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七百九十二章 绝望的反攻

第两千七百九十二章 绝望的反攻

  夜色下,阿托衍看着肃州城,感觉实在是美的无法形容。

  不过在今夜之后,它应该会蒙上一层血色吧。

  阿托衍的嘴角流露出残忍的笑容,武唐应该会记住他的,挥动了手臂,传令兵挥舞着阵旗。

  刹那间,千军万马奔涌着冲向肃州城。

  这样一座不设防的城池,对于突厥大军来说,就像是被扒光的小姑娘一样。

  阿托衍避开了那些铁壳阵,可是这时候战场上传来轰隆隆的声响。

  那些铁壳子动了,它们在以稍微慢于战马的速度移动着,同时上面的那个长管开始转动方向。

  阿托衍心中一悸,一种不详的预感袭上心头。

  铁壳很快就挡住了突厥大军的去路,并且排列成一条直线,每一个铁壳之间保持着几十米的距离,一条直线排列开来,形成一个防御网络。

  “大将军,那铁壳居然会动……我们是不是再等等看?”

  “等什么?就算会动又如何,没看它们之间还隔着十几丈距离吗,无关紧要,从那些铁壳的中间穿过去。”阿托衍这时候已经打定主意,绝不回头。

  大军的食物已经不多了,如果再不能取得战果,那么他们就只能宰杀战马填腹。

  这是一个将军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所以肃州城的战斗避无可避。

  可是,一声惊雷巨响,将阿托衍震的头晕目眩,一团火焰在阿托衍不远处炸开,震荡波就像是狂风一样将阿托衍掀翻在地上。

  阿托衍来不及反应过来,惊雷的声音已经接连的传来。

  整个战场在瞬间被火焰覆盖,远处的那些铁壳长管里,正在喷射着火焰。

  惊雷巨响就是从铁壳长管里传出来的,整个突厥大军的阵线都已经乱作一团了。

  轰鸣的声音已经充斥着所有人的脑海,战马嘶鸣着,它们从未感受过如此可怕的巨响,它们的主人早已失去了对它们的控制。

  它们惶恐的太窜着,践踏着其他的步兵。

  当然了,总有一些战马或者士兵,闯过了封锁线,冲到铁壳的附近。

  可是随之而来的就是密密麻麻的声音,哒哒哒哒……不管是人还是马,都会在瞬间被射成马蜂窝。

  这是历史上的第一场冷兵器与热兵器的交锋,肃州城前的战车在喷射着恶魔的烈焰,扫荡着整个战场。

  地面留下了坑坑洼洼的坑洞,它们就像是从地狱里钻出来的恶魔一样,疯狂的收割着突厥大军的生命。

  突然,战车开始变阵,它们已经开始全方位的向前压进。

  任何挡在它们面前的人或者马,都会被碾碎。

  重逾十吨的钢铁巨兽,开始展现出它们最可怕的一面。

  它们在摧毁一切的敌人,或者障碍物!

  有几个突厥的勇士,他们鼓起勇士冲到战车面前,试图用他们的兵器给战车留下他们的战果,可是坚硬的钢铁外壳给他们上了一课,血肉之躯是无法阻挡钢铁洪流的。

  阿托衍终于回过神来了,他抬起头,看到的却是地狱的场景。

  血与火在弥漫,可是却不是他的大军带来的,他的大军正在被拖入地狱之中。

  阿托衍歇斯底里的大喊着:“撤退……撤退!”

  可是,炮火已经掩盖了他的声音,而且也没有人能够听的到他的声音。

  阿托衍终于明白了,终于明白肃州城为什么没有城墙了。

  因为根本就不需要,这些钢铁战车,就是最好的城墙,所有试图接近肃州城的敌人,在这些钢铁战车面前,都只会被碾碎。

  怎么可能?武唐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兵器?

  而自己却完全不知道……

  阿托衍感觉自己就像是掉入了陷阱的老鼠,竭尽全力的扒拉着墙灰,试图逃离这个陷阱,可是却无能为力。

  就在这时候,前进了一半的战车,突然开始收缩阵线,同时开始转向离开。

  “怎么回事?他们走了?”阿托衍满脸的疑惑,他看了看地形,突然明白了过来。

  自己现在所站的地方是山地,那些钢铁战车明显只适合平坦的地面,他们上不来。

  这让阿托衍长长的松了口气,果然,那么恐怖的东西,还是有弱点的。

  如果武唐拥有这么恐怖的武器,却没有任何弱点,恐怕突厥早就被武唐夷为平地了。

  不过即便如此,那个钢铁战车也给阿托衍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阿托衍拉起被灰尘都快覆盖的副官:“起来,你给我起来,快下令撤兵,快点!!”

