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七百七十九章 陷害

第两千七百七十九章 陷害

  不过阳隆丽子显然估算错误,白晨如果要砸她的店铺,根本就不需要找人。

  白晨找的这十几个人,每个人都手上举着牌子。

  每个牌子上写着的内容都有所不同,有的牌子上写着‘无良奸商,以次充好’。

  有的牌子则是写着‘店大欺客,人微言轻’。

  还有的牌子则是写着‘还我公道,以正视听’。

  反正是各种的言辞激烈挑事抹黑,阳隆丽子一见这些人手上的牌子,脸色瞬间剧变。

  “白先生,你做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

  “丽子小姐,我的意思还不够明白吗?”白晨回过头看着阳隆丽子,脸上依旧是带着那般笑容:“你们阳隆金银的名誉辛苦建立起来的,我今日便要将你们阳隆金银的声誉直接毁掉。”

  “你……”阳隆丽子的脸色更是剧变,白晨明显是有备而来:“白先生,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我们彼此彼此。”

  白晨当然不是为了那一千多两的赔偿来的,白晨是为了打击阳隆金银的声誉的。

  阳隆金银的银饰在长福县是出了名的,东瀛的银制品质量的确不凡,这主要是东瀛的出产的银质量极高的缘故,国内的银矿本就不多,而且出场的银质量的确比不上东瀛。

  所以在竞争上,一直都处于劣势,白晨就是来挑事的,给长福县本地的金银商人,争取一些空间。

  阳隆丽子的脸色阴沉,冲着身边的伙计吼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把这些捣乱的家伙给我赶走!”

  既然谈不拢,那就只能动手了。

  如果让这些人在门口站上半天的时间,估计整个长福县的人都知道这事了,以后她还怎么做生意?

  现在可不似过去那样,现如今都讲究品牌效益,如果品牌砸了,那她这个生意也就砸了。

  几个阳隆丽子的伙计,气势冲冲的冲向白晨的那些人。

  可是,没等那些伙计动手,立刻就有一个举牌的,身材瘦弱的人倒在地上。

  “啊……不好啦,阳隆金银的伙计打人啦……打死人啦……快来人啦……”

  那几个伙计全都傻眼了,阳隆丽子把所有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当然知道对方玩的什么把戏。

  阳隆丽子从店内走了出来,面对着白晨,已经不再如先前那般的得意,不过脸色却更加的阴沉。

  “白先生,不如我们谈一谈如何?”

  “不用,没什么好谈的。”白晨欣赏着这场自己安排的大戏。

  周围的人越聚越多,已经开始对阳隆金银指指点点。

  白晨另外安排的一些人,已经开始在人群里传播谣言。

  “白先生,你这么做太过分了。”阳隆丽子当然发现了白晨安排的那些人。

  很明显,这一切都是白晨早已预料到的,他知道自己会如何回复他,他打从一开始就没指望退货或者赔钱。

  他这次来根本就别有目的,他是想要敲诈更多的钱?

  退货或者合同上的赔偿,根本就不是他的主要目的?

  “白先生,说个价钱吧。”阳隆丽子只能暂时的放软语气。

  不管怎么说,至少要先让这些人散掉,不然的话,他们阳隆金银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声誉,今日就真要砸在这里了。

  更何况,冲白晨这态度,明显是不打算善罢甘休。

  只要闹上三天的时间,那么以后他们就真要换招牌。

  “我现在不要钱了。”

  “白先生,继续这么闹下去,对你我都没好处。”

  “我觉得很好玩。”白晨用灿烂的笑容,回应着阳隆丽子。

  阳隆丽子的脸色更加铁青:“如果你执意如此,那我只能请衙门出面了。”

  “请便,不过不要以为,只有你能有门路,你想用衙门的力量打压我,那我就用衙门对抗你,如果你想向朝廷施压,那我就用朝廷的力量与你对抗。”

  阳隆丽子突然发现,眼前的这个人有点深不可测。

  自己居然看走眼了……

  这个人并非自己之前以为的那么好欺负,更不是什么受欺负了也只能忍气吞声的老好人。

  此人的手段实在是高明,知道他们阳隆金银最重视的是什么,知道他们最害怕的是什么。

  而且他绝对不是没有丝毫背景的普通商人,他现在的语气与先前的那个上当受骗的受气包完全不同,态度坚定语气强硬,非常的有底气。

  “既然白先生是打算闹个鱼死网破,那么小女子也绝对不会坐以待毙。”

