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七百九十四章 求和

第两千七百九十四章 求和

  阿托衍依然还是用旧有的眼光看武唐,他觉得皇帝必定对外面的武将非常的猜忌。

  现如今的武唐,根本就没有兵乱的可能,即便是将军想要谋反,也不会有人跟着他叛乱。

  现在可不是过去那种,一群大头兵跟着一个将军干,现在的士兵,入伍的时候,都是宣示效忠皇帝的,武则天的威望要远远高于普通的将军。

  再加上现如今的交通、通信,都异常的发达,不像是过去那样,将军带着麾下的军队判断,皇帝知道的时候已经是三个月后,朝廷上的文臣再磨磨蹭蹭,又是几个月,等到派兵平叛已经过去了*个月,这时候的叛将已经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几个城池都被攻陷了。

  可是现在,一个将军要是叛乱,当天长安城就会传遍,第二天平叛军队已经兵临城下。

  这还怎么叛乱?找死还差不多。

  而且现如今的士兵可不像是过去那么容易糊弄,过去的时候将军克扣粮饷,然后再把脏水泼给朝廷,引起兵变的事情多不胜数。

  现在粮饷是直接发给每个士兵的个人账户里,根本就不经过将军的手,将军想要克扣也没地方克扣。

  并且时代已经变了,过去的武人想的就是利,可是现在只要做一点坏事,就会被媒体放大一百倍,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这还怎么玩?

  每个将军都要把自己包装的白白净净的,免得被人扒皮。

  就像是阿托衍想不明白胡长衣的笃定自信一样,作为突厥的可汗默濯同样想不明白,为什么武唐的大军会突然的出现在突厥王庭城外。

  这里可是草原的腹地,距离武唐最近的地方也有一千多里地,途经大大小小几个部族。

  如果武唐大军进入突厥的腹地,那些部族不可能不出声。

  如果武唐是逐个的消灭那些部族,同样会有消息传出来。

  默濯根本就不清楚,武唐的大军是在一天半的时间过来的,那些部族不是不想通风报信,而是根本就来不及。

  武唐的大军来去如风,而且对于他们根本就置之不理,直扑黑沙城,也就是突厥王庭,他们又被突如其来的武唐大军吓得畏畏缩缩,所以根本就没来得及传出消息,武唐的大军已经兵临城下。

  大殿上,默濯看着文武百官,突厥虽然是草原的部族组成的国家,不过在政权大部分还是由文官把持着,这主要是受中原文化的影响。

  几乎每一代的突厥王族,都对中原文化非常推崇与向往,这也导致了儒家文化在王室中盛行,大部分的职务也都由文人掌权。

  不过有一点是突厥王族比中原做的好的地方,那就是武职一定不会有文人参合其中,文人就是治理,武将就是打仗,各司其职。

  默濯看着下面的文武百官,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说说吧,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武唐大军会突然出现在我王庭城下。”

  “可汗,可能是有部族背叛我突厥,引狼入室,不然的话武唐的大军绝对不可能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王城之下。”一个文官说道。

  “可汗,这绝对不可能,我可力部族对可汗忠心耿耿,怎么可能勾结武唐外族,与可汗为敌?”一个武将立刻上前解释道,这个文官分明就是在针对他,他是部族的大头领,文官的言词之中,就包含了他的部族。

  这文官的话,分明就是要致他于死地。

  可是武将自己心底明白,这事与他实在没太大的关系。

  “阿莫,你的部族也在武唐与突厥王庭的通行道路上,这事你又有什么解释?”

  “可汗,卑职人还在王庭,即便要与武唐勾结,自己肯定是回部族去,怎么可能留在这里?这是其一,再者武唐与王庭的通路上,大大小小的部族足足有十二个,武唐能买通一个两个的部族,难道他们真有本事买通所有的部族?而且还一点风声都没传出来,这可能吗?在场应该有不少人,都与这些部族有些关系吧?可汗觉得半个朝廷的人,都被武唐收买了吗?”

  默濯现在也分不清楚真假,毕竟武唐大军兵临城下,这么荒谬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还有什么事是不可能发生的呢?

