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七百九十一章 兵临城下

第两千七百九十一章 兵临城下

  凡事都不能只看表面,表面看起来是武唐被动的挨打。

  就连武唐的臣民都是这么认为的,可是实际情况却非如此。

  突厥大军看起来来势汹汹,可是武唐的大军却避其锋芒,故意躲开突厥大军。

  就连边关的百姓,都已经提前的撤离,突厥大军连个毛都没捞到,甚至连一口吃的都没留下。

  正是因为这样,气愤的突厥大军才会放火烧城。

  草原上的部族战斗的时候,是不带粮草的,或者说是带的很少。

  因为他们就是强盗的理念,人我要杀,钱我要留,吃的也是我的。

  他们一向是一边打仗一边抢劫,说的直白一点,草原部族的理念就和自然界中的蝗虫一样,他们不会去创造利益,而是以掠夺的方式来发展自己。

  可是一旦他们没有抢到吃的,或者是战利品与他们预期的相差甚远的时候,他们的战力将会出现损耗。

  现在的突厥大军就是如此,他们的食物所剩不多了,可是却连一点吃的都没抢到,这也让他们寸步难行。

  不过,他们已经来到了关内,这里是遍地的黄金,遍地的食物,就算一个两个城池没能抢到吃的,他们相信,汉人不可能把所有他们途经的城池都搬空,他们总会遇到没来得及撤离的城池。

  “大将军,前面就是肃州了,肃州应该就能有吃的。”

  突厥大将军阿托衍看着地图,始终眉头紧锁着,对于副官抱着的乐观态度,他没有感到高兴,反而更加的忧心。

  “武唐不可能这么软弱,而且近年来武唐国力大涨,远超突厥,他们的大军怎么可能未战先怯?”

  “汉人一向软弱,这没什么奇怪的,长久的安乐早已让他们失去了勇气,而且我们突厥大军又兵强马壮,士气如虹,汉人知道抵挡不了我军,所以才避让锋芒。”副官理所当然的说道。

  最初的时候,他也以为是有什么陷阱,可是连续攻下几座城池后,他又觉得不大可能。

  如果武唐汉人有什么陷阱,不可能舍弃如此大的代价,要知道那几座城池可都不小,虽说突厥大军一个人都没杀到,可是这连烧几座城池,想必武唐再如何的强盛,也不可能一点都不在乎。

  阿托衍虽然觉得其中有诈,可是却也没有退路了。

  如今他带着他的大军出来,就是来抢劫的,如果一点吃的都没抢到,那就是失败,即便他烧再多的城池也没用。

  如今的突厥已经是外强中干,平民的生活非常的艰难,如果再不带吃的回去,突厥的平民将有大半要饿死。

  当然了,还有一个办法,先把武唐打怕了,然后再逼迫他们和谈赔款。

  这也是他们一贯的手段,而且是百试不爽。

  “前方细作回来了吗?”

  “正在帐外,等候大将军的召唤。”

  “好,把细作叫进来。”阿托衍点点头。

  “拜见大将军。”

  “肃州情况如何?可有发现守军?又或者早已撤离?”

  “启禀大将军,肃州有守军,并未撤离,不过奇怪的是,肃州似乎没有城墙,而且城内有非常多的高大建筑,还有在肃州外……”

  “等等……你说肃州没有城墙?”

  “是,没有城墙。”

  “胡说八道,你当本将军没来过肃州吗?十几年前,本将军也曾经带兵来肃州走了一遭。”阿托衍立刻就破口大骂起来。

  可是那位细作却很委屈的看着阿托衍:“大将军,这……这是真的,肃州城是真的没有城墙。”

  “你是不是怕死,所以没去肃州,故意瞎编了一套说词来糊弄本将军?”

  “小人不敢啊,大将军,小人说的句句属实。”细作急得举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才能赢得大将军的信任。

  “你说的是真的?”

  “小人愿意立军令状。”细作坚定的说道。

  “那肃州城内呢?情况又如何?”

  “高楼林立,小人虽然没进城,可是远远的就能看到高耸的大楼,看起来就好像汉人把城墙的土石都拿去建那些房子了。”

  “那肃州城内有多少守军?”

  “小人没看到多少守军,不过肃州城外有一排几百个很大的铁壳,摆放在阵前,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铁壳?”阿托衍皱起眉头:“你说的都是实话?”

