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七百八十三章 狼神

第两千七百八十三章 狼神

  白晨松开手,女性狼人就像是突然惊醒一样,猛然看向众人。

  “怎么回事?你们是什么人?阿兹佩尔,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是谁?你们为什么要把我锁住?”

  “苏玛,你醒了?太好了,你终于恢复正常了。”

  这个叫做苏玛的狼人虽然恢复了神智,不过非常的虚弱,毕竟她身上还带着伤。

  “感谢阁下的帮助。”

  “阁下?你似乎搞错了称呼。”白晨看着阿兹佩尔。

  阿兹佩尔先是愣了一下,很快他就明白了白晨的意思,在一阵的犹豫之后,阿兹佩尔单膝跪在白晨的面前:“阿兹佩尔向主人献以最高的敬意。”

  只是,看着阿兹佩尔的神色,明显不是那么的甘心。

  众人也将目光聚集到阿兹佩尔的身上,苏玛则是不明所以。

  “阿兹佩尔,你做什么?你为什么要向一个人类跪下?你是我族未来的王……你怎么能放弃自己的尊严?”

  “给一个人类行礼非常丢脸吗?”白晨看向苏玛。

  “你们人类只是人数比我们狼人多,仅此而已!”苏玛显然是一个坚定的种族主.义者,她只认同狼人,对于狼人则是充满了不屑。

  “可是如果连你们的神,都跪在我的面前呢?”

  阿兹佩尔抬起头,咧嘴朝着白晨低吼,苏玛也发出低沉的咆哮。

  显然,白晨的这句话激怒了他们。

  对狼人来说,他们最无法容忍的就是别人侮辱他们的神,他们的祖先。

  那是这个世界上最为伟大的神灵!

  即便是北欧神族,也因为狼神而被彻底的毁灭。

  眼前的这个东方人,居然胆敢侮辱他们的神灵,简直就是罪无可恕。

  “我可以向你臣服,不代表你可以侮辱我们的神!”阿兹佩尔决绝的说道。

  白晨伸手一放,突然一只大狗出现在白晨的面前,这只大狗全身黝黑。

  李隆基、白玉和门萨都带着不解的眼神看着这只大狗,他们显然是看不出这只大狗有什么特别之处。

  可是阿兹佩尔和苏玛却感觉到自己的血脉在沸腾,那是来自远古的血脉,隐匿在他们的身躯之中,可能一生都不会出现共鸣。

  可是这一瞬,他们体内的血脉开始沸腾了,那是觉醒的迹象。

  不只是身具狼王血脉的阿兹佩尔,只是普通狼人的苏玛,体内的血脉同样在沸腾着。

  大黑狗转头看了眼白晨,又看了看这两个狼人:“主人,我的两个后裔怎么会在这里?”

  “我陈述一个事实,可是他们明显不接受这个事实。”

  “这两个白痴只是不知道主人的伟大。”芬里厄无奈的说道,转过头看向阿兹佩尔和苏玛:“你们两个废物,见到我都哑巴了吗?”

  “不是……不是……你不可能是我们的神……你不是……”

  芬里厄听到苏玛的否定,顿时大怒,身体在瞬间变大,身上的气息也变得恐怖无比,就像是狂风一般,呼啸着冲向苏玛和阿兹佩尔。

  转瞬间,芬里厄已经变成了一只三丈高的巨兽,巨爪拍在苏玛的身上,将她摁到地面:“你在说什么?”

  “伟大的神,请您饶恕苏玛,她是无意的,她是您最忠诚的子嗣,她只是不敢相信,您会真的出现。”

  “这不代表她就可以冒犯我。”芬里厄咧着嘴,此刻的它哪里还有先前那副样子,完全就是一只凶暴的饿狼。

  门萨则是完全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芬里厄!北欧巨狼!灭世者!诸神黄昏的缔造者,这是真的……它真的存在,而且就这样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它是真实存在的!这可怕的气息,彷如世界末日降临一般。

  仅仅是这种暴虐的气息,就能让她感觉到窒息。

  李隆基已经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是在场众人中最弱的一个,他怎么可能承受的了芬里厄的可怕压迫感。

  白玉手握着剑柄,却怎么也抽不出剑,她在勉强的对抗着这股可怕的压迫感,可是她的身体却没锻炼到与意志力同等的地步,身体在本能的感觉到恐惧,让她连抽剑都变得无比的困难。

  这一刻,白玉终于理解到什么叫做无边的恐惧,或者说这种恐惧根本就无法理解。

  芬里厄甚至不需要做任何的动作,只是将它暴虐的气息散发出来,就已经能够麻痹自己的敌人。

  当然了,众人中受到最大压迫的就要属阿兹佩尔和苏玛了,他们都是芬里厄的后裔,他们的血脉源自于芬里厄,这是来自于灵魂的压迫,是与生俱来的,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抗拒的。

