关于你的资料,你看看是否属实,或者有其中什么需要补充的。”

  药女接过老头的资料,看了一遍后点头道:“没有错,这上面说的都对,我没什么需要补充的。”

  “药女姑娘的那份配方,涉及到的内容关乎遗传学,在这方面我们的研究非常的浅薄,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还请药女姑娘指正。”

  “老先生言重了。”

  药女发现,这些人没有任何人用异样的眼神看她,甚至有些人目光里,还带着几分尊敬。

  武则天带来的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组成非常复杂。

  “在药理上,能够影响到后代的药物不多,不过多是以刺激性药物为主,并且这些药物多是带有毒性,所产生的影响也都是不好的,姑娘可有办法证明,你的药物不会产生后遗症?”

  “从阿史那耶那一代开始,每一代的突厥可汗,都在使用我家的配方,对他们的子民进行强化,诸位觉得如今的突厥百姓,可有什么后遗症?”

  “这些都是无法证明的,姑娘又如何证明,突厥可汗曾经使用过你家的配方,对突厥百姓进行强化?”

  “我研究过,中原和突厥的百姓,其实应该是同根同源的,所以在人种问题上应该不存在太大的差异,不过两者所生活的环境,使得文化上也出现了分歧,中原百姓的生存环境一直都要优于突厥百姓,所以按理来说,中原百姓的身体素质应该强于突厥百姓,可是事实却恰恰相反,突厥百姓的身体素质普遍要强于中原百姓,如果没有特殊原因,是不可能发生这种情况的。”

  “姑娘的这个解释并不能说明,这个因素就是姑娘的先辈所造就的结果,因为根据无名氏的介绍,物种会因为环境因素而促使自身的改变,用我们的话说就是进化,草原上的恶劣环境,也会促使草原上的百姓为了适应环境而改变自己,比如说变的更加强壮,而生活安稳的中原百姓,也有可能因为生存压力的减小,而衰减自己的身体素质。”

  药女满脸惊疑的听着老头的话,老头用到了很多她都不知道的专业名词,不过她在这方面也算是小有成就,所以一听就理解了。

  就在这时候,本应该是与老头同一个阵线的一个中年男子站了起来:“吴老,对于无名氏的论点,在下不敢反驳,不过在下觉得您说的这些话有所偏颇。”

  “哦?李先生有何指教?”

  “在下同意药女姑娘先前说的,中原与突厥百姓应该是同一个人种的,至少比起吐番、回纥、中东、波斯、天竺等国家地区的人种,都更加的接近,至少在R眼上是无法分辨出中原与突厥百姓的区别的,所以在人种同源上应该不存在疑点,而无名氏在对物种在环境因素影响下的解释中说过,物种要想因为环境因素而进行自己变化与进化,至少需要万年乃至更久远的时间,而我觉得中原与突厥人种应该是在近代才开始分离的,这个年份应该还不足以影响到突厥人产生这么大的变化,所以我相信药女姑娘所说的,通过人为因素影响的可能性更大。”

  突厥人身体素质普遍强于中原百姓,这是普遍的认识,也不需要争论。

  所以争论先是从吴老与药女的争论,演变成了大混战,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观点。

  药女发现武则天除了开始的时候说了两句后,就不再出声,而那些她带来的人,则是完全不顾他们的皇帝就在身边,尽可能的陈述自己的想法意见。

  药女则是一边听,一边学习,说起来在专业性上,她其实并不比在场的任何一人差,她差的只是认知,还有一些专业的认知。

  渐渐的,药女开始把自己的知识与专业认知联系起来,她开始掌握节奏,尝试着用专业的词汇来解释或者反击。

  “其实诸位还有一个因素没有考虑到。”药女的话立刻就让争论止戈,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聚集到药女的身上。

  “小女子认为,饮食对于身体也有着非常大的影响,小女子曾经用羔羊做个实验,我买来了二十只初生羔羊,其中十只羔羊是正常的放养,正常的阶段断奶,另外十只则是在它们能够正常的进食后,依然每日给它们喂奶,一个月后,那十只继续喝奶的羔羊,身体明显要比另外十只强壮,半年后的差距,更是凸显出来,个头、骨骼强度都要远远的强于没有继续喝奶的羔羊。”

  “所以小女子认为,奶制品对羊羔有效,对人应该也有效,不过小女子觉得,如果能够调配出最为精确的饮食,那么效果将能够得到放大。”

  武则天点点头:“诸位,可还有异议?”

  “陛下,老夫觉得药女姑娘的确有真才实学,她的议题并非胡编乱造的。”

  之前争的最为激烈的吴老,此刻却是第一个表态。

  “在下也觉得药女姑娘有真才实学。”

  每个人都接连表态,认同药女的论点。

  “药女,你觉得你如果继续做这方面的研究,需要多少人手,多少钱,多长时间可以得出研究成果?”(~^~)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