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七百六十三章 姚崇的复杂心情

第两千七百六十三章 姚崇的复杂心情

  “穷奢极欲!这简直就是穷奢极欲,百姓早晚会被这样的生活腐化,到时候国将不国!我要写文章,我要抨击武则天!”姚崇咬牙切齿的低吼道。

  “姚老,我们的报纸销量又低了……您看,我们是不是也刊登一些不那么严肃的内容。”

  站在一旁的主编,目光闪烁的看着姚崇。

  心中却在腹议不止,这老头子,实在是太难伺候了。

  他明知道症结所在,可是又对此视若无睹。

  每日总是刊登一下酸气十足的文章,并且绝大部分都是文言文,对于白话文嗤之以鼻。

  姚崇创办的这家文儒日报,在开刊之初,倒是有不小的爆发,第一期就售出了十万份的惊人销量,整个报社上下对此都是欢欣鼓舞。

  虽说与大唐日报的惊人三百份销量相比,实在是相去甚远,可是对于一个新创办的报刊来说,开刊第一期就能有这样的销量,对他们来说已经非常满足了。

  可是从第二期开始,文儒日报的销量就节节败退,到现在半年有余,文儒日报的销量已经低至五千份。

  因为文儒日报创办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与大唐日报对着干,就是与武则天对着干。

  最初的时候,的确能够吸引一些人的目光,老百姓也喜欢看你争我斗。

  可是渐渐的,姚崇却在这条路上彻底的迷失了,他只为抨击而抨击。

  如果武则天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抨击也就抨击吧,旁人是乐见其成。

  可是姚崇不是,他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并不是为了真理为了正义。

  久了就知,百姓就对文儒日报就失去了兴趣。

  千篇一律的文章,百姓的生活好了,姚崇就抨击武则天让百姓失去了危机感,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

  然后就是大篇幅的引经据典,似乎他认为,百姓就应该过的紧张兮兮的,有上顿没下顿那样的生活。

  反而是一些落魄文人,他就要大骂武则天的政策毒害,致使这些文人如今居无定所,无所依靠。

  反正姚崇的屁股一定是坐歪的,百姓的好日子他觉得没有居安思危,文人的落魄他就觉得武则天坑害了他们。

  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知道,这些文人的落魄与政策无关。

  不管什么样的政策,文人中的大部分人,都依然会落魄。

  现如今文人的地位,又何尝不是他们自己作孽。

  当然了,不管姚崇如今是否有势力,他依然不会落魄。

  他有家世有背景,为官数十年,积攒下来的积蓄,即便是文儒日报每一期都亏损,依然伤不了他的分毫。

  当然了,文儒日报也没亏太多,偶尔还是有些小赚头的。

  如今文儒日报还有一些拥簇,也只是那些落魄的酸儒。

  而最近几期,文儒日报的销量大为降低,很大程度是因为武则天已经很长时间没理会他们了。

  以前武则天只要有空,就会在大唐日报上发表一些文章,以此来反击姚崇。

  可是最近朝廷政务太多,导致武则天没时间理会姚崇。

  姚崇这边独角戏也变得相当的乏味,以至于看热闹的人也失去了兴趣。

  姚崇看了眼曾主编:“我的文儒日报可不是给那些平民百姓看的,他们看得懂我的文儒日报?笑话……我的报刊是给那些与我有共同理念的文人看的,只要有他们的支持,我的文儒日报就会一直维持下去。”