  在场众人之中,也只有白晨能够风平浪静的对待芬里厄所散发的气息。

  “算了,吓唬吓唬他们就够了,我还要留着他们。”

  芬里厄这才松开爪子,不过眼中依然带着浓浓杀意。

  芬里厄当然知道白晨的意图,把它召唤出来,其实就是为了吓唬这两个小家伙,让他们全心全意的为白晨效力。

  不然的话,芬里厄早就把他们如同臭虫一样捏死了。

  “你们最好不要忤逆主人的命令,不然的话,你们会如同主人所屠杀过的那些可悲的亿万生命一样,就像是臭虫一样被碾碎,连一点痕迹都无法留下。”

  白晨走到前方,站在快要被吓破胆的苏玛和阿兹佩尔的面前。

  “你们现在满足了吗?”

  两个狼人现在还在瑟瑟发抖着,他们恐惧的看着白晨,也以同样的眼神看着白晨背后的芬里厄。

  “如果你们还无法与恐惧对抗,那么你们就失去了价值。”白晨皱起眉头。

  两个狼人勉强的按捺下心中的惶恐,全都跪到了白晨的面前。

  这次不再是单膝跪下,而是双膝跪地,身躯伏在地上,向白晨献以最崇高的敬意。

  “芬里厄,赐给他们一些力量,你的后裔在欧洲遇到了麻烦,我需要他们把狼人聚集起来,然后带到东方来。”

  芬里厄绕过白晨,来到阿兹佩尔和苏玛的面前:“算你们走运。”

  芬里厄将爪子放在嘴里咬破,滴落了两滴血,落在阿兹佩尔和苏玛的头顶上,鲜血立刻就融入了他们的身躯之中,与他们的血脉融为一体。

  两人立刻痛苦的挣扎起来,就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啃食他们的内脏一样。

  众人看的触目心惊,也不知道这到底算是恩赐,还是算是折磨。

  两人的哀嚎声不绝于耳,一直持续了三刻钟的时间,两人这才慢慢的平复下来。

  随着痛苦的感觉渐渐的消退,他们就开始感觉到了力量在源源不绝的从身体内涌现出来。

  这时候已经不再是痛苦,而是无比的舒坦。

  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像是被滋润过一样,他们甚至都快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忘记了他们的神灵正在看着他们。

  突然,芬里厄又是一爪子再在两人的身上,在他们的身上留下几道血痕,两人再次重伤在地。

  “白痴,别忘记了向你们的主人道谢,如果没有你们的主人,你们现在还是丧家犬。”芬里厄恶狠狠的说道。

  两人在瞬间清醒过来,强忍着身上的痛楚,跪到白晨的面前。

  “多谢主人的恩赐,您的仆人一时疏忽,请主人恕罪。”

  “好了,你先回去。”白晨又是挥了挥手,将芬里厄收回昆仑仙境中。

  白晨的目光回到苏玛和阿兹佩尔的身上:“就如我先前说的,我要你们带着所有的狼人,融入武唐之中,作为这里的臣民存在。”

  “是的,主人的旨意便是我们存在的意义,我们会为主人奋战。”

  “先生,我也向一起去欧洲。”门萨说道。

  “你也去?”白晨疑惑的看着门萨:“你去做什么?还是说那里有什么你留念的人?”

  “不,当然不,我现在只留念这里,那片肮脏而且混乱的土地,没有任何值得我留念的人或者事,我只是想帮上一些忙。”门萨诚恳的说道:“魔女会曾经为狼人服务了三百年的时间,所以我们懂得如何让狼人更加强大,只要能带回来更多的狼人,就有更多的狼人为先生服务。”

  “那好吧,你们三个就一起去吧。”白晨点点头。

  “不过我走了,魔女会群龙无首,就需要先生代为照看一下。”

  “没问题,我会确保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里,魔女会安然无恙。”

  其实门萨这是主动与白晨拉近关系,一方面她帮白晨去做事,以表明自己的态度。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白晨去保护魔女会,双方有更多交流的机会,更能促进双方的关系。

  “白先生,他们三个就能与教廷对抗吗?”

  “他们三个还远远不够,我就要他们带人回来,又不是让他们和教廷硬拼,再说了,教廷也不可能为了他们三个倾巢而出。”

  “要不我也去吧?我还没去过欧洲,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去看看欧洲是什么样的。”白玉跃跃欲试的说道。

  “不行!”李隆基立刻反对说道。

  “你凭什么反对?”白玉不满的看着李隆基。

  “欧洲现在正处于混乱之中,实在是太危险了。”

  “就是因为危险才更好玩。”

  “白先生……你看……”李隆基只能求助的看向白晨,希望他能出言阻止。

  “你去也好,公孙大娘现在应该在欧洲,你如果遇到她的话,正好能让她也出一份力。”(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