  副官此刻还有些头晕目眩,晃了晃脑袋,这才略微清醒了一些。

  可是看着还是有些不正常,身体站不稳:“大……大将军……你有没有听到……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阿托衍当然也是头晕目眩,那么剧烈的爆炸就在他们的附近炸开,他也被那冲击搞的头晕目眩。

  副官却像是忘记了自己的职责,转动着脑袋,四处的观望着,似乎是要寻找那个奇怪声音的源头。

  “声音……声音好像是那边传来的。”

  副官指着肃州城的方向,不过却是指向空中。

  这时候阿托衍也察觉到了,不止是他,所有的突厥士兵都听到了那个声音。

  那个声音是从天空中传来的,不同于钢铁战车发动的时候那种沉闷的声音,而是更加的沉重,更加的绵长,与钢铁战车的声音有点相似。

  “天上……天上有什么东西在接近我们……”副官突然惶恐的叫了起来。

  是的,天空中有东西在接近他们!

  阿托衍看到了天空中似是挂着几个灯,从远到近,一直到他们的头顶上,那个声音也变得最大,就像是万马奔腾而过一样。

  粗重的声音让所有人都不得不捂住耳朵,阿托衍这时候只觉得头皮发麻。

  这次又是什么?

  这东西在天空中!

  难道是妖怪吗?

  不过不管是什么东西,这东西似乎只是声音难听一点,并没有带来实质性的伤害。

  可是,一团冲天的火焰伴随着惊雷巨响,再次掀翻了阿托尔的猜测,还有他的身体。

  就像先前那些钢铁战车释放的恐怖怒火一样,却又不同,威力更大,数量更多,而且这次不再是点式的绽放,而是一条直线过去,精确的落在人群最密集的地方。

  在爆炸中心的人被瞬间化作灰烬,而边缘地带的人则是直接被掀飞。

  残肢断臂在落下,地面留下了触目惊心的疤痕。

  而后,他们又听到了更为密集的声音,有更多的东西在飞过他们的头顶。

  “长生天啊……难道您已经抛弃了您的子民吗?”阿托衍失去了力量一样,重重的跪在地上,双臂高举着,哭喊着向上天询问道。

  “大将军,您快逃吧……”副官掺扶着阿托衍,焦急的叫道。

  这场仗根本就没法打,怎么打?

  摸都摸不到敌人,还怎么打?

  别说摸了,现如今连看都看不到,敌人飞在天上,而且他们的武器还这么的恐怖,这根本就已经脱离了他们能够理解的战斗方式。

  这根本就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

  “不……我不逃!我是个军人,死也要死在战场上。”阿托衍一把推开副官,激愤的吼道。

  “将军,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您要保存实力,您需要向可汗传递消息,武唐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如果您不走,在这里战死的话,那么可汗就无法知道这里的情况,恐怕对我们全族都会非常不利的。”

  阿托衍目光闪烁,看了看已经被地狱烈焰覆盖的战场,看着副官急切的表情,一咬牙:“走!”

  就如副官说的那样,他不是逃兵,他只是为了传递消息给可汗。

  阿托衍当机立断,扯了一匹战马,招呼了自己的亲兵便在战场上狂奔逃离。

  其他能跟的上他的士兵也跟上去了,跟不上去的则是粉身碎骨。

  阿托衍不想去思考那么许多,他已经无法再思考了。

  他只能逃,不断的逃,逃离那恐怖的战场,逃离这片可怖的土地。

  他不明白,也不想去弄明白。

  这次他可是带来了突厥三十万大军,三十万大军是什么概念?

  这就相当于突厥三成的兵力,也相当于二十分之一的人口。

  突厥几乎就等于是全民皆兵,六个人里就有一个人被征召,不像是过去的武唐,三十个人养一个士兵。

  而现如今的军民比例还要更小,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如今的武唐已经超过了一亿人口,并且很大一部分都是青年,这使得武唐具有非常的活力。

  反之突厥,虽然年年对外征战,可是青壮年很多都死在战场上,导致突厥的人口一直上不去。

  阿托衍看着身边的数万人,这些人都是跟着他逃出来的。

  可是不同于来的时候那般的意气风发,现在的他们就像是丧家犬一样,脸上写满了疲惫与恐惧。

  他们都是一群,从地狱里逃出来的人。

  他们都以为自己不怕死,可是见识了真正的地狱后,他们才发现,原来死亡是如此的可怕。

  原来,对武唐来说,他们只是一群跳梁小丑!(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