  曾主编苦笑,当初第一期的时候,文儒日报售出十万份的时候,姚崇可是比谁都高兴,嘴里念叨着,老百姓还是记得他姚崇的。

  如今文儒日报不受待见,他又这般说。

  明明输的一败涂地,偏偏又不愿意承认。

  曾主编也是无可奈何,不过身在其位,就必须谋其政。

  其实以他的眼界,又如何看不出文儒日报如今的尴尬处境呢。

  可是他没有话语权,甚至就连文章的选材,他都需要先给姚崇过目。

  姚崇其实心里比谁都清楚,可是他不愿意承认,仅此而已。

  甚至于,姚崇比谁都清楚,武则天之所以没杀他,是因为武则天需要姚崇。

  就像是李世民需要魏征一样,武则天也需要姚崇。

  只不过,武则天可没有如李世民尊敬魏征那样尊敬姚崇。

  现如今的报纸刊物可是不少,因为礼部公开了印刷技术,所以现如今只要有一些资本的人,都能够创办报刊。

  当然了,想要创建报刊,首先是需要到礼部审核。

  姚崇当初也是抱着尝试的态度去审核的,原本他根本就没想过会通过,可是却出人意料的通过了审核。

  而且武则天从来没有干涉过文儒日报的内容,渐渐的,姚崇也抓住了武则天的底线。

  只要不煽动百姓,不说反武唐的话,那么武则天就不会干涉。

  甚至就算刊登出反对武则天的话,也不会受到干涉,只要能说出一些道理来就可以。

  在最近几年的时间里,武则天的确是封了一些刊物,不过那些刊物全都是违反了上述的内容。

  姚崇看着窗外的繁华街市,心中却是百感交集。

  他如何不知道,这是盛世之兆,可是他不愿意承认。

  因为如果他承认了这是武则天的功绩,那就证明了儒家的确不适合治国。

  只是,他心中又何尝不知道,儒家的确不适合治国。

  可是他不敢说出来,这是他最后的信念,如果他承认了这件事,那么他的信仰,他的世界观都会崩塌。

  而从他闲赋在家后,他也感觉到了儒家文人的大势已经离去。

  而且他已经没有能力,也没有勇气去阻止这盛世的到来。

  毕竟,人一旦退下来后,就很难再重整旗鼓。

  毕竟武则天会放过他一次,却不会放过他第二次。

  姚崇还有家人,还有家族,他当初会与武则天斗,是因为他当时坚定的相信自己能赢,可是却不会拿着自己的家人家族陪葬,明知道无法胜利的战役,他是绝对不会去触碰的,这也是他的聪明之处。

  现如今的长安城,盛世之兆已经出现,比如说这个新城的出现,这里的繁华程度,完全超乎姚崇的想象。

  姚崇在这里租用了一个办公楼层,这里的环境,的确要比长安城好太多太多了。

  在过去,几两银子可能是一个家庭一年的收入,可是现如今,几两银子已经不算是巨款了。

  是因为银子不值钱了吗?

  当然不是,银子的购买力依然没有变,反而能够购买的东西更多了。

  真正让百姓觉得几两银子不算巨款的原因,是因为大家都变成了有钱人,至少对比过去,现在的他们已经算是有钱人了。

  朝廷鼓励百姓把钱拿起做生意或者是消费,如果生病什么的急用钱,朝廷会借钱给百姓,并且负担三成的费用。

  如果百姓得的病落下了病根,以后都无力负担偿还借款,朝廷将免除借款。

  当然了,百姓前去治疗的地方,都必须是朝廷指定的。

  这个政策可是得到了不少百姓的支持,当然了,姚崇对于这个政策可是抨击了多次。

  姚崇觉得这个政策会让朝廷入不敷出,武则天是在拿国库的钱来讨好百姓。

  姚崇不是经济学学者,也不懂经济学,他根本就不明白,什么叫做刺激消费。

  以前百姓喜欢存钱,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很多时候百姓穷怕了,急用钱的时候,手头没有钱。

  可是现在朝廷负责借钱并且还帮忙负担三成费用,这就让百姓不需要再瞻前顾后。

  百姓的观念得到改变后,那就会让武唐得到一个质的飞跃。

  盛世已至,大势难挡!

  姚崇看到那些街头走动的百姓,他们脸上的精神面貌与过去完全不同。

  他们的目光里不再是彷徨惶恐,他们的眼中闪烁着憧憬与向往的光芒。

  姚崇感觉的到,离他所期待的时代,已经渐行渐远。

  终有一日,他的时代将会彻底消失。

  武则天当初留着自己,就是为了让自己见证这一切吧!

  想到这里,姚崇更加感慨,他也不知道,当初他选择苟活,到底是错还是对。

  可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现在不想死。

  姚崇是真的想要见证一个辉煌盛世的到来,他想看看,武则天到底能把这个天下治理成什么样。

  千百年来,无数的帝王都做不到的事情,天下所有人识文断字,吃饱穿暖,安居乐业……武则天真的可以做的到吗?

  那个女人真的可以做到吗?

  如果放在以前,姚崇只会嗤之以鼻,要想做到这一切又谈何容易?

  可是现在的姚崇,却感觉武则天真的可以做到。

  相比起十年前的武唐,国库的年收入是四千万两银子,可是去年武唐国库的收入却是四亿两银子,十年的时间,翻了十倍的收入,这是不敢想象的。

  在这片土地下,居然还蕴藏着这么强大的能量?

  诸子百家,共存争辉……

  多么辉煌的时代啊,可惜……姚崇的脸色黯淡下来,可惜缺少了儒家。

  可是儒家统治了那么多年,仇家实在是太多了,已经不会再有人会眼睁睁的看着儒家复辟,以前是儒家阻止诸子百家重现人间,现在却是诸子百家共同反对儒家,当真是风水轮流转。(~^~)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