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七百四十九章 一梦十年

第两千七百四十九章 一梦十年

  突然,一阵震动惊醒了白晨。

  白晨猛然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上布满了灰尘。

  看来自己闭关的时间不短,身上居然都已经覆盖了这么厚的灰尘。

  白晨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从闭关地走了出来。

  强烈的阳光刺激着白晨的眼睛,这时候应该是盛夏时节。

  白晨也不知道自己闭关了多久,一年?或者是更长时间。

  只是,白晨抬起头却发现在众仙馆的上方,正悬停着十几个身影,这十几个人有男有女,个个仙风道骨。

  “众仙馆众人听着,立刻交出仙宝,我等即可离去,如若不然,今日便将你众仙馆夷为平地。”

  白晨皱起眉头,仙宝?

  这些人要什么仙宝?

  自己留在众仙馆的东西不少,却不知道他们要的是什么东西。

  这些不速之客的修为个个不俗,不过以青烟等女的实力,应该还不至于对付不了这些人。

  “贼人!朗朗乾坤,你们自诩正道,却做这打家劫舍的勾当,好不知耻。”

  只见在众仙馆的顶层天台上,几个少男少女指着天空中的众人叫喝道,看他们的穿着,应该都是众仙馆的门人。

  不过自己记得,当初收徒的时候,最大的也才九岁,可是看着楼顶上的那些少男少女,全都有十五六岁的模样,难道自己闭关了这么久吗?

  白晨闭关期间,无法感受到时间流逝,只知道时间过去不少,却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

  看来当初的那些孩子,如今都已经长大了。

  怪了,青烟等人呢?

  她们都去了哪里?怎么让这些后辈出头?

  “尔等邪魔外道,用什么手段对付你们都无可厚非。”

  白晨放出领域,寻找青烟等女的下落,却发现众仙馆内外接近千人,却没发现青烟等女的下落。

  众仙馆里年纪最大的,似乎也就楼顶上的那些孩子,剩下的全都躲在楼内,年纪不等。

  看来这些年,众仙馆一直都在持续的收留弟子,如今众仙馆内的孩子,少说也有五百人。

  而在楼外则是包围着非常多的人,而且全部都是玄门中人。

  难道青烟等人都出了意外?

  一想到这里,白晨的脸色当即沉了下来。

  “邪魔外道?我们众仙馆做了什么坏事?还不是你们觊觎我们众仙馆的宝物,借口来此索取。”

  “哼!黄口小儿,休要在那狡辩,今日便是你们的末日。”

  天空中那些人个个正义凛然,身上杀气腾腾。

  白晨在感受到对方的杀气刹那,自己身上的狂怒瞬间抑制不住,差点便要爆发出来。

  不过白晨还是强按住怒火,至少勉强的控制住情绪。

  看来吸收心魔,还是无法完全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太容易被狂念所左右,稍有不慎便要爆发。

  白晨脸上布满阴霾,按捺住情绪,继续的观望。

  只见天空中一老道士,袖袍一挥,出现一片红云,那红云似是有东西在其中蠕动。

  红蛟!红蛟是蛟的一种,不过却是少数能够腾云的蛟龙。

  不过它们多是躲在云中,轻易不现身,它们本身是有剧毒的,能够催动云朵下雨,下的雨水也是含有剧毒的。

  只听的下面一个男孩大叫一声:“快吃下避毒丹!”

  果然,下一刻红云中便落下雨水。

  那雨水打在众仙馆的楼身,居然带着强烈的腐蚀,众仙馆的楼身被腐蚀的坑坑洼洼。

  白晨的脸色更加的阴云密布,强忍着怒火。

  那几个孩子也是颇为狼狈,好在及时的服下避毒丹,那些雨水打在身上最多也就灼痛,并未对他们造成太大的伤害。

  “一群伪君子,有本事下来与少爷我大战三百回合!”一个少年怒不可遏的大叫起来,看他义愤填膺的样子,又够不到天上的那些人,显得非常急躁。

  看来这是个急性子,可惜比之天上的那些老油条,实在是不够看。

  那些所谓的前辈高人,个个都是老奸巨猾,哪里那么容易上当。

  白晨看的也着急,整个众仙馆,就这么几个能打的小孩,而且这几个小孩也是半吊子。

  就这么几个小子,怎么保护众仙馆的师弟师妹?