  “小人怎敢胡乱谎报军情,而且细作也不止小人一个,后面的细作若是回来了,与小人的情报有所差池,小人不是自寻死路吗。”

  虽然细作的回答句句在理,可是阿托衍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肃州城已经算是大城了,大城怎么可能没有城墙。

  古往今来,中原的大城都是以城墙的高度为衡量标准的,两丈高为中城,三丈高为大城,长安城的城墙则有三丈三。

  一个没有城墙的城池,那还是城池吗?

  汉人怎么可能做出如此愚不可及的事情?

  阿托衍没有完全否定细作的情报,也没有完全的相信,而是等待后面的细作汇报。

  很快,第二个、第三个细作就接连回来了。

  可是他们禀报的军情,全都与第一个一样,阿托衍甚至怀疑,他们是不是串通好了。

  可是细作之间彼此是不知道彼此的身份的,就是怕如果一个被抓了,会连累其他人,所以细作一般都是分开单独行动。

  当所有的细作都汇报了同样的军情后,阿托衍就算再如何难以接受也没办法不信了。

  接下来就是阿托衍头痛的时候了,这是汉人以假乱真,故意迷惑突厥大军?

  又或者说他们觉得突厥大军根本就到不了这里?

  这更不可能,肃州距离边关不过三百里的距离,时常有战事发生,汉人再蠢再笨也不至于做这种愚不可及的事情。

  在战场上,绝对不要轻视任何一个人,更何况是一个国家。

  而且汉人还有一个英明神武的女帝,虽然阿托衍不觉得那位女帝有多英明神武,毕竟又不是他的皇帝,他也只效忠他的可汗。

  不过就算阿托衍想不明白,他也没理由退后。

  汉人有一句话是那么说的,也是阿托衍深以为然的。

  不管什么样的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只是笑话。

  阿托衍信奉的就是绝对的力量!

  汉人虽然素以阴险狡诈著称,可是他们突厥人却比汉人更加骁勇善战,汉人再使什么阴谋诡计也是于事无补。

  再者说,汉人的地域太大了,而且突厥大军的行军速度奇快,估计现在肃州城都还不知道他们来犯的消息吧。

  而且阿托衍也想看看,细作汇报的情报是否属实。

  如果是真的,他倒是想看看,那些铁壳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突厥大军开始加速前进,用了两天的时间,赶到了肃州城外。

  果然是看到了细作口中的铁壳大阵,还有没有城墙的肃州城。

  “大将军,您看那铁壳像不像是小堡垒,汉人的士兵躲在铁壳里,然后用弓箭或者长矛攻击外面的人,而外面的人则无法攻击到他们?”

  “哈哈……果然如此,果然是如此,汉人太蠢了,他们居然想出这种本方法,只要我们不接近铁壳不就可以了吗?”阿托衍似乎是为自己的疑虑找到了理由,在听到副官的话后,顿时茅塞顿开,觉得副官的解释非常的合理。

  “那个铁管应该就是战弩之类的武器吧。”

  “没错,可是那些铁壳注定了他们难以移动,所以我们可以轻易的避开那些铁壳堡垒。”阿托衍点点头说道。

  阿托衍看向铁壳阵后面的肃州城,他发现肃州城与他印象里截然不同。

  十几年前的肃州城,还很贫瘠,因为地处偏远,所以这里的百姓都非常穷。

  肃州城内几乎都是平房,可是如今看肃州城,很远的地方就能看到,肃州城全部都是高楼,而且那些楼宇比他想象中的高很多很多。

  “怪了,肃州城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小人曾经听一个从中原回来的商人说起过,中原出现了一种很高很大的楼,应该就是那种吧?”

  “商人都该杀!”阿托衍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冷酷:“本将军族内的商人,居然卷着本将军的大半家产逃到了中原,不愿意再回来,若是在中原被本将军逮到,定要他好看。”

  “末将族内的几个商人也是一样。”副官也是同样的表情。

  “你也是?”

  “大将军还不知道吧,最近两年时间里,突厥的大部分商人都在外逃,而且全都是逃来中原的。”

  “待到这场仗结束了,本将军就要中原把这些商人全部归还给我们突厥。”

  “若是在我们草原上建几座那样的大房子倒是不错。”副官看着远处的那些建筑,颇为心动。

  “说的没错,不知道那房子内是什么样的,不过比起帐篷应该更暖和吧。”

  “到时候抢一些工匠回去,给我们盖房子便是了。”

  “还有中原的女人,那些女人个个细皮嫩肉的,实在是可人的很。”

  “多抢一些钱财便是了,而且如今武唐的纸币又方便携带,不似过去那样,抢几百万两银子就要分出几万人运送。”(未完待续。)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