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七百四十七章 论道

第两千七百四十七章 论道

  “指教不敢当,贫僧自己也未曾超脱苦海,却难渡施主超脱,只是这心魔乃是由本身所身,也只有本身能灭,佛陀曾经也生出心魔,而后便将之分化而出,施主可能做到?”

  “在下倒是也能做到,将心魔分化而出,可是这心魔凶念滔天,只要在下放出这心魔,那么这天下苍生便要化作血海,大师慈悲为怀,想必不想看到天下苍生受此劫难吧。”

  “施主心系苍生,贫僧佩服,若是能助施主一臂之力,贫僧愿意化道入劫,只是贫僧修为有限,实在是有心无力,不过施主当以凡心消弭心魔,也不失为一条道路。”

  “凡心?”白晨苦笑着摇了摇头:“在下本就非凡人,如何以凡心持之以恒?”

  白晨的心魔之所以可怕,就因为白晨如今的修为超脱天地。

  如果白晨能够秉持凡心,那么心魔也就化为凡胎,再无作恶之力。

  可惜,白晨做不到这种事,因为白晨是个明白人,无法做到自己欺骗自己,让自己以为自己是个凡人,更不是惠能这样的禅境高人。

  白晨指着地上的李玉:“就如此人,大师觉得他是生是死?”

  “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力。”惠能回答道。

  “我却不这么认为,每个人的生存权力并非无限制的,就像是天下气运受天道所约束,而凡人又受律法所束缚,他的身上酒色财气四象紊乱,明显是作恶多端,我却不觉得他还有生存的权力。”

  白晨抬起手,惠能脸色大惊:“施主,手下留情,您若是继续妄动杀念,恐怕再难消弭心魔。”

  白晨摇了摇头:“这就是我与大师最大的区别,大师觉得所有人都可以救,可是大师佛法并非万能的,大师就无法消弭他心中的怨念,即便我今日放过他,他日他也会造就杀业,为非作歹,到时候杀伤的人又该算在我的头上?还是你的头上?”

  “这……”

  “大师既然渡不了他,在下又如何放的过他?”

  “能不能渡,终归是要试上一试。”

  “佛门亦有护法,所以佛主自己也知道,他并不能渡尽苍生,有些时候当断则断,遇到该杀之人,又无心忏悔,留之也只会荼毒苍生,试问这样的人,大师可还要留?”

  “贫僧佛法浅薄,渡不了他,却不代表佛主也渡不了他。”

  “那么大师可能请佛主来渡他?”

  “贫僧做不到。”

  “那就是了,那不如在下送他去见佛主如何?”

  “施主,你的心魔其实只在你的一念之间,放下屠刀,你即可消弭心魔。何苦作茧自缚?”

  “若是让我对一切漠不关心,以此来换取心魔消弭,那我还不如留着心魔,至少心魔不会阻止我杀该杀之人。”

  “阿弥陀佛……”惠能闭上眼睛,这一声佛号充满了无奈。

  “你不能杀我,我乃是昆仑门徒,你杀了我,我师门定不会放过尔等!识相的就将我放了,我或许还不会追究,如若不然,我定教你不得好死!”李玉显然是没听清楚白晨与惠能的对话,到了此刻还在放狠话。

  说起来,李玉也是满心的愤愤不平,原本他觉得这个任务非常轻松,不过是举手之劳。

  可是这个本该轻松的任务,却接二连三的出现状况。

  先是公孙大娘的出现,让他的任务出现了波澜。

  在一番算计之后,这个臭和尚又莫名其妙的介入,接着就是眼前这个高深莫测的陌生人。

  李玉心里是恨得牙痒痒,现在只盼着师门能够吓阻白晨。

  白晨却对李玉的话充耳不闻,抬头看向惠能:“大师,你看到了吧,这种人怎能饶之?”

  “哼!你当真要与我昆仑仙门做对?可莫要逞一时之快,落的全家老小受到株连的下场,到时候可就没机会给你后悔了。”

  惠能叹息一声,李玉说的话越多,他的死就越是不可逆转。

  他便是有心救之,也是有心无力。

  李玉现在完全就是取死之道,他自己要寻死,自己又能如何?

  惠能开始诵詠经文,似乎是给还未死去的李玉超度。

  可是,惠能越是念经,心境就越是无法平复。

  白晨的话,让惠能产生了怀疑,让他对自己的渡尽天下人的理念产生了疑虑。

  惠能的神色变得有些复杂,时而狰狞,时而平和。

  “大师,你的心魔生了。”白晨突然说道:“你并没有错,虽然能力不及,可是你的理念没错,你觉得所有的恶人都有救,那你就去救,不要因为在下的一番话而对自己有所怀疑,当然了,我也不认为我的理念有错,每个人选择的方式不同,就如有人信奉佛,有人信奉道,难道信奉佛的就是对的,信奉道的就是错的吗?”

