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七百八十一章 身败名裂

第两千七百八十一章 身败名裂

  最初的时候,阳隆丽子以为白晨是来讨公道的,而后她又觉得白晨是来敲诈勒索的。

  可是现在,阳隆丽子又一次推翻了自己的想法,他根本就不是为了钱而来。

  他纯粹就是为了找自己的麻烦,先是败坏阳隆金银的名誉,然后是自己的名誉。

  阳隆丽子突然看向那六人中的最后一人,是他!

  只见那人向白晨投以感激的神色,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白晨是为了给这人复仇的。

  这一刻,阳隆丽子的心中懊悔无比,自己太蠢了,现在才想到这个答案。

  阳隆丽子并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而是后悔自己掉入陷阱而不自知。

  白晨拿出一个小型摄像机,阳隆丽子见过这个东西,只不过没这么精细,曾经有记者带着这个东西来长福县拍摄,她知道这东西是用来做什么的。

  李隆基对白晨拿出这种东西早已见怪不怪,毕竟现如今几乎所有的变化,有大半都出自白晨的手里,白晨拿出更为先进的东西,也就没什么奇怪的。

  这个摄像机是数码摄像机,自带播放功能。

  白晨对李隆基道:“去拉一块白幕……白布。”

  “快去,找一块白布来。”

  很快,衙役就在公堂上拉出一块简易的荧幕,白晨按了一个按钮。

  摄像机投影到白幕上,上面出现了画面。

  不过却不是白晨与阳隆丽子,画面里是一个阴暗的作坊,阳隆丽子也在画面之中。

  看到这个画面的时候,阳隆丽子慌了。

  “不要再播放了……我认罪……我认罪,我是诬陷他的……”

  “啊……播错了,真不好意思……这是我拍摄的另外一个事情。”白晨显然没有停止播放的打算。

  画面里的环境虽然阴暗,可是拍摄者显然非常纯熟,很清楚找什么角度能够拍摄出最好的镜头,所以镜头里的人与对话都非常的清晰。

  “小姐,我们手头的银大概有三吨,纯度有九成五,可以制造大概九万件银饰品。”

  不得不说,东瀛产的银矿提炼出来的银质量的确高,一般来说九成二的含银量,就已经是非常高的纯度了。

  可是东瀛的产银居然达到九成五的纯度,这已经是非常高的纯度了,以这个时代的提炼工艺来说,银矿的质量决定了银的纯度。

  “加进去八分虚银水。”阳隆丽子说道。

  所谓的虚银,行业内都明白是什么东西,这算是古代的一种合金,用廉价的铅、锡熔炼而成的,也是用来降低银质的东西。

  不过虚银只能用来糊弄普通人,对于行家来说很容易就被发现。

  “小姐,这么做风险太大了吧?”

  “没事,中原人人傻钱多,而且我这有一种私密的技术,大部分的行家都辨认不出来,按照我说的做即可。”

  这段影像里,已经清清楚楚的记录下了阳隆丽子与匠师的对话内容,包含了阳隆丽子如何降低银制品的含银量。

  阳隆丽子已经颓然坐到地上,双眼再无一丝神彩。

  完了,什么都完了……所有的一切都完了。

  也许还有人对她抱有同情,可是对于被她害的人,却感觉大快人心。

  李隆基怕的一声,拍案而起:“大胆!阳隆丽子,你在赚我们武唐的钱,还诋毁我们武唐!”

  阳隆丽子失神的坐在地上,没有回应李隆基。

  现在不管她再如何回应,再如何的解释,都已经无济于事了。

  这段影像已经将她和阳隆金银的声誉彻底毁掉了,只要这段影像流传出去,那就是滔天大祸。

  不止她自己,她的家族都会受到牵连,甚至是灭顶之灾。

  她私底下可以随便怎么说,可是如果把这段话放到公众视野中,那么必然引起武唐的震怒。

  她嘴里对武唐不屑一顾,可是心底却对武唐充满了向往,武唐太强大了,东瀛与之相比,简直就是原始社会。

  只要武唐对东瀛的各大大名发出公告,那么阳隆家族将再无立足之地。

  “白先生,这段影像虽然至关重要,不过还不能说明你的清白,请你调出能够证明你的清白的片段吧。”

  “没有。”

  “没有?”

  “我本来就是诈她的,她自己都认罪了,还要什么证据。”白晨翻了翻白眼。

  “额……”所有人全都无语了。

  “那……这东瀛女子如何处置?”

  “该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这需要我教你?”

  “那她诬陷您的事情呢?”

