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七百六十五章 吐血

第两千七百六十五章 吐血

  “为什么你们达官显贵就能安稳度日,我们平民百姓就要寝食难安?这样的国家,才是你们文人喜闻乐见的国家吗?”

  姚崇气的脸都憋红了:“不要忘了,你曾经也是一个读书人。”

  “正因如此,我才知道百姓与文人的区别,可是你懂吗?”周长风的语气颇为咄咄*人。

  姚崇半天没说出一个反驳的字,他懂,他当然懂。

  他写那篇文章,纯粹就是文人的酸劲起来了,也就只是想恶心一下武则天。

  而且武则天也不可能听从他的意思,可是又不得不承认,这篇文章里其实也是他的心里话。

  文人当然需要安稳,不然如何写出那些灿烂的诗句,怎么说出那些流传千古的名言。

  百姓为什么要安稳?千百年来,百姓一直都不需要安稳,为什么现在就需要安稳?

  如果天下人人都安稳度日了,那他们的优越感去哪里寻找?

  可是这句话他说不出口,因为周长风不是那种愚民。

  他可不是那种可以随意愚弄的人,即便他现在已经放弃了读书人的身份,可是他依然是那个博学多才的周长风。

  不过,周长风没有再进*,只是深深的看了眼哑口无言的姚崇。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陛下为什么如此厌恶读书人了。”

  姚崇突然喷出一口鲜血,头晕目眩的倒在地上,徒然之间,昏倒在地上。

  当姚崇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蓝白相间的房间里,温和的阳光照耀在他的脸上,这时候是盛夏时节,姚崇却不觉得燥热,反而透着几分清爽。

  姚崇迷迷糊糊的推开被子,发现有几个人站在面前,都是自己的孩子,周长风也站在床边。

  “我这是在哪里?”姚崇有些茫然的问道。

  “这里是新城第三医院。”周长风说道,脸上带着几分歉意。

  在看到姚崇醒来后,周长风也长长的松了口气。

  “长风,是你把我送来医院的?”姚崇问道。

  “嗯,姚老,对不起,昨夜我说的话过分了。”

  “你们先出去。”姚崇先是对床边的几个儿女说道。

  几个儿女离开房间,姚崇看着周长风,深深吸了口气。

  不得不说,周长风昨晚是真的把他气到了,可是现在的姚崇,却一点愤怒的感觉都没有。

  两人四目相对,却有一些相视无语。

  周长风的确后悔自己说的太过分了,可是那些话的确是他的心里话。

  他从来没有如此厌恶读书人,因为他认清了读书人,最为丑陋的一面。

  读书人的优越感,居然不是让自己脱颖而出来体现的,而是让别人沉沦来体现。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世道?什么样的人性?

  他所后悔的只是因为自己的话,让姚崇气的昏倒。

  “长风啊。”

  “姚老。”

  “你昨晚的那番话,字字珠玑,老夫忏愧啊。”姚崇的脸色沉寂,目光有些黯淡。

  他不是在后悔,而是羞愧,在过去的时候,从来没有人如此对他说话,即便是武则天也没有。

  可是周长风说了,他把其他人没说的话对姚崇说了。

  原来,读书人已经被人唾弃到了这种地步。

  那是一种让人痛心的感觉,周长风的话其实没那么大的杀伤力,周长风所做的,只是掀掉了姚崇心头的最后一根根基。

  在过去的十年里,姚崇还活在自己的幻想里,他还觉得百姓之中,还有人在支持读书人,支持儒家文化。

  可是周长风最后那句话,却彻底的打碎了他的幻想。

  百姓已经舍弃了他们,他们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统治者,如今的他们只是一片浮萍,无所依靠。

  “姚老,如今的儒家,已经道末势微,天下人不会再让儒家重新崛起,可是如果您继续在文儒日报上发表那些文章,恐怕只会让世人更加厌恶儒家,厌恶读书人,你是在将儒家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

  姚崇的心头在抽搐,可是这次他没有再发怒,而是心平气和的听完周长风的话。

  “即便我不发表那些文章,难道天下人就能重新接受儒家?”

  “姚老,您还想着读书人能够重新回到朝堂上的那一天吗?”周长风笑着摇了摇头:“不可能了,如今的天下大势,已经不容儒家再出来捣乱,陛下也不会允许。”

  “陛下年事已高……她又能把持朝政多久?”姚崇心底还拽着那最后一根稻草,死死的拽住不愿意松手。

  周长风的脸上露出一丝鄙夷:“陛下哪怕归天,可是龙椅也只会留给继承了陛下相同理念的人,就像以前儒家决定皇权一样,现在的朝堂上,士农工商里,后三者已经把持了八成的官位权力,他们会重新选择一个支持儒家的继承人登基?”

