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七百五十七章 一夜

第两千七百五十七章 一夜

  “师尊是打算建造一座新城?”

  “不算是建造新城,应该说是扩张长安城,我给你建造一个全新的城区,到时候你再慢慢的改造长安城,不过比较有价值的建筑,需要保留下来,将来后人也能有个缅怀的地方。”

  很快,老曹就把长安城的地图拿过来了,武则天随即便开始规划。

  “师尊,您看这个位置如何?大概有二十万亩。”

  武则天是特意挑选了一个面积大的位置,而且这规划出来的二十万亩地,其实还可以向另外一个方向延伸,附近都没有村镇,想要扩张多大都可以。

  “可以,就这块地。”白晨点点头,对这块地还是比较满意的。

  随后武则天就给白晨介绍了这块地的环境与地理,这块地一共包含了几座山,还有一些荒田。

  在定下事宜后,武则天看着白晨:“师尊,弟子早前就知晓了有人要攻打众仙馆,同时弟子也已经派人带着圣旨,一直在外等候,如果事情有变,弟子安排的人就会进行阻止。”

  “我知道。”白晨当时打开领域,已经发现了洛阳城内的情况。

  当时洛阳城几乎空荡荡的,不过却有一队正规军队在附近,所以白晨立刻就联想到了武则天的人。

  “弟子也在暗中调查,这次看似是二十多个玄门门派攻打众仙馆,实际上是有人在背后操控,应该也是玄门门派的人,只是弟子潜伏在玄门中的人,并未得到确切的信息。”

  “还有幕后真凶?”白晨皱起眉头,如果白晨早知道这个消息,也许就不会下那么重的手了,至少会多留一下活口。

  “是的,有人似乎是看众仙馆不顺眼,所以想要借玄门门派的手,除掉众仙馆。”武则天点点头说道:“就在三年前,玄门中就开始流传一些对众仙馆不利的消息,一直都有人在推波助澜。”

  “青烟她们知道吗?”

  “弟子与青烟谈过此事,实际上诸位师妹离开众仙馆,也是我们的计划。”武则天说道。

  白晨恍然大悟,原来这全部都是武则天和青烟等人的计划。

  难怪她们会走的这么彻底,有自己做保证,武则天也在暗中观察,可以确保众仙馆的安全。

  她们是想借此逼迫幕后真凶现身,可是自己下手似乎太重了,重的出乎武则天的意料,也打乱了她们的布局。

  “此人不止是对付众仙馆,而且近年来,在暗地里搅风搅雨,弄出许多的祸乱,弟子一直都在追查此人的身份,可惜一直都没有找到线索,就连洛阳城被毁,也与此人有关。”

  “什么人如此的不识大体?尽做这些手段?”

  武则天苦笑着,无法回答白晨的问题。

  “你可有怀疑的人选?”

  “开始的时候,我怀疑的士族,可是近年来士族获利不少,如果这时候动摇我,那么他们的好处也到此为止,所以我觉得不是他们,很可能是玄门或者隐门的人,可是玄门、隐门人数众多,弟子也无法确认。”

  “不要让我找到是什么人!”白晨眯起眼睛,眼中闪过一丝冷酷。

  “不过,你还是把精力放在武唐的发展上,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办。”白晨顿了顿又道:“我给你一些新式的金属材料炼制,我给你标注的东西是可以流传出去的,还有一些则是独属于朝廷的,不能轻易的流传出去,这些独属的技术,可以为朝廷争取到更多的利益。”

  武则天眼前一亮,她现在可是赚足了独属技术的利益,她非常清楚,一项独属的技术,能够带来多么庞大的利益。

  “尽可能的提高钢铁产量,在未来的三十年的发展中,钢产量将会限制武唐的发展。”

  “近来吐番、突厥、回纥、南诏私下来往甚密,弟子担心他们又在策划什么事情,如今中原正值发展的时期,弟子实在不愿意再起战乱。”

  武则天如今的观念,已经与过去完全不同,她深刻的认识到,一个平稳安定的环境,对于整个国家的发展有多重要。

  而一个战乱连连的国家,商人无心经商,百姓无心生产,这样的国家又如何能够强盛的了?

  “那是因为他们还不知道武唐的强大,你不喜欢战争这个理念很好,可是你却进入了一个误区,不喜欢战争不能畏惧战争,如果你畏惧战争,那么战争就会找上你,你只有让那些外族明白武唐的强大,他们才懂得偃旗息鼓。”

  “展现军力?”