  “我就不告她了。”白晨带着淡淡的笑容:“丽子小姐,你看我对你够宽容的吧?”

  所有人再次无语,把人家害的身败名裂,甚至是无处容身,这叫做宽宏大量吗?

  李隆基是深知白晨的可怕,可是白玉却觉得白晨的手段实在是残忍至极。

  杀人不过头点地,可是白晨却是让人生不如死。

  阳隆丽子抬起头,带着惨淡的目光看着白晨:“那我应该谢过白先生的宽宏大量吗?”

  “道谢倒是不用了,我想我们还是有机会合作下去的。”白晨的笑容更加灿烂。

  “恐怕现如今小女子是再无一丝一毫的利用价值了吧?”

  “李隆基,给我和她准备一个单独的房间,我和丽子小姐还有事情需要商谈。”

  “额……”

  李隆基用怀疑的眼神看着白晨,白晨不会是携威恐吓,逼她就范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阳隆丽子就太悲惨了。

  “先生,我们这还有正事,需要您决定,您看是不是先将这事放一放?”

  “你们的是正事,我的就不是正事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这件事确实是事关重大。”

  “再大的事情,也不差这一会。”

  白晨态度坚决,李隆基和白玉也无可奈何。

  只能给白晨和阳隆丽子安排了一个房间,阳隆丽子的目光无神,身体僵硬的站在白晨的面前。

  “丽子小姐,请坐,不用太见外。”

  “白先生,您想要的,您都已经得到了,将小女子与阳隆金银的声誉已经彻底的败坏了,您还想要什么?小女子的身体吗?”

  “区区一个阳隆金银,实在是无法满足我的胃口。”白晨摇了摇头:“如果你以为,我就为了阳隆金银的话,那你就太小看我了。”

  “那么白先生想要什么?”

  “我要整个东瀛。”

  只听门外哐当一声,似乎有谁在门外摔倒了。

  “滚进来。”白晨轻喝一声,不多时,李隆基和白玉就推门进来了。

  两人都带着满脸的尴尬看着白晨:“白先生。”

  “你们来做什么?”

  “没……我们就是在外面等您。”

  白晨的脸色瞬间就拉了下来,李隆基的脸颊抽了抽:“顺便想看看,白先生听一下白先生与丽子小姐商谈的事情,弟子也想学一些事情。”

  阳隆丽子看着白晨、李隆基与白玉,心中猜测着他们的关系。

  “白先生,您先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我要东瀛成为武唐的一部分。”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

  “这……这是白先生的意思?还是朝廷的意思?”

  “我的意思,也是朝廷的意思。”白晨回答道。

  “那么白先生有这个资格吗?”

  阳隆丽子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抗拒,这是白晨希望看到的结果。

  阳隆丽子对自己的民族并没有太多的认同感,反而非常向往武唐,所以她并不觉得,白晨的提议有什么不对的。

  只不过她对白晨的身份产生疑虑了,如果这句话是从武则天的口中说出来,那么一切都理所当然,阳隆丽子当然希望,自己能够向武则天效忠。

  武则天是谁?她是中原的统治者,千古一帝!

  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又是谁?

  他甚至不是皇族,他凭什么说这句话?

  “关于这个资格问题,丽子小姐就不用担心了,白先生的话就代表朝廷的话,我想陛下是不会反对白先生的任何提议的。”李隆基说道。

  阳隆丽子眉头一挑,转头看向白晨,她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白晨了。

  最初的时候,她以为白晨就是一个商人,可是白晨一次次的颠覆自己的认知。

  到现在,李隆基的言词之间,表露出他对白晨的敬畏,更是让阳隆丽子怀疑白晨的身份。

  难道是朝中大员?不对,没有哪个四品官以上的官员这么年轻。

  “东瀛乃是产银大国,每年向武唐出口的银占了武唐出产的三成,这是非常庞大的数额,武唐是不容许这么庞大的资金外流的,除非东瀛变成武唐的一部分,或者东瀛消失,所以这句话不管是谁说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希望自己的家族成为武唐铁蹄下的残渣,还是为武唐建功立业,为武唐,也为你自己的未来,乃至为你自己的民族出力。”

  “我或者我的家族能得到什么?”

  “功勋、财富、荣誉,不管是你还是你的家族,需要的不外乎这些。”

  “这些东西都是成功以后的奖赏,我现在就想要朝廷的封赏,我想要一个爵位,是给我的,不是给我的家族的,白先生,如果你同意的话,那么我就接受与你的合作。”

  “合作?你搞错了……我没打算与你合作,我只是在威胁你而已,你是要做一条狗,或者是做一条被杀死的狗。”(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