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七百九十三章 俘虏

第两千七百九十三章 俘虏

  几万人像是逃难,这也不能说不对,更准确的说是逃命。

  阿托衍带着数万大军,不断的朝着关外逃窜。

  来的时候,他们是一个汉人都没见到,逃走的时候,敌人却从四面八方的向他们包围过来。

  并且他们都拿着奇怪而且可怕的兵器,阿托衍试图去反击,却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无功的。

  并且时不时的就有飞机从他们的头顶掠过,然后丢下几个炸弹,时不时就有战车冲过战场。

  武唐的大军就像是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不断的蚕食着阿托衍的兵力。

  阿托衍非常清楚的感觉到,其实武唐早就可以将他们全部歼灭,却始终没有下手,只是不断的骚扰着他们。

  阿托衍的心里有一点奢望,他觉得武唐汉人也许只是为了将他们驱逐出中原。

  只要他带着突厥大军逃出了中原,这场追杀就会停止。

  经过了三个日月的奔波,他终于带着大军来到了长居关。

  以别数日的时间,他却感觉像是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来的时候,他带着三十万大军入关,离开的时候,他却只能带着不足三万的残兵败将。

  可是,最让他感觉到绝望的是,长居关前出现了一支大军。

  一支完全不同于突厥大军的汉人大军,他们都带着奇怪的武器,杀气腾腾的面对着突厥大军。

  阿托衍这一刻终于明白了,汉人大军不是不想将他们歼灭,而是在把他们赶入袋子里去。

  汉人大军是组成一个包围网,就是一点点的蚕食他们,同时又确保突厥大军不会分散,造成动乱。

  从始至终,汉人大军都没打算放他们走。

  “杀!”阿托衍发出最后的嘶吼,他知道,这场仗将是他生涯的最后一场战争。

  可是,随之而来的轰鸣炮火就掩盖了他的声音。

  汉人大军的炮火比过去所有时候都要猛烈,激烈的火炮地毯式的覆盖过去。

  什么是地毯式轰炸?就是每三米一个落弹点,将整个战场的土地都翻一遍。

  在这种密集式的轰炸下,杀伤率高达99%。

  突厥大军甚至来不及发挥他们的战马冲锋的优势,汉人大军的毁灭攻击,就已经将他们打断了阵脚。

  阿托衍终于明白了,汉人说过的那句话,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有的阴谋诡计都是徒劳的。

  可是汉人显然还有另外一句话,不但强大,而且还阴险狡诈的敌人,才是真正的无可匹敌。

  阿托衍不明白,汉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强大,如此的可怕。

  他为突厥王庭的命运感到担心,汉人一直对自己的军事力量秘而不宣,他们到底有什么计划?

  这一刻的武唐,就像是一只最凶狠的饿狼,在它展露出自己强壮的身体的同时,也露出了自己的爪牙。

  这只饿狼的爪牙轻易的扯碎了曾经驰骋草原的突厥勇士组成的大军,战场上弥漫着刺鼻的硝烟,这是死亡的气息。

  阿托衍看着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大军,如今却已经支离破碎。

  那种无力与绝望,笼罩着他的身心。

  不过,更让他感到绝望的是,他一直避开炮火的轰击。

  这种结果有两种可能性,一种就是他的运气好到爆表,炮火都打不到他。

  当然了,如果他的运气真的如此逆天,他也不会陷入如此绝境。

  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对方是故意留他性命,没打算现在杀了他。

  而这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对方的炮火可以精确的攻击目标,至少比弓箭精确,弓箭如果大面积覆盖的话,同样无法保证某个人的安全。

  这么强大的破坏力,却有如此精准的攻击,只要想到这点,阿托衍就更加绝望。

  炮火声一直持续了三刻钟的时间,换算成中原的计时时间就是半小时。

  炮火声瞬间平息下来,令行禁止,这种强大的军令约束力,也是阿托衍没见过的。

  中原的汉人士兵,不是一向都是散漫与弱懦著称的吗?

  他们什么时候训练出这样的士兵的?

  在解决了大军之后,接下来就是包围着阿托衍的亲兵。

  这些亲兵是阿托衍生死相依的兄弟,可是阿托衍却无法保护他们,看着他们被敌人疯狂收割着生命。

  前方冲过来几个穿着迷彩服的汉人士兵,他们手中拿着小型喷火的武器,阿托衍的那些亲兵向他们冲过去,在三十丈外就要倒地。

  最后只剩下阿托衍,阿托衍手持着长剑,朝着那些汉人士兵冲过去。

  啪啪——

  阿托衍发现自己的双脚一痛,出现了两个血洞,身体无法控制的倒在地上。

  阿托衍双手扒着地上的草,奋力的朝着那些汉人士兵爬过去。

  可是这时候一只脚踩在他的手掌上,然后踢开了旁边的刀。

  “不许动!”

