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七百五十章 怒海无边

第两千七百五十章 怒海无边

  “我乃是太原天门,门下门徒千人!你敢与老夫为敌,他日老夫门下必叫你教派J犬不宁!”

  “杀光你们后,我自会去太原天门走上一遭。”白晨冷笑:“你们这里所有的门派,一个都别想逃,你们让我J犬不宁,我让你们J犬不留。”

  “诸位,你们都听到此人的狂妄了吧,若是让这等邪魔外道逍遥法外,他日我等必定无一宁日。”

  “上清先生说的没错,我等齐心协力,未必就怕了这邪魔外道!”

  “没错,我们一拥而上,晾他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白晨抬起手掌用力一握,刹那间地面居然被掀起,整个大厅里里外外都破土而出一个石拳,将在场所有人都拽住身躯。

  一些身体较为羸弱的,俱都在瞬间被捏爆身躯,不过大部分还是勉强的支撑住,可是石拳的力量越拽越大,将他们的身躯紧紧的束缚住。

  前一刻他们还同仇敌忾,此刻却已经哀鸿一片。

  面对白晨,他们不管是勇往直前还是畏畏缩缩,都没有任何意义。

  特别他们所面对的,还是一个暴怒中的白晨。

  白晨狞笑的看着在场的所有人,走到一人的面前:“你是何门何派?”

  “邪魔外道,不要以为本座会屈服。”

  啪——

  那人在瞬间被捏爆,变成一滩烂R。

  那石拳拽着烂R,收回到地下,地面又重新填平,就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光滑平坦的地面。

  这场景看得数百人触目惊心,这哪里是什么术法,根本就是仙术。

  突然,不知道是谁人叫喊了一声:“他是仙人……他是众仙馆的创立仙人……十年前曾经出现过,真龙仙宫便是他赐予武则天的。”

  现场一片哗然,看来也不是所有人都对白晨一无所知。

  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白晨,可是却没有人不知道圣帝武则天。

  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武则天,就没有他们今时今日的强盛。

  他们越是强盛,也对武则天越发的敬畏。

  有传言武则天是蒙的上天垂青,赐下仙福,所以才有如今的辉煌盛世,国强民富。

  而且武则天并不会强硬的压迫与约束玄门与隐门教派,玄门与隐门中的争斗可以,只要不触及平民百姓,他们想怎么争斗,就怎么争斗,哪怕是死绝了都不会有人过问。

  当然了,如果朝廷有需要他们,对他们进行征召的时候,他们也将无条件的服从朝廷的征召。

  一直以来,大部分都对这个传闻非常的怀疑,就算是这些玄门中人亦是如此。

  毕竟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在他们看来,这世上是不可能出现仙人的。

  可是现在的事情却超乎他们的想象,众仙馆中居然出现了一个仙人。

  而且他们还攻击了众仙馆……

  “上仙……小人糊涂……求上仙大发慈悲……放过小人吧……”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白晨对这些哀嚎与悔恨视而不见,又走到一个穿着同样服饰的人身边:“你是何门何派?”

  “我……”

  啪——

  那人只是稍有半饷的迟疑,瞬间就被捏爆,没有丝毫的迟疑。

  白晨的脸色Y沉无比,再次走到一个身穿同样服饰的人面前:“你是何门何派?”

  “苍山大宇门。”那人战战兢兢的回答道。

  啪啪啪啪——

  刹那间,除了那人以外,他的所有同门全都被石拳捏爆。

  这场面看的众人触目惊心,所有人都知道眼前的这个仙人是动了真怒了。

  “回去通知苍山大宇门,从即刻起十日之内,解散全部门徒弟子,十日之后,就再无苍山大宇门,他日再有一人自称苍山大宇门,那么我就让你们万劫不复。”

  白晨的目光冷淡,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那个苍山大宇门的门徒被石拳松开,跌落在地上。

  脸上眼泪鼻涕齐流,跪在地上痛哭着,也不知道是怕的还是悔的。

  白晨换了另外一个门派的人:“你是何门何派?”

  “关东铁血门……”

  刹那间,在场除了他之外,所有关东铁血门的门徒都在瞬间爆体。

  这时候,在场众人都知道了,白晨是没打算让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回去,一个门派只有一人能活,只有那个回答他问题的人。

  “回去通知关东铁血门……”白晨重复了前面的那句话,那人的身体到现在还忍不住的颤抖。

  白晨的目光又落到其他门派的身上,这时候所有人都带着渴望的目光,凝视着白晨。

  希望白晨能够到他们的身边,能够问他们问题。

  可惜,白晨可不会管他们的心思,每个门派只会有一人能够活命。

  白晨也没有精挑细选,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绝对不会是那些年纪大的前辈,只会是年轻的晚辈。

  看着大厅内内外外越来越空旷,所有人的心都沉入谷底。

  每次少则几十人,多则百人命丧黄泉,而且这个仙人看起来还没消止怒意,不管他人如何祈求如何求饶都无济于事。

  在场大大小小的门派一共二十三个,也就是说,在场只有二十三人能够活命。

  当最后一个人被石拳松开的刹那间,最后的几十个人在惨叫声中毙命,连尸骸都被埋入众仙馆的地下。

  “滚出众仙馆,从今以后敢踏入一步,我便要你们形神俱灭!”