  “这还不够。”白晨说道:“挑选一个最弱的,以最快的速度灭之。”

  “最快的速度?”

  “斩首行动,震摄住这些外族,让他们明白武唐不可犯,他们才会害怕,不需要他们怕多久,只要十年不敢触碰武唐的底线,这就足够了,等到他们真的下定决心结盟,却已经来不及了。”

  “那么先生觉得,什么时候动手?”

  “随时可以,等一个机会,或者直接找一个借口,灭掉一个国家其实非常的简单,甚至不需要发动一场战争,只要一次闪电行动即可。”

  在白晨口中简单无比的灭国,可是对武则天来说,却是难以想象的。

  即便那些国家与武唐相比相差甚远,可是武唐想要灭掉他们,也是非常的费劲。

  当然了,武则天知道自己站的高度与白晨不同,白晨能够看到更多的东西,所以他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

  夜幕降临后,长安城里灯火阑珊,可是沧海桑田一样的变化,正在城外发生着。

  并没有人发现长安城外的变化,夜色成了最好的掩护。

  翌日——

  几个年轻人出城踩青,如今的儒家的影响力已经削弱了非常多,取而代之的是普通的学生,他们什么都学。

  这几个年轻人就是长安府院的学生,几辆自行车,都是长安牌子的,这长安牌子的自行车价钱不菲,少说也要二十两银子,可见这几个年轻人的家境都不错。

  几个人一边骑着自行车,一边畅谈闲聊着,好不惬意。

  “你们追上我啊……谁能追上我,我就请谁去长风楼喝酒。”

  看着前面狂飙的同学,渐去渐远的身影,几个同学都是不满的嘟着嘴。

  “安生这家伙,仗着自己的自行车是新款自行车,便想在我们的面前炫耀一下,过分。”

  “不过安生家确实有钱,他爸在工部出任一个研发部的主管,据说每个月能有二十两银子,我们家小本生意也没他一个做工的赚得多。”

  “要说有钱,谁有陈小丫家里有钱。”

  众人都把目光聚焦到陈小丫的身上,陈小丫虽说身上穿着材料不错的衣服,不过身上还是带着几分乡土气。

  其实这几个玩伴,在几年前家境都不好,也就最近几年,突然就变得有点零花钱了。

  其中陈小丫的家境变化最大,这几个从小到大的玩伴,也是最清楚的感受到。

  当初陈小丫的家人几乎都养不活她这个女娃,差点就把她卖给了别人,可是如今陈小丫那两个大字不识的父母,居然做起了批发生意,而且似乎是觉得当初对不起陈小丫,现如今有钱了,对陈小丫比对她弟弟都要好。

  突然,前面传来安生的一声惊叫,众人都是一惊。

  “前面有个大斜坡,安生不会是摔了吧?”

  众人连忙加快踩踏车板,加快速度的赶过去。

  却见安生好端端的站在路边,自行车丢在路边,看起来并没有摔倒。

  “安生,怎么了?干嘛在那鬼叫鬼叫的,害的我们以为出什么大事了。”

  安生的身体僵硬,目光呆滞,抬起手臂指着前方。

  “你们看……”在前面的斜坡下面,出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景象,一座白色的城池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经变了,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因为那个白色的城池是在盆地下面,所以他们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大半个城池。

  可是说这是一个城池又不尽然,因为一个城池是需要有城墙的。

  在古代如果没有城墙,那就无法称之为城池。

  眼前的这个白色都城,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建筑群,一个从未有过的建筑群。

  整齐的大楼与街道,与华夏千古的建筑风格完全不同,有些建筑四四方方的,有些建筑则是造型奇特,却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这……这里不是长坪水涧的吗?长坪水涧去了哪里?”

  “我前天还来这里的,怎么会……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我们……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会不会有危险?我看那处实在不似凡人所为,更像是鬼神之力。”

  “这世上哪里来的鬼神?相信科学!”

  “切……这世上当然有鬼神,你们还不知道玄门、隐门吧?我爹是差役,他还和那些人接触过,玄门、隐门就是那些道士啊和尚啊之类的门派……”

  “那……我们过去?说不定此处就是什么门派之类的弄出来的……”(未完待续。)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