  十几个喷火的武器顶着阿托衍的脑袋,阿托衍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他当了一辈子的兵,也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死在战场上,却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俘虏,成为汉人的阶下囚。

  这一刻的他,感受到的是如此苦涩的绝望。

  两个汉人士兵将他架着拉出战场,其他的士兵则是开始扫荡战场,那些汉人士兵在搜寻活口,然后拿着佩枪对那些还有一口气或者装死的突厥士兵补枪。

  阿托衍的脸颊留下两行浊泪,这世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

  他们扮演的是强盗的角色,可是他们似乎挑错了抢劫的对象,他们闯入了狼窝里,一群饥肠辘辘的饿狼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

  阿托衍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这是自己的老朋友。

  长居关的守城将军胡长衣,他们已经交锋了不下十次。

  如果要说这世上阿托衍最讨厌的人,胡长衣绝对能进前三。

  当然了,胡长衣对阿托衍也是同样的感情。

  不过这时候,他们已经不再是宿敌。

  因为阿托衍已经不再具有这个资格,他只是胡长衣的手下败将。

  虽说胡长衣胜的有诸多的因素在,可是在战场上没有所谓的胜之不武,胜就是胜,败就是败。

  “胡将军。”

  “阿托衍将军。”

  两人静静的坐在彼此的对面,用最温和的语气与对方打招呼。

  不像是敌人,更像是温馨的老友相聚。

  “胡将军,能否赐在下一死?”阿托衍用祈求的语气问道。

  胡长衣摇了摇头:“抱歉,我做不了主。”

  “胡将军!”阿托衍觉得胡长衣在推脱。

  胡长衣苦笑着摇了摇头:“阿托衍将军是陛下亲令,要带送去长安城的人,所以在下不敢私自处置,请阿托衍将军海涵。”

  “武则天要见我?”阿托衍将军愕然的看着胡长衣。

  “是的。”胡长衣点点头。

  “唉……真没想到,我们会以这种方式,坐在彼此的对面,胡将军,你可瞒的我好苦啊。”

  “这也非我所愿,抛开你我的身份不提,阿托衍将军一直是某最敬佩的一个人,我也希望你能有一个最好的结果,可是这却不是我所能决定的。”

  “胡将军下一步还有什么打算?”

  “灭你突厥,将草原以及草原上的牧民收归武唐所有。”

  阿托衍的表情瞬间凝固了:“你们汉人一向觉得远征域外劳民伤财,何必要自讨苦吃呢,我突厥虽然败了这一次,却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灭掉的,反而是你们汉人入了草原后,必然水土不服,只会以惨败告终。”

  “阿托衍将军,其实您的这番话没任何用处,因为某并非出征的将帅,这次远征突厥王庭,是由梁建芳梁将军率领的。”

  “什么?梁建芳?他不是西关的守将吗?”

  因为突厥草原占地甚大,不关是西关还是北关,都有边境接壤,而梁建芳就是西关的守将,与阿托衍也是老相识了。

  阿托衍突然想到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可能,不由得看向胡长衣:“他们打算什么时候出征?”

  “已经出征了,在你带着大军进入长居关的同时,梁将军就已经带兵出发了。”

  “北关西关相隔三千里路途,你们如何沟通?”

  “这是我军的秘密,不过用不了多久,阿托衍将军应该就会知道。”

  “武则天居然没派遣胡将军出征,我以为胡将军的军事才能应该是武唐乃至当世第一,却没想到居然是梁将军,真是可惜了,看来武则天并不是那么信任胡将军。”

  “哈哈……阿托衍,这种挑拨离间的话,你就甭说了,陛下对在下信任与否,也不是你三言两语就能离间的,派遣梁将军出征,不是因为武皇不信任某,而是因为西关出征更适合,距离突厥王庭更近,还有一点,这次覆灭突厥王庭的行动,陛下只是下令十天的时间,其余的行动计划,则是由我们几个将军自己拟定,陛下并未插手,所以你的这些话,毫无意义。”

  “你们的女帝对你们还真够信任的,居然连监军都没有,胡将军与某私会的事情,若是传到武则天的耳中,恐怕会对胡将军不利吧?”

  “阿托衍将军,你怎么老想着挑拨,我都说了没用的,不要让我看轻了你,武皇文治武功,千古难寻,怎会因为你的这三言两语就猜忌忠良,而且现如今的武唐,根本就不可能发生兵变,说我想要投靠你们突厥,那你突厥至少也要有这个资格才是。”

  胡长衣的语气里,充满了对突厥的不屑。

  如今的武唐有多好?自己犯得着这么贱,非要跑去突厥那种苦寒之地受苦受累,还要背负骂名,用现在很流行的一句话说,这就是典型的脑子进水了。(未完待续。)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