  惠能的脸色终于平复下来,猛然睁开眼睛,眼中充满了睿光。

  “多谢施主赐教,是贫僧着道了。”惠能向白晨施以佛礼:“这句话是施主说的,现在贫僧也送还给施主,施主心境坚定,心魔亦是施主的本意,施主无法消弭他,那何不如接受他?”

  白晨同样眼前一亮,果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自己指点惠能的话,又何尝不是给自己的明示。

  心魔就是自己本心最直接的表现,既然如此,那自己何不尝试着接受他,而不是一味的排斥。

  “多谢大师指点迷津,在下明白了。”

  一片血腥飞溅,鲜血几乎染红了白晨的半个身体,让白晨看起来尤为可怖。

  那残破的残骸缓缓的倒下,李玉至死都没想到,白晨会突然动手。

  白晨的目光看向远方,看到了几十里外,公孙大娘正与一群人搏杀。

  “与公孙丫头搏斗的是何人?看起来应该是大家族训练出来的死士,你得罪哪个大家族了吗?”白晨转头看向崔力文,不过白晨又发现了崔力文身上的某些特质:“不对,你的气质不凡,应该也是大家族的传人,家族内斗吗?”

  “在下姓崔,名力文,字长风,清河人氏,见过仙长。”崔力文抱拳低首回答道。

  “我不喜欢士族中人,不过既然公孙丫头不反感你,那我就不多言,不过你若是敢对那丫头有什么不轨图谋,我便将你打入十八层地狱。”

  “在下不敢。”崔力文吓得浑身僵硬。

  白晨身上的威势,可不是李玉这种级别的人所能比拟的。

  白晨仅仅只是一个延伸,就能让崔力文寒若自谨,如坠冰窖。

  “大师,你是继续留在此地,还是在下送你一程?”

  “贫僧要为此人超度亡魂,并且也要继续留在这里参悟苦禅。”

  “那在下就告辞了。”

  “阿弥陀佛……施主,不送。”

  转瞬之间,白晨已经消失在两人眼前。

  “果然是不凡。”崔力文感叹的说道。

  “的确不凡,我等却只能仰望,而无法接近,施主,莫要为那神通所迷惑。”惠能平静的说道。

  对于眼前的这个和尚,崔力文不敢怠慢,毕竟这个和尚可是能够与白晨论道的人。

  虽然没什么神通,却是当之无愧的禅宗宗师。

  白晨回到了洛阳城,对于惠能的话,一直铭记于心。

  原来自己以前陷入了一个误区,心魔扰乱人心,引人入魔。

  可是心魔并非完全无用,心魔本就是自己本心所思所念所想。

  既然从始至终都是自己的思想,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排斥自己的思想?

  将心魔排斥,让自己变成一个道德上完美无瑕的人?

  自己从来都不是一个道德上完美无瑕的人,自己有诸多缺陷,甚至对人对事都有着多重标准。

  而接受心魔,难道自己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了吗?

  显然不是,自己还是自己。

  自己所惧怕的结果并不会发生,可是自己却一直在提心吊胆。

  原来,解决的办法就在自己的眼前,可笑自己居然苦苦追寻了许久。

  白晨下一瞬出现在皇宫御书房中,武则天正在处理政务,突然看到白晨出现,又惊又喜。

  白晨可是从未进入过皇宫,却不曾想今天居然主动进来了。

  “弟子拜见师尊。”

  “免礼,我来此是有事交代你。”

  “师尊请说。”

  “我需要闭关,具体时日不详,所以我是来给你长生不老的,当然了,这长生不老也不是真正的长生不老,而是让你能够多活千年。”

  “师尊,弟子还未找到惠能。”武则天惊喜交加,却又感觉对不住白晨。

  白晨就交代了她这件事,可是她却拖延到现在,也没把人找到。

  “不用找了,我已经遇到惠能了,与他论道之后,我有所感悟,所以才需要闭关的。”白晨看着武则天:“我闭关的时日,你可不要把天下搞的大乱。”

  “弟子遵命。”

  “若是有需要帮忙的,可去众仙馆找那些姑娘们,她们也算是你的同门师姐妹。”

  “是,师尊。”

  “好了,受礼。”白晨的指尖点在武则天的额头:“你在未来,会以每年一岁的方式,不断的年轻下去,近几年内应该不会有人发现你的不同,不过将来的话,你就需要自己找借口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