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七百八十五章 边关小村

第两千七百八十五章 边关小村

  乞吴突然现,自己居然就这么冲着热水冲了小半个时辰,而且这热水似乎没断过,就这么一直的留着。网

  不过这一番冲洗后,乞吴的确是精神了不少。

  换上了牛叔带来的衣服裤子,虽然并不算新,却很合身,而且非常暖和。

  “大哥,这水是哪里来的?怎么就从那管子里就这么一直的流淌着。”

  “这水是村子里供应的,附近几个村子都有,而且你没现,这里很暖和吗?”

  确实,经过牛叔这么一提,乞吴也现了,这屋子里确实很暖和,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这房子挡风,可是却不至于连一点寒意都没有吧?

  要知道,这里可是大雪山的山脚下,怎么可能一点寒意都没有。

  “这是暖气,家家户户都有提供的。”

  “你们这里太神奇了。”乞吴终于知道了,曾经部族内的那些商人,为什么老是说中原好,仅仅是隔了一座大雪山,却仿佛两个世界一样。

  这边的人安居乐业,可是那边的人却要在天寒地冻中忍饥挨饿。

  乞吴在这里显得非常的老实本份,对谁都要鞠躬行礼。

  到了病房,看到自己的女儿还躺在病床上。

  只是手脚却全部都是伤痕,这伤痕是被冻伤的,皮肤粘在羊皮靴上,鞋子一脱下来,连着皮也被扯下来。

  看起来实在是触目惊心,乞吴看到自己女儿的惨状,便是泪水直掉。

  旁边的牛叔拍了拍乞吴:“没事的,有小陈大夫在,你女儿不会有事的。”

  “这个女孩的伤势不轻,需要长时间的恢复……牛叔,你帮我与他说一下。”

  牛叔点点头,便将小陈大夫的话重复了一遍。

  乞吴当即就跪下来,要给小陈大夫磕头。

  “千万别磕头,快起来。”牛叔和张叔立刻就把乞吴左右架着,不让他跪下:“千万不能跪,小陈大夫的师门有规矩,不受病患和其家属的磕头,不要害了人家小陈大夫。”

  “哪里还有不受磕头的规矩?”乞吴也是有些傻眼。

  “他们这师门虽然名气不大,可是这规矩却是实实在在的,遇到你我这般的平民百姓,只收一文钱诊金,多重的病都只收一文钱。”

  乞吴有些尴尬:“我……我没有一文钱……”

  乞吴自己也知道,一文钱实在是不多,就当初草原上的巫师拉走他三头羊,也值六百文钱,这一文钱实在是不值一提,可是他现在连一文钱都拿不出来。

  “那就留在医馆里,为我做一个月的助理,可否?”小陈大夫转过头问道。

  牛叔即时翻译道,乞吴连忙点头:“要的要的,别说一个月,便是一年,十年,一辈子也可以。”

  “不用一辈子,一个月就是一个月。”

  “我这房间不少,等下我便帮你收拾一间。”道。

  “小陈大夫,我带他上楼吧。”

  “也好,麻烦牛叔了。”

  “小陈大夫,你这话就见外了,当初若不是你,哪里有现在的我。”

  汪——

  一边的黑头也是跟着应声道,半年前,小陈大夫来的时候,正好他们几个上山打猎,结果遇到了熊瞎子,牛叔和黑头都是被拖着下山的。

  小陈大夫愣是把一人一狗从鬼门关里扯了回来,当然了,他们也在这小别墅里住了两个月的时间。

  一般来说,獒犬只会认一个主人,对其他人都会展现出它的凶性,就算是牛叔的几个一起打猎的,平日也不怎么和黑头接触。

  可是自从小陈大夫救了黑头后,黑头隔三差五就往小陈大夫的家里跑。

  有一次居然还咬着一头狐狸,要给小陈大夫做礼物。

  不过那狐狸却成了小陈大夫的宠物,身上的伤也被小陈大夫治好了,还得了个名字,碧眼。

  只不过碧眼看到黑头,都要瑟瑟抖,显然第一次的见面,给碧眼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乞吴跟着牛叔,牛叔推开一个房间,打开房间里的灯:“乞吴,以后你就住这里了。”

  乞吴看着宽大的床铺,还有暖和的空气,明亮整洁的房间,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

  “我……我不用住这么好的地方,给我找个柴火间就可以了。”

  “哪里来的什么柴火间,再说了,就算有也不能真让你住,你是小陈大夫的助理,是要跟着小陈大夫的,身上要是脏兮兮的,那不是丢小陈大夫的脸吗?”