  就在这时候,包围在外围的玄门中人开始冲入众仙馆中。

  众仙馆中的那些孩子,惊恐的逃窜着,他们根本就没学武功与道法,如何能挡得住这些玄门中人。

  白晨心中的怒火终于控制不住,一个闪现消失在原地。

  下一瞬,白晨已经出现在了众仙馆的大厅中。

  白晨当面冲过来一人,可是还未弄明白,眼前怎么突然出现一个人,脑袋突然爆裂开。

  白晨的脸色铁青,冷冷的看着潮水一般冲过来的人。

  玄门中人看到白晨的出现,同时看到自己的一个同伴突然爆裂开,顿时止住了脚步,不解的看着白晨。

  就他们所了解到的,众仙馆中并没有大人,而眼前这人看着生疏,却不知道是何来历。

  背后的那些孩子,全都瑟瑟的看着白晨,他们也不认识白晨。

  毕竟白晨太久没有现身了,而他们大部分都是白晨闭关后才入门的,所以根本就认不得白晨。

  “阁下,你是何人?为何伤我门人?”

  “我是何人?”白晨的目光冷冽:“你们攻击众仙馆之前,难道没弄清楚我的身份吗?”

  “与他废话什么,他杀了我们巴山清关的人,我们便要他血债血偿!”一个老头大喝道。

  白晨眼中凶光大盛,刹那间,所有巴山清关同样服饰的人,全都在刹那间爆头。

  不得不说,这些人全部都穿着着同门统一的服饰,也让白晨非常的容易辨认,谁谁是一伙的。

  白晨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个人,所有人的身体全都僵住了。

  巴山清关可是大教,这十年来壮大的尤为迅猛,可以说是巴山一带第一大教也不为过,却不曾想莫名其妙的被爆头了。

  这次巴山清关至少来了六成的门人弟子,居然在刹那间全都死绝了,这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不寒而栗。

  特别是眼前这人,还不知道是用了什么邪术。

  “邪门歪道!邪魔外道……大家别怕,一起杀了他……”

  那个叫的最凶的也在瞬间爆头,无头尸体无力的倒在地上。

  刹那间,所有人都收住了声音,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白晨。

  他们都是玄门中人,自然知道一些杀伤力极强的道法,却没见识过如此杀人于无影无形的术法。

  他们根本就没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白晨已经杀了人。

  而且指向性非常的准确,他似乎想要杀谁,就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杀人。

  这种情形实在是太诡异了,诡异的让人毛骨悚然。

  没有人再敢在那喊打喊杀,只是小心翼翼的退后一步。

  在人群中却有一个老者走出来:“阁下,你的手段未免太残忍了吧?我们这么多正道中人,你今日若是不给一个交代,怕是不好说过去吧?”

  “哈哈……交代?”白晨狂笑起来:“笑话,此地乃是我的门派,你们今日来我的门中捣乱,追逐残害我的门人弟子,你们居然要我给你们一个交代,你们把我当什么?把我众仙馆当什么?”

  “什么?你的门派?”

  在场所有人全都倒吸一口凉气,惊愕的看着白晨。

  很显然,在他们的情报系统中,并没有白晨这么一号人物。

  如今白晨莫名其妙的冒出来,而且还施展出一身可怖诡异的神通法力,让他们不由得怀疑白晨所说的真假。

  就他们所了解的,众仙馆的几个最高修为的,全都是女子,却没有一个成年男人。

  如今见到白晨出现,让他们怀疑,白晨所说的根本就是谎言,不过是想仗着修为高深,打算独吞众仙馆的宝物。

  “阁下修为高绝,我等佩服至极,可是若是想要凭此就想独吞众仙馆宝物,未免太过分了吧?”

  “死到临头,还想要众仙馆宝物?”白晨冷笑。

  “看来阁下是打算与天下正道为敌?”

  “你们也配称之为正道?个个心术不正,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你们既然来了,那便别走了,今日就全部留在此地。”

  “笑话,你的修为即便再高,也敌不过我们这么多人,刚才你施展神通,想必也耗费了不少法力吧,这时候我们只要一拥而上,你焉有命在?”

  这老头倒是机敏,故意说出这番话,不管真假,总会有人上当,替他做这个出头鸟,试探白晨。

  “诸位同道,今日有邪魔挡道,我等当除魔卫道,我们一起上!将这邪魔灭掉,维护正道。”

  白晨双手负背,就站在原地,目光扫了眼眼前玄门中人,却没有一人敢上。

  老头的脸色有些郁闷,他费了那么多口舌,居然没有一人上当。

  “他们都不敢上,既然你说的那么争议凌然,那就你上来吧。”白晨勾了勾指头。

  “额……这……”老头的脸颊抽了抽,显然是不敢上前,他说的慷慨激昂,却也只是动一动嘴皮子,让别人送死,他却不敢上来。(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