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七百八十七章 村子的未来

第两千七百八十七章 村子的未来

  有些东西,就是怕对比。

  以前乞吴还没觉得自己的大头领有什么不好的,因为历来规矩就是这样,其他部族的大头领也是如此。

  可是,在听了牛叔介绍中原的女帝如何如何的英明神武后,他就越发的不忿,他甚至觉得,自己与阿玛险些惨死在雪山上,就是因为大头领的不好。

  “这条路要修很多钱吧?”

  乞吴发现,他们在整个村子绕了这么久,居然都是在这种结实的水泥路上。

  “其实不用太多钱,比修土路还要便宜一些,而且只要修村子里的路就可以了,村子外面的路有州衙门负责修,连接到城里。”

  牛叔带着乞吴来到一户人家前,乞吴发现门口挂着一个草结,乞吴立刻就明白了,这户人家应该是牛叔口中的突厥裔。

  突厥人有些习俗,比如说在自己的帐篷前挂一个草结,就像是中原的风俗,寓意五谷丰登一个意思。

  牛叔敲了敲门,不多时便是一个妇人开门,嘴里说着突厥语。

  “哲裳大娘,这位是……”

  这位哲裳大娘一看到乞吴,眼前立刻就是一亮,热情的伸手拉住乞吴:“这位兄弟也是从草原上来的吧。”

  “哲裳大娘,这你也认得出来?”牛叔惊讶的问道。

  “他的身上还有一股青草的香气,这可是中原人没有的。”

  “你现在可也是中原人。”

  “所以我现在的青草气味已经快要散去了。”

  哲裳大娘将两人迎入屋内,同时大喊着:“阿木,出来,有草原上的兄弟来看望我们来了。”

  不多时,就见一个大胡子糙汉子走了出来,坦露着胸膛,比乞吴都要高一个头。

  大汉一见到乞吴,就热情的张开双臂,与乞吴来了一个拥抱。

  “这位兄弟是哪个部族的?是路经此地还是留下来定居?”

  “我是打算留在这里定居的,草原上活不下去了,所以来中原寻一条活路。”

  阿木听到乞吴的话,脸色流露出一丝哀伤:“是啊,草原上的日子难熬啊,当初我也是如此。”

  “兄弟,你如今可有落脚点?若是没有的话,就来我这打下手,也好先弄一个务工证。”

  “阿木,你不知道吧,这位乞吴兄弟现在可是给小陈大夫当助手,你要是向要打下手的,还是自己去聘请一个吧。”

  “啊……这位兄弟在小陈大夫那里当助手?那可了不得啊。”

  阿木的语气里带着几分羡慕,从他来到村子的第一天起,他就一直的听说小陈大夫的事迹,而且他母亲来的时候,生过一场大病,当时阿木都要带着母亲回草原,去找巫师治病去了。

  可是听村里人说,只要带着他母亲去找小陈大夫就可以。

  阿木抱着尝试的态度,去找了小陈大夫,果然是药到病除。

  自那以后,阿木与哲裳大娘对小陈大夫便非常的尊敬。

  再加上小陈大夫的种种事迹,阿木对小陈大夫更是充满了敬畏,有时候他都怀疑,凡人怎么可能厉害到这种程度,村子里的大事小事,只要找小陈大夫准没错。

  当然了,村里人也知道小陈大夫事忙,也不会事事叨扰小陈大夫,只有遇到大事的时候,才会去请教,而小陈大夫往往都能给出正确的方向。

  就比如说这村子里修路的时候,最初村里人很多人都不同意,觉得修这路完全就是浪费钱。

  可是不出一年的时间,他们就体会到了修路后带来的好处。

  “跟在小陈大夫身边好好干,多学点小陈大夫的本事。”

  “自然,这是自然。”

  “乞吴兄弟刚来村子里,还有许多不懂的地方,今天带他过来,也就是认个亲,以后你也多帮衬帮衬。”

  “肯定的,不说乞吴兄弟与我算是老乡,就算是村子里的人,该帮的也是要帮的。”

  乞吴则是一直惦记着牛叔先前的那番话,心中有些期待又有些惶恐,自己放牧的本事,真能有所成就吗?