  那二十三人战战兢兢的逃离,白晨这才回过头,脸色稍稍的缓和了许多。

  看着那一张张受惊过度的面孔,稚嫩而且惊恐的表情,白晨的心也不由得平静了一些。

  “你们中年纪最大的几个,出来。”

  “你……你是谁?”

  “青烟等人没与你们说过?”

  “师祖没说,你与师祖认识?”

  “她们去了哪里?”

  “师祖等人去了海外。”

  “她们全都去了?就没留下一个两个守护你们?就把你们这群小孩丢在这?”

  “师祖说……说这里有仙人庇护……就是你吗?”

  白晨苦笑,原来青烟等人全都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她们觉得自己在众仙馆后面闭关,也不会怕有人来袭。

  还好自己这次苏醒过来,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师兄师姐先出来维护秩序,照顾师弟师妹。”

  白晨一个闪现,消失在原地,下一瞬出现在了楼顶上。

  “先生……”

  一到楼顶,瞬间就有人认出了白晨。

  白晨回过头,看到几个熟悉的面孔,白晨认出了几个人。

  金仙、长心、婉儿,还有几个大男孩,也都是与白晨见过的,白晨也给他们上过课程。

  还有几个则是不认识白晨,白晨也不认识他们,看来应该是在白晨闭关之后才入门的。

  “好了,这里交给我,你们先退下,去楼下照顾师弟师妹。”

  “是,先生。”

  “长心师姐,他是谁?我们为什么要听他的?他不会是和天上那些人是一伙的吧?”

  “嘘……别乱说,先生是我们师尊的老师,众仙馆也是先生建造的,他一直在众仙馆后面的禁地闭关。”

  “啊……禁地……”

  众人对于禁地可不陌生,谁如果敢踏足禁地,那就要受到重罚的,偶尔也有几个性子跳脱的弟子,不顾门规的跑去禁地去,结果被青烟等人治的服服帖帖,再没有人敢踏足禁地。

  而禁地中的存在,也只有第一批弟子知道,不过目前留在众仙馆中的第一批弟子,也只有他们这寥寥几个。

  那几个学生看向白晨的目光里,多了几分敬畏。

  白晨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十几个人:“我不喜欢仰视他人,所以你们全部给我下来。”

  “笑话,你有什么资格让本仙下来?又有什么资格与本仙平等对话?”

  “我不是在求你们,我是在命令你们!”

  白晨低喝一声,所有人都在刹那间感觉到无比恐怖的地心引力,刹那间全都从天空中坠落下来。

  这一摔直接把这十几个玄门高人摔的七荤八素,狼狈不堪。

  “这像是乾坤颠倒……”

  “不是,这明显是加大了引力,让我等加持的术法无法维持遁空,这是重力类型的法术。”

  这些人似乎还没引起足够的重视,依然对白晨所施展的法术在那里揣测不已。

  “小辈,你使用的可是乾坤颠倒还是其他的法术?”一个看起来颇为年轻的女子问道,不过这女子其实是驻颜有术,实际年龄已经七老八十。

  “这个法术叫做……泰山压顶。”

  噗——

  十几个刚刚站起来的前辈高人,在刹那间又被压回地面,这次连撑都撑不起来。

  “小辈,你胆敢对本座无礼?”

  “还不放开禁制,如若不然,老夫要你不得好死。”

  十几个人在那又叫又骂,可是白晨对此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白晨漫步的走到那十几个人的面前:“是你要灭我众仙馆的?”

  众人心中一惊,一个道士勉强的抬起头看向白晨:“众仙馆与你有何关系?”

  “众仙馆是我所建,你们觉得我与众仙馆有何关系?”

  “胡说,众仙馆明明是太云十六仙建立的,老夫从未听说太云十六仙里有个男子的。”

  众所周知,太云十六仙是十六个美如天仙的女子,个个都有无上神通。

  他们这次前来攻打众仙馆,也是趁着太云十六仙不在众仙馆,这才敢对众仙馆动手,而且联合的人数众多,待到事后太云十六仙即便是回来,也未必能有精力找他们一个个的算账。

  可是他们却完全没有料到,除了太云十六仙之外,居然又冒出一个,法力强的无法形容的男子。

  “瞎了你的狗眼,我们师尊都是师尊的弟子。”金仙大叫道。

  刹那间,所有人的脸色变色了……

  眼前这人不是太云十六仙,而是太云十六仙的师尊!(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