  周长风毫不留情的斩断了姚崇最后一丝念想,直接而且残忍,可是这些话却是周长风不吐不快的。

  “难道儒家就再无出路?”

  看着儒家消失,这是姚崇最无法接受的,他的语气里,就像是一个孤助无力的老者一般,祈求的看着周长风。

  “姚老,您知道为什么现在儒家还没消亡?以陛下的手段,她若是想要儒家彻地的消失,实在是太简单了,再不济就来个焚书坑儒,你觉得如何?就凭陛下现在的功绩,想必也只会得到大部分人的支持。”

  听到周长风的话,姚崇的身躯一个哆嗦,吓得面无血色。

  就如周长风所言,武则天的确有这个能力。

  而且她还不一定会得到嬴政那样的骂名,嬴政焚书坑儒的同时,也把江山搞的一团糟。

  可是武则天却不会,哪怕她真的焚书坑儒,她也能把天下治理的井井有条,这就是最大的功绩。

  “因为陛下不希望儒家消失,陛下在诸多场合所说的,诸子百家,百花齐放,齐晖共鸣,共相盛世,这诸子百家里,可是包括了儒家的。”

  姚崇呆呆的看着周长风:“难道……难道陛下心里还有我们读书人?”

  姚崇自己都没意识到,他的语气里不自觉的用敬称称呼武则天,而不是过去那样,直言不讳的称呼名讳。

  “陛下心里有儒家,却不比诸子百家其他教派高,让儒家重新回到百姓的心里,或者是继续的走这条不归路,那就看姚老自己的选择了。”

  “如何回到百姓的心里?”

  “呵呵……我又不是读书人,我怎么知道。”周长风笑了起来。

  “额……长风说笑了,哪怕你现在不承认自己的身份,可是你却比老夫看的更清楚。”姚崇苦笑着摇了摇头。

  有些东西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姚崇现在更希望,周长风能够来自己的身边,为自己出谋划策。

  周长风出了病房,姚崇的那几个儿女都在病房外。

  “周先生,谢谢你。”姚崇的大儿子姚世成如今已经五十出头了。

  他以前也当过官,不过因为受到姚崇的牵连,也跟着致仕了。

  不过他并不如姚崇那样,并不是个死脑筋的读书人,他在致仕之后就经商,其他几个弟弟妹妹也多是如此,倒是做的风生水起。

  可是他们却始终提心吊胆,因为姚崇始终选择和武则天硬钢,不管武则天做什么,他都要反对反对再反对,只为反对而反对。

  这让家里上下都很是担心,害怕姚崇会给家里带来无妄之灾。

  其实他们现在对自己的生活挺满意的,家里要钱有钱,还有过去的人脉,虽然很难再有过去那样的入朝为官,可是至少不需要子孙苦苦打拼。

  他们知道姚崇的生活习惯,也知道姚崇与周长风的交情。

  所以便找到了周长风,想要让周长风点醒姚崇。

  谁知道,周长风这嘴炮火力开太大,直接就把姚崇喷进医院了。

  虽然过程并不那么如意,不过结果还是好的。

  至少姚崇的态度,已经不像是过去那么强硬了。

  以前的时候,他们这几个儿女只要在姚崇的面前提及这个,姚崇就要破口大骂,什么难听的骂什么。

  听到屋内的谈话后,几个儿女也是长长的松了口气。

  他们这样曲线救国也是无可奈何,只要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武则天的确是治世奇才,千古一帝也不为过。

  如果说武则天是个昏庸暴君,他们也无话可说,可是人家明明就是一个好皇帝,这还有什么好争论的?

  难道非要闹到最后晚节不保?

  如今百姓对武则天的支持,不可谓不高,谁敢说武则天不是个好皇帝,出门走不出一条街就要被唾沫淹死。

  特别是这些儿女在经商之后,更是清晰的感觉到,武则天的政策方针的确是利国利民。

  人只有亲身体会过,才能明白其中的优缺点。

  这些儿女都是有眼界的人,他们如今经商,也是凭着他们的头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如今的世道的确变好了许多,生意好做了。

  钱也能赚的更多了,可是钱的购买力却没有降低。

  曾经不怎么看好的纸币,如今却已经在附近几个国家流通,甚至就连遥远的阿拉伯也已经渗透进去。

  可以这么说,现如今的纸币,已经和金银铜三种金属货币一样的坚挺,这全都是靠着朝廷的信誉与强势。(~^~)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