  “现在不是追究谁的责任的问题,而是想出办法,如何解这麻烦。”

  众人全都低下头,这事说起来还是默濯自己做的孽,武唐已经拿出不少的粮钱来救灾了,这白得的好处默濯自己的部族就吞下了五成,然后还意犹未尽,把剩下的五成全部都充作军饷,然后整军去攻打武唐,以期获得更大的利益。

  结果这次是真的惹怒了武唐,如今人家兵临城下,说不得便是默濯自己招惹来的。

  当然了,这种事是不能说出口的,可汗是绝对不会有错的,不能有错的。

  这是古往今来的皇帝都有的通病,那就死皮赖脸,就算做错了事情,也是别人的错,本人是不会有错的。

  “陛下,武唐人最好面子,您只要向武唐女帝道歉,他们就会撤兵,难不成他们还真能灭了我们突厥不成?”一个文臣理所当然的说道。

  想要灭掉突厥,单单是攻陷王庭可不够。

  过去的突厥疆土可不比中原小多少,也是一个强大无比的帝国,后来被唐多番攻打,可是突厥始终没有灭掉,突厥就像是小强一样,每次都会在绝境中重生,或者分裂,或者是依附,又或者苟延残喘。

  反正总会有一个部族出来,重新整合草原上的势力,组建新的王庭。

  别的不说,单单是默濯,就被武则天打过两次,每次都是骚扰边关,然后激怒了武则天,武则天每次一反击,默濯就求饶,武则天就原谅他了。

  所以这次,默濯觉得事情也会如此,武则天就是要个面子罢了,不会真拿自己如何。

  汉人最是心慈手软,总是讲究以和为贵,在默濯看来,这纯粹就是妇人之仁。

  其实默濯根本就不明白,整个王庭的文武朝臣都不明白。

  武则天不是不想灭掉突厥,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每次动兵都是被动的反击,而且出征草原又是劳民伤财,并且每次突厥部族都能死灰复燃,就算灭掉了默濯,还会有新的默濯出现,如此反反复复下去,武唐也禁不起折腾,所以也就借坡下驴。

  可是这次不一样,这是武唐的大军第一次兵临黑沙城下。

  而且以如今武唐的国力、军力,别说区区一个突厥,哪怕再多几个,武唐也能一只手碾死。

  更为主要的是,武则天为了这一天,已经等的太久太久了。

  这次的行动,更是她苦心经营计划的结果,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默濯与突厥王庭。

  武则天不是要灭掉突厥,而是要将整个草原改天换日,灭掉突厥的民族性。

  要想毁灭一个种族,一种方法就是杀光这个种族,还有一种就是让他们融入一个更加庞大的种族。

  默濯听着文臣的办法,心中虽然不怎么愿意,可是形势比人强,他也别无选择。

  随后便派了一个文臣,作为代表出了城,前去武唐大军的营寨求和。

  ……

  “大将军,突厥使臣在外求见。”

  梁建芳放下手中军报,看了眼传令兵:“来者何人?”

  “突厥礼部尚书梁立人。”

  “是他。”梁建芳的嘴角勾勒出一道笑容:“请使臣进来。”

  对于这位梁立人,梁建芳一点都不觉得陌生。

  梁立人本是汉人,不过却多次落榜,年近中年依然一事无成,最终转投突厥,却大受如今的突厥可汗默濯赏识,封官拜爵。

  这位梁立人梁尚书可是给默濯献上了不少针对武唐的毒计,梁建芳对于这位本家可没太多的好感。

  不多时,梁立人就被带入军帐中,梁立人一看到梁建芳,立刻就表现出一副献媚的态度,抱拳行礼:“久闻梁大将军乃盖世英雄,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溜须拍马,不学无术!

  这是梁建芳对梁立人的第一印象,心中对梁立人更是不屑。

  “你是何人,在此大呼小叫,成何体统。”梁建芳的脸色一沉。

  这是明知故问,就是摆明态度,给梁立人一个下马威。

  梁立人没有丝毫的尊严可言,立刻就拱手赔罪:“是在下无礼,在下突厥王庭礼部尚书梁立人,见过武唐梁将军。”

  “免礼,你我分属敌我,如今你来我这,所为何事?可是为了打探军情?”梁建芳居高临下的态度,不屑的看着梁立人。

  “在下是代表突厥,代表可汗,向武唐俯首称臣,愿与武唐结下城下之盟,缔结百年之交。”

  “俯首称臣?城下之盟?这本将军恐怕是做不了主,梁大人不妨入长安城,去向吾皇进言吧,本将军所得到的命令是灭掉突厥王庭,对于梁大人所求,实在是爱莫能助。”

  “那可否请梁将军暂且退兵,在下这便前往武唐,求见圣帝武皇,也免得伤了两家的和气。”

  “和气?你我敌对关系,何来的和气?”

  “突厥与武唐向来和睦,彼此互不不足多时,虽然偶有争端,却是无伤大雅,而且常言道,冤家宜解不宜结。”(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