  “是是……我一定不给小陈大夫丢人。”

  “我看你也累了,你就先休息着,你女儿有小陈大夫照顾,不会有事的。”

  “好嘞,牛大哥。”

  “别客气,以后你若是留在这里定居,我两说不定还要成为邻里,客气什么,有什么需要的,就与我说,能帮到的,我都尽量帮。”

  乞吴又是含泪感动,看着牛叔离去。

  乞吴坐到床上的瞬间,床铺瞬间陷下去,吓得乞吴连忙站起来。

  这床是坏的?

  乞吴试着摁了摁,软的?

  床怎么是软的?

  乞吴又试着坐下去,的确是软的,不过却没有完全塌陷下去。

  这床好舒服……是怎么做的?

  这床显然没有他以为的那么容易坏,就算整个人躺进去,也只是陷下去,而不是完全塌陷。

  翌日清晨,门外传来敲门声将乞吴惊醒过来。

  乞吴连忙起身,打开房门看到是小陈大夫和牛叔,顿时满脸的通红。

  他现都已经日上三竿了,自己居然这么能睡,要知道以前在草原上,自己都是早早的起床,今日怎么会睡了这么久。

  自己才来这里第一天,就睡过头了,会不会引起小陈大夫的反感?

  “乞吴大哥,昨晚可睡的好?”牛叔笑着问道。

  乞吴满脸通红,小陈大夫肯定是说反话。

  “小陈大夫,实在抱歉……我睡过头了。”

  “没事,早晨也没什么事,能多睡就多睡一会。”牛叔笑着帮乞吴打圆场:“过去你住在帐篷里,环境上肯定是不一样的,不过你最好学一下汉语,这样也方便你与小陈大夫沟通,以后你要在中原定居,不管在哪里,汉语都是必学的。”

  “是是,我明白。”

  “你女儿醒了,你先去洗簌一下,然后带你去见你女儿。”

  “洗簌?”

  “哦,就是刷牙、洗脸,恢复一下精神,我也带了点早点给你和小陈大夫。”

  “牛大哥,这怎么好意思……”

  “别再客气了,多帮小陈大夫分担一下才是实在的。”

  随后,乞吴就跟着牛叔与小陈大夫来到了阿玛的病床前,阿玛满脸的惶恐,躲在被窝里。

  一看到乞吴到来,立刻掀开被子:“阿爸。”

  乞吴立刻就上前抱住阿玛:“阿玛,你现在怎么样?还痛吗?”

  “阿爸,这里是哪里?我们是不是死了?”

  “傻孩子,说什么胡话呢。”

  “可是,人世间哪里有这么好的地方?”

  牛叔站在一旁,他知道这个女孩过去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而在三年前,这个小山村又能比他们好的了多少呢。

  可是,自从小陈大夫来了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那个县老爷老实了许多,不再盘剥他们了,了,如果县老爷再敢胡乱压榨村民,别说这个官位,脑袋都保不住。

  而在小陈大夫的指引下,村子越来越好,那个县老爷也因为功绩卓绝升官了,其实谁都知道,这功绩其实是小陈大夫的。

  不过那个县老爷没有调离太远,而是成了州太守,如今这位太守大老爷隔三差五就要往小陈大夫的家里窜门,询问他一些政务上的难题,对于他们这个村子也是尤为照顾。

  要知道,在这种苦寒之地,本是最贫最穷的地方。

  可是三年的时间,他们家家户户都已经不再为生计而苦恼。

  “都是这几个恩人救了我们。”乞吴感慨的说道:“你要记住他们,以后有能力了,记得要报恩,知道吗?”

  “阿玛谢过几位恩人。”

  “好了乞吴,你女儿身体还很虚弱,让她继续休息吧。”

  “牛叔,你带乞吴在村子里转转,让他熟悉一下村子里的环境。”

  “好,乞吴,跟我走。”

  出了小院,乞吴看着牛叔问道:“牛叔,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猎户啊,昨晚我和张茅、陈大虎就是去山上打猎的,还好你们遇到了我们。”

  “是啊,幸好遇到了你们,你们都是好人。”

  “你怎么会带着女儿在那种天气上雪山,那也太危险了。”

  “唉……”乞吴一想起这个,便是叹了口气:“我在草原上住了大半辈子,结果半个月前糟了一场冰雹,把羊全部砸死了,部族的大头领把所有的羊肉全部征收走了,我和阿玛是在草原上活不下去,只能来中原,如果走边关的话,实在是太远了,所以只能冒险走雪山。”

  “你也太不容易了,不过现在好了,来到中原后,你的生活会好起来的。”

  “牛大哥……我……我听说你们中原人挺……挺恨我们突厥人的……可是我感觉你和小陈大夫似乎都……”8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