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七百八十四章 雪中送炭

第两千七百八十四章 雪中送炭

  虽然这时候是盛夏时节,可是在西域一带依然是大雪封山。

  不过有两个身影,在雪地里穿行着,虽然这时候已经是夜深人静冷风凛冽,可是这几个身影却迈着艰难的步伐,向前前进着。

  “阿爸,我们翻过西凉山,就真的有吃的吗?”阿玛的小脸蛋已经被冻得通红,羊皮的裹身衣并不能挡住所有的寒意。

  “有,一定有!”

  阿玛的父亲目光深邃,却有些茫然,他也没去过西凉山的对面,他的一生都在草原上生活。

  如果不是这次盛夏时节的一场毫无征兆的冰雹,将他们家的羊全部砸死了,恐怕他也不会带着自己的女儿阿玛,前往西凉山的另外一边。

  对于未来,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信心,可是他不得不翻过这座山。

  他以前经常听部落的商人说,西凉山另外一边的中原,是何等的繁华似景,是何等的丰衣足食,可是人对于未知的未来,总是充满了恐惧与茫然。

  在没有亲眼所见之前,他对未来没有任何的信心。

  当然了,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再不济就是死在这座大雪山里。

  这一路走来,原本小半个部落的人,一半的人在最初的路途中就已经打了退堂鼓,还有十几个人接连的倒在雪山中,在长生天的怀抱中永久的长眠。

  而这时候的阿玛和她的父亲乞吴已经没有了退路,这时候往前也许还有一线生机,可是往后却是死路一条。

  在草原上生存的人,比起中原的农夫更加看天气吃饭。

  在草原上最绝望的事情就是遇到干旱和冰雹,草原上的牧民养一年的牛羊,其中的八成是要交给他们的部族大头领的,剩下的两成则是保留下来,储备起来留到过冬。

  可是他们现在别说是坚持到过冬,这个夏天都无法度过。

  阿玛今天早晨将最后一块羊R吃掉了,而乞吴则是已经连续两天没吃过东西了。

  两人的脚步开始变缓,堆砌到膝盖的积雪让他们寸步难行。

  在这种环境下移动,每一个动作都会消耗他们大量的体力。

  两人凭着对未来的憧憬,坚持到现在的。

  可是,这个看似美好的未来,却又那么的遥不可及。

  在这种时候,他们甚至找不到一个遮蔽风雪的地方。

  “阿爸,我走不动了……”阿玛发出虚弱的声音,她已经迈不动脚步了。

  乞吴很想像正常的父亲那样,对自己的女儿说,我来背你。

  可是,乞吴开不了口,因为他现在同样迈不动脚步,他很怕自己会比阿玛更快的倒下去。

  这时候他已经开始怀疑,自己这次的决定,是否是正确的。

  突然,阿玛身体一扑,倒在雪地里。

  乞吴连忙扶起阿玛:“阿玛,你怎么样了?”

  阿玛没有睁开眼睛,双颊被冻得通红,而她的身体感觉不到一点的温度。

  乞吴慌忙的呼唤着阿玛,可是无论他如何的呼唤,阿玛都无法再睁开眼睛。

  乞吴发出歇斯底里的哭喊,这种苦涩的感觉让他感觉到绝望。

  看着女儿在自己的怀中,一点点的失去生机,还有什么比这更痛苦的吗?

  凛冽寒风掩盖了他的声音,风雪将他和阿玛覆盖。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们也将如之前的那些人一样,永远的长眠于此。

  突然,一道光从远方S过来,这道光实在是太不寻常了。

  乞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光,这光并非来自火把,他甚至怀疑,是不是长生天来接他与女儿来了。

  远远的,三个人影朝着他们过来,乞吴还听到了犬吠声音,乞吴突然一个激灵,是人!

  是人!!乞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奋力的推开雪堆,激动的摇晃着双手。

  “救命……救命……”乞吴用尽全力的嘶吼着。

  “有人……”前方那三个人影也发现了乞吴,立刻就踩着雪跑了过来。

  一道强光打在乞吴的身上,乞吴感觉那光是那么的刺眼,让人无法直视。

  那三个人快速的在雪地上接近,还有一条獒犬也伴随着冲过来。

  “是突厥人。”

  “你会汉语吗?”其中一人上下打量着乞吴和他怀中抱着的,已经失去了意识的阿玛。

  乞吴嘴里叽里咕噜的向三人求救,这时候其中一人用突厥语道:“你是突厥人?”