  回到小陈大夫的家中后,看到小陈大夫正好做好午饭,乞吴更觉得惭愧。

  自己作为下人,逛了一早上,反而让小陈大夫下厨。

  他知道在中原,下厨的都是下人。

  不过小陈大夫倒是没说他们什么,而且还让乞吴与他同桌吃饭,这更让乞吴受宠若惊。

  随后的几天时间里,阿玛的伤势逐渐恢复,只是精神始终不怎么好。

  乞吴也渐渐的融入当地的生活,并且也已经能够与小陈大夫交流。

  乞吴在学习汉语的同时,小陈大夫也是学习突厥语,乞吴发现小陈大夫学习的速度远比自己快许多,小陈大夫已经可以用流利的突厥语与他对话。

  乞吴已经把小陈大夫当作了神人一样的存在,不过小陈大夫说,他在众仙馆里的时候,成绩并不是最突出的。

  乞吴根本就不敢想象,还有什么人比小陈大夫更出色更优秀。

  这几日乞吴一直跟随在小陈大夫的身边,虽然小陈大夫的主业是大夫,可是没有病人的时候,小陈大夫就在外面走动,有时候去雪山上走走,有时候又去河边走走,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小陈大夫,您最近几日是在寻找什么吗?”

  “寻找资源,看看是否有值得开发的东西,给当地人多寻找一些商机。”小陈大夫说道。

  “这漫山遍野的雪,要么就是躲藏在雪地里的野兽,能有什么商机?”

  “雪吗?”小陈大夫皱起眉头:“如果开发这里的雪景,投入太大了,村里的人不可能拿出这么多钱,还是需要去外面拉投资……”

  “雪景?这天寒地冻的,能有什么人愿意来这里看雪景啊?”

  在乞吴看来,这雪有什么好看的,他对雪有着刻骨铭心的痛楚,他一点都不觉得雪有什么好看的。

  小陈大夫看了眼乞吴:“你是这么觉得的吗?”

  “当然。”乞吴笃定的回答道。

  “你知道在南方的大部分地方,那里的人一辈子都没见过下雪,甚至还有一些人连听都没听说过,而南方又是财富聚集的地方,比起我们这边还要富裕许多,他们之中很多人如今已经开始享受人生,需要一些事情来满足他们的生活,说的直白一点,就是情调、意境,我们这里的道路连接着州,州又连通国道,路途顺畅,南方人来这里游玩并不难,不过要想打开市场并不容易。”

  乞吴也插不上嘴,小陈大夫的话题,已经超出了他所能理解的范围。

  “小陈大夫,你说的这些……我……我不是很懂。”

  “就拿你来说吧,你想不想去海边看看?”

  乞吴的眼睛变得有些迷离,重重的点了点头:“海边……想。”

  “沿海地区的人,他们都已经看腻了海,可是你却想要看海,这就是地域带来的思维差异。”小陈大夫又道:“等你以后有了钱之后,你会带阿玛去海边玩吗?”

  “会的,会的……我一定会带阿玛去海边的。”

  “所以,我刚才的想法就是你这类人的钱,有了钱,就想要四处去看看,可是他们去哪里?这就需要我们来引导,首先是交通,这是最难的问题,可是却已经不是问题了。”小陈大夫继续说道:“然后就是景区的建设,以及景区推广问题,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这里,打造一个经典品牌,让更多的人来到这里。”

  这么一说,乞吴就明白了,不禁佩服起小陈大夫,只是这么轻易的转换一下概念,就让这里的雪景变成了宝藏。

  “现如今中原已经有了多出名胜景点,可是却没有类似于我们这里这样的雪景,这是我们的一大优势……”小陈大夫想了想:“这样吧,乞吴,你去联络村长和几个族老,我需要与他们商议一下,询问他们的意见。”

  “这是好事,他们一定会答应的。”

  “不要把自己的思想强加在别人的身上,也永远不要觉得自己就绝对的正确,任何人的意见都需要被尊重。”

  在乞吴的眼里,小陈大夫的所有话都是那么的有道理。

  “小陈大夫,我上次与牛叔说,我的一些放牧技巧,牛叔说我这放牧的技巧算是一种本事,您帮我审审,看看有没有的用。”这些话乞吴憋在心里已经好几天了,一直到今天,总算是抓住一个机会说了出来。

  “哦?放牧技巧,你与我说说。”

  乞吴便将自己的一些心得说了出来,也有赖于这几日的前后思索,让他把想法也整理了一遍,现在说起来却是头头是道。

  小陈大夫连连点头:“乞吴,你这本事不简单,我有两条路可以推荐给你,至于你如何选择,就看你自己的了。”

  “小陈大夫,您说。”

  “一种就是去农业部,对自己的技术、观念进行推广,当然了,谋个一官半职是没问题的,还有一种就是回归老本行,放牧。”

  “放牧?”小陈大夫的两个提议前后差距很大,如果是其他人听来,必然是选择第一种。

  可是乞吴却耐着性子等待着小陈大夫的下文,他肯定小陈大夫不会说不着调的话。

  “没错,现如今朝廷在鼓励个体养殖,而放牧一向是草原上的人见长,如果你有这个把握,完全可以去申请个人技术贷款,我可以作为你的担保人,然后开办一个大型牧场,我给你提供的这两条路,一个就是求名,一个就是求利。”(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