  阳隆丽子轻哼一声,立刻吩咐下人去请救兵。

  “去衙门报案,就说阳隆金银的人店大欺客,将人打伤,同时去请医馆的人进行验伤,对了,去找大唐日报分部的记者,把这里的消息传给记者。”

  一听说要上报纸,阳隆丽子的脸色在瞬间变了,不再是先前的那般义愤填膺。

  大唐日报是什么?那可是全国性的报纸,如今至少有五成的人看报纸。

  再就是他们本就理亏,是他们以次充好才导致的一系列的问题。

  不管白晨最终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一旦这件事泄漏出去,那么他们阳隆金银就彻底完蛋了。

  这是阳隆丽子绝对无法接受的结果,阳隆丽子的脸色立刻就变成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可怜巴巴的看着白晨。

  “白先生,您就这么狠心吗?”

  “如果是我是一个什么根基都没有的商人,你是不是就是先前那种态度?”白晨凝视着阳隆丽子。

  “呵呵……白先生,我们里面谈吧。”阳隆丽子嘴上是没有直接回应白晨的问题,可是她的态度已经非常的明显了。

  阳隆丽子再次把白晨请入内堂中,不过这次的态度比起先前,简直就天囊之别。

  “白先生,这次的确是小女子做的不对,请白先生大人有大量,饶过小女子一次,小女子愿意补偿白先生的损失。”

  阳隆丽子的语气轻软,有意无意的凑近白晨,吐气如兰的气息,轻轻的吹拂着白晨的脖子。

  “白先生,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小女子一定满足你的一切要求。”阳隆丽子的双眸水汪汪的,这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不得不说,阳隆丽子非常有诱惑力,并不是每个男人都抵挡的住她的诱惑。

  可惜,白晨打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财或者色,纯粹就是为了找麻烦。

  “我的要求不高,二十万两。”

  听到白晨狮子大开口,阳隆丽子的脸色瞬间变了。

  “白先生,你的这个要求未免太过分了吧?”

  “你以为我安排这出大戏,就是为了弄那一千多两的银子吗?”白晨冷笑道。

  要弄垮阳隆金银,就凭这点小手段,显然是不可能的。

  可是白晨却能够让阳隆金银伤筋动骨,二十万两是什么概念?

  这是阳隆金银半年的利润,就等于直接就让阳隆金银的发展趋势放缓了。

  “一万两!最多一万两,这是我的底线。”阳隆丽子说道。

  “二十万两,少一个子都不行。”

  “两万两银子,白先生不要再得寸进尺了。”

  阳隆丽子已经做好了大出血的准备,可是二十万两银子是她绝对无法接受的价码。

  这个价码实在是太高了,高的超出她所能承受的范围。

  “少说废话,我说二十万两就是二十万两,你真以为我是在和你谈生意吗?”白晨冷冷一笑,如果不是阳隆丽子自己贪念,也不至于掉入白晨的陷阱。

  在长福县做生意的人那么多,白晨不找别人,就找阳隆丽子,这就是原因。

  “白先生,你这是逼着小女子与你玉石俱焚吧?”

  “就凭你也配?玉石俱焚?这天下还没有谁能够与我同归于尽的。”

  “那好,我们就手底下见真章,只盼白先生可不要怯场。”阳隆丽子气愤的说道。

  “那就告辞了,我们手底下见真章。”

  阳隆丽子看着白晨的背影,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突然,阳隆丽子大叫起来:“快来人啦……救命啊……”

  只见阳隆丽子直接伸手,把自己的胸前衣衫撕碎。

  这时候,立刻就冲进来十几个伙计,全都愤怒的挡住了白晨的去路。

  “快去报官,此人图谋不轨,对本小姐行不轨举动。”

  白晨回过头,看着阳隆丽子:“丽子小姐高明,这倒打一耙的手段,倒是用的炉火纯青。”

  “这全都是白先生逼的。”阳隆丽子一点都不在乎的回答道。

  不多时,外面就冲进来几个衙役,而带队的不是别人,正是白玉。

  白玉看到白晨的瞬间,脸色变了变:“先生……怎……怎么是您?”

  阳隆丽子心头咯噔一下,暗叫一声不好,这白玉可是长福县的治安队长,而且与县长是同学,这白玉居然认识眼前这人。

  对了,他们都姓白,难道是出自一家?

  “我听……听人说,这里发生了猥.亵妇人的事情……不会是您吧?”

  “先不要说太多,去公堂上说去。”白晨不以为然的说道。

  看到白晨这信誓旦旦的语气,阳隆丽子不禁有些后悔,自己这泼脏水的手法太粗糙,而且对方明显也是有后台的,这次的陷害,未必能够起到应有的效果。(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