  “我是伽玛部族的人,救救我的女儿,救救她。”乞吴的脸颊上挂着泪水凝结的两根冰柱,他用祈求的语气说道。

  “怎么办?”其中一人回过头看向自己的同伴。

  “救人要紧,先把人带回村子里去。”

  三人多多少少都会一点突厥语,因为这里距离突厥很近,偶尔也会有突厥的商人途经他们的村子。

  “我来抱吧。”其中一个人接过阿玛,并且还脱下自己的大棉袄,盖在阿玛的身上。

  另外一人也把自己的棉袄给乞吴,乞吴从未穿过如此温暖厚实的衣服。

  比起羊皮还要保暖,而且又没有羊皮的那种S味。

  “阿玛……阿玛……我的阿玛……”

  “她是你的女儿吗?”

  “是我的女儿,是我的阿玛……”

  “你先别急,你女儿没死,她还有救。”

  “有救?有救?你们那有厉害的巫师吗?”

  在草原上,最被人尊敬的人不是部族的大头领,而是部族的巫师。

  记得有一年,那时候自己还挺年轻的,被蛇咬了一口,部族的巫师来了,给他配了一点草药,然后他养了两个月就好了,不过那位巫师走的时候,牵走了三头羊。

  “我们村子有急救大夫。”其中一人笑道:“放心吧,我们村子里的大夫很厉害,不比你们草原上的巫师差。”

  这人说的还是客气的,实际上他对草原上的巫师可没什么好感,这也源自于他过去的一段经历,在他看来,没有谁能比的上自己村子里的急救大夫了。

  走了没多久,乞吴就看到了前方黑漆漆的山坳里,有点点的星光,看起来非常的不真实。

  “那是……”

  “那就是我们村子。”

  “你们的村子?”乞吴满脸的惊诧。

  其中一人用汉语道:“这些土疙瘩没见识过灯光。”

  “别说人家土疙瘩了,当初你回村子的时候,也不见你比人家好多少。”

  “好了好了,救人要紧,先把这个小丫头送去小陈大夫那里。”

  “黑头,去小陈大夫家,看看小陈大夫休息了没。”

  身边的那只獒犬立刻撒丫子就跑,一溜烟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乞吴的眼睛一直盯着阿玛,心头始终担心着。

  又走了三刻钟,乞吴听到前面的狗吠声,身边的一个汉人道:“快到了,前面就是小陈大夫的家。”

  乞吴终于隐隐约约的看到了村子的雏形,眼中难掩震撼之色。

  “这就是中原吗?”

  “别愣着,跟我们来。”

  三人将乞吴和阿玛带到了一栋两层的房子前,乞吴看到这房子,立刻感觉住在这里面的人不凡。

  在大草原上,就算是自己的大头领也没住这种房子。

  房子里还亮着灯光,这时候大门开了。

  只见一个年轻人领着黑头走了出来:“牛叔、陈叔、张叔。”

  “小陈大夫,我们在雪山里遇到了他们两个,这个小姑娘被冻伤了,您看看还有的救不。”

  “好,快进来。”小陈大夫立刻领着他们进入房子里。

  乞吴进入房子后,更是感觉房间里漂亮的不想话,到底有多漂亮,他也不知道怎么形容。

  反正就是进入这房子后,他就自行惭愧,感觉自己站在这里都会玷污这里。

  “这位大叔,去后面的浴室里洗个热水澡吧,牛叔,麻烦你带他去后面,我这里还有几件衣服,是村民捐的,你看他要是适合,就给他穿吧。”

  “好嘞。”牛叔点点头,招过乞吴,就带着他去了后面。

  “这位大哥,我现在要做什么?”

  “洗澡,换身衣服,明白吗?”

  “洗澡?这种天气洗澡?”乞吴的嘴唇在发抖。

  在草原里,他们一年都未必能洗一次澡,甚至有些人一辈子都不洗澡。

  除了因为习惯与习俗,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草原缺水。

  草原上的河流很少,而且都是由雪山的雪水融化后,流淌下来汇聚成河流的,那河水冰凉刺骨,洗一次澡就要去半条命。

  “没事,以后你会喜欢上洗澡的。”牛叔笑着说道。

  村子里也有几个草原上的人留下来定居的,这些人以前也是不洗澡,可是自从在这里定居之后,就已经改变了习惯。

  牛叔把乞吴带到了浴室,然后给乞吴示范热水器的使用方法。

  “你看,这边热水,这边冷水,如果水太热了,就往这边扳一点。”牛叔说着:“你先洗着,我去给你找几件衣服。”

  这是乞吴第一次使用热水器,他是真没见识过这么神奇的东西。

  脱光衣服后,他开始尝试着冲澡,热水从头淋下来,那种感觉瞬间让他的全身都舒坦的放开了,仿佛所有的细胞都在这一瞬被激活了一样,那种感觉是很难用言语来形容的。

  不多时,牛叔在门外敲了敲门,就推开了浴室的门,然后把他找来的衣服放在旁边的架子上:“洗好了就换上。”(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